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8 北越戦争

1868 北越戰爭
日本瑞士 長岡藩
「武裝中立」夢碎
河井繼之助的奮鬥


e0040579_3551250.png


e0040579_2241382.jpg慶應4年(1868年),以薩摩藩、長州藩為首的明治新政府軍取得鳥羽伏見之戰的勝利後,組織東征軍隊並分別向東海道、東山道、北陸道方向進軍。

進軍北陸道的新政府軍由北陸道鎮撫總督府的山縣有朋(長州)和黑田清龍(薩摩)擔任指揮。

新政府軍為了征討舊幕府軍的會津藩等,首先佔領了長岡附近的小千谷(現新瀉縣小千谷市)。

長岡藩在大政奉還(德川幕府的征夷大將軍將實權歸還給天皇)後仍然支持德川家。戊辰戦争開戰之初鳥羽・伏見戰役,長岡藩河井繼之助擔任大坂警衛之職、舊幕府軍敗退與德川慶喜從大坂逃離回江戸,河井繼之助也快速回到江戸。

河井繼之助賣掉長岡藩江戸藩邸地產與全部財產家寶。從法國購買了2000支新式槍支;還購買了當時日本僅有的3門新式加特林機槍中的2門作為防禦重武器。

長岡藩藩主牧野忠訓及家老河井繼之助加緊軍事改革聘請軍事顧問,裝備近代的軍備給藩兵並施以洋式訓練,長岡藩雖是小藩很快的擁有精強軍隊。

另外,在河井繼之助的努力下,還說服了恭順派的安田鉚藏等人支持他們提出的武裝中立論。

當時,會津藩曾派使者佐川官兵衛遊說長岡藩加入奧羽列藩同盟,但被河井繼之助拒絕。

小千谷會談

5月2日(6月21日),河井繼之助為了避免新政府軍攻佔長岡,提出「長岡藩中立和平」及請求「赦免會津藩」之事在小千谷與新政府軍軍監岩村精一進行談判。岩村精一拒絕了河井繼之助提出的請求致使談判破裂。

在當時大政奉還政治的局面中,長岡藩試圖武裝中立,只是妄想,可能是河井繼之助對日本「侍の美学」最後的展示。

5月4日(6月23日),長岡藩加入「奧羽列藩同盟」,與長岡藩一同加入的還有新發田藩等5個位於越後國的藩。

自此奧羽列藩同盟改稱為「奧羽越列藩同盟」,長岡藩與新政府軍形成了對立立場。 此時、長岡藩門閥家老稲垣平助等勤皇恭順派5人出奔逃亡。

奧羽越列藩同盟會的武器及彈藥都是平松武兵衛(John Henry Schnell、Edward Schnell)兄弟從上海與香港調達至新瀉港,因此如何控制新瀉港,阻斷同盟會的物資運送成為新政府軍的戰略重點。

而新潟港由会津藩兵・米沢藩兵等負責舊幕府軍警備與防衛。

而長岡藩為了防止新瀉港失守,除駐守新瀉港外,還在庄内方向及阿賀野川等通往會津的重要通路上駐兵防守。

e0040579_2223594.jpg


榎峠攻防戦

小千谷談判破裂後,新政府軍展開榎峠攻防戦,榎峠被新政府軍攻佔,5月10日会津藩兵、桑名藩兵等列藩同盟軍數千援軍前來支持長岡藩。

合流的「奧羽越列藩同盟」將陣地佈置在摂田屋(現長岡市)的光福寺,長岡藩軍事掛萩原要人率軍從街道南下正面敵軍正面,川島億二郎率迂回的部隊攻擊新政府軍後路,榎峠的新政府軍遭到夾攻。

翌11日,新政府軍在對岸的小千谷本営派出援軍,讓新政府軍站穩腳步、列藩同盟軍氣勢遠勝於新政府軍,新政府軍不敵敗退,此日、列藩同盟軍佔領朝日山成功。

朝日山攻防戦

山縣有朋去柏崎小千谷方向,視察敵軍動態,暫時不在前線的時候,山縣有朋突然在榎峠方向聽到槍聲,「哎啊!交戰開始了!」,並且,加快那腳步返回向營部。

山縣有朋回到本営,看到許多軍官正悠閒自在吃飯中。

山縣有朋:「對岸已經在開戰,你們還在這吃飯」爆怒的山縣有朋馬上開除他們。

e0040579_223387.jpg


奇兵隊参謀時山直八帶領200名奇兵隊員在濃霧之中渡過信濃川與駐守在朝日山的桑名藩雷神隊長立見尚文交戰的過程中時山直八顔面遭到狙撃而戰死,新政府軍兵敗。

那以後又展開了一系列的炮擊戰,新政府軍遭到了長岡藩的頑強抵抗。

新政府軍在河水爆漲的水的信濃川與奥羽越連合軍一進一退的攻防戰。山縣有朋火速向總管新政府軍的大村益次郎請求援軍,但是大村益次郎不理睬(黙殺)這個請求。

大村益次郎不太重視北越戦線,他只注意敵軍首魁的会津藩,軍力重點都在準備對付会津藩,自然其他方面的援軍要求都得不到。

得不到援軍的山縣有朋為打開膠着状態,決定在信濃川強行渡河,長驅直入長岡城。

5月19日,新政府軍利用与板藩商人渡過了信濃川,奇襲長岡城並打破了戰爭的膠著狀態。當時,以長岡藩為首的同盟軍將榎峠一帶作為重點防禦陣地,而長岡城下卻兵力薄弱。

長岡城僅在半日之內就被攻陷,長岡藩藩主牧野忠訓逃亡會津,長岡藩與列藩同盟軍退兵栃尾。

長岡城陷落,新政府軍因力量不足而放棄了追擊,米沢藩、会津藩、桑名藩與長岡藩趁這個空隙重新集結兵力於加茂,河井繼之助策動了今町的反擊戰,將列藩同盟軍兵分三路進攻今町。

長岡藩家老山本帶刀率領的牽制隊順利引開新政府軍的主力部隊,列藩同盟軍遂能趁勢攻入位於今町的新政府軍本陣,成功地反敗為勝奪下今町(現見附市)。

八丁沖戦線

河井繼之助為奪回長岡城,集中列藩同盟軍在實施「八丁沖渡沼作戦」。

長岡城有兩大天險一為西邊的信濃川,一為東北方的八丁沖大沼澤自古此兩大天險以來被視為不能攻擊的路線,尤其信濃穿此時為夏季漲潮期而八丁沖的沼澤中央深不見底,不可能穿越,因此新政府軍對此處的防備鬆懈,

7月24日凌晨河井繼之助率領17小隊600多名兵力插著竹竿試深度,冒險夜渡八丁沖沼澤,天亮前在富島上路。



新政府軍被打的措手不及,列藩同盟軍拔起城下榻榻米等製作臨時的胸壁,河井繼之助使用加特林機掃射槍新政府軍,河井繼之助衝進長岡城,山縣有朋薩長軍開始狼狽敗走。

河井繼之助為持續掃蕩長岡城的新政府軍,在往北部新町視察,不幸被流彈貫穿左膝。長岡藩62名士兵戦死。

這種將失守的城池重新奪回的戰例在當時的戰史上實屬罕見,也因此使新政府軍的指揮一時不知所措。

但是長岡藩方面指揮官河井繼之助受傷。長岡藩兵指揮能力與士氣開始低落。

長岡藩重新佔領長岡城後僅僅5天,新政府軍就於7月29日(9月15日)重整軍備再次率兵攻城。

e0040579_1295135.jpg


此日長岡平野前夜又有濃霧發生,因為列藩同盟軍搜索敵情不徹底,新政府軍趁著濃霧來襲,列藩同盟軍沒有察覺,因此遭到奇襲,雙方在城內亂戰。

長岡城攻防戦之際,列藩同盟軍從新政府軍佔領時鹵獲大批弾薬放火引爆。此弾薬爆発引起的爆風摧毀長岡城外郭的一部份,長岡藩58名戦死,長岡城第二次淪陷於新政府軍。

e0040579_935453.jpg


同日,會津藩藩兵、米澤藩藩兵駐守的新瀉亦遭攻破,整個越後陷入了新政府軍的掌控。

7月25日本來在觀望的的新発田藩向新政府軍側「寝返」,引導黒田清隆新政府軍上陸,同月29日新政府軍制壓新潟,米沢藩、會津藩敗走,奥羽越列藩同盟補給線被切斷。

河井繼之助被部屬抬擔架越過八十里峠投靠會津藩時,寫了自嘲之句「癱瘓的武士越過八十里峠(八十里 腰抜け武士の 越す峠)」。

8月16日(10月1日)河井繼之助在逃往會津的途中因傷口受破傷風感染於會津鹽澤(現只見町)病逝。享年43歳。

從此,舊幕府軍和新政府軍之間的戰場轉移到東北地區,展開會津戰爭。

e0040579_3464495.jpg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2-18 02:20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