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津戰爭-母成峠戰役

母成峠戰役
Battle of Bonari Pass
大鳥圭介 「伝習隊」的奮戰

e0040579_324541.jpg


e0040579_4162945.png


e0040579_7391834.jpg


二本松城落城後,明治新政府軍開始威脅會津藩,會津藩約7000人的兵力,但因為必須分散兵力於各峠,戰線太長而也陷入困苦的形勢。

明治新政府軍預定在1868年8月20日,兵分3路強攻母成峠,並先派出陽動部隊800人到中山峠欺騙會津軍。

e0040579_7393747.gif


會津籓佈陣

會津藩預計新政府軍將從中山峠進入藩境,因此重點防禦的只有眾多道路中的中山峠,以及會津西街道和勢至堂峠。

舊幕府軍中正確判斷出敵軍行動方向的大鳥圭介駐守在母成峠,但無奈他手下兵力有限。

7月的二本松失陷以前,同盟軍的母成峠陣地只是會津和二本松的聯絡據點,只有一些會津軍駐守。

二本松失陷以後,該地一度是同盟軍收富二本松的前進基地,後來奪還作戰成為泡影,母成峠就成為會津藩境守備的重要基地之一,其性質隨著戰局的推移而變化。

母成峠的守備隊是以伝習隊步兵為中心構成,其規模按照現代的標準,大概在一個大隊左右。

e0040579_7505967.jpg伝習隊(Denshūtai )是法國軍事顧問團在江戸駒馬訓練出3個伝習歩兵大隊1400名(各大隊400~450名)。總隊長是歩兵頭並大鳥圭介

徴募兵士的來源自賭徒、流氓(やくざ)、搬運工人(雲助)、厩務員(馬丁)、消防員(火消)等江戸低下階層編成三個大隊,軍事講演全部採用法語與1863年法式歩兵操典

此三大隊在江戸開城之際,第一大隊第二大隊從江戸脱走到各地對抗新政府軍,而第三大隊則投降,編入「帰正隊」。

伝習隊使用「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乃幕末最新最強部隊。慶応2年(1866年)12月,法國拿破崙3世皇帝送給伝習隊2連隊的量(約1800挺)的夏斯波特步槍。(由於伝習隊夏斯波特步槍最後有槍沒彈,伝習隊在箱館戰爭時已大多使用ミニエー銃)

1868年(慶応4年)2月到4月間,2000人~3000人的幕府歩兵隊與新選組等從江戸脱走,跟隨大鳥圭介的伝習第一大隊、第二大隊1100名就在其中。

脱走的伝習隊與舊幕府軍在4月12日於下總市川的国府台集結,由大鳥圭介任総督(隊長)、土方歳三脫離新選組為参謀,新選組,局長由齊藤一接任。

在戰爭初期,舊幕府軍的伝習隊主力小銃具有壓倒性的火力,但是到了8月的時候,新政府軍也得到這種武器,火力也就和舊幕府軍不相上下。

基本上,母成峠守軍三分之一以上為大鳥圭介指揮的伝習隊(約350人),是守軍最有戰鬥力的部隊。另外有會津藩若年寄田中源之進指揮的會津藩兵300餘人,

二本松藩家老丹羽丹波指揮的二本松藩敗殘兵100多人,大鳥屬下的土方歲三山口二郎(齋藤一)指揮的舊新選組殘黨50多人。

另外還有仙臺等東軍各藩兵50人左右,總兵役計共800餘人左右,以下簡稱大鳥軍。

e0040579_7395764.jpg


大鳥圭介利用地形規劃3條防線,與二枚橋勝岩陣地,準備長期駐守抵抗.....



「第三台場」

A 母成峠本陣

由会津藩主力守備。峠上建構防護柵與土塁,背後有陣屋、訓練場等設置。

是為第三台場。


「二枚橋勝岩陣地」

B 二枚橋陣地

在石筵川天然斷崖絶壁的終點設置兵數不明的守備隊。

C 勝岩(猿岩)陣地

由会津藩田中源之進砲兵隊長防守,沿石筵川全長2公里的斷崖絶壁。勝岩又稱猿岩,只有猴子才能爬上來,是天然要害,大鳥圭介構築三段胸壁(防衛牆垣),以抵禦企圖從伊達路入侵敵軍。

勝岩(猿岩)陣地與二枚橋陣地合在一起,配備人員是伝習第二大隊200名、会津藩猪苗代歩兵一小隊50名、二本松藩歩兵一小隊50名、新選組70名。


「第二台場」

D 八幡山陣地

大鳥圭介在中軍山・東ソネ的高地設置第二台場防線。由会津藩猪苗代城代高橋権太輔率領的大砲隊布陣。

E 中軍山陣地

第二台場中心隆起之處,這是迎撃敵軍最好的決戰點。

F 東ソネ陣地

第二台場左翼防守線。配備会津藩猪苗代部隊配備。

G 八幡前陣地

如果敵軍攻佔「第一台場」萩岡陣地,在這個附近,八幡山麓地形開始急遽傾斜,大鳥軍可以在這集結打擊下方敵軍。




「第一台場」

H 萩岡陣地

在稍微開闊開的地形,略微高地勢的「離れ山」山腹所設置陣地。

這裡的陣地防衛戦與其說是陣地不如說是前哨,戦鬥開始後馬上炮擊發出警告,以快速通知上方的陣地敵人來襲的訊息。

從這往上是上母成峠本陣的主要通道,有会津藩兵140名、伝習第一大隊130名、二本松藩兵50名、仙台藩兵100名配置防衛。

I 石筵仙台藩本陣

仙台藩兵主要防衛陣地。母成峠戰鬥開始之前,仙台藩兵就先往後撤離此本陣縮進萩岡陣地。


大鳥圭介的部隊調防該處是在8月上旬,當時新政府軍在越後口的攻勢逐漸變得猛烈起來,同盟軍傾注全力於越後口的防戰,為此命客將大鳥圭介的幕府步兵伝習隊防守該地。

必須注意的是,對於進入母成峠的大鳥所擁有的兵力而言,其守備範圍是在是過於廣大,更何況構築了三線台場陣地。

e0040579_7401912.gif


新政府作戰計劃

新政府軍決定集中兵力取下「第一台場」萩岡陣地。然後板垣退助伊地知正治策略3路攻擊計劃:

「中央石筵口突破隊」

包括薩摩藩7隊與3砲隊、長州藩的1中隊與1小隊、土佐藩6隊與断金隊砲隊、佐土原藩的2隊與1砲隊。

加強佐大垣藩兵總勢約1300名。

從玉ノ井村越過舛田峠前進石筵,此為母成峠主要攻擊部隊。

右翼伊達路侵攻隊

包括長州藩的三番中隊與砲隊、土佐藩的7小隊。
從山入村越過赤木平,走稱為伊達路的古道進入勝岩。兵數約1000名。

左翼達沢間道隊

包括薩摩藩6隊與大垣藩3小隊。約300名。

從石筵的上部で中央突破の本隊と別れ、走山葵沢越過大滝山,登上萱峠,從達沢方面攻擊會津軍背後的奇襲作戰。

第一台場前哨戰

新政府軍在攻擊母成峠之前發起了對中山峠的攻擊,不過這只是佯攻而已,主力3000餘人在同一時間向母成峠推進。

守備中山峠的會津軍兵力不詳,其作戰能力不算強大,但是他們在磐梯熱海布置地雷補充兵力的不足。

當時的地雷(地雷火)的引爆裝置不是定時的,而是需要人手點燃導火線,所以能否把握時機就決定了地雷的打擊效果,當時會津軍希望將新政府軍引到磐梯熱海,再點火引爆地雷,結果新政府軍沒有絲毫損失。

這應該和新政府軍的佯攻行動有很大關系,事實上新政府軍消極的行軍再加上簡陋地雷的引爆裝置這兩點就足以表明會津軍的計劃必然會失敗。

大鳥圭介沒有被新政府軍的佯攻行動迷惑,他早就發覺新政府軍主力正在向母成峠開進,於是準備反過來襲擊新政府軍,在前哨战首先在母成峠東面的第一台場萩岡石筵陣地地區集結以二本松藩兵殘餘下來的3個小隊,仙臺藩兵3個小隊,會津藩兵2個小隊,讓傳習步兵1個大隊增援在同地展開,準備伏擊新政府軍。

大鳥圭介為了出席同盟軍在豬苗代舉行的軍事會議,將伏擊戰指揮委任給部將後離開。

要想在內戰中做好情報的保密十分困難,因為這樣的緣故,新政府軍得到了同盟軍正在展開的情報。

大鳥圭介不在,板垣退助從薩摩藩兵中抽出一個小銃隊(戰鬥人員數目為80,中隊規模)擔任先遣隊。

這股先頭部隊看見了在臺地上展開完畢的大鳥軍的陣容,判斷無法與之抗衡,於是等到後續部隊薩摩藩、長州藩、土佐藩合計六個小隊(500多人)到達以後再發動進攻。

大鳥軍第一台場高地的地利,從正面進攻將會損失慘重,雖然新政府軍從左右兩側展開攻擊,但是進展緩慢很難靠近臺地。

這是因為大鳥軍中有炮兵,這支作戰經驗豐富的部隊從隱蔽的陣地中炮擊新政府軍。

就在板垣退助無法正面突破的時候,土佐藩的一個小隊利用溝渠的掩護迂回到第一台場的後方,開始攻擊大鳥軍的背後会津兵、仙台兵、二本松兵大多是老弱病残開始混亂。

與此同時,新政府軍馬上從兩側發起了突擊,試圖扭轉形勢。

伝習隊步兵隊作出最穩妥的行動,即攻擊身在後方、兵力極為薄弱的土佐藩兵,將陷入混亂的友軍引入本陣,慢慢將兵力掉轉方向,在確保退路的情況下向後撤退。

在伝習隊奮力殿後下,政府軍各藩兵無法突破同盟軍陣地,使得同盟軍得以脫離戰場,穩守陣地的伝習隊步兵隊在此戰傷亡30餘人,頭取(隊長)淺田麟之助身負重傷,在日落前成功阻止了新政府軍的追擊。

趕赴豬苗代城參加軍事會議的大鳥圭介返回母成峠是在8月20日黃昏。

會津藩、二本松藩、仙臺藩,只顧自己脫身,丟下伝習隊步兵隊負責殿後,這讓大鳥十分失望,他在《南柯紀行》中寫道:「今方知三藩之兵不足信也」。

大鳥圭介看見回來的部下之後,拉著他們的手大聲痛哭。

821總攻擊

與板桓多次交戰的大鳥認為新政府軍將在早晨發動攻擊,於是在夜半定下守備的配置嚴密防備敵軍的來襲,但是由於兵力過少防備無法做得充分,大鳥為此而夜不能寐。

8月21日早晨,濃霧籠罩著整個母成峠。新政府軍分成正面和左翼、右翼三隊迫近母成峠。新政府軍在完成對二本松攻略之後的一個月之內調查了周圍各峠的防備體制,知道母成峠存在三重防禦體系。

e0040579_741264.gif為了攻破由三重防禦體系構成的陣地,新政府軍決定還是采用自己最擅長的戰法,讓一隊插入敵人陣地的背後。

即先以猛烈的火力壓制正面的敵軍,突破第一線之後繼續打擊第二線敵人,將一二線的敵軍孤立。接著左右兩翼同時強行進行迂回運動,從左右送出一隊到第三線的背後,切斷敵人的退路,將三線的敵軍全部包圍起來。

新政府軍為了在敵軍正面集中火力,采用新的辦法在中央安置全部大炮。

依照當時的常識,炮兵的主要任務是掩護步兵,當全軍分為三隊時炮兵也常常分為三隊。

伊地知在左翼集中了從薩摩小銃一番隊到六番隊的最精銳六隊,毫無疑問是希望在此戰取得輝煌戰績。

右翼則由長州三番隊(戰鬥人員有90人,中隊規模)和土佐藩7個小隊負責。

中間有薩摩藩的準主力七隊,還集中了從大炮一番隊到三番隊的三炮隊,預備隊則是長州、土佐、佐土原(薩摩藩分家,其祖乃島津貴久之弟島津忠將之子島津以久)藩兵的一部。

除此之外,在前日攻擊中山峠的佯攻部隊也開赴母成峠戰場,和本隊合流參與這次作戰。

新政府軍的三隊在濃霧中前進。

中央與伊達路戰鬥

上午9時,右翼部隊與第二線陣地接觸。大鳥軍號炮二聲發出遭遇敵軍的信號,母成峠之戰就此揭開序幕。

新政府軍右翼隊與第二線陣地之間存在很難翻越的深谷,大鳥軍設有二枚橋勝岩陣地防衛,因此新政府軍行動緩慢。

想要在大鳥軍的猛烈射擊之下迂回到其後方也很困難,右翼隊一時被逼下山崖,接著繼續向敵陣前進,這種攻擊方式十分糟糕。

期間中央隊攻擊第一線陣地第一台場(萩岡)陷落,也許是預定的行動,反正大鳥軍放棄了第一線向第二線陣地後退。

新政府軍中央隊在占領第一線陣地之後馬上向第二線陣地第二台場(中軍山)推進。好不容易才集結完畢的炮兵在此時卻無用武之地,這是因為並沒有炮擊第二線陣地的適當地形。

達沢道奇襲

大鳥軍雖然堅守住第二線陣地,但是在濃霧中看見達沢間道隊的一部迂回到北方之後,馬上讓一部迎擊敵迂回隊。

石筵農民因為村落被大鳥軍焼毀而怨恨,村民後藤要助為嚮導帶明治軍走山葵沢的間道,準備攻擊大鳥軍側面炮台。

由於大鳥軍分兵一部與達沢道迂回隊戰鬥,被擊敗潰走至第二線陣地,大鳥軍為此動搖。

第二台場

明治軍中央隊逐漸逼近開始動搖的第二線陣地,八幡前陣地淪陷,明治軍右翼隊也突入陣地之後,陷入混亂之中的大鳥軍於是從以第三線陣地第三台場(勝軍山/母成峠)為目標開始後退。

大鳥軍倉皇棄守東ソネ陣地與中軍山陣地,等於棄守迎撃敵軍最佳防線「第二台場」。

此時,明治軍達沢間左翼隊在濃霧之中向沒有道路的山中前進,為草叢所阻無法進行原先預定的攻擊,也就處於只能聽敵我兩方的槍聲而不能加入戰鬥的狀況。

右翼隊和中央隊在第二線陣地合流以後,便於中午對第三線陣地發起了強攻。為了避開來自峠口的炮擊,第三線陣地設在從母成峠頂到豬苗代附近的一側。

如果乘勢而來的敵軍越峠突進至此,就會遭到近距離的猛烈炮擊。但是新政府軍也是參加過鳥羽、伏見之戰的善戰部隊,他們並不急於突進,反而將炮兵團展開,毫無間斷地向第三線陣地開炮。

明治軍在第二台場拉來大砲20餘門向母成峠轟炸。

大敗走

伝習步兵隊從來也沒有見過這麽猛烈的炮擊,大為恐慌。由始至終,在戰鬥中拋棄友軍的會津、仙臺藩兵等沒有應戰就開始四處逃散。

大鳥圭介數日不眠不休,精心布置的母成峠三道防線,在薩長聯軍板垣退助支隊的三路猛擊下,2日之內完全崩壞了。

雖然伝習隊以戰鬥力而論堪稱奧羽越諸藩同盟軍中精銳的精銳,但由平民中募集成軍,從軍官到士兵大多出身卑微,連長官大鳥圭介也只是一介町醫之子的伝習隊,一向被武士出身的諸藩武裝冷眼輕視,戰場上無論伝習隊陷入多危機的戰局也見死不救。

這次在母成峠的防禦戰,又是因為諸藩藩兵被炮擊嚇破了膽擅自潰退,把仍然堅守陣地的伝習第二大隊拋在身後置之不理,而招致防線的徹底崩潰。

大鳥的著作稱伝習隊步兵隊企圖進行必死的反擊,在敵軍背後放火,為了讓擅自脫離戰場的友軍不遭受追擊而將自己置於死地。

按照新政府軍原先的計劃,左翼隊川村純義應該出現在陣地後方切斷大鳥軍的退路,將之一網打盡,但是正如前面提到的川村純義左翼隊的前進跟不上戰鬥的節奏,無法到達大鳥軍的背後。

再次被友軍拋棄的伝習隊步兵隊至此只能向山中逃亡。

此役同盟軍方面會津藩陣沒38人,二本松藩戰死8人,小笠原長行部下的唐津藩脫走隊陣亡6人,新選組陣亡6人,其他無法辨別身份的30多人,計80多人。政府軍陣亡約25人。

新政府軍雖然占領了戰略要地,卻在包圍大鳥軍時遭受挫折。

十六橋

奪取母成峠的新政府軍等到後方的補給部隊之後,在當天沒被燒毀的陣地宿營,最後成功與因濃霧遲到的左翼隊和從中山峠趕來的佯攻部隊會合。

按照板垣的說法,如果不確保從豬苗代通往會津若松的十六橋,占領母成峠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重新制定了戰鬥序列的新政府軍原本應該在次日繼續執行進攻命令,

但是由於在前一天左翼前進時沒能趕得上戰鬥的薩摩軍川村純義指揮的小銃四番隊為了洗脫汙名,獨自從前夜起切斷敵人退路與大鳥軍殘兵交戰。

大鳥軍雖然在前夜的退卻中遭遇新政府軍(川村隊)導致組織的崩潰,但是沒有忘記在通往豬苗代的道路上的各村落放火阻止敵人前進。

另一方面,知道母成峠失陷的會津藩計劃放棄豬苗代並破壞十六橋防止敵軍入侵會津若松,松平容保親自出陣瀧澤,並任命家老佐川官兵衛為總督,令其指揮藩兵在十六橋方面出擊。

然而,會津若松城下的預備兵力由玄武隊、白虎隊等老幼殘兵組成,主力部隊全部分散於國境各峠,即便在通訊技術發達的今天也無法馬上把兵力集合,這就意味著會津藩已經陷入窮途末路的危機。

前進中的新政府軍得知路上的村落全被燒毀,豬苗代城也被放火。戰意激昂的川村隊開始考慮十六橋是否遭到破壞的可能性。

川村純義的屬下川村源十郎(景明,後來的陸軍元帥)在《會津戊辰戰爭》一書提到:

當時我是從屬川村隊的一名士卒,部隊進入豬苗代休息時,由於大家都十分疲憊,希望上頭趕快下達就地宿營的命令,為此早早準備好食物,做好宿營的準備。

然而川村純義隊長看見這種狀況,異常憤怒,大聲叱責包括我在內的所有隊員,眾人為此茫然失措。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至今讓人感慨萬分。

川村隊依照川村純義隊長的指示在黃昏再次出擊,一口氣逼近十六橋。與此同時,會津藩兵正要破壞十六橋。

千鈞一發之際,川村隊及時擊退會津藩兵,築起進攻會津若松的橋頭堡。

戸の口原之戰

十六橋佔領後22日夜,新政府軍電擊戰入侵(進出)戸の口原。

会津藩在戸ノ口・強清水・大野ヶ原設置阻擋陣地,抵擋的会津軍是小池繁次郎率領的遊軍隊、辰野勇率領的敢死隊、坂内八三郎率領的奇勝隊各約70~80名,加上上田新八郎率領第二奇勝隊約130名的砲兵。

新政府軍的攻撃十分熾烈,会津軍據守在少數丘陵地戰況危急!小池繁次郎戦死。

前藩主松平容保據報親自率領拿著火縄銃的白虎隊(士中二番隊)等予備兵力集結滝沢村出陣前往援助。

但是新政府軍突破会津軍,得到新政府兵勢已到達滝沢峠報告的松平容保,返回若松城。

新政府軍23日早上持續進撃,午前10時左右兵臨若松城下。

至此,新政府軍對會津若松的閃電戰戰術取得暫時性的勝利。然而窮途末路的會津藩在老幼婦孺的奮戰下堅守城池,使得該城的陷落拖延了一個月之久,這是新政府沒有預測到的。

e0040579_323349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5-06 07:45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