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洛斯的馬其頓王

皮洛斯的馬其頓王

與利西馬庫斯的爭奪

伊庇魯斯 (Epirus)大王皮洛斯曾2度成為馬其頓王......一次在西元前288-284年 ,另一次在西元前273-272年。

安提柯一世在前301年的伊普蘇斯戰役遭到其他繼業者聯合攻擊而戰死沙場,他的兒子德米特里一世逃回希臘,並在那裡重整旗鼓。

德米特里一世瘋狂的擴軍讓所有鄰國,甚至遠在亞洲和他沒有接壤的、他名義上的盟友塞琉古都感到害怕。

現在,色雷斯和小亞細亞西部的統治者利西馬庫斯、鄰國伊庇魯斯嶄露頭角的年輕國王皮洛斯、從十幾年前毀滅性失敗中恢複過來的埃及法老托勒密一世再次聯合起來對抗這個野心勃勃的強大對手,甚至塞琉古也終止了和他的同盟關系,轉而在外交上支持聯盟。

習慣了輕徭薄賦的馬其頓人現在越來越無法忍受德米特里一世的橫征暴斂,在外界的煽動下嘩變了。

一大批前線部隊嘩變倒戈投靠了皮洛斯,部分馬其頓東部省份投降了利西馬庫斯。德米特里辛苦征募來的部隊,瞬間有很大一部分反而成了敵人。

在內外交困之時,絕望中的馬其頓王後、安提柯之母菲拉深感自己沒有能控制住馬其頓人的人心,服毒自殺了。同時,托勒密帶領艦隊在雅典登陸,雅典人叛亂並且投靠了托勒密。

德米特里一世此時決定進行一次驚天大冒險。他先利用還算完整的海軍擊破了托勒密的艦隊,派安提柯帶兵收複雅典,負責希臘地方的軍事,然後率領一部分步兵和騎兵突然在小亞細亞登陸,沿著亞歷山大的路線再次東征。

這次東征初期頗為順利,但是士兵們拒絕再為他近乎瘋狂的遠征計劃送命,最終,在小亞細亞東部擊敗了塞琉古的一支軍隊,逼近敘利亞之後,發現逃兵日益增多,擔心自己剩下的士兵再次嘩變的德米特里一世無奈之下投降了塞琉古

塞琉古軟禁了他昔日的岳父(現在是他的親家,他兒子的岳父,因為他女兒已經改嫁給塞琉古的兒子安條克),給了他帝王般的體面待遇。

當時德米特里一世兒子安提柯試圖用自己加大量土地和財產換回父親,但是塞琉古卻拒絕了,一方面擔心德米特里一世再次複興,另一方面也想利用他的影響力來對抗已經逐漸壯大的利西馬庫斯

德米特里一世本人卻已經心灰意冷,對這些全部喪失了興趣。他寫信給他兒子以及在各地的指揮官,建議他們把自己當成已死之人,任何以他的名義簽署的信件都可以直接忽略。然後他每天以醇酒佳人為伴,在過了三年的縱欲生活後病死了。

這樣,在西元前283年的時候,在希臘的安提柯已經是一個父母雙亡之人。更嚴重的是,他本身的實力在這幾年遭到了嚴重的削弱,所剩不多的地盤也岌岌可危了。
   
德米特里一世在亞洲登陸開始,皮洛斯利西馬庫斯就能幾乎不受阻攔的平分馬其頓本土了。

安提柯的留守軍團肅清托勒密的勢力和他支持的叛軍時,皮洛斯占領了馬其頓的西部,利西馬庫斯分到了馬其頓東部。

皮洛斯得到利西馬科斯首肯,皮洛斯登上馬其頓王位,

皮洛斯在之後繼續南下,擊敗了安提柯。只是在割讓了整個盛產騎兵的色薩利地區之後,皮洛斯才容許了安提柯在希臘部分地區的繼續存在。

德米特里一世塞琉古軟禁之後,皮洛斯萊西馬庫斯因為分贓的問題又互相開戰,萊西馬庫斯直接對皮洛斯的部分軍隊行賄。

這些軍隊原先屬於德米特里一世,有著馬其頓人傳統的自豪感,只是厭倦了德米特里烏斯的傲慢作風,並不願意真正為皮洛斯這個伊庇魯斯人效力,現在得到了賄賂,又倒戈投向萊西馬庫斯

眼看側翼叛變而面臨被包圍的危險,皮洛斯只好求和,以保留馬其頓最西邊的幾個城市。

利西馬庫斯成了馬其頓唯一的國王。

塞琉古馬上進侵利西馬科斯在亞洲的國土。

前281年,利西馬科斯橫渡達達尼爾海峽 (赫勒斯滂海峽)進入呂底亞,並在關鍵性的庫魯佩迪安戰役(Battle of Corupedium 靠近現在的薩迪斯Sardis地方)中被赫拉克西亞士兵的標槍擊中陣亡。

不久當塞琉古準備接管色雷斯和馬其頓時被托勒密·克勞諾斯刺死,色雷斯、馬其頓落入托勒密逃亡的長子托勒密·克勞諾斯手中。

安提柯二世

西元前277年,在色雷斯擊敗了加拉太人的主力之後,安提柯終於宣布繼承父親德米特里一世的王位,成為經過劫掠已經嚴重殘破的馬其頓王國的新國王是為「安提柯二世」。

正當他志得意滿的準備施展一番手腳的時候,突然收到一封信。這封信來自西西里,寫這封信的是伊庇魯斯的君主,安提柯父親的夙敵之一皮洛斯

皮洛斯托勒密•克勞努斯獲得馬其頓王位的時候接到了意大利南部希臘城市邀請他幫助抵抗羅馬人的求助信。

他帶領軍隊渡海進入意大利,兩次擊敗了羅馬軍團,但是自己也損失很大。

事實上他之所以會在勝利後這麽被動,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南意大利人的短視,他們只希望消除眼前的危機,而對皮洛斯則像對待一個雇傭兵首領而不是他們之前公推的聯軍領袖。

這種情況導致皮洛斯無法在當地得到足夠的兵力補充。由於意大利本土希臘城市的不合作,他已經開始考慮返回伊庇魯斯的事情,此時他卻同時收到了兩封求救信。

當加拉太人席卷馬其頓本土,托勒密•克勞努斯一戰而亡時,殘餘的馬其頓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邀請皮洛斯來當他們的王繼續組織抵抗。

同時,西西里以敘拉古(Syracuse)為首的希臘城市因為扛不住迦太基人越來越強大的壓力也向在擊敗羅馬人之後聲威大震的皮洛斯求助。不知道出於什麽考慮,他接受了後者。

皮洛斯的戰鬥力相當強大,迦太基人節節敗退,除了一兩個要塞外的整個西西里都被皮洛斯占領。但是此時他突發奇想,決定渡海到北非奇襲迦太基城。

西西里人不幹了,他們眼看迦太基人已經失敗,不想再消耗人力和金錢去幫助皮洛斯,就短視的學習南意大利的希臘人玩起了怠工。

無奈之下,他以希臘聯軍首領的名義向剛登上王位的安提柯二世索要軍隊和糧草。安提柯知道自己惹不起皮洛斯,但是又不想資助一個潛在敵人,禮貌的寫了一封長信委婉拒絕了。

皮洛斯此時和西西里的希臘城市關係越鬧越僵,正好南意大利那些短視的城市再次受到羅馬人壓力,又向皮洛斯來求助。

皮洛斯於是回到意大利,在貝內文托(Beneventum)和羅馬人進行了一次會戰。這次他連「皮洛斯的勝利」都沒得到,雙方都死傷慘重,戰術上打了個平手,但是他已經無法在意大利得到新的兵源,從戰略上徹底失敗了。

皮洛斯再度成為馬其頓王

於是在西元前274年,皮洛斯帶領殘於的八千步兵和五百騎兵回到了伊庇魯斯。

常年的戰爭使得皮洛斯近乎破產了,他不得不和邊境上的凱爾特部落聯合,入侵和馬其頓交界的鄉村地區掠奪以解決這些人的軍餉問題。

在占領了一些邊境城市,收編了部分散兵遊勇之後,他的野心進一步膨脹,侵入了馬其頓的腹地,決心武力奪取王位。
  
西元前274年,最初僅僅意在劫掠的皮洛斯幾乎沒遇到抵抗攻占了若幹馬其頓西部的城市後,野心大大的膨脹,決定爭奪馬其頓的王位。

他和安提柯二世的主力在一個馬其頓的一個地形類似溫泉關的隘口相遇了。雙方都有一定數量的凱爾特人雇傭兵助戰。

皮洛斯的戰術水準顯然遠高於安提柯,他成功的將對手的軍隊分割成兩部分,迫使安提柯帶其中的一部分倉皇逃離。

剩餘的部隊,包括凱爾特人雇傭兵和大象兵,仍然進行了頑強的抵抗,但是等他們發現自己被包圍的時候,便投降了。

皮洛斯聲威大震,繼續追擊安提柯。而此時安提柯麾下的馬其頓人已經喪失了士氣,拒絕再次進行會戰。

皮洛斯的軍隊追上馬其頓軍主力的時候,他發現有不少馬其頓軍官都是十多年前他短暫統治馬其頓時候的舊部。於是他大聲呼喚他們的名字,勸說他們投降。

顯然皮洛斯是個頗有個人魅力的梟雄,幾乎所有的軍隊都倒向了他,安提柯只是靠化裝成普通士兵,才勉強只身脫離了混亂的現場。

現在,馬其頓的主要地區包括古都埃迦伊(Aegae)以及希臘北部盛產騎兵的色薩利(Thessaly)全部被皮洛士所占領,安提柯只剩下數千之眾,控制著馬其頓海灘邊的一小塊地區。

然而皮洛斯顯然被眼前突然到來的巨大勝利沖昏了頭腦。他對麾下的凱爾特人雇傭軍不加約束,這些人淩暴鄉里到處劫掠不算,為了尋找寶藏還掘開了馬其頓古都埃迦伊各位馬其頓先王的陵墓,大大刺激了馬其頓人的民族感情。

此外,皮洛斯認為安提柯已經徹底完蛋了,他滿足於嘲笑安提柯在如此慘敗後仍然穿著象徵權力的紫袍,以馬其頓的國王自居,卻並不出兵消滅安提柯殘餘勢力,而是放任他茍延殘喘。
[PR]
by cwj36 | 2005-11-20 20:36 | 【Total War 希臘城邦】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