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八事變

一·二八事變
中華民國政府「遷都洛陽」與
「民國22年海軍彈劾案」


因東北局勢緊張,上海發生排日貨活動,上海抗日救国連合會開始燒日本人商店......日本派軍增援上海

1932年1月28日晚,日軍與中國軍爆發一·二八事變,國民黨害怕日軍企圖佔據上海直逼南京,迫使國民政府召開緊急會議改組政府。

蔣介石提議洛陽地處中原腹地,東南有嵩山屏障,北臨黃河天險,東有虎牢關,西有函谷關,易守難攻,加上便利的交通條件,回旋餘地較大,再逃也比較方便。

黨國要員們,多數都點了頭,認為遷都洛陽是逃之夭夭上上之選。

1月29日,膽小的中國國民黨就決定遷都洛陽。在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帶領下,1000多人黨國要員們由南京下關上船,之後乘火車飛奔洛陽。

2 月中旬,第十九路軍提出要取用上海海軍倉庫儲存的火炮、彈藥及鋼板用於抗敵,竟遭中國海軍拒絕。

e0040579_209284.jpg中國海軍部長陳紹寬還密令各艦隊:「準日海軍來函,此次行動,並非交戰,如中國海軍不攻日艦,日艦亦不攻擊中國軍艦,以維持友誼等情,凡我艦隊,應守鎮靜態度。」

一·二八事變平息後,1932 年4 月,國民政府在陪都洛陽召開國難大會

當時以上海周邊作為主要基地的中華民國海軍在整場戰爭一槍未開,面對友軍要求增援完全無動於衷,因此在整場戰爭中沒有受到日軍攻擊也沒有損失。

這種詭異的狀況遭輿論指責監察院介入調查,是為「民國22年海軍彈劾案」。

彈劾案文建議指責現任海軍閩系高級將領畏縮把持貽害國家,應請一律罷免,以謝國人,並改練潛水艇,以固國防而禦外侮」。

陳紹寬被查處,因此憤而辭職。以後汪精衛幾次到上海慰留。林元銓等人分別受到調離處理,陳紹寬才回海軍部視事。

後來中日在上海居然停戰,於是戰事一過穩定無事後,被日本嚇了近1年的中華民國政府到1932年12月1日才又從洛陽遷回南京。

~~~~~~~~~~~~~~~~~~~~~~~~~~~~~~~~~~~~~~~~~

「民國22年海軍彈劾案」彈劾文

查自暴日在東三省發難以後,迄於淞滬失守,所有吾國海軍,不獨未開一炮,且避匿無蹤,更未於海防江防布置水雷,以致日艦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環球萬國,無此怪事!外報評論,譏吾國海軍為“收藏家”,聞者羞之。

國家每月耗費巨款,供給海軍餉糈,國難當前,竟不禦侮,百思不解。乃以友唐等所聞,當滬事發生之始,該部長陳紹寬密令各艦隊,略謂:準日海軍來函,此次行動,並非交戰,如中國海軍不攻日艦,日艦亦不攻擊中國軍艦,以維持友誼等情,凡我艦隊,應守鎮靜態度,云云。

厥後,日海軍在下關開炮,該艦隊司令公然秉承部長意旨,下緊急命令各艦隊雲:日海軍炮擊獅子山炮臺及京市,與我海軍無干,非海軍炮擊我艦,不準還擊等語;同時,駐上海高昌廟艦隊,亦奉到上項命令,海軍各員兵稍有血氣者,無不悲憤。

十九路軍曾向海軍借大炮、鐵板,均被陳紹寬拒絕。

日軍運輸艦擱淺於白龍港三日之久,我海軍如當時前往轟擊,必可捕獲多數軍火,陳紹寬接得報告,置之不理,所謂“維持友誼”者如此。以上各節,皆極駭人聽聞。

由該部次長李世甲事先與鹽澤(侵華日本海軍第一艦隊司令)秘密斡旋接洽,當十九路軍血戰時,李世甲竟與日軍司令野村同坐汽車,參觀各處戰壕,萬目睽睽,毫無顧忌,人所共知,其行為直與通敵漢奸無異,按之軍法,陳紹寬、李世甲即處以死刑,已屬咎有應得。

而李世甲曾向日本制船購炮,浮報價值;又以舊炮油新,混充新炮,濫支經費,凡在海部服務人員,皆敢怒而不敢言。

尤奇者,海軍陸戰隊第一旅金振中在閩省福安、寧德、福鼎、霞浦、長樂、連江等縣,令該陸戰隊種煙(既鴉片),所有收獲,由陳紹寬、李世甲瓜分,飽入私囊。海軍陸戰隊不能荷戈衛國,而令其登陸種煙,又何怪大敵當前,以避匿為當然,以媚敵為能事耶!以貪劣論,亦屬罪不容誅!為此提出彈劾,

請將海軍部長陳紹寬,海軍次長李世甲一並交付懲戒並緊急處分,將陳紹寬、李世甲交付軍法會審治罪,以肅軍紀而振作士氣。

抑友唐等尤有言者:海軍不堪應戰,已如上所述矣,不能對外而能安內,猶有可原,乃海盜猖獗,時有劫船越貨發生,海軍亦形同聾聵,不聞不問,平日除爭權奪利,盤踞福建全省,劫奪兩淮鹽稅,保護私運煙土外,毫無工作。

試問:國家年糜千萬巨款,養此紙糊海軍何用?以全國人民脂膏,為福建系世襲專利海軍之供養,天下不平之事,孰有過於此者!並請政府毅然廢除無用海軍,將各艦改作商船,行駛外洋,以運貨載客,所入之資,仍可不失福建人之飯飽;即騰出前項餉糈,改練潛水艇,以固國防而禦外侮,不致再蹈淞滬覆轍。

幸甚!幸甚!謹陳院長鑒核施行。

~~~~~~~~~~~~~~~~~~~~~~~~~~~~~~~~~~~~~~~~~~~~~~~~~~


之後蔣介石為了培養自己的海軍幹部以與閩系抗衡, 在軍政部下自設與原海軍系統無關的海軍學校電雷學校,校長為歐陽格。

由於蔣介石、歐陽格等人與閩系海軍的矛盾已經公開化。歐陽格擔任教育長時,軍政部準備授予他海軍中將軍銜,將其簡歷報到海軍部銓敘,陳紹寬譏諷說,歐陽格只夠一名少校。事後,歐陽格對學生訓話時說:「陳紹寬給我少校,我照樣幹我的中將教育長。」

1936年電雷學校向德國訂購了3艘S7型魚雷艇,歐陽格和閩系海軍的矛盾愈演愈烈,到1936年底也達到了高峰。西安事變發生時,歐陽格害怕陳紹寬乘機消滅電雷學校,甚至把槍支配發給學生,實行緊急戒嚴。

1937年5月S7型魚雷艇交貨成軍。該艇的排水量有約30、45、54、59和80噸多種說法,艇長32.4米(92英尺)、寬4.9米(14英尺)、吃水1.2米(5英尺)。3部柴油主機,3軸3槳3舵,最高航速34.5節。裝備2具533毫米(21英寸)魚雷發射管和1門20毫米高射機關炮(也有說是平高兩用)。乘員14~21人。3艇運抵中國後,編入電雷學校快艇大隊岳飛中隊,分別命名為岳22、岳253和岳371。嶽22艇長為齊鴻章,嶽253艇長為黎玉璽(1937、8、13~1938、7、6),嶽371艇長崔之道

e0040579_16375750.jpg

1937年12月5日,由於上海戰線崩潰,日軍由陸路直取江陰要塞,作為河防的江陰要塞無法有效抵禦來自陸上的攻擊,隨即失陷。

歐陽格、徐師丹突圍前往南京,於下關中央銀行重新設立司令部。

快艇部隊重新至湖口、馬當集結。

12月,日軍進攻南京,歐陽格率文天祥中隊協助守城,但日本海軍並未投入戰鬥,因此快艇部隊無用武之地。

12月13日,日本海軍也逆流而上抵達下關江面,電雷快艇部隊奉令撤退,歐陽格發電至後方的電雷學校,稱:「觸目所及,一寸河山一寸傷心淚。」

1938年2月,在馬當(在江西的軍事要塞)封鎖線上,歐陽格率領著僅有的幾艘魚雷快艇,終因寡不敵眾,馬當全線潰敗,封鎖線被敵突破。連續的失利,使蔣介石大為惱火,歐陽格遭到撤職。

1938年6月28日,海軍部部長陳紹寬下令以作戰不力的罪名逮捕歐陽格,電雷學校也因抗戰各軍校內遷整合而停招併入其他海軍院校中。

審理期間,歐陽格否認作戰不力、不戰而退、貪污等指控,但最終仍以貪污罪名於1940年8月在重慶遭處決。
[PR]
by cwj36 | 2016-02-17 20:08 | 【1937 淞滬戰役專輯】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