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8 白河口戰役

1868 白河口之戰
薩摩戰略高手
700攻3000
伊地知正治 VS 西鄉賴母


「奥羽列藩同盟」白河口南侵計畫

e0040579_8145172.jpg白河藩的領地白河是奥州街道沿路的要地,是奥羽的玄関口,乃戦略之要地。

慶応2年(1866年)藩主阿部正静轉封到棚倉藩,白河藩領地成為二本松藩丹羽氏的收存地。

主城白河小峰城,於西元1627年丹羽長重改建。

閏4月20日,「奥羽列藩同盟」軍以包括仙台藩、二本松藩、棚倉藩、三春藩、常陸泉藩兵近2000人的強大兵力突襲並占領白河小峰城。

仙台藩斬殺長州藩士世良修蔵後,「奥羽列藩同盟」向明治政府軍宣戰,東北戰爭正式爆發。

「奥羽列藩同盟」開始發動從白河口南下関東地域與舊幕府勢力協同的計畫,而越後方面的長岡藩河井繼之助維持「武裝中立」的立場。

e0040579_9283796.gif閏4月22日,新選組在白河小峰城下駐守。

此時同盟對於白河小峰城的戰略地位都很重視,仙台籓的11個步兵小隊,2個步兵小隊,會津的朱雀、青龍、炮兵隊等諸隊都在陸續向白河小峰城增援。

閏4月23日,這一天在白河小峰城召開了軍事會議,諸藩的幹部對於在白河小峰城的防禦計劃進行了討論,並進行了指揮權和兵力的配置。

列藩同盟軍梯次分配了守備陣地,加強固守比較難防守的城南地區,新選組在白河小峰城西南方向距城3里的白坂口與棚倉口小山丘駐守,是全軍前哨陣地。

新選組因為土方歳三在宇都宮之戰時負傷,由山口二郎(斎藤一)指揮。

最臨近的防區屬於會津籓遊撃隊,人數約180人,隊長遠山伊右衛門,當日進行了陣地構築和戰場偵察工作。

明治政府東山道軍參謀伊地知正治(Ijichi Masaharu) 、部隊長野津鎮雄(薩摩藩五番隊長)、川村純義(薩摩藩4番隊長)率領新政府東山道軍在宇都宮城之戰勝利後也北上想佔領白河口。

新政府軍以薩摩藩兵為主體,加上大垣藩兵、長州藩兵、忍藩兵約400人形成東山道軍。從宇都宮進發到大田原。

閏4月24日,新選組和遊擊隊在搜索偵察中,發現政府軍調動動向,判定敵軍約400人已經抵達白河小峰城西南方向約20公里的大田原,包括薩摩、長州、佐賀等藩的部隊番號,有進攻白河小峰城的意圖,遂向上回報。隨後前線駐守諸隊指揮官均獲悉並戒備。

目的是奪回白河城的伊地知支隊其實僅有250人,4門4磅山炮,以如此薄弱兵力,攻擊2000多同盟軍兵力駐守的白河小峰城無疑是天方夜譚。

但薩摩人悍勇不畏死的蠻性仍然讓伊地知發起了新政府軍奇襲白坂口。

閏4月25日清晨,當日下著中雨,田野道路泥濘,能見度很低。伊地知隊以薩摩教導斥候隊為先導,在雨幕泥濘中向白河小峰城接近,但早早就被列藩同盟軍發現。

首先發現敵人的新選組率先開火,然後是防區臨近的遠山伊右衛門的會津籓遊撃隊,駐守在太平口陣地的會津朱雀足輕一番隊在隊長日向茂太郎的指揮下從側翼包抄而來猛烈開火。

在東側棚倉口方向陣地的純義隊、青龍一番隊等諸隊均猛烈開火,城內的會津大炮隊也適時發炮。

e0040579_8155259.jpg


山口二郎遠山伊右衛門等諸隊幹部在火線奔走,高聲激勵士兵奮戰,列藩同盟軍陣地構築選擇得當,槍炮火力梯次配合,政府軍三面受襲,

步兵因下雨地面泥濘、行軍の疲労而機動遲緩,也沒有事先偵察地形,成了列藩同盟軍的活靶子,炮兵則因為距離同盟軍防線過遠,射程不足而無法進行火力掩護,政府軍步兵遭遇重大殺傷。

終於伊地知正治兵力少,吃了鱉被迫往芦野方向總撤退。

列藩同盟軍展開有限的追擊後返回原陣地。

西鄉賴母的作戰

翌26日列藩同盟軍總督西鄉賴母、副總督橫山主稅(横山常守)也趕往白河小峰城指揮作戰。仙台藩、棚倉藩、二本松藩的増援部隊也到達,總兵力達3000多人。

西郷頼母自信白河小峰城的地勢險要難攻不破,認為列藩同盟軍應收縮防守才能充分發揮兵力絕對優勢。西鄉將主要兵力都集中在稻荷山、雷神山、立石山防線上。

城南稻荷山防線:新選組、仙台藩、會津藩青龍、朱雀隊
城西立石山防線:會津藩朱雀隊
城東南雷神山防線:純義隊、會津籓遊撃隊

e0040579_816973.jpg


期間同盟軍20多名高級軍官在稻荷山視察陣地時,純義隊軍監宮川六郎、新選組隊長山口二郎等前線指揮官,都向西鄉總督匯報並強調敵軍在前線的異常移動狀況,

駐守白坂的山口二郎指出,以鳥羽·伏見戰鬥的經驗,頑強的薩摩人伊地知正治必然會採取先發制人的作戰方法,建議列藩同盟軍加派偵察隊,增加對敵偵查的範圍和力度並繼續守住白坂口。

西郷頼母以「兵力遠勝於新政府軍兵力,不需要」(兵力で勝っており不要である)的理由沒有採用他們的建議。

伊地知正治的作戰

另一方面,伊地知正治一邊等待援軍一邊繼續繼續對同盟軍積極主動的騷擾性攻擊。從上次進攻失敗的閏4月26日起,新政府軍就在白河口正面陣地前沿,針對同盟軍的孤立防守據點,進行零星的試探性進攻,26日,占領白坂村、27、28日,政府軍和同盟軍在芦野、白坂口零星交火。

新選組撤回白河小峰城周遭後,伊地知正治在29日白坂口設立本陣。

新政府軍將宇都宮城防衛交給土佐藩兵,閏4月28日前後,東山道軍部隊援軍陸續抵達,政府軍現在合計有薩摩的3個步槍中隊(滿編應為144人,但歷經長途跋涉苦戰早已不滿員)和不滿編的1個炮兵中隊(攜臼炮4門,滿編應是8門),長州的1中隊加強2小隊,大垣的2中隊,忍藩的1小隊。總人數僅有700人,7門炮。

5月1日,新政府軍並分三路,

伊地知正治的作戰計劃:

1、要對於敵情和地形進行徹底的偵查,避免如第一次進攻一樣對於敵情不明而陷入敵方火力網。
2、利用會津人“性格頑固”不夠靈活、同盟軍各藩部隊之間協調不足的弱點,各個擊破孤立的東軍諸隊。
3、從多個方面突然性發起進攻,杜絕敵人增援薄弱防禦線的機會。

將700人分成3隊:

白坂口中央誘餌軍:伊地知正治(薩摩籓、長州籓、忍籓、大垣籓聯隊)
立石山左翼軍:野津正雄(薩摩籓、長州籓、大垣籓聯隊)
棚倉口右翼軍:川村純義(薩摩籓)

伊地知正治是密集火力絶對主義者,如何面對多4倍於自軍的敵軍,又要能分散兵力發揮絶對密集火力正考驗著他。

e0040579_8164781.jpg


700攻3000欺敵擊破

在左右兩翼分隊出發後,早晨8時,伊地知軍正面向稻荷山推進,伊地知正治的白坂口中央部隊掛起多面軍旗偽裝成大批的軍隊虛張聲勢,並炮轟稻荷山以吸引列藩同盟軍的注意力。西鄉賴母急忙從白河城等地調派兵力支援稻荷山。

熾烈的槍炮火力和偽造大量番號的諸多旗幟,讓列藩同盟軍產生「敵主力主攻稻荷山」的誤判。

果然上當的列藩同盟軍集中精力對抗新政府軍的伊地知正治中央誘餌軍時,左右兩路則開始攻占了其兵力薄弱的立石山和雷神山,並利用這兩處的有利地形與中路一同向列藩同盟軍發起合圍。

伊地知正治和稻荷山守軍劇烈交火,尤其是爆發了慘烈的炮戰,政府軍雖然在地形(以低攻高)和炮的門數占劣勢,但擁有曲射彈道的臼炮發揮威力,精確命中同盟軍炮兵陣地,會津藩朱雀足輕一番隊隊長兼大炮隊隊長日向茂太郎以下十數人被命中陣亡。

仙台藩參謀坂本大炊也被炸死。

會津藩若年寄副總督橫山主稅來到陣地前沿高聲激勵官兵奮戰,不幸被薩摩步兵後裝來福槍施奈德(Snider Riffle P1864)狙擊步槍手命中,腹部中彈當場身亡,他的部隊潰不成軍,死傷慘重。

因同盟軍炮兵遭到壓制,伊地知正治隊得以接近稻荷山防線,擁有射程更遠,裝彈更迅速步槍的政府軍步兵從容射擊。

雖然一柳四郎左衛門山口二郎今泉伝之助井口源吾等前線指揮官都冒著槍林彈雨督促士兵奮勇作戰。

海老名衛門(會津軍事奉行)、小松十太夫(會津軍事方)、一柳四郎左衛門(會津朱雀寄合一番隊隊長)、鈴木作右衛門(青龍一番隊隊長)等高級軍官紛紛遭遇狙擊身亡,導致守軍指揮混亂,士氣低落。

與此同時,右翼的川村純義政府軍也向棚倉、雷神山防線猛擊,而同盟軍因為已將主力調往稻荷山而兵力薄弱,在無援軍尤其是炮兵支援的情況下,指揮官小森一貫斉、会津遊撃隊遠山伊右衛門、棚倉隊平田弾右衛門等相繼戰死,防線崩潰。

獲得更大成功的是政府軍野津正雄左翼隊,只有1門炮的左翼隊輕裝高速,幾乎迂回到同盟軍的整條防線後方才發起攻擊,精銳的薩摩五番隊直搗稻荷山防線背後,還射殺了斬殺長州藩士世良修蔵的仙台藩軍監姉歯武之進

合圍稻荷山松並

此時政府軍3路攻擊部隊在時間協調上達到了驚人的一致,伊地知正治發揮了絶對密集火力,槍炮從四面八方射向稻荷山松並核心陣地的列藩同盟軍。

列藩同盟軍諸隊在失去大量高級指揮官的情況下陷入混亂,總督西鄉賴母逃跑,副總督橫山主稅的親兵收斂了橫山屍體逃跑。

最終防衛戰成了不可收拾的潰逃,因為西鄉賴母將幾乎全部主力都投入稻荷山前沿野戰陣地,白河小峰城守兵很少,最終白河小峰城落城。

列藩同盟軍死亡683人,占全軍兵力的近1/3,僅僅會津就死亡29名指揮官。新政府軍只死傷者20名。

列藩同盟軍的反撃

此時新政府軍能夠調派的增援部隊有限,加上長岡藩河井継之助參加「奥羽列藩同盟」發表與新政府軍開戦宣言,「北越戰爭」也爆發。

而列藩同盟軍也沒有做出向白河小峰城發起總反攻的決定,只是在5月16-17日發動了小規模的攻擊。

在對峙中,仙台藩士細谷直英(十太夫)將一些遊俠、賭徒、農民等集結成了一支「衝擊隊」,對白河小峰城發動30數回的騷擾夜襲。

由於衝擊隊隊員均為一襲黑衣裝扮拿著長脇差(武士刀),新政府軍將他們稱為「鴉組」並對他們心有餘悸。細谷直英成為東北地方民衆英雄,當時還有流行歌歌頌「鴉組」使官軍疲於奔命無法睡覺,『細谷烏と十六ささげ 無けりゃ官軍高枕』。

5月26日,列藩同盟軍經過重新集結,兵力達到2000人左右,並向白河城發起總攻。兩軍在雨中交火,使用老式槍支的列藩同盟軍戰鬥力低下,雖然於5月27-28日連續攻城,但都被新政府軍擊退。

與此同時,隨著新政府軍在其他戰場上的勝利,可以調派增援的兵力越來越多,土佐藩、薩摩藩都向白河小峰城戰場增派了援兵。

列藩同盟軍於6月12日再次向白河小峰城發起了攻擊,但仍以失敗告終。

平潟登陸

e0040579_8173847.png6月16日、新政府軍1500名在平潟上陸。

此後新政府軍援軍上陸直接7月中旬已經達到3000兵力。6月24日、板垣退助的800平潟上陸軍為呼應白河戰線,攻擊白河以東的棚倉藩,攻略棚倉城以打通白河與平潟的連繫。

而列藩同盟軍認為這是個奪回白河城的好機會,於是他們再次集結兵力並派兵增援棚倉藩,但是棚倉藩於當日被新政府軍攻陷。

6月25日,列藩同盟軍按計劃攻打白河城,又於7月1日發起第二次攻擊,均以失敗告終。7月2日,總督西鄉賴母被罷免,內藤介右衛門擔任新任總督。

7月8日,庄内藩派名將「鬼玄蕃」酒井吉之丞增兵白河口。酒井吉之丞在中途收到了秋田藩、新庄藩等倒戈新政府軍的消息,於是被派往白河口的增援部隊轉為攻打秋田。

7月13日、平潟上陸軍占領平城、以後軍分2路一沿海岸北上,一沿内陸進軍開始、板垣退助入侵三春準備與伊地知正治會合。

列藩同盟軍向白河城發起的最後一次攻擊是7月14日。那以後由於逐漸處於劣勢的列藩同盟軍受到其他戰場的牽制而從白河戰場全面撤退而雲散霧消,白河口之戰也因此結束。

7月28-29日,新政府軍進軍本宮,雖然列藩同盟軍採取了迎擊行動但不敵新政府軍而逃走。本宮攻陷,前無進路後無退路的三春藩投降。

7月29日,新政府軍對二本松城發起攻擊。駐守二本松城的藩兵因增援白河城而不敵新政府軍,二本松城失守(二本松之戰)。

白河口之戰,新政府軍的伊地知正治以少勝多並將勝利的優勢逐步擴大。

而另一方面列藩同盟軍由於缺乏指揮人才,使原本兵足勢優的局勢轉為敗局。「奥羽列藩同盟」企圖從白河口南下関東地域與舊幕府勢力協同的計畫失敗,白河口敗北更直接影響了會津戰場的勝敗局勢。

e0040579_935453.jpg


伊地知正治的逸聞

薩摩戰略高手伊地知正治西鄉隆盛等薩摩籓士有次在一酒家飲酒作樂,突然有人闖入吵鬧。

大家都以為是刺客,結果是一場誤會,不過,現場卻少了一個人,一腳有殘障的伊地知正治比誰都快地從那個場合逃出,火速隱藏到草木繁茂之處。

薩摩籓士全體嘲笑了伊地知正治的膽怯,只有西鄉隆盛伊地知正治的膽怯說話。

西鄉隆盛:「伊地知先生的真正價值就在那裡。如果沒有膽怯就成不了軍事策略家」(伊地知先生の真骨頂はそこにある。軍略家には臆病さがなければならぬ)」。

e0040579_8564110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3-07 12:41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