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中國戰場的生化攻擊

e0040579_1530566.jpg


(上海戰場戴防毒面具的中國德制師,不過不是日本放毒,而是正在向日軍放毒)


蔣介石第一次見識到化學武器之新穎,最早應是在1923年,他以孫逸仙博士代表團團長身分訪問蘇俄時,曾於9月20日參觀專門研究毒氣的軍用化學學校。

1925年,日本簽署《日內瓦條約》有關於禁止使用毒氣或類似毒品及細菌方法作戰的議定書,1929年8月中國才加入簽署。

而在1928年8月,為統一軍政命令與整軍建軍,遵照中國國民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第5次會議,決定於行政院下設軍政部,轄陸、海、航空、兵工、軍需各署,當時國民政府任命軍政部政務次長張群兼任兵工署長,11月兵工署正式成立於南京,可以視為蔣介石希望設立專責之生產單位來研發化學戰的理論、實際與防禦,可說是跨出化學戰的第一步。

簽署《日內瓦條約》毒品及細菌方法作戰的議定書後,1930年10月16日蔣介石卻偷偷摸摸電軍政部兵工署署長陳儀:「原定訂購德日防毒面罩10萬付,或改為5萬付,但對於各種毒瓦斯彈則須加緊多多製造。」

可見蔣介石一開始對化學戰的見地其實是「攻-彈藥、守-防毒」並進的。

而日軍是在1931年開始製造化學武器,但離裝備正式部隊還有一段距離。

e0040579_18255527.jpg但是中日開戰後,中國軍才是最早違反議定書使用細菌、毒瓦斯對付日本軍。

中國軍政部直轄的学兵隊專門做撒毒任務,尤其蔣介石的中央軍各師都有化學戰部隊存。

77事變時,中國就對待機於河北省石家荘的日軍實施化學撒毒。

但是反過來大力譴責日本使用毒氣細菌的卻是中國,不過實在放毒氣也打不贏日本,況且日本比中國還毒。

事實上中國生化武器研發是非常落後的,但是可以向國外購買,早在1926年3月從蘇俄購買1萬發毒瓦斯弾。

從1933年,中國軍部隊在河南鞏縣建立了第23化學兵工廠負責化學戰劑及化學裝備的研製,技術也來自蘇俄。

1934年9月26日蔣介石電當時任軍政部兵工署長俞大維(由陳儀推薦予蔣介石的留德生)說:「外交部轉美國參議院審查軍火案時,指出美國LAKE ERIF化學公司提供中國1,000枚化學彈,又指出有一位名為高思者,幫助中國建構新的毒瓦工廠等」。

蔣介石提醒說:「請會勿公布,以免傷害友邦。」 可見蔣介石與美國的化學戰顧問之間並非正式的官方關係,可能是透過美國專業人士牽線而成,而且消息不能公開,一切採祕密方式進行。

另外,金陵兵工廠奉命西遷重慶後,更名為「第21兵工廠」(現在轉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長安集團企業,名列中國汽車工業前茅),還特別製造黃磷彈。

1937年,松滬戰役中,中國化學兵團配合中國德制師發射毒氣彈試圖驅逐躲藏在建築物內租界守軍日本「上海海軍特別陸戰隊」,使得日本上海海軍特別陸戰隊必須戴上防毒面具與橡皮手套應戰。

上圖戴上防毒面具的日本上海海軍特別陸戰隊圖片,常被用來宣傳日本軍在松滬戰役使用毒氣或中國譴責日本使用化學毒氣的文章中,其實還頗冤枉的。

日本「上海海軍特別陸戦隊」隊員戴起防毒面具,拿起鐵鎚、斧頭與鐵鍬,逐屋打通牆壁,疏通毒瓦斯與迎接未來的巷戰。

e0040579_6534466.jpg


這是被20萬中國大軍圍攻上海日本租界閘北地區的4000名日本上海陸戰隊守軍,不可能配備化武。

1937年8月1日蔣介石又急電當時軍政部兵工署署長俞大維:「多種毒瓦斯彈已製成,存於何處?又化學兵對毒瓦斯仍未攜帶,應即運送前方。對於防毒訓練,應多派員分赴前方,實地指導。」又指示:第67軍與85師仍沒有防毒面具,應即刻送往前方。

可見蔣介石希望化學兵部隊能夠迅速使用毒氣彈攻擊,並配置各軍足夠的防毒面具。

e0040579_135928.jpg


(上海中國軍使用毒氣彈的日本新聞報導)


e0040579_105195.jpg


(上海中國軍施放毒氣時以捷克ZBvz. 26 輕機槍射擊「上海海軍特別陸戦隊」 )


中國軍也向增援的日本司令部附近射進了迫撃砲化學彈。

e0040579_6373881.jpg


(日軍使用毒氣? 中國軍將士紛紛戴上防毒面具,中國軍一直「謙虛」裝備差,防毒面具還蠻多的)


司令官松井石根就親眼看到像「石鹸水泡泡的東西開始漫延」。

在上海戰役中中國軍退卻以後,日本軍由於霍亂,產生了大量的死者。

在日本增援部隊還沒到達上海前,上海地區並沒有霍亂疫情,運輸船上也無傳染病發生,但是日軍剛一登陸,霍亂、赤痢就發生了。

日軍攻陷寶山城附近時,中國部隊在井裡投入霍亂菌,喝那個井水的日軍及中國人民數十名得到霍亂。

日本軍認為中國軍對飲用水投下細菌,或者對農作物注射細菌。

松滬戰後日本軍從中國軍俘虜大量武器裝備,其中包括俄製毒瓦斯兵器。(「細菌・毒ガス戦/中国が最初の違反者だった」信夫淳平)

中國軍在南京保衛戰中於光華門使用催涙性瓦斯,在城門上丟擲淋上石油的木頭然後引火對抗日軍。

e0040579_16531463.jpg


中國黃磷手榴彈由第21工廠在1938年仿濟式木柄手榴彈設計制造。此彈具有拉發火機構,彈殼的內外圓筒用馬口鐵皮做成,採用82毫米迫擊炮彈的起爆管,內裝黃磷260克。

「黃磷彈」是生化武器,彈體內填充的磷葯,遇空氣即開始自燃直到消耗完為止會將皮膚和血肉全部燒光,只剩下骨頭,因為「黃磷」有劇毒,所以也被用來製造為農藥或殺蟲劑等等。

第21工廠在戰爭中生產了82黃磷彈17萬顆、黃磷手榴彈31萬顆。

所需黃磷,抗日戰爭前從國外進口,抗日戰爭爆發後進口困難,化學兵23工廠1941年從牛骨中提煉黃磷,1942年在昆明設廠,從磷礦中提取黃磷,1943年12月正式出品,產量基本可以自給。

日本為對付中國俄製毒瓦斯彈與黃磷手榴彈的攻擊,有九四式甲号撒車(フサ車 撒毒用)與九四式甲号消車(フセ車 消毒用)產生。

e0040579_818288.gif


還有可以發射毒瓦斯彈的九四式軽迫撃砲來反擊。

日本佔領華北時,為掃蕩躲在坑洞裡的8路軍,頒布過「臨命第421号」,限定在華北可以使用催涙性瓦斯彈,但在華中的使用則沒正式准許。

e0040579_9523327.gif根據支那派遣軍化学戦教育隊的「敵軍毒瓦斯(細菌を含む)使用調査」(内藤裕史編・解説「毒ガス戦教育関係資料」所収)從1937年(昭和十二年)到1940年(昭和十五年)、中國軍使用毒氣(毒 ガス)於戰鬥事例有13件、細菌戦事例有20件。

日本怕國際譴責,使用化武有非常嚴格的規定,中國反正都打敗仗,就算有用毒瓦斯彈反而沒人信。

1938年後日軍常投毒瓦斯彈於戰場,日本731部隊的細菌戰研究也在1940年後也開始投入「實戰試驗」的研究。

1941年(昭和16年)10月,下達大陸指第452号指示可在華中的宜昌與1942年在偏遠的山西省灑毒,並且要求嚴格保密。

1940年(昭和15年)7月,日本下達大陸指第699号「支那派遣軍総司令官及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ハ左記ニ拠リ特種煙及特種騨ヲ使用スルコトヲ得」指示,在保密與不能傷害第三國人民的情況下,有條件可使用致死性化武。

e0040579_106182.gif「第三國人民」當然指的當時的英、美、俄國等歐美的人民,不能讓他們知道看到,而到處宣傳日本使用毒氣才重要啊~

1944年(昭和19年),在實施的「一號作戰」(大陸打通作戰)的時候,日本因懼怕美軍也使用化學武器反擊,陸軍中央已經下達了停止毒氣使用的命令,化學武器似乎沒有再被使用。

1943年11月常徳會戦、1944年7月衡陽會戦,中國方面都聲稱日本飛機投擲毒瓦斯彈與散播鼠疫。

當時731部隊少年兵篠塚良雄後悔當時年輕的自己犯的罪,2007年去中國的哈爾濱訪問時,曾對受害者遺族道歉。

關於篠塚良雄證言是根據在撫順戰犯管理所被監禁5年「洗腦教育」,在「由大日本帝國的侵略行為和自我的罪惡行為」的自我批評中所寫下的「證言」,對於篠塚良雄這類「中帰連」者(中國撫順戰犯管理所以戰爭罪所抑留舊日本軍軍人在歸國後於1957年9月24日所組成的團體。
略稱中歸連)的「證言」,可信度值得懷疑。

e0040579_11375750.jpg


(日軍使用毒氣彈)


中共電視新聞常出現報導會對「南京大屠殺」與「731惡行」表示懺悔的日本人都是歷經『思想改造』、『自己批判討論会』的中帰連者。

另外撫順戰犯管理所裡的日本將領鈴木啟久佐佐真之助上坂勝等都「認罪」供述有使用催淚瓦斯彈「赤筒」與致命性的「青筒」。

e0040579_14323971.jpg後來在現在中國的14個省60個地方,都發現出日本毒氣彈遺留導致中國要求高達60兆日元補償問題。

不過日本方面認為生化學武器都填埋在中國東北哈爾巴嶺,怎麼可能分佈在這樣廣的地區,顯然是中國國共內戰時,雙方拿出日本生化武器互相攻擊,內戰結束自己隨便埋,根本是向日本詐騙補償金。

那二戰當時的中國有發動生化武器的攻擊能力嗎?

黃埔軍校自十二期起設置特科(化學兵)獨立第三大隊。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歐美各列強積極研究發展化學武器,日本軍國主義也步其後塵,不遺餘力。

當時國民黨為了應變防禦的必要措施,不得不研究化學武器,以便對付外來侵略。

因此在軍校開設化學兵科即特科。

嗣後,成立4個化學兵團,為對外軍事保密,把化學兵團的“化”字刪去,命名為軍政部學兵總隊。

當時中國一般士兵領不到全薪,而化學兵可以領到全薪。

e0040579_21284923.jpg委以留學美國弗吉尼亞軍校和德國參謀大學專攻軍事化學的李忍濤主其事。

中日戰爭爆發後,據說李忍濤將化學兵部隊帶進四川時,四川軍人有意阻攔,但李忍濤帶領的化學兵部隊裝備精良,施放催淚劑的技巧更讓當地軍人驚訝,以致無人敢攔阻中央軍,蔣介石何應欽白崇禧等人也對該部隊相當器重。

當時中國有4個化學兵團的存在,但是李忍濤在喜馬拉雅山的上空被日機攻擊失事死後,由汪逢栗繼任。

國共內戰後第23化學兵工廠遷至四川瀘州。

該廠與1934年成立於南京的應用化學研究所共同負責化學戰劑及化學裝備的研製,當時能夠生產的化學戰劑有光氣、雙光氣、芥子氣及路易氏氣等毒劑,具有月產毒劑120噸的能力。

1936年,國民黨政府曾生產了l萬顆毒氣炸彈用於抗日備戰,每顆毛重15千克。

後來是中國空軍主力的蘇聯援華空軍志願隊,在中國戰場對投擲毒氣彈與生化戰劑,完全沒有顧忌,尤其武漢會戰的山區,並且一邊自己丟俄製毒氣彈,還可以一邊出來「指控」日軍使用毒氣彈,這也是日軍給上級報告時,會出現遇到毒氣彈攻擊的情況。

從1940年到1945年,蔣介石命俞大維在四川盆地南缘納溪地區設立化學戰中心,精銳的中國第一化學打擊師團也設置在那裡。

昆明還有約翰·米德爾頓准將指揮的美中化學司令部,有使用化學迫擊炮兵的特殊化學兵部隊。

1945年日本投降後,國民黨政府接收了台灣北部一個日軍遺留的大型化學武器生產廠。

1948年,國民黨政府將其應用化學所和第23兵工廠遷往台灣。

由此奠定了台灣現行化學武器的發展基礎。

國民黨政府軍隊曾在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期間對日軍和人民解放軍使用過化學武器,並取得了一定的化學戰實戰經驗。

陸軍骨幹作戰部隊的前身,特別是原國民黨軍第117、158、226、333、234、292、319常備步兵師和第249機步師,參加過抗日戰爭中的對日作戰。

其中幾支常備步兵師還分別參加過日軍單方使用或威脅使用化學武器的淞滬會戰、湘西會戰、長沙會戰、武漢會戰以及古北口防禦作戰和滇緬公路作戰,也就是中國有施放化武「反擊」。

其中,在淞滬會戰、長沙會戰等較大規模的對日會戰中,曾組織過「一定程度的化學防護保障」也就是有施放化武。

通過與日軍的化學戰較量,國民黨軍取得了一定的化學防禦經驗。

國民黨軍、俄軍在吉林省解除日本武装時,都有接收日本為對付蘇俄的各類化學武器,俄軍也有獲得部份化學武器交給了中共。

國共內戰期間,而國民黨軍多次對中共解放軍使用化學武器。

如,1947年的四平戰役中國民黨軍曾使用催淚毒氣彈。

徐蚌淮海戰役期間曾多次空投毒劑炸彈,黃維率領的第12兵團為了打破和解放軍交戰的僵局,曾授意下屬軍長楊伯濤發射瓦斯彈。

解放軍中原野戰軍攻擊襄陽與樊城的時候,襄樊守將康澤曾調動化學炮彈,以黃磷彈砲轟擊來犯的解放軍。

蔣介石甚至要丟庫存的芥子氣,被防化兵司令汪逢栗藉口「沒有彈殼裝芥子氣」為由,讓蔣介石斷念。

太原戰役期間曾發射催淚性和噴嚏性毒氣炮彈阻止共軍進攻。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5-01 18:35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