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薩革泰 (Massagetae)

馬薩革泰 Massagetae
e0040579_3405248.jpg


e0040579_348184.png馬薩革泰(Massagetae)是東伊朗遊牧民族,生活在錫爾河以北至巴爾喀什湖,在裏海南部的大草原上放牧(現在哈薩克共和國),但是著裝和生活模式類似於薩卡Saka人(斯基泰人) 。

所以他們也常被視為西徐亞人的種族。

e0040579_8193611.jpg


ROME2派系馬薩革泰採用派系圖案推測(未證實)是古代伊朗神話的「生命之樹」( Tree of life)。椴樹(Linden )

伊朗神話中生命之樹孕育有萬物的種子,惡魔 (Ahreman, Angremainyu) 化成青蛙要摧毀「生命之樹」,阿胡拉·馬茲神創造了兩條魚盯著邪惡的青蛙守衛著「生命之樹」。

由於大月氏南下的壓力,中亞好幾支塞人(Sakas)主要是薩卡拉瓦克人 (Sacaraucae)、馬薩革泰人(Massagetae)和帕喜人(Parsii)等部南下侵入 帕提亞北部。

在西元前 6世紀時,馬薩革泰人的牲畜歸家族所有。

他們實行一妻多夫制(對偶婚), 每個男人都娶一個妻子, 但他們的妻子可以和其他男子隨意「那個那個」。
馬薩革泰的男子如果喜歡一個女人,就在她乘坐的車前面掛一個箭袋,獲得她的許可後就可以「那個那個」了。遊牧民族沒有農耕民族那樣的占有慾,一切都是共產共享的。

他們對待老人也有特別的習俗。

如果一個老人活了很大年紀,等待他的不是壽終正寢地在床上死去,家人會選擇某日吉時, 他的族人就會全部集合起來, 把他連同家畜一同屠殺,然後一塊煮他跟家畜的肉, 大擺宴席, 隆重慶祝老人生命的結束。

他們認為這才是對死者最高的幸福。如果老人是病死的, 不是被吃掉而被埋在土裡, 沒有一直活到被殺的時候,他們認為這是「不幸」的。

把病死的老人埋在地下,大家都會哀嘆他的厄運,他沒來健健康康的犧牲讓大家吃下肚,真是悲哀啊。

牛奶是馬薩革泰主要的飲料,他們不喝酒。

他們崇拜唯一的神是太陽,他們都面向太陽昇起的方向居住,他們有白馬祭天的觀念,認為白馬是最快捷到達神靈所在的凡間生物。

馬薩革泰也是一個偉大的和好戰的民族。作戰驍勇,戰鬥中戰馬都很華麗,護以黃金胸鎧,黃金臉頰板,黃金韁繩,他們使用弓箭和長矛。

但他們最喜歡的武器是戰斧, 他們的武器都是黃金或黃銅製成,很多日常器皿也隴系金ㄟ。

古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博認為馬薩格泰人是鹹海沼澤地的居民,同花拉子模人一樣懂得農業耕作,但最初靠捕魚為生。

在馬薩革泰的遺址巴畢什姆拉的城堡為四方形,有祠廟和住房;巴蘭狄的祠廟遺址有長方形陵園圍墻,園中有圓形建築。

從各遺址推斷,馬薩革泰人隨地域不同而分別從事遊牧或農耕。

e0040579_3201367.jpg


托米麗絲(Tomyris)

e0040579_3334682.jpg西元前530年,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居魯士二世(Cyrus II )在征伐中亞時與馬薩革泰發生衝突。

居魯士二世獲勝,斬殺了其國王。

馬薩革泰美麗的王后托米麗絲(Tomyris)守寡後,統治馬薩革泰,為報仇經常南下侵擾。

居魯士的謀士建議:征服埃及之前,首先必須征服馬薩革泰人,免除後顧之憂。

於是,居魯士二世首先給女王送去了一份「和親」求婚的建議,被托米麗絲女王拒絕。

居魯士二世求婚不成以馬薩革泰不識抬舉,名正言順開始發動遠征,波斯大軍從伊朗出發,渡過了錫爾河(Syr Darya,在今哈薩克斯坦境內)。

托米麗絲女王要求居魯士停止侵略,居魯士二世不同意

於是托米麗絲女王又要求雙方約定時間和戰場,堂堂正正的決戰一場,居魯士二世同意了。

一開戰,居魯士的波斯軍隊就大敗而逃,托米麗絲女王的兒子斯帕爾迦披西斯王子(Spargapises)率領兇悍的騎兵,佔領了僅有少數老弱病殘把守的波斯大本營。

波斯大本營堆滿了食物和馬薩革泰不熟悉的葡萄酒,也不知道喝酒會醉的。

王子和他的騎兵隊伍很快吃喝的酩酊大醉,馬薩革泰人完全喪失了戰鬥力。

居魯士二世的大軍返身殺回,俘獲了昏睡中的王子。

原來,居魯士二世調查出,馬薩革泰人從來不喝酒,只喝牛奶。一旦喝酒必定大醉而喪失戰鬥力。

所以,居魯士二世先在軍營裏為王子的軍隊準備了大量的美酒,然後佯敗,誘敵深入……活捉了王子,作為人質。

本來,居魯士二世可以開始和平談判,兵不血刃地再次拿下一塊屬地。但是,意外發生了,斯帕爾迦披西斯王子酒醒以後羞憤難當,竟然自殺了。

失去了兒子的托米麗絲女王,她修書痛斥居魯士毫無信用卑鄙無恥,發誓要讓「嗜血的居魯士喝夠血」("I warned you that I would quench your thirst for blood, and so I shall")

西元前529年,雙方在哈薩克斯坦的腹地展開了決戰。

無數馬薩革泰騎兵從四面八方趕來參加大會戰,居魯士大帝遇到了他的一生中最為殘酷激烈的一場戰役。

雙方完全殺紅了眼,沒有任何俘虜的紀錄。 波斯遠征軍連同居魯士二世,幾乎全部陣亡。

托米麗絲女王斬下了居魯士二世的頭顱屍體,然後將無頭屍體釘在十字架上

居魯士的頭,被放進裝滿血的革囊,實踐了托米麗絲讓「嗜血的居魯士喝夠血」的誓言。

e0040579_3344586.jpg


然而,一些學者質疑這個居魯士二世死亡的版本。因為這是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 (西元前484-425年)寫的,而希羅多德承認這一事件是「聽人家說的」,完全不是可靠的來源。

另外一說則是居魯士二世在首都帕薩爾加德病逝。

馬薩革泰人也是亞歷山大大帝遠征時的勁敵。

亞歷山大帝國瓦解後,歐洲沒有進一步的記錄提到過馬薩革泰,西元4世紀時羅馬人誤認為他們也是阿速 (Aorsoi)人。

2011年1月哈薩克共和國(Kazakhstan)發行的托米麗絲女王鑄幣

e0040579_125753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0-11 08:19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