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條頓森林復仇之役-威悉河、安古里瓦莱戰役

西元16年
羅馬條頓森林復仇之役
威悉河、安古里瓦莱戰役


e0040579_16425927.jpg

(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大復仇)


西元12年,羅馬帝國日耳曼尼亞總督也是皇儲提貝留被召回羅馬,當地的新任總督是提貝留的侄子、日耳曼人的第一位征服者德魯蘇斯之子日耳曼尼庫斯 (Drusus Germanicus, NeroClaudius. ),這個與對手海爾曼同齡的年輕將領要比他的叔父提貝留大膽得多。

西元14年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從今荷蘭鹿特丹附近出發,經海上入維斯河,逆流而上,深入敵境。

他也入侵在條頓堡森林中消滅羅馬軍團的日耳曼族之一的馬西(Marsi )族領域,在上魯爾河的馬西族正在舉行慶祝女神Tanfana的盛宴,整族的人都喝醉,日耳曼尼庫斯發動殘酷的襲擊,施行無差別屠殺了許多部落。

在次年夏天日耳曼尼庫斯以萬分沉痛的心情憑弔了條頓森林戰場,並掩埋了部分早已化為白骨的屍體。

當時日耳曼切盧斯克族的條頓森林戰役英雄海爾曼與馬考曼族的馬波德因送返條頓森林戰役被砍下頭的瓦盧斯總督的首級回羅馬而鬧翻,爆發內鬥,實力大受損傷。

海爾曼想聯合所有的日耳曼民族,一舉把羅馬人趕過萊茵河,統一全高盧。

於是海爾曼派人給馬波德送去了條頓堡森林戰役被砍下頭的瓦盧斯總督的首級,表明自己希望雙方結盟,討伐羅馬侵略軍,共分高盧之意。

馬波德認為羅馬畢竟是老牌強國,海爾曼只不過是個走運的暴發戶,一場條頓森林戰役的勝負並不足以改變雙方的實力對比,所以竟把海爾曼的戰利品瓦盧斯的頭送返羅馬安葬。

此舉惹毛了海爾曼,雙方大打出手,從西元14年初一直打到西元16年.........



威悉河戰役

日耳曼部落一直避免與羅馬作正面大規模攻擊戰,這時日耳曼尼庫斯多次深入到日耳曼領土,迫使日耳曼部落聯盟煩躁求戰,切盧斯克族的海爾曼被迫必須面對日耳曼尼庫斯的侵略。

西元16年,在威悉河附近 (Battle of the Weser River),海爾曼終於決定「抗羅」率領55000 日耳曼戰士對全副武裝的堅守羅馬軍團發動正面攻擊。

海爾曼本佈陣於威悉河的右岸,日耳曼尼庫斯則率領8個軍團(總兵力約5萬)與輔助同盟軍前進威悉河。

羅馬軍越河前夕,海爾曼軍撤退.....

e0040579_15512082.jpg


羅馬巴達維亞輔助軍團(羅馬的日耳曼人傭兵Batavi)則越河偷偷繞道海爾曼軍左翼,卻遭到海爾曼發射大量箭矢的攻擊,並從3方出擊圍攻,巴達維亞輔助軍團圍成圓陣抵抗。

巴達維亞輔助軍團指揮官戚理瓦倫塔(Chariovalda)試圖突破敵人的防線,但都失敗,日耳曼尼庫斯派出騎兵救援方才讓巴達維亞輔助軍團逃出重圍。

日耳曼尼庫斯越過威悉河在平原建立野戰工事,從一個日耳曼逃兵中知道,在夜間,海爾曼將發動夜襲攻擊羅馬陣營。

深夜時分,黑壓壓一片的日耳曼人慢慢接近羅馬軍營,但是海爾曼發覺羅馬人已經有警戒,放棄夜襲攻擊。

第二天早上,海爾曼主力佈陣在一片茂密的森林之前,旁邊是山,形成一個口袋,就等羅馬軍團入甕。

海爾曼則率領精銳埋伏佈於全軍左側翼林中,意欲包抄羅馬軍。

羅馬日耳曼尼庫斯的第一線是高盧人和親羅馬的日耳曼人組成的輔助部隊,後面是弓箭手群。

再接著是四個主力軍團與日耳曼尼庫斯所在的騎兵團,後面是其他4個軍團。

5萬日耳曼戰士瘋狂的正面攻擊日耳曼尼庫斯的羅馬軍團,雙方血戰11小時,直到夜幕降臨,海爾曼胳膊受傷,試圖重振戰鬥未果,10,000 - 20,000日耳曼戰士死亡或受傷,海爾曼軍殘餘逃入森林躲避追兵。

取得勝利後,羅馬人把日耳曼的武器收集起來形成一個山丘狀大聲歡呼 ,因為已經是冬季,日耳曼尼庫斯撤回萊茵河防線,羅馬下令日耳曼尼庫斯返回羅馬接受凱旋表揚。

e0040579_16172560.jpg


安古里瓦莱戰役

這時西元16年,海爾曼把怒氣指向馬考曼族的馬波德身上,雙方再度內戰。

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乘虛而入,從西北偷襲切盧斯克族的大後方。海爾曼慌忙回師應付羅馬軍。

海爾曼在安古里瓦莱(Angrivarii)建立一條土牆防線(The battle of Angrivaran's Wall ),這地方是一個由威悉河潮濕的平原和森林、大沼澤形成的狹隘封閉地形。(Battle of the Angrivarii)

海爾曼也在路旁埋伏,準備重演條頓森林之役,但這次日耳曼尼庫斯已經有提防,使用投石器與「蠍弩」(scorpion)猛射大型箭矛與火石,埋伏的海爾曼軍敗退。

接下來日耳曼尼庫斯羅馬軍團迫近安古里瓦莱土牆防線。日耳曼尼庫斯呼喊:「囚犯是無用的,只有消滅敵人才能結束戰爭。」

羅馬人有更好的武器和作戰策略使海爾曼陷入絕境。

安古里瓦莱土牆防線部署到日耳曼人無法使用他們的長矛,他們被迫陷入混戰,而羅馬短劍能夠利用其更大的靈活性,羅馬人用劍刺打他們的臉,日耳曼人大多沒有戴著保護頭部的頭盔。

雙方繼續殺戮,日耳曼人再度慘敗收場,羅馬騎兵大肆追殺逃兵。

安古里瓦莱戰役中,海爾曼隻身逃走,他懷孕的妻子圖斯內爾達被俘虜,瓦盧斯所部三面羅馬軍團第18.19軍團的鷹幟鷹旗中的兩面也被繳獲。

日耳曼尼庫斯再度撤兵之後,海爾曼又把怨氣發在馬考曼族的馬波德身上,雙方整軍再戰,這次海爾曼大獲全勝,

而羅馬許諾的救兵卻遲遲不到,各附屬民族紛紛轉而投靠海爾曼,一度強大的馬考曼王國瞬間土崩瓦解。

海爾曼依然屹立不搖,卡蒂人首席長老阿德甘達爾魯斯(Adgandestrius)主動向羅馬人提出用毒藥將海爾曼毒殺的計畫。

但羅馬皇帝提貝留拒絕了這個提議。

西元17年,日耳曼人的英雄海爾曼還是遭到暗殺身亡。

在西元42年的羅馬入侵中,日耳曼紹克人(卡烏基人 Chauci)給羅馬人送還了瓦盧斯軍團的最後一面第17軍團的軍旗。

羅馬終於洗刷條頓森林的恥辱!

e0040579_23265723.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25 16:43 | 【Total War 日耳曼】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