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日本皇室「悲劇の宮家」
戊辰戰爭戰犯 、平台之神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e0040579_14182682.jpg

台灣結束荷蘭殖民時代之後,繼之而來的台灣外來殖民入侵者「一鄭、二康 、三北 、四介石」中的「三北」日本造的台灣神-「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他臨終時曾說:「如果,我在仙台繼續成為東武天皇;如果,我在出征華北時繼續攻佔北京;如果,我接收台灣一如當初輕易接收遼東半島一般——事情會不會變得很不一樣?我從沒料到,這座蕞爾小島(台灣),竟有如此強大的反抗能力,使得單純的接收,成為一場場血淋淋的戰爭,甚至即將命喪此地。我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在天台宗的日子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日本伏見宮邦家親王第9王子。幼名為「満宮」,

嘉永元年(1848年)8月,「満宮」成為青蓮院皇宮(現在京都市東山区粟田口三条坊町天台宗寺院)的附弟(門下弟子、徒弟)。

嘉永5年,「満宮」又成為梶井門跡(三千院 天台宗寺院)的附弟,安政5年(1858年)10月,成為仁孝天皇的猶子(養子),成為親王,賜名「能久」。

安政6年11月、「能久親王」又成為栃木県日光市天台宗的輪王寺宮慈性入道親王的附弟。

後來由青蓮院門跡門主久邇宮朝彦親王(中川宮)主持剃渡出家,法名「公現(こうげん)」,為「公現入道親王」。

慶応3年(1867年)5月「公現入道親王」從江戸進入上野寛永寺(徳川将軍家廟)修行,同月隨著慈性入道親王的退隱,「公現」繼承了寬永寺貫首·日光輪王寺門跡,院號為「鎮護王院宮」,通稱為「輪王寺宮」終於成為日本天台宗大老級人物(天台座主是比叡山延暦寺座主)。

上野戰爭盟主

慶応4年(1868年)、鳥羽・伏見之戰後,「輪王寺宮」受幕府委託去駿府訪問東征大総督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請求新政府饒了前将軍徳川慶喜一命(助命)與停止東征。

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表示可以為徳川慶喜助命,但無法停止東征。

此後,「輪王寺宮」在寛永寺被彰義隊擁立為盟主捲入上野戦争。

彰義隊在寛永寺被殲滅,「輪王寺宮」由劍客榊原鍵吉越前屋佐兵衛輪流背著砍殺數名土佐藩士殺出一條血路,由三河島脱出。

然後,「輪王寺宮」逃亡東北躲避,寄身於仙台藩。

奥羽越列藩同盟盟主

仙台藩與明治政府翻臉後,成立「奥羽越列藩同盟」,又把「輪王寺宮」推出來對抗姪子明治天皇擁立為奥羽越列藩同盟盟主,並推測在消滅明治政府成功之後以「東武天皇」登基。

明治元年(1868年)9月,仙台藩向新政府軍投降,朝敵首腦「輪王寺宮」被送到京都蟄居軟禁,原以為將以僧侶身份渡過餘生,或是遭到處決。

明治2年(1869年)9月,解除軟禁處分。

北白川宮

明治3年(1870年)10月「輪王寺宮」被明治天皇下命還俗,重返伏見宮家。

以幼名為源稱為「伏見満宮」。因為曾在駿府與有栖川宮熾仁親王談判接觸的源故,「伏見満宮」在申請前往普魯士留學期間就住在熾仁親王王府。

明治5年(1972年)3月,「伏見満宮」17歲的弟弟北白川宮智成親王病死,遺言要哥哥繼承北白川宮家,當時24歲「伏見満宮」便成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Prince Kitashirakawa Yoshihisa)。

明治3年(1870年)12月「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日本首批留德軍官團前往普魯士留學離開日本,並愛上普魯士女子。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與普魯士貴族遺孀貝魯塔(ベルタ音譯)訂婚,並向明治政府提出結婚許可的申請。

然而,明治政府對此樁婚事無法苟同,於是下令「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能久親王回國。

就在心痛地返回日本前夕,「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普魯士的報紙上公開宣告自己的婚事的困境。

這樣的舉措,除了讓日本皇室臉上無光外,更是對封閉的日本皇室表達最深沈的抗議。身為皇室成員的他,除了在海外透過文字表達心聲,別無他法。

隔年回國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岩倉具視的苦勸之下不得不解除與貝魯塔的婚約,只能乖乖地待在京都「謹慎」,後來娶了土佐藩主山内容堂的女兒山内光子,後來離婚再娶島津富子

島津富子是宇和島藩主侯爵伊達宗徳的次女,後來成為薩摩籓島津久光的養女。

之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進入日本陸軍服務。

1884年(明治17年)晉升陸軍少将,1892年(明治25年)晉升中将。

乙未戰爭

e0040579_916122.jpg


明治26年(1893年)11月10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為日本第4師團(前身為大阪鎮台 淀4D)師團長。

明治28年(1895年),甲午戰爭(日清戦争)清國與日本國在朝鮮戰爭,結果清國戰敗,割譲台灣與日本。

台灣無辜捲入中日的朝鮮戰爭之中成為犧牲品,爆發臺灣民主國獨立戰爭,日本稱為「乙未戰爭」。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出任台湾征討近衛師団長,接收戰利品台灣島。

日軍在澳底鹽寮登陸之次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海灘設帳,以船上沙發當座椅,樺山資紀來探視,日軍用兩張畚箕當座椅,後來就在那裡設立木製的「日軍登陸澳底紀念碑」。

次年(1896年)4月改為花崗石打造的「北白川宮征討紀念碑」,上半部以得自清軍的砲彈改鑄。

e0040579_125255100.jpg


明治28年(1895年)6月4-9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攻陷基隆,曾經駐紮在前清海關衙門。

後來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得到瘧疾,10月28日台灣全境平定之前在台南得瘧疾逝世,不久「臺灣民主國」亡國。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病亡後,台灣各地從新竹、苗栗、大甲、彰化、雲林、大林、義竹、鹽水、佳里、善化都傳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死在該地起義軍之手的消息。

有傳說他在新竹牛埔山即已中彈身亡,彰化有說被大砲擊傷,傷重不治之說,有人說他在濁水溪南岸的雲林被擊重傷。

嘉義方面的傳說更戲劇化,說是刺客躲在路旁林投樹裡,用採檳榔的長竿鎌刀,劃頸割頭,殺了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造神運動

在1930年以後,日本政府明令只要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行經、休憩、留宿的地方,都建立了日本政府欽定的最高規格的史蹟紀念物,並且明令保護的「造神運動」。

昭和八年(1933年)9月18日,為了紀念親王「平台」功績,基隆市尹桑原正夫集資發起興建紀念碑,正面「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地」,背面碑文則邀請台北帝國大學校長幣源坦撰寫,另題「仰皇猷」三字,摩刻在紀念碑後方山壁,同時列為國指定史蹟及天然記念物。

e0040579_12572842.jpg

(*現在台灣國基隆中正路166號旁(當時清朝的基隆舊海關營舍)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碑」石碑的碑文已遭破壞)

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 10月27日,在台北劍潭山(圓山)山頂,建立了「台灣神社」,社格為官幣大社,祀日本『開拓三神」(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以及被神格化尊為平台之神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還特別建立一座明治橋,以便民眾前去參訪。

開拓三神(かいたくさんじん)是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スクナビコナ)的合稱,是日本神話中代表國土經營的守護神。因該三神具有國土開拓、經營的性格,所以在日本的新領土—北海道、台灣、樺太的神社成為重要的祭神。

同時訂定每年10月27日為鎮座日,10月28日親王祭日為例祭日,全台放假一天,到台灣神社參拜。

在二戰戰爭末期的時候,參拜神社成為當時重要的活動,藉以同化台灣人。

1942年10月28日、10月29日台灣神社舉行大祭,參拜者高達15萬人。

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後,台灣神社所在位置在1946年短暫成為市民教育所,至今日成為中央廣播電台等建築。

台灣護國神社則改建為忠烈祠。至於原位在劍潭山的舊台灣神社則在戰後拆除改建成台灣大飯店,在1952年改由以宋美齡為首的政要所組成的「台灣省敦睦聯誼會」來接手經營,並改稱為圓山大飯店,1973年後改建成14層飯店大樓至今日。

全台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神社超過60座,全台灣神社與親王有關之石碑建物被視為軍國主義的象徵而遭到廢除破壞,神社所在地全部收歸為「國有」。

在台風光50年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台灣神」似乎不曾出現過,一切歷史遺跡被抹殺清除。

走了日本殖民者,台灣走入另一個苦難時代,又無辜捲入中國的國共內戰,接下來的中國屠殺獨裁者蔣介石(蔣中正)的造神運動就更誇張,到處都「中正」的沒完沒了,各縣市都有中正路,「中正」銅像到處塑立,各級學校校名也「中正」個不停,桃園國際機場也曾先命名「中正」,貨幣也有「中正」。

台北市的「中正紀念館」更是台灣人接受中國國民黨屈辱統治苦難的象徵。

e0040579_435572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3-05 06:52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