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8 上野戦争

1868 上野戰爭
「彰義隊」-Battle of Ueno
輪王寺公現入道親王 脫出




幕府軍在鳥羽伏見之戰中戰敗,德川慶喜從大坂城逃到江戶上野的寬永寺大滋院「謹慎」(其實是自己關緊閉)。

與此同時,新政府軍進軍江戶,發起東征。

此時的江戶城中,以小栗忠順榎本武揚等人為首的主戰派與恭順派相對立。

慶応4年3月13日,任新政府軍大總統府參謀的西鄉隆盛與舊幕府軍陸軍總裁勝海舟進行談判,決定德川慶喜隱退到水戶,江戶城無血開成,這使江戶免於一場戰爭。

以德川幕府的家臣一橋家的渋澤成一郎及幕臣天野八郎等人為代表的抗戰派組織了彰義隊。

23日各地脱藩佐幕派,如遊撃隊(鳥羽伏見之役剣士部隊)、幕府歩兵隊第八連隊、臥竜隊(幕府歩兵隊残党)、菜葉隊(神奈川防衛幕府歩兵隊)、水心隊(結城藩脱藩佐幕部隊)、神木隊(高田藩脱藩佐幕部隊)、卍隊(関宿藩脱藩佐幕部隊)、松石隊(明石藩脱藩佐幕部隊)、活気隊(小浜藩脱藩佐幕部隊)、高勝隊(高崎藩脱藩佐幕部隊)等在浅草東本願寺舉行結成式、阿部杖策提案命名「大義を彰(あきら)かにする」意味的「彰義隊」。

「彰義隊」裡的舊幕府直屬部隊有備配新式恩菲爾德步槍,對新政府軍有很大威脅。

舊幕府採取懷柔政策,承認彰義隊並命令其負責江戶城內的警戒。

4月、徳川慶喜謹慎場所從江戸移轉到水戸,彰義隊内部開始對立起來,渋沢成一郎與強硬派副頭取天野八郎意見相反。

起初彰義隊駐紮在本願寺,後來天野八郎渋澤成一郎分道揚鑣,帶領3千名隊員轉移到上野,後來他們與舊幕府的新選組殘黨原田左之助以守護徳川家霊廟的名義在上野寬永寺集結,並擁立在寛永寺出家的輪王寺公現入道親王(即後來乙末征台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e0040579_13274845.jpg


(年輕時代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3千名隊員脫落只剩1000人,天野八郎睜眼說瞎話樂觀的說:「会津兵的援軍正趕來中(会津兵が援軍に駈けつけてくれる)」,此時会津藩自自身難保,不可能有出兵江戸救援的力量。

新政府軍由長州藩的大村益次郎擔任指揮。

作戦会議中,薩摩的海江田信義憎惡長州的大村益次郎武力殲滅的主張而對立。

由於江戸城無血開城,幕府軍大批脫逃出江戶,新政府軍大部份分兵征討,海江田信義說:「討伐彰義隊要2萬以上兵力(彰義隊の討伐には2万以上が必要)」反對,遭到大村益次郎無視。

據說後來大村益次郎被暗殺,幕後兇手可能就是海江田信義

大村益次郎新政府軍攻擊配置:

【南方寛永寺黒門口(大手門)」: 薩摩藩主力、鳥取藩、熊本藩等。

【西方不忍池西岸】: 擁有阿姆斯特朗大砲(アームストロング砲)肥前佐賀藩主力、岡山藩砲兵隊、津藩砲兵隊(臼砲2門)。

【北方天王寺・谷中門口(搦手門)】:長州藩主力,佐賀藩兵、岡山藩兵、尾張藩等在団子坂集結。

東側是断崖
東北根岸方面設計要讓彰義隊退却殲滅的之路

總兵力:約10000人。

當時西郷隆盛採用大村益次郎的意見,西郷隆盛看見新政府軍的配置問「要全部殺光(皆殺し)嗎?」,大村益次郎回答:「當然(そうです)」。

大村益次郎之所以堅持要殲滅彰義隊,是要粉砕在江戶談判的勝海舟對局勢觀望的態度與誇示新政府軍的軍事力量。
      
e0040579_2082578.jpg


彰義隊

為了斷絕彰義隊的退路,大村益次郎他在神田川、隅田川、中山道、日光街道等地都派遣了從各處調遣過來的部隊,只在根岸方向給敵人留下一條退路。

5月15日(7月4日),新政府軍首先發動戰爭,他們在上午7點左右向黑門口(正門)、団子坂(即門)、谷中門(後門)發起攻擊。

由於戰鬥當天下雨(此時期是梅雨期),西北谷中方面的藍染川水量增加,長州藩主力施展不開,而長州藩對新式槍支恩菲爾德步槍(Snider-Enfield スナイドル銃)也還用不習慣。

e0040579_20104844.jpg
(讓長州籓表現失態的恩菲爾德步槍)


說到恩菲爾德步槍,這台灣原住民也擁有,於清代文獻中常出現台灣原住民手持恩菲爾德步槍打清兵的記載。

1760年之後台灣原住民就懂得運用槍枝......到莫那‧魯道生存的年代,槍枝存在於台灣原住民生活中已經有百年歷史了,台灣原住民擁有的槍枝共16種,這種當時先進槍械,恩菲爾德步槍就是其中一種。

彰義隊的大本營設在東照宮附近,他們在山王台(現西鄉隆盛銅像附近)向新政府軍給予還擊。

彰義隊山王台炮兵陣地的威力很強,彰義隊使用的熟練的米尼步槍(ミニエー銃Minié rifle)步槍銃陣地也讓黑門口的西鄉隆盛新政府軍很頭痛。

北方天王寺與谷中門之間,有很多寺院,彰義隊隱藏在寺院內開火,長州藩與彰義隊展開一個一個寺院爭奪戰,很難南下。

失常的長州藩兵由於恩菲爾德步槍實在不熟練竟然乾脆從前線撤退到後方去重新訓練槍法,替代到前線的是佐賀藩兵。

新政府軍本來認為彰義隊不過是耍槍弄刀的烏合之衆,沒想到砲撃戰與銃撃戰也很強。

一時戰況在一進一退的狀態中持續僵持著。

午後1時前,大村益次郎向不忍池西岸的佐賀藩炮兵傳令:「還在睡眼惺忪的大炮,該醒啦!(あるむすとろんぐの大筒。もはやよろしかろう)」。

不久佐賀藩的阿姆斯特朗大砲與岡山藩、津藩的四斤半砲的炮彈,越過不忍池,命中吉祥閣與中堂,馬上發生火災。此砲撃使彰義隊動揺。

經過佐賀藩不斷轟炸彰義隊的陣地,新政府軍側的戰況開始好轉。

西鄉隆盛負責指揮薩摩軍主力攻擊的黑門口最先被攻破。

據說防守黒門口天野八郎組織旗本40餘名敢死隊,準備決死突襲,往後一看卻沒人跟來。

而佐賀藩兵也突破天王寺・谷中門口使北方的彰義隊守備混亂。

e0040579_12175591.jpg


此後彰義隊的防禦逐漸瓦解。

「輪王寺宮」由劍客榊原鍵吉越前屋佐兵衛輪流背著砍殺數名土佐藩士殺出一條血路,由三河島脱出。

「輪王寺宮」逃亡東北躲避,寄身於仙台藩。

薩摩藩遊撃一番隊與熊本藩兵、鳥取藩山国隊組織決死隊登上山王台炮台,戰鬥於下午5點結束,彰義隊逃跑向大村益次郎預料的東北根岸方面,除少部份脫逃外,彰義隊解體基本上被消滅。

天野八郎被捕,在獄中因肺炎病死。

記録上彰義隊戦死者105名、新政府軍戦死者56名。

仍然有逃走的彰義隊残党向北陸、常磐、会津方面逃亡繼續抵抗新政府軍。還有轉戰箱館戦争者。

作為戰鬥勝利的一方,新政府軍從此掌握了江戶以西的地區。

西鄉隆盛指揮攻破的黑門後來被移到了荒川區的円通寺,直至現在門柱上面還留存著當年戰鬥的彈痕。

彰義隊在江戸上野壊滅後,因此戦鬥而起的新政府要人集團都移轉來江戸,江戸改名「東京」,明治新政府首都「東京」歴史開始。

e0040579_159446.jpg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2-14 20:06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