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第烏姆夾擊戰略

保盧斯的戰略
第烏姆夾擊戰略


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爆發後.......

西元前172年年初,羅馬司法官西西里烏斯被派往伊利庫姆,在阿波羅尼亞(即今波利那)——建立了亞德里亞海東岸的橋頭陣地。

如果珀爾修斯採取果敢行動,那麼羅馬將要遭遇危機局面,因為比起第二次馬其頓戰爭爆發時,珀爾修斯的實力遠在其父腓力五世之上。

珀爾修斯財庫裡的金錢足以供養他現有的軍隊再加1萬名傭兵10年。

他儲存的糧食也能支持同樣長時間,各種裝備可供其3倍兵力使用。

他集中的野戰軍共為步兵3萬9千人,騎兵4千人。

可是他缺乏他父親的勇氣,採取了單純防禦戰略,坐候敵人進攻。

直到西元前171年仲夏,羅馬軍在執政官克拉蘇(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指揮下,才從布林底西渡海到了阿波羅尼亞。

全軍包括兩個由執政官率領的正常軍團,每個軍團為6千步兵和3百騎兵,另有聯軍的1萬6千名步兵和6百名騎兵。為了與羅馬合作,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Eumenes II)的陸軍和艦隊同時動員備戰。

卡利基努斯戰役

克拉蘇在伊利庫姆留下了一支強大兵力以阻止馬其頓從西面來攻,然後率領其餘部隊從阿波羅尼亞,翻過山脈前進到色薩利的拉利薩。

他向該城進攻時,在卡利基努斯小山附近與珀爾修斯遭遇。

結果羅馬軍大敗,損失步兵2千名,騎兵被殺和被俘各2百名。於是他撤過佩留斯河(即今薩拉布里亞河,流經潭蓓谷地)。

本應趁戰勝的餘威盡量擴張戰果,可是珀爾修斯卻堅持防禦戰略。

他不僅放棄了一切喚起希臘人反抗和發動遊擊戰的設想。

反之,他卻派使節到羅馬去討論和平條件,這個建議立即被拒絕,因為羅馬決不可能剛剛失敗就考慮議和,所以他得到的回答是,惟一可以考慮的就是無條件投降。

西元前170年,克拉蘇的位置由曼西努斯頂替,他再次企圖進攻色薩利,但和前任一樣也被擊退。

接著在公元前169年又換了菲利普斯(Quintus Marcius Phillipus)任統帥,也是個無能之輩。

他奧林匹斯山成功進入馬其頓境內。當他經過隘路到了赫拉克勒烏姆時,才發現部隊缺乏補給。

又是珀爾修斯由於弱怯無能,才使羅馬軍幸免於毀滅。

他一看到敵人進入馬其頓境內,馬上以為一切都完了。在恐怖中他逃到彼得那,下令燒毀船隻,把一切財物沈入水中。

前進四天之後,艦隊已經無法接濟,菲利普斯被迫撤退。

珀爾修斯又恢複正常,從彼得那向南前進,在第烏姆以南占領進佔艾爾皮亞斯河(Elpeus)邊的陣地,那裡可以進行堅強防禦,還設置投石機,菲利普斯只好放棄進攻。

保盧斯

最後在人民壓力之下,羅馬元老院知道決不可再把戰爭重任交給那些不稱職的執政官,因為他們不過以打仗來發財而已。

結果他們再次選舉保盧斯(Lucius Aemilius Paullus Macedonicus)為執政,並把西元前168年的戰役指導權完全交付給他。

他的父親也曾擔任執政,戰死在坎尼,他屬於老貴族世家,且為阿非利加·西庇阿的至親,在西班牙征伐盧西塔尼亞 (Lusitani )和利古里亞都立有許多戰功。

他接受任命時已60歲,據其與同時的波里比阿記載,在當時,他是少數能夠拒絕金錢誘惑的羅馬人之一。

西元前168年春初,保盧斯啟程前往希臘,他一路走得很快,離開了布林底西後五天就到了德爾斐。

他在那裡祭神之後,4天就到了艾爾皮亞斯河。

他到達以後30天戰爭才開始,而羅馬城卻早已宣布戰爭已經結束,而且「珀爾修斯和他全家都為羅馬人俘獲。 」的宣傳。

保盧斯一到就發現軍中正鬧水荒—這說明當時艾爾皮亞斯河正處於枯水季節,他立即命令掘井。

依據李維記載,因為看到山脈那樣高,想到一定有地下水,尤其地面又沒有溪流,更可以證實這點。

果然把地面沙土挖開之後,泉水開始湧出,好像有如神助。這件事使主將的聲譽和影響在士兵心目中大為提高。

第烏姆夾擊戰略

e0040579_1631877.jpg


保盧斯戰略是這樣的:

1.保盧斯主力部隊在正面牽制著珀爾修斯

2.用艦隊威脅他的北面交通線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3.另外派遣納西卡一支強力縱隊,向西越過奧林匹斯山南坡,盡快通過皮蘇(Pithium),取道佩特拉前往第烏姆,從這裡可以直達馬其頓營地後方。

4.然後南北夾擊珀爾修斯

保盧斯指示部將納西卡(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Nasica Corculum)用夜行軍方式由希拉克蘭向西,於第三天四更時候占領佩修姆,再繼續向第烏姆以北進發。

納西卡出發後,第二天拂曉,保盧斯就向設在艾爾皮亞斯河河道中央的敵軍前哨陣地發動了第一次牽制性攻擊。馬其頓王在一邊,羅馬執政官在另一邊,都在觀戰。

差不多到中午時分,保盧斯發出收兵信號,這一天的戰鬥就如此結束了。

第二天又同樣演出。

第三天,保盧斯不再進攻,而另派一個縱隊沿河岸向下遊走,好像準備在河口上渡河一樣。很明顯這都是為了吸引馬其頓人的註意力,使其忽視納西卡的迂回運動。

納斯卡利用黑夜掩護從希拉克蘭向西進發,不幸的是,在行軍途中,有個克里特士兵逃走了,他跑到馬其頓營地,把正在進行的情況告訴了珀爾修斯

珀爾修斯一聽說納斯卡正在行軍,立即派了一萬傭兵和兩千馬其頓兵,由米羅(Milo)率領去阻塞通路。

納西卡在山地中與米羅碰上,經過一番激烈戰鬥把他擊潰。

珀爾修斯聽說米羅戰敗,生怕受到前後夾攻,立即溜出這個陷阱,向彼得那方向退去。

彼得那月蝕

珀爾修斯來到彼得那南方的一個小村莊,靠近卡泰里尼(Katerini)附近,並選定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作為戰場,在這裡也適合他的馬其頓方陣展開。

周邊有兩條小河包圍,即伊森和勞卡斯河,它們雖然已經接近乾涸,但仍可使羅馬人感到相當困難。

馬其頓軍一撤退,保盧斯就知道了,於是也馬上前進,毫無困難的與納斯卡在第烏姆以北會合。

從那裡他們繼續向卡提利尼推進,發現馬其頓軍已在該鎮西南嚴陣以待。

西元前168年6月21日夜晚,納西卡害怕珀爾修斯再度乘著黑夜逃走,主張立即進攻,但保盧斯卻更有經驗,沒有接受。

他的部隊在行軍中已用盡氣力,現在又是仲夏,而他還沒有設防營地可供作戰基地使用,此時冒險會戰實在蠢愚。

羅馬人建築營地時,護民官加盧斯向士兵們宣布說:「明日夜間會有月蝕發生,時間是自第二時到第四時。」為了平息害怕心理,他解釋說這純粹是自然現象,並且說明了理由。

到月蝕真正發生時,羅馬士兵認為加盧斯真的具有識破天機的智慧。

反之馬其頓部隊在心理上產生了極大恐慌,認為這是王國滅亡民族毀滅的預兆!

馬其頓營地叫鬧喧嘩,直到月亮復圓才停止。

西元前168年6月22日彼得那戰役的日期重建也是透過月蝕才確定的。
[PR]
by cwj36 | 2006-04-02 16:34 | 【Total War 馬其頓】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