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克多

Claude-Victor Perrin
維克多於1764年12月7日出生於洛林省的拉馬爾齊,是公證人沙爾•佩蘭之子。

1781年入炮兵,擔任鼓手。購買委任狀後轉入國民自衛隊當了一名擲彈兵。大革命爆發後迅速升遷。1792年9月15日,成為布歇斯-杜-羅尼志願軍第二營的中校營長。

後轉入義大利軍團服役,參加了1793年9月7日-12月19日的土倫包圍戰,在12月17日的強攻中,受了重傷,但達成了攻佔關鍵性的小直布羅陀要塞的目標,並因此受到拿破崙的青睞。

12月20日,即因為戰功提升為臨時準將。1794-1795年在東比利牛斯軍團服役,後再次轉入義大利軍團(軍團司令拿破崙),並參加了迭戈(1796.4.14-15)、勃爾赫托(5.30)、洛納托(8.2-5)、羅維裏多(9.4)、聖吉爾吉(9.15)等一系列戰鬥,在最後一次戰鬥中負傷,因為戰功提升為臨時少將。

傷癒後又參加了裏沃利(1797.1.14)、拉法沃利(1.16)、安科納(2.9)等戰鬥,作戰中表現不俗,尤其在拉法沃利之戰中,他指揮的部隊博得了"無畏軍"的稱號,勇敢的士兵用刺刀猛撲奧地利軍隊的防線,擊潰了所有企圖抵抗他們的敵人,這場在山地進行的殲滅戰很快就結束了,僅俘虜就有6000人之多。3月10日,獲正式少將軍銜,並提升為師長。

在拿破崙遠征埃及期間,維克多仍在義大利軍團服役。但由蘇沃洛夫元帥率領的俄奧聯軍攻勢淩厲,不管法軍表現得多麼勇敢,也抵擋不住聯軍的攻擊,維克多也在特雷比亞(1799.6.17-19)的戰鬥中負了傷。

1800年3月,當拿破崙組建預備軍團時,維克多擔任其中一個軍(15000人)的軍長,並隨第一執政翻越阿爾卑斯山,攻佔倫巴第的首府米蘭。

奧地利軍統帥梅拉斯立即命令奧特將軍搶佔伏赫拉,以確保波河渡口。6月9日清晨,奧特的部隊(18000人)在芒泰貝洛與拉納軍(8000人)遭遇,展開激戰。跟在拉納後面的維克多聞訊,立即率領身邊的沙門巴克師(6000人)投入戰鬥,與拉納一起奮戰9個多小時,終將奧軍殲滅。

6月4日,維克多和他的軍參加了決定性的馬倫哥會戰,他在起初失利和隨後的反攻中都表現得十分勇敢。停戰協定簽訂後,維克多離開義大利軍團,出任法國駐尼德蘭(今荷蘭)佔領軍總司令。

1803年,被任命為北美路易斯安那殖民地的上將總督,但他還沒有來得及上任,殖民地就被賣給了美國。

1805年任法蘭西帝國駐丹麥大使。對第四次反法聯盟戰爭的普魯士戰役期間,被任命為第五軍參謀長,在拉納元帥屬下,參加了在薩爾菲爾德(1805.10.10)、耶拿(10.14)、西班多(10.25)、普烏圖斯克(12.26)進行的戰鬥。

1807年1月任第十軍軍長,但卻在斯德丁附近遭到哥薩克騎兵的突然襲擊而被俘。在艾勞會戰(2.7-8)後經交換戰俘而獲釋。

6月5日,維克多接替負傷的貝爾納多特元帥任第一軍軍長,經歷了海爾斯堡(6.10)的苦戰後,在弗裏德蘭戰役(6.14)中表現出色,圓滿完成了協助第六軍正面突破俄軍防線的任務。7月13日,被授予帝國元帥稱號,並出任普魯士及柏林總督,時年41歲。

1808年9月,剛剛被封為貝盧諾公爵的維克多作為第一軍(29000人)的軍長隨皇帝遠征西班牙。11月9日,第一軍在埃斯皮諾薩對布萊克將軍的西班牙左翼軍團發動猛烈攻擊,西班牙軍大敗而逃,損失近5000人。

(especially against Blake at Espinosa, and later at Talavera, Barrosa and Cádiz),

11月30日,突破了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最後屏障--高達1500英尺的索莫謝拉山脈隘口。12月2日,攻佔馬德里。

1809年,西班牙司令英范塔多公爵在馬德里東南集中了21000人,計畫突襲首都,但卻在1月13日在烏克列斯遭到維克多重創,公爵也因此被撤職。

3月28日,維克多所率領的18000名法軍與庫埃斯塔將軍的西班牙軍在西葡邊境的梅德林發生遭遇戰。西軍在人數上有相當大的優勢,僅步兵就多出法軍6000人,因此,西軍首先發動進攻,法軍進行頑強抵抗,並成功地保持了自己的隊形;在激烈的防禦戰後,維克多轉入反攻,一舉將西軍擊潰,並造成了其萬餘人的傷亡。

4月22日,英將威靈頓率2萬於英軍在葡萄牙登陸,並聯合葡軍打敗了深入葡萄牙的蘇爾特元帥,乘勝進入西班牙。

法軍連忙集中兵力,企圖一舉將英國人趕下海,但率先趕到的維克多欲搶頭攻,不待其他法軍趕到,便於7月27日傍晚向英軍設防的塔拉韋臘陣地(Battle of Talavera 塔拉維雅戰役)發起突然攻擊,曾一度得手,但因夜色漸濃,未能擴大戰果。28日晨,維克多再度發動猛攻,多次試圖突破英軍之左翼,但均未成功。

英軍佯做退卻,用陣後的大炮猛轟蜂擁而來的法軍,40分鐘內即重創法軍一個師,使其損失1300餘人。

下午2時30分,維克多孤注一擲,展開最猛烈的攻勢,英軍形勢一度十分危急,經威靈頓投入預備隊後,陣勢始告穩定。29日淩晨,維克多乘英軍不備,悄然撤走,戰役宣告結束。此戰英-西聯軍共55441人(其中英軍20641人),法軍只有2萬人。

在戰鬥中,法軍共損失7400人,聯軍損失6500人(其中英軍5600人);戰鬥中,法軍表現出了高於對手的勇氣和戰鬥素養,如果維克多能等待主力趕到(這樣法軍可達46000人)後再進攻的話,失敗的很可能是聯軍一方。

因此事後皇帝嚴厲地批評了維克多,指責他未經偵察,即對佔據有利地形的敵人進攻,是"讓士兵白白地送死"。

英國也並不認為這是勝利,主戰的首相、外交大臣、陸軍大臣都因此戰而被迫辭職,威靈頓也認識到自己的力量還不足以打敗法軍,所以在戰役結束後主動撤回葡萄牙,靜觀待變。

1812年9月,維克多被召回法國,負責指揮由德意志人組成的第九軍(32000人),隨皇帝遠征俄羅斯,駐守斯摩棱斯克。在從莫斯科撤退的那個殘酷的冬天裏,他擔任後衛,在強渡別列津納河時,指揮1萬餘殘部獨自留在左岸抵擋維特根斯坦的4萬多俄軍,打退了他們的多次衝鋒。11月29日清晨,他率領最後3000人渡過了河,隨即將橋焚毀。

1813年3月12日,任第二軍軍長,參加德國戰役。8月26日,趕到德勒斯頓參加會戰。27日,受命率領20000名突擊隊從奧軍正面實施攻擊,奧軍在維克多的正面猛擊和繆拉元帥騎兵的側面衝殺下,很快潰散,12000人當了俘虜。

10月9日-19日,在繆拉指揮下阻擊萊比錫南面的聯軍波希米亞軍團,表現傑出。在1814年法國戰役期間,率領12000名殘部在斯特拉斯堡抵擋聯軍施瓦岑堡軍團(20萬人),以異常英勇的精神參加了布裏埃納(1.29)、拉羅特埃爾(2.1)的血戰。

由於在蒙特裏橋爭奪戰(2.17)中失利被解職,但又立即被任命為近衛軍的兩個師的指揮官,直至在克朗的苦戰(3.7)中受重傷為止。

他沒有參加百日王朝,因此被路易十八封為法國貴族、皇家衛隊司令。1815年12月,他在審訊內伊元帥的法庭上投票贊成處決內伊。

1816年,任第十六軍區司令。1821年任陸軍大臣兼第十六、第十七、第十九軍區司令。後陸續擔任國務大臣、國會議員、軍事委員會主席等職。1830年革命後退休。1841年3月1日病逝於巴黎,享年77歲。

維克多是一位精力充沛、勇敢善戰的指揮員和卓越的戰術家,還是一位紀律嚴明頗有才華的管理者。他自始至終沒有背叛過拿破崙,只是出於厭戰他拒絕了百日王朝的邀請。
[PR]
by cwj36 | 2006-05-20 16:41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