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屠台川軍指揮官-劉雨卿

228國民黨屠台派遣軍-
整編第21師長 劉雨卿
執行蔣介石屠台令


e0040579_90094.jpg劉雨卿字獻廷,四川三臺人,成都第四鎮頭目養成營工兵隊畢業。

畢業後先在川軍歷任排、連、營、團長等職,中國內戰國民黨軍北進時,加入中國國民黨,歷任川軍唐式遵系統的旅、師長。

中日戰爭爆發後,率部26師自貴州赴淞滬參加戰爭在大場陣戰役中遭到日軍痛擊兵敗撤離,後劉雨卿升任軍長及集團軍副司令等職。

「新四軍事件」中,曾率兵圍剿共產黨。

終戰後,在蘇中作戰中,整編21師旅部及所轄兩個團被人民解放軍殲滅,整編第21師再重組,戍守淞滬地區。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3月5日,蔣介石決定派21師赴台。

根據21師師長劉雨卿(中央化的四川軍)後來的回憶,劉在3月5日即已接奉蔣介石的命令:「師屬各部應立即準備赴台」。

3月6日,劉雨卿飛抵南京謁蔣介石,蔣面授機宜,並發給600枝手槍。

這也是自西元1786年台灣林爽文大革命後(福康安軍中精銳「四川屯番」藏人軍團),又一次從中國四川派來的鎮壓部隊來到台灣。

劉雨卿奉命率部移駐臺灣,整編21師自3月8日起分自基隆、高雄登陸.....

陳儀相當高興,知道他們只有600枝手槍後,立刻打開接收自日本的武器庫,機關槍、步槍、手榴彈…應有盡有。

恬不知恥的陳儀劉雨卿說:「台灣人民太對不起我(陳儀)了」。

言外之意,就是陳儀自認對臺灣老百姓最好,台灣老百姓反而以怨報德,特別交代劉雨卿,台灣暴動「漢奸總檢舉」、「全島皆亂民」、「格殺勿論」。



e0040579_12432219.jpg


劉雨卿在3月10日來臺指揮,向「親愛的台灣同胞」廣播謂:「國軍赴台目的在保國為民。」

e0040579_2264420.jpg然後展開對「親愛的台灣同胞」大屠殺的鎮壓工作......

這批川軍被灌輸台灣人是暴徒,甚至根本是日本人餘孽的觀念,下手不需留情!

他們一開始還不太願意直接槍殺嫌浪費子彈,直接對很多「親愛的台灣同胞」用刀削去手、腳、陽具,挖眼、割鼻、切耳、手腳穿鐵絲和強姦放火等等。

還有將抓住的台灣人集體推落河中活活淹死,有些則是被鐵絲貫穿臉頰,推落自己挖的土坑中活埋。

台灣人不會說北京話時會被當街槍斃或砍殺成殘。

當年在基隆港,被害者林木杞被整編21師綁在9個人一串的第9個,在士兵開槍射殺前,被前面8具屍體的重力扯落海中,僥倖逃過一劫。

鐵絲穿過手掌的傷口,傷痕至今隱約存在,從此精神衰弱。

e0040579_414117.gif:「台灣人是日本人餘孽「皇民」的說法至今依然是本黨貶抑台灣人的觀念!」

整編21師當年副官處長何聘儒曾回憶整編21師「四三八團乘船開進基隆港,尚未靠岸時,即遭岸上的群眾怒吼反抗。但該團在基隆要塞部隊的配合下,立刻架起機槍向岸上群眾亂掃,多人被打得頭破腳斷,肝腸滿地,甚至孕婦、小孩亦不倖免。甚至晚上我隨軍部船隻靠岸登陸後,碼頭附近一帶,在燈光下尚可看到斑斑血跡。」

整編21師方未登陸,已在船上架設機槍掃射群眾。

接著何聘儒述及「部隊登陸後,即派一個營佔領基隆周圍要地,並四出搜捕「亂民」。主力迅即向台北推進,沿途見到人多的地方,即瘋狂地進行掃射,真像瘋狗一樣,到處亂咬。」

登陸高雄的整編21師(何軍章部)用迫擊砲、要塞炮轟擊高雄市民,協助彭孟緝胡亂射殺高雄市民。

e0040579_331863.jpg澳洲伯斯《每日新聞》(1947年3月31日)當年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報導,文中清楚地提到軍隊以「達姆彈」射擊群眾(the Government sent out flying squads of troops who fired dumdum machine-gun bullets into every group they met)。

中華民國國民黨的軍隊居然使用國際禁用殺傷力非常高的「達姆彈」(Dum-dum)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台灣民眾。

達姆彈在1899年的海牙公約中明文規定,在戰爭中禁止使用這類子彈。因為普通子彈打到人體,不是穿透就是留在人體中,但是達姆彈打到人體,會在人體裡面爆開,造成人體組織的破壞,並將器官扯出體外的情形,等於再度更嚴重的傷害,這是沒有人性的子彈,所以禁用。

也有認為中國軍隊使用「中正式步槍」,其「入體變形」子彈類似達姆彈效果,中正式彈頭打到人的軀幹部位會爆裂,不死也是重傷。

劉雨卿的整編21師,則從基隆上岸開始屠殺,一路往南推進,除了3月14日,經草屯向台灣內地埔里推進,途中曾遭保護台中市民的義勇組織「二七部隊」截擊。

3月16日淩晨,21師在烏烏牛欄橋戰與解散大半的「二七部隊」發生激戰,當時烏牛欄橋南北兩據點僅有學生兵力約40名,雙方實力懸殊,21師兵力則有700多名。

烏牛欄戰役第一線指揮官黃金島40名勇士佔地 形之利,以寡擊眾,造成國民黨屠殺部隊21師不少傷亡,國民黨軍逾200人之傷亡。

這是整編第21師從台灣西部平原由北屠殺到南,遇到最大的抵抗。

而國民黨是如何描述烏牛欄橋戰役?

這在蔣介石白崇禧電文可以了解一些......竟然是劉雨卿報告蔣介石,21師的一個營被敵人(其實僅40個)「包圍」,極度誇大「二七部隊」的武力.lol

e0040579_1014194.jpg


3月19蔣介石致白崇禧電:「據劉師長電稱:我軍一營,追擊至埔里地方,被匪包圍激戰中云。尤應特別注意軍紀,萬不可拾取民間一草一木,故軍隊補給必頇充分周到,勿使官兵藉口敗壞紀律。」

e0040579_16332575.jpg

e0040579_16333714.jpg


國民黨軍紀敗壞~在蔣介石的電文時常發現「嚴禁報復」、「注意軍紀」的字眼,但事實上卻背道而馳~蔣介石腹黑的兩面手法~在屠殺之時就準備了充滿仁德的書面命令以求事後脫罪!

更可見軍紀敗壞濫殺濫搶是當時「國軍」常態!

e0040579_414117.gif:「我有說要注意軍紀了唷~最後還是死那麼多人,不關咱的事唷~我有說注意軍紀喔!」

e0040579_6512757.gif:「蔣委員長的話內行人要聽懂,其實要「無需軍紀」再「盡量報復」啊!」

之後整編第21師在台灣推動恐怖的綏靖清鄉工作。

全台灣區分爲臺北、基隆、新竹、中部、南部、東部、馬公七個綏靖區,分由張慕陶史宏熹岳星明(整編第21師副師長兼146旅旅長,後來投共)、劉雨卿彭孟緝何軍章(整編第21師獨立團團長,遭中共處決),以及史文桂(澎湖要塞司令)擔任各地區的司令官,各率轄境內的陸軍部隊、憲兵部隊,以及警察來執行清鄉的任務。

e0040579_14142227.jpg


(整編第21師在1947年3月份(03/01~03/31)耗費二十餘萬發子彈報表)


蔣介石在3月10日的「總理紀念週」的發言中說:

「...據報所派部隊昨夜已在基隆安全登陸,秩序亦佳,深信不久當可恢復常態。同時並將派遣大員赴台協助陳長官處理此事件。本人並已嚴電留台軍政人員,靜候中央派員處理,不得採取報復行動,以期全台同胞親愛團結,互助合作。」

但是接著本來慈眉善目的蔣介石說出猙獰的重點:「批評國民黨政權者,是共匪,是叛亂者。」、「叛逆者,必須加以最嚴厲的懲罰。」

228大屠殺後,國民黨當局即時成立臺灣警備司令部,以進一步控制臺灣。當時對司令人選,各方面暗鬥甚烈。

何應欽派的蕭毅肅以參謀次長身分,推薦劉雨卿充任,理由是劉的資歷較深,又是目前台灣的駐軍最高長官。

陳誠派的桂永清以海軍總司令身分,推薦所屬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充任,理由是彭孟緝有「才幹」,鎮壓228事變有「特殊功勳」。

白崇禧到臺灣,在高雄時,彭孟緝向白報告處理事變情形,表彰自己如何殺害人民代表;如何裝備傷兵,固守高雄,如何指揮部隊,鎮壓臺南各地暴動,大吹法螺,頗得白崇禧的嘉許。

白崇禧回南京轉報蔣介石,蔣認為彭孟緝適合於作他統治臺灣的工具。

就這樣屠全島的劉雨卿竟輸給殺高雄的彭孟緝,1947年秋,發表了彭孟緝為臺灣警備司令的人事命令。

執行屠殺任務「秩序亦佳」但落選臺灣警備司令的劉雨卿回中國後,在劉雨卿所寫的「恥廬雜記」一書中記載:「本師抵台後,官兵精神煥發,恪守紀律,軍民相處水乳交融,經常參與地方各種集會,增進相互間之了解。及至奉調離台時,彼此尚多依依惜別之感。足見川中健兒,明大義、守紀律,未敢後人。」

e0040579_918171.jpg


e0040579_19455323.png:「雖然我史達林不是中國人,殺人達到千千萬,但看了恥廬雜記也想吐!」

回到中國的整編21師接受美國新式武器戰力大増,但是開始衰運連連,被共軍擊敗,整編第21師由劉雨卿推薦由王克俊(原瀋陽警備司令部副司令,劉雨卿任川軍26師長時的老部下)接任。

1949年3月,中國共產黨的渡江戰役「打響了」......

整編21師佈陣於江陰要塞附近,21師打電話到江陰要塞,指責早是中共內應的炮臺臺長唐秉琳說:「你們怎麽搞的?共軍已開始渡江了,你們怎麽按兵不動?怎麽不開炮?趕快火力支援!」

幾分鐘後,唐秉琳果斷地決定先下手為強:命令大炮對準整編第21師,隨著他的一聲命令,炮聲隆隆,幾百發炮彈落在整編第21師的防區內。

整編第21師軍官兵措手不及,亂成一鍋粥。

王克俊在電話中大聲地罵道:「他媽的,你們昏了頭了,自己人打自己人,我們要告你們!」

王克俊罵了好一會兒,再一看炮彈仍舊呼嘯著落在自己的陣地上,氣急敗壞地大叫道:「他媽的,趕快停止炮擊,趕快停止炮擊!」

就在整編第21師亂成一團之時,中共地下黨高舉著手槍,對著驚慌失措的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大喝一聲:「舉起手來,我們鄭重向你宣布,要塞官兵起義了!」

江陰要塞「起義」,整編第21師敗退而逃往上海.........

整編第21師在上海戰役失利後,被下令負責阻敵斷後,師長王克俊陣前逃亡.....

在1949年5月228國民黨屠臺派遣軍-整編第21師終於在上海被共產黨軍隊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中第31軍殲滅。(5月27日,該軍在淞滬警備區副司令官劉昌義率領下向人民解放軍繳械投降。)

e0040579_6512757.gif:「1949年2月,根據中共中央軍委關於統一全軍編制及部隊番號的命令,華東野戰軍第13縱隊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1軍,隸屬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

中共建國後,21師軍官有的被處決者如獨立團團長何軍章(228負責台灣東部綏靖區屠殺)、營長羅迪光(嘉義屠夫)、副團長左驤許德海等。

何軍章用迫擊砲轟擊高雄市民,參與高雄屠殺,在台東槍決醫生張七郎父子3人。

羅迪光是槍斃赴嘉義水上機場的和平談判代表陳復志、陳澄波、潘木枝、柯麟、林文樹、邱鴛鴦、劉傳來、王鐘麟等8人的兇手。

436團團長駱周能則被關押到1975年,他的436團進入臺中後,駐大華酒家,在同時命令所部向埔里,日月潭等地進行鎮壓。該部在沿途,對於因問詢語言隔閡,搖頭擺手的無辜群眾,亦予槍殺不少。

不久,436團部移駐中壢,在離開大華酒家時,把屋裡的電扇,衣服,盆碗日常用具,幾乎洗劫一空;並把這家酒家改為俱樂部。其行為甚於盜匪。

駱周能也是埔里烏牛欄戰役宣傳被抗暴軍「27部隊」(40人)「包圍」的指揮官,1975年3月19日獲中共特赦,後任南京市政協委員。

438團團長曾厚則也被關押到1975年。

146旅副旅長馬國榮,投降後因阿米巴痢疾死於1949年,在陸軍整編二十一師第一四六旅綏靖計劃、詳報記錄中,是新竹屠殺作業實施負責人。

殘眾官兵輾轉回到四川重建,145旅旅長淩諫銜(1958病故,1948年1月1日時獲頒四等雲麾勳章,顯然也殺了不少台灣人而獲勳)、146旅旅長岳星明(此君一邊忙著殺人,一邊還在新竹井上温泉佈置準備軟禁張學良的處所)、副官處長何聘儒等因為在昆明「起義」,投誠有功而被中共安排工作,但是在文革中受到很多的折磨......

在高雄前金派出所消滅「雄中敢死隊」學生的第7連長王作金則逃到台灣....

真正228重犯則全逃到已「血洗」過的臺灣~並展開人類史上最長的白色恐怖戒嚴時代。

(註)「血洗台灣」:中國共產黨欲"解放"台灣用語,但真正執行過的是中國國民黨。

逃出的王克俊找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閻錫山重新要番號,閻錫山被他糾纏不過,只好重新給他一個番號,又是該死的「21」,王克俊在四川重組21軍,但不久他就在四川大邑率新組建的21軍「起義」叛變投共。

1948年劉雨卿調任重慶警備司令,次年"另一個中國"的人民解放軍攻佔重慶,四川老巢無容身之地,劉雨卿只好逃亡隨國民黨流亡來臺,任國防部中將參議,1969年遞補為國大代表(台灣人稱國代為「萬年老賊」)。

此人來台灣殺人,又來台灣吃香喝辣,人大部份都他殺的,竟然還當起「國大代表」~無恥又真是沒有天理~(但著有「恥廬雜記」一書)。

1970年12月8日劉雨卿終於天譴死亡。

劉雨卿彭孟緝(高雄要塞司令)、張慕陶(臺灣憲兵第四團團長)、柯遠芬(台灣省警備司令參謀長)、史宏熹(基隆要塞司令)可合稱為"228大屠殺執行5人幫"。

e0040579_12492975.jpg


馬英九執政後二二八紀念館重啟, 歷史又被竄改。

學者指出,如展場內有一張蔣介石的手寫稿公文,那是一封正式的公文,內容為『要求陳儀負責嚴禁軍政人員實施報復』。

此公文展出明顯是在為國民黨脫罪,為蔣介石化妝,試圖誤導民眾以為是蔣介石的嚴禁軍政人員實施報復「德政」。

但事實上蔣介石下令派兵整編第21師進行屠殺的公文卻未展出,這要讓二二八遺族看到情何以堪!

e0040579_19580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0 10:05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