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津戰爭-若松城戰役

會津戰爭-若松城戰役

e0040579_4162945.png


昭和61年(1986年)萩市(毛利氏治理的長州藩的根據地)手工業者與會津若松市提出對於在會津戰爭的和解和友好都市締結的要求,荻市代表說,對於仇恨「再怎麼說 120年也過了……」

但是會津若松市方面用一句話拒絕了:「還有另一個120年還沒過完。」



會津若松城前身是戰國時期芦名氏的居館黒川城,慶長3年(1598)上杉景勝成為城主,関ヶ原合戦後,上杉氏被轉封去米沢,此城成為蒲生氏的居城,稱為「鶴ヶ城」。

日本寛永4年(1627)蒲生家子嗣斷絶,又由加藤嘉明移封至此,加藤氏大為修築增加石垣與堀溝,加藤氏後來改易,從山形城的保科正之(江戶幕府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之四子)移封至會津。

保科正之本名德川幸松,由於成為保科正光的養子,故為「保科正之」

1651年,其兄三代將軍德川家光臨死之際,把正之喚到枕邊,將四代將軍德川家綱託付給他。正之感念家光的重視之恩。

保科正之在西元1668年時寫下了「會津家訓十五箇條」,其中載明「大君之義、一心大切、可存忠勤、不可以列國之例自處焉、若懐二心則非我子孫、面面決而不可従。」,會津藩是為了守護將軍家而存在,如有藩主背叛則家臣不可跟隨,後來的藩主與藩士們都遵守這些條規,一直到幕末的藩主松平容保也持續遵守這項遺訓,因此後來幕末時會津藩成為佐幕派的中心。

e0040579_941206.jpg


保科正之生前,有人勸他從幕府方面改用德川一族的本姓松平氏,但他為了感念保科家對他的養育之恩,不願更改其姓,終生都姓保科。一直到三代藩主松平正容時,才改回松平姓,以及使用德川家的葵紋。

會津藩傳至八代藩主松平容敬,膝下無子,弘化3年(1846年)過繼當時12歲的松平容保(高須藩第10代藩主松平義建的7男,都姓松平,所以名字都不必改)成為繼子,同時松平容敬也把女兒敏姬許配給他為未婚妻。

嘉永5年(1852年)松平容保接任會津藩主。

由於當時京都政局混亂,天誅橫行,京都所司代無力控制京都治安,所以必須要找有信望,有軍力可以左右京都朝廷的藩控制京都局面。因此創設「京都守護職」一職。 眾藩之中剛好會津藩符合以上各條件。

因為會津藩財政已經由於蝦夷地警備的職務及藩內經濟制度衰落陷入貧窮狀態。加上德川幕府的名聲威望不繼減退,

所以有不少會津藩的家臣反對藩主就任守護職,導致容保再三拒絕到任。經過一橋慶喜的強列要求及福井藩主松平春嶽(慶永)的不斷勸說,加上他們引證會津藩祖正之的「會津家訓十五箇條」第一條家訓。

為了貫徹家訓最終松平容保毅然同意了。

後來家老西鄉賴母曾為此由會津到江戶說勸松平容保『在此最難之局就任,猶如抱薪救火,多勞少得』,不過松平容保還是同意擔任守護職。並且決意視京都為死的場所。

在鳥羽伏見戰役失利後,松平容保隨將軍德川慶喜陣前逃走,松平容保直直地向被拋棄於京都戰場歸來的臣子們道歉。

会津藩內武装恭順派(西鄉賴母派)與抗戰派對立,藩主松平容保讓出家督之位與養子松平喜德,開始自己「謹慎」(關緊閉),表現恭順之意。

可是,這個会津藩武裝恭順不被明治新政府承認,慶應4年(1868年)1月17日,明治新政府對仙台藩、米澤藩為首的東北的雄藩發出會津藩討伐。

會津籓又在奧羽越諸藩作仲介下寫下數封謝罪陳情書。
但是明治新政府提出苛刻的謝罪條件:1. 藩主松平容保斬首 2. 嗣子若狹(松平喜德)監禁 3. 若松城開城 。

仙台藩、米澤藩拖拖拉拉到4月29日,在七宿驛·關隘宿驛由仙台·米澤·會津藩的談判結果,会津藩願意將反政府的主謀首級獻出後降伏,但長州藩、薩摩藩提出主謀首級包括斬松平容保親子(“容保親子の斬首”)、会津鶴ヶ城開城等苛刻條件。

會津籓上上下下實在是「忍無可忍,無需再忍」,連西鄉賴母的武装恭順派也改主張徹底抗戦,數日後會津藩推翻降伏條件,因此走向戰爭一途。



白河口之戰,家老西鄉賴母戰敗,遭到罷免,西鄉賴母回到若松城再度提出恭順的勸告,但是許多会津藩士都主張與新政府徹底抗戦,西鄉賴母遭到罷免。

總登城令

e0040579_10391981.gif


慶応4年8月21日(1868年10月6日),明治新政府軍突破母成峠,展開40多公里的急行軍,佔領十六橋,新政府軍攻擊到猪苗代城下,會津藩士高橋権太夫放火燒城退却,兵逼戸ノ口原,威脅會津若松城。

猪苗代城的永岡権之助趕往若松城報告母成敗戰的消息,城中馬上召開緊急軍議。當時會津軍的主力佈置在近関東的會津籓南部的日光口(会津西街道),、若松城內只剩老弱婦孺與舊武器。

會議中,西郷頼母被復職。召集家臣田中土佐神保内蔵助萱野権兵衛梶原平馬佐川官兵衛等緊急登城,發出防衛體制。

急派奇勝隊、回天隊、敢死隊、誠忠隊往十六橋方面(其實已失守)阻止敵軍前進。

萱野権兵衛速從大寺方面率領桑名兵、衝鋒隊、大庭隊急行回援。

發佈白虎士中一番隊、二番隊登城命令。

城下15歳以上60歳以下的藩士總登城。他們手持老式蓋貝爾步槍(Gewehr ゲベール銃 最遠射程300米),死守在城廓到若松城的街巷與天守中。

飯盛山 白虎二番隊玉砕

由於十六橋失守,會津軍奇勝隊、回天隊、敢死隊、誠忠隊據守在戸の口原少數丘陵地,戰況危急!傷亡慘重。

前藩主松平容保據報親自率領白虎隊(一番隊、二番隊)等予備兵力集結滝沢村出陣前往援助。

白虎隊二番隊在戸ノ口原參加戰鬥。

但是新政府軍突破会津軍,得到新政府兵勢已到達滝沢峠的滝沢本陣報告的松平容保由白虎隊一番隊護衛返回若松城。

8月23日正當新政府軍侵攻若松城城下町,若松城城下町各方面發生火災...........

白虎隊二番隊與會津諸隊在戸ノ口原受到新政府軍猛烈打擊而潰散,白虎隊二番隊其中20名隊員(真正人數未確實)撤退到飯盛山,當隊員在山上看見山下的若松城發生大火,誤以為城已被新政府軍攻陷,痛哭失聲,決定集體切復自殺殉藩。

結果白虎隊二番隊員20名自刃,其中只有一位當時14歲的飯沼貞吉由於腹腔臟器沒有外露,而撿回一命,並於昭和6年(1931年)以77歲高齡過世。



城內自殺潮

家老田中土佐在若松城城下町的甲賀町口用榻榻米做成抵禦槍彈的防衛盾與新政府軍激戰時負傷,與家老神保内蔵助在籓醫土屋一庵邸一起自刃。

e0040579_12212452.jpg


為了不要成為籠城戰的累贅,城下町的婦女小孩子、也紛紛自殺,在西郷頼母邸的西郷頼母親律子與妻子千重子等一族寫下絕命詩後,21人自殺。

土佐藩士中島信行小隊長進入西郷頼母邸,目睹了此慘劇,非常驚愕。

當時千重子的16歳女兒細布子還未斷氣,昏迷狀態問「是敵人?還是自己人?(敵か?味方か?)」 

為讓細布子安心死去,中島信行說「是自己人(味方です)」,細布子請他幫忙「介錯」。

涙橋 會津籓娘子隊

e0040579_12551216.jpg


圖擋來源:今日は何の日?徒然日記

這時城外的會津諸隊退回若松城,山潟守備第二砲兵隊、青龍寄合隊(中隊頭・小野田雄之助)、朱雀士中三番隊都以急行軍的速度進入若松城三ノ丸的不明門。

e0040579_1562436.jpg8月24日,朱雀士中二番隊、内藤介右衛門的大部隊強行突破,也由三ノ丸入城,日向弥志摩隊由天神口入城。

而退到檜原村的大鳥圭介的伝習隊,準備逃往米沢,遭到米沢籓拒絕。

8月25日,萱野権兵衛統轄的衝鋒隊、大庭隊從高久要強行從城西北方入城,衝鋒隊裡有會津籓娘子隊。

會津籓娘子隊是為護衛松平容保的義姐照姫(八代藩主松平容敬的養女)自發組織了薙刀婦女隊。

一開始會津籓禁止婦女與兒童為戰鬥員,籓令婦女「不許可參戰,只能自殺」(参戦のご許可がいただけないのであれば、この場で自刃します),以免受辱。

但是會津籓娘子隊視死如歸的精神感動了萱野権兵衛,娘子隊員剪成短髮女扮男裝,編入了衝鋒隊。

娘子隊其中的中野竹子是會津藩江戸詰勘定役中野平内的長女,在江戸出生,聰明又有學問,又是薙刀高手。

她與母親與妹妹中野優子都加入會津籓娘子隊以保家衛籓。

當大庭隊、衝鋒隊迫近城下時與駐守柳橋(淚橋)長州、大垣藩的士兵發生激戰。

明治新政府軍看到會津軍裡竟然有像女人的士兵,打算生擒她們。

在陷入苦戰的打鬥中,揮舞薙刀抗敵的中野竹子額頭中彈,中野竹子重傷之際,告訴母親與妹妹,她的首級不能落入不潔的新政府軍之手,麻煩母親為她「介錯」(一說由優子或農兵介錯)。



中野竹子享年18歲,首級送到法界寺埋葬。

最後,大庭隊入城成功,衝鋒隊大部份則退回高久。

新政府軍這時佔領城南高地小田山,開始對若松城砲撃。

會津軍派出奇襲隊攻擊新政府軍大砲陣地失敗。

這天,從白河方面急行回來的會津軍主力部隊朱雀士中三番隊、朱雀寄合四番隊又從三ノ丸溜進若松城成功。

援軍入城

新政府軍試圖攻入會津若松城,但受到護城河的阻擋與會津軍猛烈反擊而退出,轉為包圍炮擊。

e0040579_9473727.jpg


8月26日會津籓若年寄山川浩(山川大蔵)1000人部隊無法進入已經被包圍的會津若松城,竟然以会津地方傳統表演「彼岸獅子」一邊飄舞一邊演出,堂堂地行進,從西出丸入城。

至於為什麼新政府軍不能阻止這群「彼岸獅子」入城,令人費解。

各地會津諸隊回防城内,會津若松城新的防衛部署。

e0040579_3174943.gif


三ノ丸防衛:内藤介右衛門
西出丸防衛:原田対馬
ニノ丸防衛:倉沢右兵衛
城外防衛:佐川官兵衛
本丸防衛:山川浩

白虎士中一番隊防守西本丸。

在城外高久的萱野権兵衛隊與朱雀士中四番隊仍在與新政府軍戰鬥中

青龍隊出擊

新政府在城南高地小田山炮陣地,持續炮擊,若松城內死傷者急増。

青龍隊是會津戦争時期,會津藩組織36歳-49歳武家男子構成之國境守備隊。

青龍足軽三番隊長日向弥志摩建議出撃在城外飯寺佈陣,由青龍士中一番隊木本内蔵之丞率領敢死隊向小田山進撃,但木本内蔵之丞進撃失敗負傷歸城後死亡。

青龍隊在三斗小屋、駒込坂與新政府軍發生戦鬥。

青龍足軽四番隊中隊頭有賀左司馬戦死,青龍寄合二番隊中隊頭原平太夫戦死。

青龍隊敗走。

長命寺 佐川官兵衛城外出撃

8月29日,會津籓家老佐川官兵衛 率領精鋭9隊約1,000人(主力為朱雀隊)城外出撃。出陣前夜,藩主賜予的酒,佐川官兵衛喝醉了,所以出城有所遲延。

佐川官兵衛攻擊在長命寺佈陣的新政府軍長州、大垣、備前兵。在長命寺付近雙方展開激戰。

佐川官兵衛的老父佐川幸右衛門直道,也要前往最前線衝鋒陷陣,被指揮官的兒子阻止。

佐川幸右衛門直道怒道:「你爸我是還沒70歲的"年輕人"~為何不能出征」一邊說一邊還脫去上衣,內衣上寫著:「慶応四年八月二十九日討死 佐川幸右衛門直道 生年六十三歳」。

佐川官兵衛無法阻止老父,只好讓老父站在前線.......

新政府軍有新式武器,分成數列,向佐川官兵衛軍猛射,勇敢的會津軍跨過隊友的屍體衝向敵人開始肉搏戰。

會津軍突入長命寺內,一時佔領長命寺,這時土佐籓數隊援兵到達,長命寺再度落入新政府軍之手。

這天,會津軍官兵陣亡170人,佐川幸右衛門直道也在其中,新政府軍僅陣亡16人。

9月4日,米澤藩向新政府軍降伏,新政府軍調來大砲,在若松城的周圍增加了50門大砲,大砲齊發、若松城本丸遭到大毀損,出丸也成壊滅状態・・

9月5日,佐川官兵衛在材木町秀長寺的住吉河原迎撃新政府軍,並將新政府軍撃退。將新政府軍遺棄的武器弾薬等搬送入城内,佐川官兵衛表現武勇,薩長軍稱呼他為「鬼の官兵衛」、「鬼佐川」。

9月7日,佐川官兵衛為了擊退南方的敵人,確保去城內的糧道,決心向大內村出擊,但是炮兵隊頭田中左內,發表異議認為離城太遠過於冒險,被佐川官兵衛罷免。

佐川官兵衛率領朱雀士中三番隊・朱雀寄合三番隊南進大内村方向,進撃隊・朱雀士中二番隊・別選組・砲兵隊走間道前進。

9月11日,佐川官兵衛得到城中食糧欠乏的報告,在高田出陣,確保食糧送入城中。

914 總攻擊

9月12日新政府軍決定在13日發動總攻撃,因雨推遲了一日,14日,新政府軍全部火炮向若松城一齊砲撃。

會津軍原田対馬内藤介右衛門也率軍出撃,將城東外郭的新政府軍擊退。

9月15日,會津家臣樋口源助町野主水入城,向松平容保傳達明治政府透過米沢藩使者的降伏進言。

9月18日,城外的佐川官兵衛在高田・永井野村受到新政府軍三方圍攻後敗走市野村,又轉陣到大内村。

此時,若松城的河原町、融通寺町、桂林寺町的3個郭門全部被新政府軍轟爛突破。

922 開城投降



松平容保知道大勢已去,決定降伏開城,派町野主水樋口源助水島弁治小出鉄之助為降伏使者與明治政府交涉。

9月21日,松平容保向城中的藩士們傳達開城的決意。

獲悉開城投降的籓士秋山左衛門庄田久右衛門遠山豊三郎悲憤慷慨,3人一起自殺。

9月22日,血戰1個多月後,會津若松城開城投降,會津籓死傷3000多人,是戊辰戰爭最慘烈的戰鬥。

松平容保向還在城外作戰的佐川官兵衛齊藤一,下達停戰命令投降。

明治政府軍在戰後不允許當地居民收拾安葬戰死者的屍體,只得任其腐爛,或者被動物啄食撕咬;明治政府軍還將屍體的衣物剝除,甚至將男性屍首的性器官切除後再塞入屍體口中。

這些腐屍除了受到凌辱之外,也引發大規模的傳染病,因此若松城的民眾不斷的投訴當局,直到12月當局才以衛生條件的考量允許埋葬,但是當時仍然不允許樹碑題詞。

會津籓投降後,薩摩藩軍監桐野利秋提議松平容保免除一死,送往江戸蟄居。

10 月19日 松平容保松平喜徳、與眾家臣萱野権兵衛佐川官兵衛山川浩等藩士移送到東京監禁。

為追究家老為戰犯西郷頼母田中土佐神保内蔵助等必須切腹。

其中田中土佐神保内蔵助在若松城城下町戰鬥時已經自殺,西郷頼母跟隨大鳥圭介逃往仙台。

所以次席的萱野権兵衛必須為戰争負起責任而切腹。権兵衛:「主君には罪あらず。抗戦の罪は全て自分にあり」

舊幕府軍朝向更北的方向撤退離開,而戰火將繼續延燒到北海道,走向「共和國」之路。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5-14 10:03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