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特拉達梯戰爭

e0040579_23294922.png


Pontus 龐度斯
米特拉達梯戰爭
Mithridatic Wars


e0040579_21132979.jpg


龐度斯王國(亦譯本都 Pontus)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Mithridates VI of Pontus)與羅馬進行的長期戰爭。

龐度斯是地處黑海南岸安納托利亞地區的一個希臘化國家,但她的王室卻可能具有波斯血統。這點可以從龐度斯諸王常用的名字「米特里達梯」看出,該詞意為「密特拉的贈禮」(密特拉Mithra是伊朗拜火教的神祇,意為光芒四射的太陽)。

西元前120年左右,米特里達梯五世在錫諾普一場他舉辦的盛宴中被人毒死。由米特拉達梯六世繼任王位。

在第8任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治理下,龐度斯王國日漸強盛。米特拉達梯六世是一名優異過人的國王,同時也是個語言天才,精通21個國家的語言。

傳說他還研究百毒不侵之法,有步驟吞食各種毒物,並不斷增加劑量,直到不會被人毒死暗殺的境界。

約西元前120年起,他還是個小孩便與其母共同執政,第一任妻子是親妹妹拉奧迪凱,西元前115年將母后廢黜,開始獨掌大權。

龐度斯與亞美尼亞結為同盟,47歲的亞美尼亞國王提格蘭二世米特拉達梯六世的16歲女兒克婁巴特拉(Cleopatra of Pontus)為妻。

米特拉達梯六世攻占黑海沿岸卡帕多西亞(Cappadocia)希臘諸城後,進攻小亞細亞西部,成為黑海沿岸地區的霸主,米特里達梯六世將他的注意力轉向了安納托利亞。

但那裡存在著強大的阻力,因為羅馬人已經在亞洲站穩了腳跟建立了亞細亞行省。

龐度斯佔領了南方的卡帕多西亞(Cappadocia),成為龐度斯與羅馬決裂的導火線,開始了對羅馬的20多年長期戰爭。

第一次米特拉達梯戰爭(First Mithridatic War)

e0040579_18201525.jpg


西元前89年,當羅馬在意大利與它的盟邦交戰爆發同盟者戰爭(Social War 91–88 BC)的時候,龐度斯軍迅速打敗了西方鄰邦比提尼亞國王尼科美德四世的軍隊及其羅馬盟友,蹂躪了比提尼亞全境。

米特拉達梯六世繼續率軍攻取了羅馬占領下的亞細亞省(小亞細亞西部),開始了對羅馬的第一次戰爭。

原來苦於羅馬壓榨的當地居民把米特拉達梯六世奉為「救星」,西元前88年,龐度斯大將阿基勞斯的大軍進入羅馬亞細亞省,亞細亞省總督阿基利烏斯兵敗逃亡。

他們抓殺羅馬官吏、羅馬殖民商人和高利貸者約8萬人,此次大屠殺稱為「亞洲的晚禱」(Asiatic Vespers),亞細亞省總督阿基利烏斯(manius Aquillius)逃到雅典被捕以溶解的黃金灌入口中。

米特拉達梯六世以取消債務,釋放奴隸和分配土地為號召,一時贏得人心。

在征服安納托利亞之後,米特里達梯六世乘勢進軍歐洲希臘,雅典、彼奧提亞(Boeotia)、亞該亞(Achaea)、拉哥尼亞(Laconia)等地紛紛起義響應爭取恢復城邦獨立。

在義大利內亂平息後,馬略蘇拉長期鬥爭卻正愈演愈烈,元老院希望讓蘇拉立即率軍前往東方結束米特里達梯戰爭,但遭到馬略派的強烈反對。

蘇拉為奪取權力終於採取了最激烈的手段,於西元前88年帶兵攻佔了羅馬城,馬略及其同黨被迫出逃。

羅馬元老院即派蘇拉(Lucius Cornelius Sulla,西元前138—前78)率軍赴希臘迎戰。

反抗羅馬的雅典暴君亞里斯提安 (Aristion)防守雅典城,阿基勞斯退守雅典港口要塞拜里厄斯(Piraers)。

經長期圍攻,蘇拉於西元前86年攻克雅典城,徹底洗劫一空,亞里斯提安蘇拉處死。

e0040579_18391938.jpg


龐度斯大將阿基勞斯出兵12萬在喀羅尼亞(Chaeronea)迎戰蘇拉。(Battle of Chaeronea )

蘇拉本人聲稱他只有15000步兵和1500騎兵,但是這可能是純粹的示弱宣傳。其實他有5個軍團(3萬)目前在希臘。

阿基勞斯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試圖在喀羅尼亞(Chaeronea)的切斷蘇拉對雅典城的聯絡線。

喀羅尼亞地形不利騎兵與戰車..........

阿基勞斯的60輛馬戰車向蘇拉軍團攻擊時,在狹窄平原無法展開速度衝鋒,羅馬軍團讓出通道,讓緩慢移動戰車通過,然後從背後殺死龐度斯戰車兵。

蘇拉發現阿基勞斯右翼不穩,他下令攻擊阿基勞斯的右翼。阿基勞斯大敗。

阿基勞斯只有帶10000人倖存逃脫到海岸從海上退至彼奧提亞。

西元前85年,米特拉達梯六世多里萊烏姆(Dorylaeus率)領80000大軍增援阿基勞斯,爆發奧爾霍邁諾斯戰役(Battle of Orchomenus)。

奧爾霍邁諾斯是發揮騎兵威力的理想地形..........

e0040579_17245416.jpg


蘇拉在最大的平原上建立自己的陣營,依羅馬三線步兵佈陣。 在第二列還建立了一道防禦尖木椿,兩個側面上的10英尺寬的壕溝,以防止阿基勞斯的騎兵與戰車。

阿基勞斯的軍隊背靠沼澤佈陣。

阿基勞斯發起兩翼的騎兵攻擊。阿基勞斯對羅馬左側的攻擊接近成功,但最後仍然被蘇拉擊退。

接下來阿基勞斯放出鐮刀戰車,後面跟著龐度斯方陣。

由於鐮刀戰車攻擊羅馬前線栽在第二列的木椿尖峰上。作為戰車的馬匹驚慌了,反過來狂奔,擾亂了龐度斯長槍方陣。

第一天的戰鬥,阿基勞斯就失去了15000人。

蘇拉在第二天的戰鬥以挖溝渠的戰術,逼近圍攻龐度斯軍營。

阿基勞斯再度發動攻擊,羅馬的短劍是像一個堅不可摧的屏障,龐度斯的戰鬥變成了潰退,倖存的龐度斯部隊試圖逃進自己的陣營背後的沼澤。

花2天時間,阿基勞斯才從沼澤逃脫,但他的軍隊幾乎被完全摧毀。,蘇拉勝利後在戰場樹立了1座戰爭紀念碑。

西元前84年蘇拉率艦隊和陸軍渡過愛琴海(Aegean Sea)到達小亞細亞與此同時,蘇拉的部將盧庫勒斯(Lucullus)率領海軍擊敗在特内多斯(Tenedos) 的龐度斯艦隊,攻克了米特里達梯的新都帕加馬。

但是在羅馬的馬略和他的主要支持者已經消滅了蘇拉派的力量,重新奪取了政權。蘇拉急於回師義大利與馬略作戰的心理使米特里達梯六世獲得了講和的機會。

西元前84年雙方訂立和約,戰爭歷時5年,米特里達梯六世放棄所占領土,交出80艘戰船,賠款3000塔蘭特(talent 古希臘銀兩單位1塔蘭特約銀26公斤)。

第二次米特拉達梯戰爭(Second Mithridatic War)

訂立和約後,阿基勞斯失寵於米特拉達梯六世,他認為阿基勞斯對羅馬作出了太多的讓步,阿基勞斯叛逃去羅馬,協助羅馬反過來對付舊主。

由於小亞細亞地區的居民對羅馬的征服和統治不滿和反抗,米特里達梯六世蘇拉的留守將領穆萊納(Licinins Murena)又發生衝突,穆萊納聲稱龐度斯是重整武裝,擅自發兵入侵龐度斯,西元前83年爆發了第二次米特拉達梯戰爭。

羅馬軍隊進攻卡帕多西亞(Cappadocia)並深入龐度斯國境,在這次戰爭中,穆萊納的軍隊被米特里達梯六世擊敗,致使蘇拉(馬略任第七任執政官後不久便染病身亡,西元前82年蘇拉奪回政權)親自出面干預。

穆萊納服從蘇拉的決定,不再干涉米特里達梯六世的活動,於是戰爭停止。

米特里達梯六世趁機把女兒嫁給羅馬人支持的卡帕多西亞國王阿里奧巴爾贊一世,再次控制了卡帕多西亞的部分地區。

西元前81年戰爭告一段落,但雙方矛盾並未解決。

第三次米特拉達悌戰爭(Third Mithridatic War)

前74年比提尼亞(Bithynia)國王尼科美德四世去世,遺命將整個比提尼亞王國贈給羅馬。 米特拉達梯六世為阻止羅馬吞併比提尼亞,第三次米特拉達梯戰爭遂於西元前74年爆發。

米特拉達梯六世率領龐度斯軍隊12萬餘人進入馬爾馬拉海以東地區。

羅馬執政官盧庫勒斯(Lucullus,約公元前110—前56)和科塔(M.Aurehns Cotta)各率軍3萬人趕赴卡帕多西亞、比提尼亞,和帕夫拉戈尼亞(Paphlagonia)等地迎戰。

但羅馬軍隊在卡爾西登(Chalcedon)初戰失利,龐度斯艦隊一舉摧毀羅馬艦隊,科塔所部羅馬軍隊遂陷入重圍。

不久,盧庫勒斯所部羅馬軍隊在庫齊庫斯(Cyicus)重創龐度斯軍隊,並乘勝追擊米特拉達悌,深入龐度斯境內作戰。

西元前72年,盧庫勒斯又在卡布里亞(Cabria,今錫瓦斯Sivas) ,龐度斯攻擊羅馬糧食運輸篷車,盧庫勒斯以狹窄的山谷,限制了對手的騎兵成效,徹底擊敗龐度斯軍隊。

米特拉達梯六世逃至女婿提格蘭二世的亞美尼亞(Armenia)重建軍隊,繼續與羅馬軍隊周旋。

西元前69年,盧庫勒斯沒有元老院批准,入侵亞美尼亞,進攻提格拉諾塞塔(Tigranacerta),亞美尼亞龐度斯組織聯軍抵抗,號稱有步兵25萬,騎兵5萬。

e0040579_143097.gif


盧庫勒斯軍團不超過約12,000人的3個軍團,騎兵4000的輕型部隊,這種部隊規模力量太小,無法有效地封鎖提格拉諾塞塔(Tigranacerta),更不用說進行適當的圍攻。

e0040579_6222745.gif


提格拉諾塞塔有厚和高聳的城牆,城垣高達25米,提供了一個針對長期圍困的強大國防。

亞美尼亞使用石腦油摧毀羅馬圍城武器,也許是世界上首次使用的化學戰 。

提格拉諾塞塔居民他們對國王的效忠也有疑問。

他們很快就證明了他們的不可靠,當提格蘭二世和他的軍隊出現在山上俯瞰全城時,居民竟然站在城牆上喊叫喧囂表示迎接盧庫勒斯的羅馬軍

女婿提格蘭二世拒絕岳父米特拉達梯六世守城建議,帶領亞美尼亞-龐度斯大軍出城打野戰,與盧庫勒斯隔河對峙。

提格蘭二世在河東岸的定位,分成三個部分組成,其最可怕的王牌重裝鐵甲騎兵(cataphracts)佈置在他的右側。 .

盧庫盧斯留下了一個軍團繼續圍困的提格拉諾塞塔城,佈陣在西岸,依羅馬三線步兵佈陣,最前線是高盧和色雷斯騎兵,軍團左邊,假裝好像要撤退的樣子。

高盧和色雷斯騎兵不時對亞美尼亞重裝鐵甲騎兵牽制騷擾攻擊,當亞美尼亞重裝鐵甲騎兵出動就馬上撤退..........

盧庫勒斯的策略是帶兩個小隊(maniples)過河,他的目標是包抄提格蘭二世,依逆時針方向繞過小山從後方攻擊亞美尼亞重裝鐵甲騎兵。

盧庫勒斯親自帶隊負責徒步到達鐵甲騎右側的小山頂後,他鼓舞他的士兵的士氣:「這一天是我們的,是我們的一天,我的戰友們(The day is ours, the day is ours, my fellow soldiers!" )」

e0040579_195465.jpg


盧庫勒斯並下達特別指示不要丟標槍,直接攻擊鐵甲馬的小腿和大腿,因為那是鐵甲騎兵唯一沒有裝甲的的地方。

盧庫勒斯的命令很快就被證明對亞美尼亞鐵甲騎兵是致命的,亞美尼亞重騎兵轉身逃跑。

馬的腿被攻擊被像脫韁的野馬,反過來衝擊自己的緊密的步兵,亞美尼亞軍開始崩潰。

沒有軍隊留下來保衛提格拉諾塞塔城,民眾興高彩烈地打開了城門,盧庫勒斯的軍隊入城開始搶劫和掠奪。

亞美尼亞國王的國庫,估計價值8000塔蘭特, 被洗劫一空,並在軍隊的每個士兵被授予800 德拉克馬 。

翌年,亞美尼亞提格蘭二世米特拉達梯六世聯軍與盧庫勒斯又在阿爾塔夏塔(Artaxata)又打了一戰(Battle of Artaxata),盧庫勒斯再次獲勝。

然而,四處轉戰的羅馬軍隊疲憊不堪,當冬季早在亞美尼亞高原,他的軍隊譁變,拒絕進一步去拒絕前往亞美尼亞北部山區作戰。

盧庫勒斯未能取得戰爭的最後勝利,被迫率部返回幼發拉底河(Euphrates River)一帶。

元老院在盧庫勒斯軍團蔓延的兵變後,派龐培接替盧庫勒斯

米特拉達梯六世之死

西元前67年,羅馬將軍龐培(Pompey the Great)出任東線指揮官,西元前66年,在利庫斯(Lycus)之戰中再度打敗亞美尼亞—龐度斯聯軍。

亞美尼亞提格蘭二世只好跟龐培和談,停止敵對行動。

前63年,失去亞美尼亞保護的米特拉達梯六世在羅馬人的追剿之下撤退到潘提卡派昂(Panticapaeum,今刻赤)的要塞,在那裡帶領一支很小的軍隊向北前進。

在抵達科爾基斯( Colchis)後,米特里達梯六世繞道黑海東北岸前往博斯普魯斯王國 (Bosporan Kingdom),那裡由他的長子曼卡雷斯 (Machares)統治。

然而當他抵達曼卡雷斯的宮廷後,卻發現後者已經投靠了羅馬人。

米特里達梯六世遂逼迫曼卡雷斯自殺,攫取了博斯普魯斯王國的王位,希望以此為根據地圖謀發展。

米特里達梯六世的橫徵暴斂導致當地人發動了大規模的起義,許多重要城市發生叛亂;他的小兒子法爾奈克二世(Pharnaces II of Pontus)在不滿和厭倦戰爭的民眾支持下,帶領叛亂反對他的父親。

西元前64年,米特里達梯六世被叛亂者圍困在宮內,由於擔心可能被羅馬人俘虜,他決定自殺。

據說他先逼迫自己的兩個尚未成年的女兒服毒自盡,然後自己服毒;然而由於他對毒藥的免疫力,他未能死成。

按照阿庇安在《羅馬史》中的說法,米特里達梯六世在自殺失敗後命令一名侍從比圖伊圖斯用劍刺死了自己;而卡西烏斯·迪奧則認為米特里達梯六世在毒死了妻子和女兒之後死於亂兵之中。

法爾奈克二世還把米特里達梯六世屍體交給正在進行猶太戰爭的龐培龐培將他視為羅馬的朋友與盟友。(後來凱撒與龐培內戰,西元前48年,法爾奈克二世趁機反叛被凱撒平定,凱撒留下名言“ Veni,VIDI,VICI “我來,我看見,我征服)

在西元62年,龐度斯被羅馬皇帝尼祿設立羅馬的龐度斯行省, 分為東、西、中三個區(ontus Cappadocicus 、Pontus Galaticus 、Pontus Polemoniacus )。



With a grain of salt( 再加一點鹽)

[解釋] 半信半疑;對...持保留態度。

據說在西元前一世紀,米特拉達梯六世總是懷疑他的臣子會在他的膳食中下毒,所以他常把一撮鹽(a grain of salt)和入毒藥吞入腹,藉此練就一身百毒不侵的絕技以自保。


e0040579_2132235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28 23:27 | 【Total War ?度斯】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