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 河南大饑荒

蔣介石黃河決堤的遺禍
1942 河南大饑荒
河南百姓幫助日軍
驅逐「天字第一號大敵」湯恩伯




河南大饑荒

1937年,蔣介石「入侵」上海日本租界引爆中日全面開戰,中國軍隊節節後退,直到依托黃河天險才略有喘息,豫北全境淪陷。

e0040579_10315187.jpg為了阻緩日軍的瘋狂進攻,蔣介石密令炸開鄭州花園口黃河大堤......任由洶湧的黃河水向東南奔騰而下,奪淮入海。

然後栽贓到日軍頭上,在炸堤後發動各路媒體強力譴責是「日軍炸堤的暴行」。

黃河決堤泛濫後,淹沒了河南、安徽、江蘇三省所屬 44縣5.4萬平方公里土地,89萬中國百姓被自己的祖國害死喪生。

事件事實曝露後,從此國民黨絕口不提這件淹死89萬人的歷史慘案,教科書中只想談不一定有的「南京大屠殺」逸聞。

黃河水退後,形成了一片長達400多公里的黃泛區,豫東平原的萬頃良田沃土變成了沙灘,無法耕種。

此後黃河水連年泛濫,頻繁決口。

黃泛區土地經過大旱炙曬後,土地又成為蝗蟲迅速滋生的溫床造成「河南大饑荒」。

1942.......

1942年春天,日軍決定在河南省進行大掃蕩,以此為他們在南方進行一次更大規模的攻勢作準備。

河南戰區名義上的司令官蔣鼎文

在河南省內,他最拿手是在他的轄區內恐嚇行政官員。

他曾責罵河南省主席,使這位主席在恐慌之中與他合作制定了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剝奪了農民手中最後一點糧食。

他說:「老百姓死了,土地還是中國人的;可是如果當兵的餓死了,日本人就會接管這個國家。」

1942年10月,臨近冬季,災民死亡率急遽上升.....

荒唐的是,中國政府居然發佈一份《災荒食譜》,鼓吹所推薦的配方中有「吃一次7天不餓」的食品。

國民黨政府的救災措施的確不少,但並未取得實際效果。

國民黨政府官員剋扣和貪污救災款,致使救災只是紙上空文。

河南省政府分派大員到各縣去,一面視察災情,一面督促徵糧。

政府派人到鄉間逼糧,農民交不出糧食,地方的保丁便到農民家「坐催」,他們就住農民的,吃農民的,逼著農民賣掉所有能賣的東西去納糧,甚至出現過百姓把僅有的一點麥子交軍糧後全家服毒自殺的慘劇。

中國政府的中央社的新聞還大肆宣傳說:「河南人民深明大義,罄其所有,貢獻國家」。

事實上,不是蔣介石對災情裝聾作啞,而是他對河南戰爭形勢太過於悲觀。

蔣介石基本上把河南當成一塊隨時需要放棄的領土。

因此,「捨民保軍」「不讓糧食資敵」的心理,使蔣介石一方面盡量在河南搜刮,另一方面在最後時刻來臨時甩手把千瘡百孔的河南當成燙手的山芋拋給日本人。

當時河南屬於「第一戰區」由蔣鼎文指揮,總兵力為46個師 ,約40萬兵力,副司令長官是蔣介石的愛將、31集團軍軍長湯恩伯兼任魯蘇豫皖四省邊區總司令、邊區黨政軍分會主任等職,集軍政大權於一身。

在抗戰抗災的緊急機制下,湯恩伯在重災區拉夫抓丁,不但大建官署,還驅使大批災民修築黃河新堤,累死餓死的民工不計其數。

e0040579_17422544.jpg湯恩伯還利用權力囤積走私,大發國難財。

河南百姓甚至將他列為造成河南大災的「湯禍」。

一說中國共產黨故意將「蹚災」(大量農田灌溉工程的修理、養護工作的蹚匠失業成為匪患)改成「湯」,在國民黨與日本之間爭取河南民心之策略。

各縣縣長及公務人員在大災面前也毫無擔當精神。

1943年春季小麥長勢很好,災民只要能堅持到麥收,就能吃到新糧活下來。

但是在1943年3月至4月救災的緊要關頭,各縣縣長卻怕冒風險,緊閉公倉,不放一粒餘糧給災民,看著300萬河南災民餓死。

河南災區甚至發生老人小孩被吃 ,妻子女兒賣去換糧,飢民刨墳覓食啃樹皮的慘況.....

日本賑災

而拯救河南災民的卻是侵略者-日本。

日軍為收攬人心,日本支那派遣軍(栄集団)總司令官 岡村寧次大將說:「這些災民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中國人。」他知道對於掙扎在死亡邊緣的河南災民來說,飢餓遠比當亡國奴更為可怕。

日軍放糧賑災救濟許多豫北佔領區的河南飢民。

日本並指責「水、旱、蝗、湯」河南4禍之一湯恩伯為「天字第一號大敵」(不是指他打仗很強),號召河南人民起來打倒見死不救的國民黨惡棍湯恩伯

河南大饑荒,蔣介石對河南人民的不負責任,使國民政府在河南很多地方盡失民心,不少河南百姓視「國軍」為比日寇還要邪惡的敵人。

1944年4月之後的兩年,日軍在太平洋戰場受到重創之後,孤注一擲,日本的「支那派遣軍」發動了意欲打通平漢線的「一號作戰」(豫湘桂會戰),打通中國南北。

在「一號作戰」過程中,河南的民眾不僅不幫助國軍抗日,相反卻幫助日軍做飯、餵馬、抬擔架,甚至直接幫助日軍打中國軍。

河南人民助日出擊

歷時38天的戰鬥中,5萬日軍擊垮了擁有40萬兵力的國民黨軍隊,占領了豫中30多個縣城,但由於失去了民眾的支持,國民黨軍隊迅速潰敗,湯恩伯部隊臨陣逃跑一潰千里,贏得了「長腿將軍」的稱號。

整個農村處於武裝暴動的狀態,抵抗毫無希望。3個星期內,日軍就占領了他們的全部目標,通往南方的鐵路也落入日軍之手,30萬中國軍隊被殲滅了......

潰不成軍的湯恩伯部,便在山區里亂竄,見日寇即逃,可是見了山區的人民則兇狠之極,燒殺搶掠,雞犬不寧。

河南地方强人别廷芳更是提倡「宛西自治」,率領民眾繳國民黨軍的槍械,36集團軍總司令李家鈺就是這樣在豫西被亂槍打死。

慌張失措的湯恩伯脫掉軍服,裝成伙夫兵逃亡,戦線崩壊朝野激忿要求軍法處罰湯恩伯,但蔣介石私心庇護其脫罪。

當中國軍部隊向豫西撤退時,豫西山地的農民舉著獵槍、菜刀、鐵耙,到處截擊這些散兵遊勇,後來整連整連地繳獲他們的槍支、彈藥、高射炮、無線電臺,甚至槍殺、活埋國民黨部隊官兵。

湯恩伯順勢將豫中會戰失敗的罪責歸於河南人民,指責河南民眾都是漢奸,貼出標語,準備實行屠殺。

湯恩伯抗日、國共內戰一路長敗,湯恩伯失守上海後,蔣介石對他說:「不要老逃跑,名譽要緊。」,湯恩伯在廈門又恥辱的棄軍而走。

最後「常敗衰將」湯恩伯在日本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根本博幫助之下,竟然在1949金門古寧頭之戰,終於打了一場難得一見的勝仗。

古寧頭戰役日本指揮官-根本博

在《陳誠回憶錄》裡提到湯恩伯的惡劣行徑:第一戰區此次作戰有關軍風紀文電摘要:「豫省作戰,時未閱月,失縣30餘,蔣長官湯副長官難辭其責,豫中各軍多湯直轄,似更為甚。

湯逃避戰場,致軍失主將,聞風潰搶,魯山李青店間最慘,湯猶毫無覺悟,諉過民眾,以為屠殺豫民之張本。

湯平時霸佔許昌之捲煙廠、寶豐之廟村煤礦、南召之沙坪造紙廠,以及其他之酒精廠、製革廠、製鐵廠等。湯令河防部隊,勒收渡河費,包運違禁品出口。湯好貪而不練兵,干政而不愛民,民不堪擾,有'寧受敵寇燒殺,而不願湯軍駐紮'之諺。」

李宗仁在其回憶錄也指出,湯恩伯軍隊的軍紀非常敗壞,而蔣介石卻特別喜歡這種將領,因為這種將領只能效忠蔣介石以免被清算。

那個中國抗日的年代,對河南人來說侵略的日本人是「懷著惡念頭的善人與天使」,而中國國民黨根本是「惡魔」.....

日本投降後,河南人也投向~中國共產黨。

NO MERCY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05 19:09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