阿萊西亞攻防戰

Battle of Alesia
阿萊西亞攻防戰


e0040579_2042482.png




西元前52年,高盧北部的阿維爾尼(Averni)酋長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率領數十萬部眾結成高盧同盟,反抗羅馬統治。

人在羅馬的高盧總督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從羅馬率領6、7、8、10、12軍團出發,再至西班牙與當地駐軍、輔助部隊與傭兵會合,最後抵達高盧境內與當地駐軍合流,計有十一軍團5萬5千人的兵力。

尤利烏斯.凱撒

凱撒一開始在南高盧境內採取穩紮穩打的反游擊戰略,對於曾經協助或可能協助高盧同盟的村落實施掃蕩政策,逼迫高盧同盟的勢力向北高盧縮退。

在立穩腳跟之後,凱撒另召集了8千名輔助部隊,散怖在南高盧各村鎮繼續掃蕩,本人則率5萬5千名本隊進擊北高盧。

e0040579_1047185.png


(Mandubii 曼杜比伊人)


維欽托利在及爾哥維亞戰役勝利後,大大地提振高盧民族的士氣,並設下圈套,他在北高盧的曼杜比伊人(Mandubii)族的大城阿萊西亞集結了8萬步兵與1萬5千騎兵的龐大兵力,並且聯絡另外30萬比利時、日爾曼的蠻族大軍,約定要共抗羅馬。

曼杜比伊人帶來的大量家畜也立即按人頭均分。維欽托利規定糧食要極省儉地一點點發放出去,所有在城外的兵力全部調進阿萊西亞城內。

西元前52年9月15日,凱撒的羅馬軍團抵達了阿萊西亞,雖然兵力上是只有守軍三分之二的劣勢,但羅馬軍違反軍事常識,以少圍多,還是在一天之內完成了對阿萊西亞的包圍網。

維欽托利來說,他一直在等待著羅馬軍開始攻城的那一刻,因為來自比利時的蠻族盟友就可以趁這個機會,與守城軍裡應外和,徹底擊滅羅馬軍。

e0040579_1554569.jpg可是羅馬軍的反應卻出乎維欽托利的意料之外,5萬5千名官兵就地挖起了兩條巨大的戰壕。

凱撒早已看破了維欽托利的計謀,並且正面接受了他的挑戰。

第1封鎖內圈稱為 「circumvallation」,約18公里,4米高的壘牆(Vallum)防禦工事,修建了約3個星期,為了防禦阿萊西亞軍的出擊,對阿萊西亞城方向部署菱形木刺。

第2封鎖外圈稱為 「contravallation 」,約21公里,防禦來自背後的蠻族大軍攻擊,配置4個騎兵營,也築有高4米的壘牆(Vallum),牆後每隔100米就建有一座箭樓(Watchtower)。羅馬士兵還在壕溝外面挖了不少陷阱,裡面插滿尖利的樹樁,阱口用雜草樹枝掩蓋 。

※:羅馬野戰工事

e0040579_22581747.jpg


史上過程最離奇的一場戰役,羅馬軍同時既是攻城方也是守城方,違反常識的以少圍多,裡外三百六十度完全負背受敵,顛覆自古以來軍學常識和各家兵法的阿萊西亞攻防戰(Siege on Alesia),就這麼揭開了序幕。

阿萊西亞攻防戰圖,藍色為羅馬軍外圍陣地(contravallation),紅色為內圍陣地(circumvallation),最內圈的綠色就是阿萊西亞城廓

阿萊西亞城是一座東西長而南北狹的橫菱形城塞,座落在阿萊西亞山的頂端。

山高約418公尺,城牆築在360~400公尺高的山腰之處。從山腳到城牆,坡度大多在45~75度之間,形勢險要,不好攀登,易守難攻。

城塞南北兩端各有一條河流,東西兩端各有一道人工運河貫通。並有秘密的地下渠道直通城中的水井,所以高盧人並不怕水源斷絕。

凱撒雖然成功的包圍了阿萊西亞城,但他並不急著強攻。因為阿萊西亞城居高臨下,城內原本就設置有各型弩砲或是投石器,這些精心製作的武器在射程上要比羅馬軍趕工製造出來的要長的多了。

於是羅馬的工兵和「砲」兵單位只有在舉著盾牌保護著自己的情況下,嘗試以攻城武器攻擊阿萊西亞城。

此外,阿列西亞的城牆頗高,城外又有廣大的護城河,雖然已經乾枯已久,但是地形變得十分崎嶇起伏,無論是衝城車還是攻城塔都無法在此使用,因為武器投射的彈道不夠直,或是投射出去的東西無法越過城牆。

凱撒下令工兵單位用木材和土石來填平地形,增高成一個和城牆差不多高的緩坡,然後第一輛攻城塔緩緩的在羅馬軍的強力火力支援下,逐步向城牆開進。

這種方法頗為花費時間,而高盧的援軍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立即蜂擁而至,因此這項攻城的進度更加緩慢,並且給了維欽托利足夠的時間來準備反制這項攻城計劃。

維欽托利下令守軍在羅馬軍所預備進攻的城牆後面,建立另外一道預備城牆。

同時挖掘一條地道,直通羅馬軍所建立的緩坡底下,設立支柱將它給支撐起來。

然後等待羅馬軍完成緩坡的工程後,將衝車或是攻城塔推上緩坡時,點火燒斷地道裡面的支柱,不僅使得緩坡塌陷,也使得主要係由木材所搭建的緩坡和攻城武器迅速燃燒起來。

在羅馬軍進行這項工程時,高盧軍不斷的用投石器和弩砲投射「燃燒彈」----燒紅的炭塊,用來阻擾工程進度,並掩飾守軍正在進行的反攻城工事。

此外,又由於攻城塔比城牆高出許多,所以維欽托利下令在攻城塔所進攻的方向上設立護城塔,目的就是保持制高望下的優勢。

維欽托利驅逐婦女和兒童離開,希望戰士能保存食物並希望凱撒打開一個缺口,讓他們離去,但是凱撒拒絕,平民婦女和兒童悲慘的被餓死在兩軍之間......

e0040579_20435650.jpg


凱爾特聯軍

e0040579_7525093.png


阿特雷巴特(Atrebates)


9月30日傍晚,由比利時阿特雷巴特(Artrebartes、Atrebates)族首領康明烏斯(Commius)率領號稱30萬(可能只有15萬)凱爾特大軍殺到,龐大的軍勢從四面八方包圍了羅馬軍陣地。

雖然羅馬軍陣地的西南端因為地勢低平而有先天性的危機,但防禦設施完善。

凱撒感到擔憂的是,包圍網北部戰線的施工進度只達到預定的6成,就得匆匆接受實戰考驗。

夜襲西南端

當夜,康明烏斯即通令全軍,由看似最易攻入的戰線西南端羅馬第7軍團突出部發動夜襲。

e0040579_8493911.jpg


康明烏斯的用意原本是以為夜襲可以有效減少羅馬軍火力造成的優勢,但高盧軍在進擊西南坡時,羅馬人用火箭點燃西南坡面上的焦油,讓高盧軍身陷火海包圍,又在哨戒塔上架起銅鏡,以火燄反光充當探照燈照明遠處,居高臨下完全掌握高盧軍的調度策略。



勇氣十足的高盧軍憑著鬥志與戰意,在羅馬軍的弩砲、箭雨和燃燒瓶組成的交叉火網下奮力向前衝鋒,待前進到羅馬軍的戰壕與碉堡群前方時,才發現羅馬士兵都臥身於戰壕中,隔著3重拒馬、土壘與陷坑不斷投擲鏢槍,擊退了試圖強行攀登的高盧兵。

在羅馬軍強大的遠程火力打擊下,高盧軍因為損失過重,士氣遭到嚴重的挫折,氣勢告竭,再也沒有無法維持原有的戰鬥意志,除了少數人能衝進壕溝內和羅馬軍展開肉搏戰之外,大部份的人都已經開始撤退。

繼續衝鋒的人雖然作戰的十分英勇,但無法應付如潮水般從戰況不緊急處湧至的羅馬援軍。

這場戰鬥持續了整晚,夜襲以慘敗告終,1萬6千餘高盧戰士填屍溝壑;但是並未給予高盧軍稱得上是有所影響的損害。

北部戰線

翌日,10月1日,康明烏斯於上午派出騎兵於羅馬軍外圍戰線各處發動了試探攻擊。

結果發現,外觀看似與其他陣地毫無異狀的北部戰線防禦工事最薄弱,決定將下一波總攻擊方向置於此處。

康明烏斯決定對此展開突襲,吸引羅馬軍將主力調往此地,同時他率主力攻打南線,以優勢兵力進行這場鉗形攻勢。

這個鉗形攻勢一開始頗為得手,因為10月1日的凌晨,正好起大霧,使得北線的羅馬哨戒台失去應有的功能。

羅馬軍北線很快就被如潮水般湧至的高盧騎兵所突破,由於戰場的地形狹窄,不適合列陣對戰,所以凱撒下令各單位以一切代價死守軍營和碉堡,避免與高盧軍肉搏,發揮投射武器火力,盡可能的抽調各個戰線的預備隊前往助戰。

南線

等到南線也遭到高盧軍的大規模攻勢時,凱撒就已經幾近無預備隊可用,但他手中還握有最後的王牌:由安東尼(Antony)與蓋略(Gaius)所率領的第10軍騎兵團作為戰略預備隊。

在阿萊西亞城內看到戰況往有利方向發展的維欽托利,把城門打開,率領1萬騎兵出擊。但是,凱薩立刻下令投入第10軍團前往迎擊,讓阿萊西亞守軍裡應外合的戰略目標被阻止。

維欽托利被擊退後,凱撒下令騎兵不許追擊,馬上轉向北面,支援正在崩潰的友軍單位。

由於高盧軍在突破北線後,各部落忙著追擊不斷潰逃散落的羅馬士兵,結果也使得自己的攻勢方向分散了開來,正好被騎兵部隊一一擊破。

這些變化讓高盧軍感到困惑,也讓他們錯估了羅馬軍的實際人數,於是各部落開始紛紛自行撤退。

同時羅馬軍的步兵單位趁機重組,列陣展開反擊。尚未被攻陷的碉堡中,守軍紛紛衝刺而出,這三方面的兵力把高盧軍用在北線攻勢上的部隊節節寸斷。

雖然這一戰由羅馬軍獲得了勝利,但由於高盧軍侵入了陣地內,守衛北部戰線的第8軍團幾乎全軍覆滅,原本沒什麼損失的羅馬軍傷亡,在一日之間達到了駭人的5千人。

高盧外圍援軍的狀況遠比羅馬更慘,除折損3萬將兵以外,還有不少個部落酋長也一併戰死,許多年輕的代理酋長都失去續戰的意志,而最具統率力與人望的盟主維欽托利又在阿萊西亞城內咫尺天涯之處,這天的戰鬥為高盧聯盟內部投下了不穩定的政治因子。

總攻擊

e0040579_15384693.jpg


10月2日,維欽托利的姪兒魏卡席夫勞恩斯(Vercassivellaunus)率領6萬高盧步兵會合康明烏斯發動了全面攻勢。

提圖斯‧拉比弩斯 (Titus Labienus)將軍所率領的第6軍團在魏卡席夫勞恩斯康明烏斯的雙重壓力下最先崩潰。

西南方面的第7軍團也岌岌可危,位於兩條壕溝中央的羅馬輔助攻城武器也面臨被破壞的危機。

凱撒集中13個騎兵中隊(約6千騎),在他本人親自率領下,羅馬騎兵快速繞到高盧軍背後..........

羅馬騎兵接著衝入魏卡席夫勞恩斯軍,並且解救為敵軍團團包圍的提圖斯‧拉比弩斯 將軍與殘兵,為攻城武器與間接武器爭取轉向砲擊的時間,最後終於重新取回火力優勢,穩住陣腳。

在戰鬥進行的狀態中,羅馬軍的各種攻城火砲與弓箭手持續不斷的以火力給予高盧凱爾特族持續的殺傷,魏卡席夫勞恩斯也在日落前被發現死於亂軍之中。

e0040579_2012337.png


萊摩维斯人(Lemovices)


萊摩维斯人(Lemovices)首領賽牘洛斯( Sedullos) ,也戰死於陣中,凱撒在他的高盧戰記記載了賽牘洛斯的英勇與死亡。

戰敗

高盧族的死傷在10月2日這一天達到了最高潮,共有5萬5千名高盧人陣亡,而這種巨大的傷亡也讓震撼的高盧兵失去信心,以部落為單位各自解散離去,結果遭到羅馬騎兵從背後給予毫不留情的追擊。

看到由外包圍的30萬軍勢也被羅馬軍擊潰之後,維欽托利也喪失了抗戰的意志,遂與羅馬軍談判後,以不殺俘虜也不擄城內百姓為奴之代價,開阿萊西亞城而降。

阿萊西亞之役,高盧凱爾特族死傷逾20萬之譜,羅馬軍則損失7千5百人。

在此役之後,凱撒威名震動羅馬各邦,作為戰爭英雄的他地位節節上升,也引來了龐培的嫉妒與猜忌。

身為高盧總督的凱撒,也重新思考該如何妥善的用新的方式,來統治並同化高盧人。

凱撒在征服高盧後,貫徹實行羅馬法制之外,鼓勵民族通婚、懷柔酋長、准許高盧人保留原有風俗習慣等許多的政治工作。

儘管這樣並沒有完全消弭兩個民族之間長達數百年來的敵意,卻奠下了日後高盧成為「羅馬化」的模範省,並成為羅馬最主要的兵源產地,許多知名的羅馬將領也具有高盧血統。

最大的影響就是日後法國文化的成形,和這場戰役息息相關。假如凱撒沒有在阿萊西亞擊潰渥欽托瑞克斯,高盧將不會那麼徹底的羅馬化,也就不會成為日後西歐文化的重心之一,進而影響到全球。

e0040579_17175178.jpg而從戰術上來看───雖然高盧凱爾特族展現出超水準的表現,在維欽托利康明烏斯統率下的高盧軍採取的戰略作為並無任何錯誤,卻還是敗給羅馬人的防禦工事與火力,這次戰役可說是羅馬式的典型勝利

在戰鬥中應用了一切屬於羅馬人的特長:遠程火力、防禦工事、緻密的組織、高度機動化的內線調度,並且有效迴避了過往羅馬人與凱爾特族交手時的兩大弱點:身材與武器。

身著鐵甲,使用短劍與鐵槍的羅馬士兵在肉搏戰中極為吃虧,一方面是由於義大利半島民族的體質與體形本來就不如凱爾特人,而且所執的凱爾特長劍在混戰中具備絕對的優勢,其個人武藝也都相當高強。

在西元前154年,就曾有一萬名凱爾特族趁大霧中,在西班牙北部近身突襲行軍中的羅馬軍團,而成功加以殲滅的紀錄。

可是,擁有優秀組織能力的羅馬軍團,在其一流的軍令指揮與戰陣調度、威力強大又能震撼敵軍的長程火力壓制下,充份的展現了「以火力彌補兵力之不足」的典範,又善用防禦工事有效減少己方的傷亡,擊潰8倍於己方,自四面八方圍來的高盧軍。

英雄維欽托利成為羅馬戰俘並受到皇家禮遇,5年後參加了凱撒的凱旋遊行,在凱旋遊行中向公眾展示敵軍領袖是羅馬傳統,隨後被送往卡庇托山的監獄,並在那裡被絞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29 20:07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