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羅普Total War】-斯赫維寧根之戰 特羅普陣亡

斯赫維寧根之戰

The Battle of Scheveningen




斯赫維寧根之戰的英指揮官,海軍上將喬治.蒙克(George Monck),後來的斯圖亞特王朝的阿爾博馬爾公爵,繼布萊克之後又一位傑出的海軍名將,在第二英荷戰爭中他又與約克公爵和魯珀特王子一起指揮皇家海軍。


e0040579_114050.jpg由陸軍轉到海軍的喬治.蒙克,是當時的英國海軍三傑(羅伯特.布萊克理查.迪恩喬治.蒙克)之一。

三人中,喬治 蒙克是最長壽的且最沒忠誠,也是唯一死在陸地上的,活得最瀟灑的也就是他了。

喬治 蒙克克倫威爾指揮騎兵與王黨軍作戰被俘,在著名的倫敦塔被關了兩年,關押期間思想上便倒向了保王派,釋放後卻又繼續同王黨軍作戰,後來又主動加入海軍,表現出海戰的天賦。

深受克倫威爾器重到最後“托孤”與他,,喬治 蒙克馬上又叛變議會倒向王黨,在迎接查理二世復辟上出力最多,搖身一變成為“阿爾博馬爾公爵”。


在取得加巴德之戰的勝利後,英國人將荷蘭人封鎖在港口。喬治.蒙克指揮120艘英國戰艦遊弋在荷蘭外海,捕獲了大量的商船並將荷蘭海軍看的死死的。荷蘭人此時已經山窮水盡,但是他們仍然沒有放棄。

1653年8月3日,荷蘭海軍上將特羅普(Maarten Tromp)在他的老旗艦布雷得羅德號上升起他的將旗,率領100艘戰艦起航,企圖打破英國的封鎖線。

他的首要目標是特塞爾島,那裏威特.德.威斯海軍中將的27艘戰艦和10艘縱火船被喬治.蒙克牢牢的封鎖著。

8月8日,英國人發現了特羅普的大編隊,並向他靠近,企圖接近攻擊。特羅普處於劣勢,他想儘量的避免交戰,至少要等到德.威斯的小艦隊與他會合之後,他才能放手一搏。

他將喬治.蒙克的艦隊引到了他這邊,保持著與英國人的距離,然後進行了一場規模不大的戰鬥,蒙克被成功的調動了,對特塞爾的封鎖解除,德.威斯趁機率領艦隊逃向公海,而特羅普也與喬治.蒙克脫離了接觸。

8月9日下午,德.威特的艦隊與特羅普的艦隊在斯赫維寧根會合了。終於,特羅普的艦隊在數量上超過了喬治.蒙克,他的底氣也足了些,準備第2天與英國人一決高下。

8月10日,荷蘭艦隊發現了尾隨的英國艦隊。上午7點時,荷蘭人佔據有利的風向,開始向英國人接近,在特塞爾,上千名荷蘭居民湧到沙灘上,目睹兩支龐大的編隊,排成“戰列線”緩緩的靠近,猛烈的開火。

特羅普可能預料到這將是荷蘭人的最後一戰了,國家經濟就快崩潰了,港口被封鎖,一切依賴進口的造船原料和火炮得不到補充,連維修船隻都變得很困難了,他手中的這100多艘戰艦是荷蘭的全部家底,是荷蘭最後的希望,他必須取勝,為自己的國家在和談上爭取到主動。

特羅普率領艦隊接近了,按照他的慣例,他尋找對方的旗艦交戰,這次,他沒有找到蒙克,卻找到了威廉.佩恩(William Penn )。

在與佩恩的詹姆士號交戰沒多久,一名爬到詹姆士號帆索上的英國神槍手發現了對面的布雷得羅德號上那個留著山羊鬍子、正在指揮戰鬥的老頭,一顆滑膛槍的鉛彈擊中了特羅普

特羅普,倒在了他的老旗艦布雷得羅德(Brederode)號的甲板上,永遠的閉上了雙眼。

荷蘭旗艦布雷得羅德號的艦長沒有向更多的人通告他的陣亡,老特羅普的將旗一直飄揚在布雷得羅德號的主桅上,鼓舞著荷蘭人的士氣,威特.德.威斯秘密的接過了指揮。

但是,荷蘭人最後的希望隨著特羅普的陣亡化作了泡影,此刻,他們不在考慮如何戰勝英國,而是考慮如何保存這支艦隊,保持荷蘭海軍的榮譽。戰鬥並沒有因特羅普的死而終止,德.威斯沒有立刻撤退,為了避免遭到追擊,他必須堅持到天黑。

戰鬥從早晨一直打到下午,兩支艦隊經過多次對舷轟擊後,只裝備輕火力和防護的荷蘭戰艦逐漸被火力強大的英國戰艦壓倒,戰列線戰術有效的遏止了荷蘭人在近戰中靈活機動的優勢,也阻止了荷蘭人在使用縱火船上的高超技術。

縱火船(fireship)戰術就相當與現代的雷擊艦一樣,由10多人操縱,滿載著火藥或易燃物,快速衝向敵艦,鉤住船舷,縱火焚燒,只要被縱火船纏上,基本一擊必殺。

從英國人的戰果就可以看出,沒有一艘荷蘭戰艦被俘,全是被重炮打得支離破碎。

戰鬥持續到黃昏時,已經有11艘荷蘭戰艦被擊沉,其餘的傷勢嚴重,共1600多人傷亡。好歹是堅持到了天黑了。

晚上8點,荷蘭艦隊成功的從特塞爾撤退了,德.威斯勒伊特和Jan Evertson 親自殿後,以防止像特羅普那次從北佛蘭撤退時造成的混亂,撤退的過程中,荷蘭人沒有損失戰艦,可是每個荷蘭人都清楚,戰爭就要結束了。

英國人在此戰中遭到荷蘭人的頑強抵抗,雖然只損失了一艘戰艦,但是超過35艘戰艦遭到重創,1000多人傷亡,被迫返回本土進行修整,蒙克對荷蘭的封鎖也被迫終止了

隨著特羅普在斯赫維寧根的陣亡,荷蘭放棄了抵抗。1654年4月5日,兩國締結《威斯敏斯特和約》,荷蘭在實際上承認了《航海條例》。

隨後,戰死後的特羅普作為荷蘭的英雄而很快被神話,他贏得了荷蘭大眾以及他的對手英國人的尊敬,作為混戰派的最傑出代表,他有著出色近戰混戰造詣,在與英海軍主帥布萊克的三次對決中,他贏得了兩次勝利,打得布萊克不敢與他混戰轉而研究新的戰術。

e0040579_10444214.jpg特羅普被葬在代夫特,在他的大理石紀念碑上,荷蘭著名詩人Joost van den Vondel為他提詩:
Here rests the hero Tromp, the brave protector
of shipping and free sea, serving free land
his memory alive in artful spectre
as if he had just died at his last stand
His knell the cries of death, guns' thunderous call
a burning Brittany too Great for sea alone
He's carved himself an image in the hearts of all
more lasting than grave's splendour and its marble stone

紀念碑造型是他陣亡的那一刻,背景是一艘燃燒著的英國戰艦。

e0040579_1048209.jpg 特羅普是其家族最出色的海軍將領,他的次子,康納裏斯.範.特羅普(Cornelis Martinus Tromp),從來亨之戰成長起來的年輕將領,將在第二次,第三次英荷戰爭中擔任勒伊特的副帥,在四日戰役,索爾灣,以及他父親陣亡的地方特塞爾,他將建立自己功勳。

而當線式戰術成為風帆海戰的主流之後,很難在看到混戰派上演的機動作戰。

海戰越來越變的中規中矩,兩隊艦列接近轟擊,拉開距離,在接近在轟擊,直到一方火力壓到另一方,艦長們的手腳也被英國布萊克的《永久作戰條令》束縛,很難在看見大膽的穿插機動。

雖然在第二次,第三次英荷戰爭期間以及以後的海戰中,混戰仍然時有發生,但是線式戰術主導的海戰再也沒有湧現像特羅普這樣的混戰高手。

直到一百多年的後的1805年,一位將特羅普視為偶像之一的年輕人,失去了一眼一臂的皇家海軍中將說出:“It will bring forward a pell-mell battle, and that is what I want。”後率領他的“兄弟幫”排成兩列縱隊衝向敵陣。

直到他像特羅普那樣的陣亡,他的尊貴旗艦上一直飄揚著這樣的旗號“Engage the enemy more closely"(再近一點接敵).

他就是後來的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
[PR]
by cwj36 | 2005-11-07 13:23 | 【特羅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