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前2世紀的馬其頓方陣為何會敗於羅馬?

Macedonian phalanx
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484040.gif


馬其頓方陣最早是由亞歷山大的父親腓力二世(Phili II 西元前359年-前336年任馬其頓國王)所創的陣型。

後來定型以16乘16共256名手持3.6米長的薩里沙(Sarissa)長槍及盾牌的步兵所構成的陣形。

薩里沙呈葉形的槍尖部份即約有50公分。其尾部裝有銅釘(butt-spike)使重心後移保持平衡,當槍尖折斷時,可迅速用槍尾繼續作戰。銅釘也可以釘在地上來抵抗敵人步兵衝鋒。

整支薩里沙長槍約重8公斤,又薩里沙長槍相當長,需要一個金屬環把兩根普通長槍相接而成。需要雙手握持,

盾牌(aspis ),直徑只有60公分,並用皮帶掛在脖子上,把盾牌固定在左手臂處,左手可以騰出來幫助持槍。馬其頓方陣步兵還配有小短劍以供近戰輔助用。

薩里沙長槍設計如此長,主要是步兵組成方陣後,可以用此槍輕易對付其他步兵相對較短的兵器。

薩里沙長槍組成的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4112695.gif


前5排:矛頭都可以攻擊敵人,因此每列正面前都有五個矛頭,就算敵人躲過第一支矛頭,後面仍有四支等著他。

中5排:士兵把矛架在前方士兵的肩膀上使長槍傾斜,一來準備替補前方戰友,二來也可以阻擋箭矢標槍。

後6排:士兵則把薩里沙長槍直立於地上,作阻擋箭矢標槍用。

由於盾牌固定在左手臂,方陣右翼的士兵沒有防衛盾牌,因此在戰鬥中,左邊方陣往往會漂往右邊方向桶。

所以最有經驗的士兵經常被放置在右邊的方陣,以避免方陣往右邊漂移問題。

薩里沙長槍缺點太笨重,當側翼受到攻擊時沒法迅速回應。然而這可以藉由精實嚴格的訓練來加速變換陣形的速度。

在亞歷山大大帝時期,持薩里沙的馬其頓士兵可以快速舉起超長槍,整齊劃一來改變槍頭方向,且靈活變換各種陣形。

在繼業者戰爭中,持薩里沙的銀盾兵就展現過,當側翼受到敵人騎兵威脅時,經驗豐富的薩里沙方陣可以快速轉換方陣槍頭方向,使敵人騎兵不敢攻擊。

馬其頓方陣正面,理論上堅不可摧的

馬其頓方陣側翼是弱點,通常方陣需要依些輔助兵種來保護側翼,如騎兵、輕裝步兵(peltasts)等。

騎兵成楔形,並駐紮在方陣的最右邊與左右最外側。

前線有弓箭手、投石器 等,方陣進行急行軍時,每十個人還有一個僕人幫忙方陣前進速度。

e0040579_9275480.jpg


西元前2世紀安提柯的馬其頓方陣

繼業者戰爭之時,一些學者認為因為各繼業者都使用薩里沙的軍隊,而把薩里沙長槍拉得更長約4.3米至5.5米,甚至達到6.4米(21英尺),遠長於亞歷山大時期,方陣的機動能力更為減低。

後來,希臘城邦聯盟也紛紛放棄原有的作戰方式,改用薩里沙長槍。在這段時期,薩里沙戰術中的多兵種作戰逐漸衰退,越來越依賴重步兵對決。

尤其到了馬其頓安提柯王朝腓力五世(Philip V )時代,騎兵只占次要地位,而重裝步兵方陣已成為決定性部分,這種回到重裝步兵決戰思想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由於馬其頓地形多山的緣故。

安提柯軍的騎兵比例遠低於亞歷山大時期,在亞歷山大時期騎兵和步兵比是1:6,但在安提柯王朝後期比例變成1:20。

但須知道西元前4世紀腓力二世時期的軍隊騎兵比例與西元前2世紀的安提柯腓力五世時代是類似的,且亞歷山大需要如此高的騎兵比例是因為長程遠征需要,東方有非常廣大的距離需要巡防。

尤其在伊朗地區,亞歷山大需要能快速且機動的部隊來掌控整個廣大地區,這也是相當重要的關鍵。

然而,安提柯王朝的指揮官並不用面對騎兵為主體的敵人,且希臘城市距離較短且多山的環境下,騎兵不需要如此多,而使他們反而偏向用較重裝步兵作戰。

再說羅馬騎兵也是輔助羅馬步兵側翼的性質,不是特別強大難以應付。

但不幸的在西元前197年腓力五世在庫諾斯克法萊戰場上戰敗,騎兵來源的色薩利騎兵因為羅馬人把一部分色薩利給予他們的盟友埃托利亞同盟,並且讓色薩利脫離馬其頓控制,使安提柯王朝缺乏足夠的騎兵數量。

馬其頓方陣的槍更長更重,使方陣機動能力進一步退化,加上對步兵的訓練也不夠精實,方陣再也無法展現腓力二世亞歷山大時期靈活的陣行變換。

安提柯王朝組成馬其頓長槍方陣是「銅盾兵」(Chalkaspides 查爾卡斯皮德斯方陣 重裝步兵 銅盾)與「白盾兵」(leukaspides 盧卡皮德方陣 青年精兵,鮮紅軍衣和甲胄)。

馬其頓方陣前5列和最後一列由有充分訓練的士兵組成,中間夾著訓練不充分的人員,他們的任務就是推動前面的人前進。

安提柯王朝騎兵不強大,為保護馬其頓方陣軍團在大戰役時安置輕盾兵(Peltasts)和阿格瑪(Agema禁衛營)保護方陣側翼,在其他狀況他們也可以用來作突襲、強行軍、或特別作戰用。

另外大量的投射部隊猛烈發射標槍和箭矢,也可使馬其頓方陣士氣開始動搖,雖然馬其頓方陣第6排以後的長槍有擋標槍和箭矢的功能,但其實功效不大。

西元前301年的伊普蘇斯戰役(Battle of Ipsus),也是安提柯一世戰死之役。

安提柯一世大戰馬其頓攝政卡山德、色雷斯國王利西馬科斯塞琉古一世聯軍,戰役中利西馬科斯分出一些馬弓手和散兵前往陣線中央,當雙方馬其頓方陣互捅時,猛烈發射標槍和箭矢沒有保護的安提柯軍右翼(安提柯右翼騎兵突破聯軍左翼時被戰象纏住)。

安提柯一世的馬其頓方陣士氣開始動搖,最終崩潰向後逃去。安提柯試圖重新聚集部隊並加強中部對抗敵投射兵種和方陣主力的兵力。

戰鬥開始時他未穿板甲,這一疏失不幸在此時被聯軍一不知名投矛兵準確地投出標槍,正中安提柯一世,當場氣絕身亡。

馬其頓方陣若在平地,對其正面簡直無法攻擊,可是在丘陵崎嶇地區或通過地形破碎地區,將難以保持方陣穩定則很容易潰裂,因為這種長矛要用兩手才能揮動,所以只要秩序一亂,方陣就極易被擊敗。

因此,以前希臘之間的城邦戰爭,他們不會採取一定要攻擊明顯的戰略要點。 許多時候,這兩個對立的雙方會約定找到最合適的一塊平原土地,用方陣來解決衝突。

但是遇到羅馬共和國的短劍軍團,他們可就不會玩跟你約定找到最合適的一塊平原土地來開戰。

e0040579_12564688.jpg


BC197 庫諾斯克法萊戰役

腓力五世的馬其頓方陣在庫諾斯克法萊高地居高臨下,但因為庫諾斯克法萊地形像個狗頭,狗頭2個眼睛是高地,因此腓力五世其實將軍隊分成獨立的左右2部份。

馬其頓左翼主要是輕裝步兵組成,因為地形較為破碎崎嶇。馬其頓右翼是馬其頓方陣佈置在狗頭2個眼睛高地中間平緩的坡地。

羅馬軍右翼雖然打跑了馬其頓左翼輕裝步兵.........

但羅馬軍的左翼在馬其頓右翼打擊下戰況危急, 羅馬三線方陣的青年兵(hastati)與壯年兵(principes)輪流不斷投擲標槍抵擋,一直往後退。

馬其頓重步兵可以不在乎射來的箭支,但卻無法不在乎投槍,沒有人願意設想自己被投槍擊中的情景,即使用盾擋住了投槍,由於投槍的重量,一般也只好拋掉盾了。

羅馬軍右翼的一位軍事保民官見到自軍左翼的不利情況,自發下率領羅馬右翼20個中隊(Manipulus)朝馬其頓右翼後方攻擊......

因為馬其頓右翼的馬其頓方陣因此輕盾兵兵力不足,後方沒有輕盾兵防衛,又無法立即轉變正面方向來應付突來的威脅,使得方陣陣型破裂,在兩面攻擊下馬其頓右翼遭到擊破,致使腓力五世全軍全線崩退。

此役馬其頓右翼並非地形破碎崎嶇的關係,而是馬其頓右翼方陣側後邊沒有防衛,弱點被機動的羅馬軍團逮到而成為戰敗致命傷。

e0040579_365372.png


BC168 彼得那戰役

彼得那附近是一平坦的地形,適合馬其頓方陣施展....

安提柯王朝末代國王珀爾修斯的馬其頓軍團整個方陣以堅固的密集壓縮陣型(synaspismos)跑步向前推進,就像一大排推土機猛烈衝擊羅馬軍團。

羅馬軍團不敵,雞飛狗跳的連忙後退往阿羅克拉斯山上準備逃走。

馬其頓方陣軍團追擊到山下,在這個緊急關頭,珀爾修斯下令方陣向山坡上推進,

一方面由於地形高低不平,另一方面由於正面的長度太寬,所以企圖占領高地的方陣士兵,雖然不願意但卻必須與占領低地的方陣部隊分隔開來。

這下慘了,各個馬其頓方陣變的瀝瀝落落5566,羅馬軍果斷的停下腳步發起反擊,從馬其頓人的空隙中穿插進去,馬其頓方陣又一次被羅馬短劍擊敗。

此役因地形破碎崎嶇的關係,導致馬其頓方陣被羅馬瓦解,但最大的錯誤在珀爾修斯愚蠢的指揮。

西元前2世紀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1304283.jpg


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由銀盾兵(Argyraspides)組成。大概約10000人。彼得那戰役後,塞琉古深受衝擊,開始模仿羅馬軍,建立5000人的羅馬化步兵團('Romanized' infantry)。

搭配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的兵種非常多樣,有鐵甲騎兵、鐮刀戰車、阿拉伯駱駝弓兵,安條克三世還有一招對付從方陣後面來襲的敵人騎兵,那就是印度戰象預備隊。

因為馬匹非常討厭大象的氣味,聞到大象的氣味會紛紛走避,騎兵便無法衝擊。

塞琉古並有大量雇傭兵,雇傭兵投機性強,他們作戰僅僅是為了獲取金錢,因此雇傭軍在順勢中作戰可能是十分勇猛的,因為可以獲取很多利益;但是一旦戰事不利,他們就會十分膽怯會先陣前逃亡。

BC 190 馬格尼西亞戰役

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有些神似高加米拉戰役亞歷山大大帝的錘砧戰術作戰,在馬格尼西亞戰役中率領右翼騎兵成功突破羅馬左翼陣列部隊。

而羅馬盟軍的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也擊破塞琉古左翼,沒有攻擊塞琉古後方的印度戰象預備隊,返回攻擊塞琉古的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

正當中央方陣形勢越來越不利,但安條克三世卻沒有像高加米拉戰役時亞歷山大大帝趁機攻擊羅馬軍團後面,反而率領騎兵筆直朝羅馬營地進攻。

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內的戰象受不了從四面八方射來的標槍和箭的攻擊開始發狂亂竄,使方陣再也不能保持完整而混亂,尤其方陣側面的步兵部隊被羅馬肅清,在羅馬軍團的總攻擊下整個塞琉古軍開始步向潰敗。

可見摧毀馬其頓方陣,不一定要靠破碎崎嶇的地形。

安條克三世的錘砧戰術(方陣為砧,騎兵為錘)似乎喜歡只做半套,錘子出去就不回來,跟他在西元前217年拉菲亞戰役(Battle of Raphia)中突破埃及托勒密四世左翼,竟一直持續在後追趕埃及左翼敗兵~讓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被消滅如出一轍。

此役其實不應該敗,銀盾兵馬其頓方陣表現良好但是遭到投擲武器的圍剿,抵抗許久才崩潰,可惜安條克三世實在不是亞歷山大

希臘化時代的馬其頓方陣經這3場大戰的失敗,終於結束其風光時代。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18 03:01 | 【Total War 馬其頓】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