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8鳥羽・伏見戰役-淀藩「裏切」、橋本戰役

1868鳥羽・伏見戰役
淀藩「裏切」、橋本戰役


1月5日淀藩「裏切」

慶応四年(1868)1月5日,薩長連合軍「正式」成為新政府軍後,士氣大振在鳥羽方面軍・伏見方面軍擊破舊幕府軍前進,不久在淀城附近兩軍合流。

另一方面舊幕府軍從「富ノ森」、「納所」、「千両松」各戦線敗退後往淀城撤退,1月5日午後2時左右新政府軍沿著宇治川來到淀小橋,舊幕府軍馬上燒毀淀小橋,為重整陣容,舊幕府軍準備在淀城設下的本營。

淀藩藩主稲葉正邦當時人在江戸為現役的老中,並不在籓內,因此淀藩理所當然應該是堅定的德川幕府支持者。

但是淀藩的內部與其他諸藩同様有尊王與佐幕路線之爭,看到各地舊幕府軍連戰連敗,又看到新政府軍「錦の御旗」高高掛起,怕成為「朝敵」,為了淀藩的生存,不顧藩主稲葉正邦的死活,淀藩重臣與京都朝廷訂立密約對朝廷恭順。

於是淀藩決定對舊幕府軍「裏切」。

燒毀淀小橋後,舊幕府軍準備進入近在眼前的淀城,滝川具挙率先要入城,竟然遭到拒絕,滝川具挙打算強行進入,守護那裡的淀藩士兵已經一齊端好火槍準備射擊。

眼見不妙的滝川具挙騎上馬向南方大喊:「淀藩背叛啦~是敵人。」,幕府譜代名門的背信行為,惹火了舊幕府軍,忿怒的舊幕府軍的士兵在淀城城下市內到處奔跑,一齊向城下放火洩恨。因為是正好吹著強勁西風強的日子,一轉眼地火焰漫延展開,城下街道全都被燒塌。

由於淀藩的背叛,滝川具挙決定在淀城以南的「男山」與「橋本」設立最終防衛陣地。

e0040579_23331479.jpg


新政府軍是因為澱小橋被燒,使用船隻渡過宇治河,來到淀城,淀藩馬上卑屈恭順開城投降。淀藩獻上淀城内的大砲8門與新政府軍表示「忠誠」,由長州藩兵接收。
 
舊幕府軍往男山・橋本方面撤退,燒毀淀大橋阻敵前進。

當日,薩摩藩軍事領袖西郷隆盛前來鼓舞士氣,確認對戦況的有利情勢發展。

1月6日橋本戰役 津藩「裏切」

失去淀城的舊幕府軍為阻止新政府軍侵入大坂平野,在京都平野最南端位置的男山與橋本陣地本營。

慶應4年(1868年)1月6日,下午4點左右舊幕府軍的司令官3人松平正質竹中重固滝川具挙在枚方召開著會議,軍議「向京都進軍」轉變為「迎擊從京都進軍的新政府軍」的方針。

竹中重固滝川具挙已經灰心,對戰局悲觀。若年寄永井尚志給將軍德川慶喜書簡報告此會議結論有「有可能考慮,諸隊全部撤回大坂」之語。

6日、舊幕府軍在石清水八幡宮鎮座。男山東西兩側布陣。

西側橋本是妓館區的宿驛,由土方歳三的新撰組與佐々木只三郎的見廻組加上小浜藩兵650名防守。舊幕府軍主力則以東面男山到西面淀川有利地形準備迎戰。

淀川對面山崎守衛則由津藩(藤堂藩)協力負責。

從慶応元年(1865)開始山崎守衛任務就是交由津藩負責,有義氣的津藩因為「徳川家有危機,有支援的必要(徳川家の危機であり、支援する必要がある)」當然站在德川家那邊。但是鳥羽伏見戰役開始,津藩一直静観新政府軍與舊幕府軍的戰況。

e0040579_23322196.jpg


最初鳥羽伏見戰役新政府軍参加戦鬥為「薩長土鳥」,也就是薩摩藩・長州藩・土佐藩・鳥取藩4藩士兵,並不是「薩長土肥」,當時肥前佐賀藩並沒有參戰。

1月6日,見風轉舵的藝州藩兵也來參加「薩長土鳥」大連合軍。但是「薩長土鳥」的鳥取藩兵又臨時不參戰,剛剛恭順的淀藩雖然送了大砲,但淀藩兵以堅守陣地為由也不出兵。

「薩長土鳥」連合軍又變成「薩長藝」連合軍。

這時新政府軍編成3部份:

1.薩摩藩兵為右翼軍負責橋本與西側男山攻撃任務

右翼軍:薩摩藩兵12個中隊相当:城下士小銃三番隊・七番隊・八番隊・九番隊・十二番隊・外城ニ番隊・三番隊・四番隊・遊撃隊一番隊・ニ番隊・兵具隊一番隊・私領ニ番隊與大砲隊一番隊・ニ番隊

2.長州藩兵為左翼軍負責正面男山的攻撃任務。

左翼軍:長州藩兵3個中隊與2個小隊:第一中隊(奇兵隊)・第三中隊(整武隊)・第五中隊(振武隊)・第八小隊(膺懲隊)・岩国藩日新隊1個小隊

3.薩長藝共同合同組成別働隊負責迂回男山到其東側攻撃任務。

別働隊:世良修蔵率領薩摩藩城下士小銃一番隊・外城一番隊・長州藩第六中隊(第二奇兵隊)・藝州藩兵4個小隊(総括隊長南部健介)

新政府軍渡過木津川開始攻撃舊幕府軍男山橋本戦線。已經有覺悟的舊幕府軍在這裡進行關鍵時刻的決死防禦戰,男山橋本戦線失守的話,大坂就無天險可守。

薩摩長州左右開戰,一直攻不破舊幕府軍防線。

這時世良修蔵率領薩長藝別働隊從木津川渡河,大迂回到男山東側陣地展開急襲,激戦之後突破陣地成功。

新政府軍別働隊突破側面的威脅,使舊幕府軍軍心開始動揺。這時淀川對岸山崎布陣静觀的津藩竟然向舊幕府軍砲撃。

舊幕府軍遭到從不可思議的方向飛來炮彈的轟炸,大吃一驚。

原來昨日1月5日新政府軍已經派使者策反津藩,津藩怕成為「朝敵」,毅然的在此時落井下炮。

橋本的舊幕府軍破口大罵津藩是「謀反者的狗(裏切り者の犬)」,「此種行為果然跟他藩祖(藤堂高虎)一個德性(その行い、藩祖(高虎)に似たり)」。

津藩藩祖藤堂高虎的有名家訓:「一生裡若沒有服侍過七位主君,根本不配被稱為『武士』。(武士たるもの七度主君を変えねば武士とは言えぬ)」,要忠君但可換人繼續忠心,似乎識時務還比較重要。

橋本陣地舊幕府軍砲兵紛紛轉移炮口反擊山崎的津藩兵,致使對新政府軍主力部隊炮擊火力減弱不少。火力減弱不少更使「薩長藝」連合軍猛烈攻擊。

e0040579_23574991.jpg男山~橋本戦線的舊幕府軍在東邊受新政府軍別働隊攻撃、西邊受津藩兵的砲撃,正面連到北邊受到新政府軍主力部隊攻撃,

遭到三面包圍的舊幕府軍終於撐不下去,放棄戦線往大坂方向敗走。

此役京都見廻組長佐々木只三郎腹部中彈重傷(不久後死亡)。

新選組諸士調役兼監察(間諜兼監察)山崎烝重傷(後在紀州湾岸死亡)。

最後橋本市街巷戰中抱著必死覺悟的新選組勇者吉村貫一郎一個人衝向新政府軍......在彈幕中.....消息就此斷絕。



敗走的舊幕府軍不服輸準備在大坂城再與新政府軍決一死戰。

徳川慶喜落跑

但満身創痍的舊幕府軍到達大坂城時,全軍的總大將徳川慶喜已搭乘停泊在大坂灣的幕府軍艦開陽丸往江戸退却。

徳川慶喜臨走時下令:「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不可退卻(千兵が最後の一兵になろうとも決して退いてはならぬ)」。

主帥跑了,舊幕府軍最後希望落空,舊幕府軍最後一兵一卒確實好像敗逃者一樣嘩啦嘩啦逃離大坂...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2-08 23:17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