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8鳥羽・伏見戰役-鳥羽戰線

1868鳥羽・伏見戰役
鳥羽戰線
薩摩最佳指揮官 伊地知正治


e0040579_2203470.jpg


1月3日鳥羽戰鬥

Battle of Toba-Fushimi

日本慶応4年(1868),鳥羽・伏見戰役(Battle of Toba-Fushimi)開戰的第1日(1月3日)總指揮官陸軍奉行竹中重固(竹中半兵衛後代)率領舊幕府軍進攻伏見街道,鳥羽方面軍由大目付滝川具知率領進攻鳥羽街道。

舊幕府軍鳥羽方面軍總指揮 滝川具知
幕府歩兵隊第一連隊(徳川出羽守指揮、1000人)
幕府歩兵第五連隊(秋山下総指揮、800人)
幕府歩兵伝習隊(小笠原石見守指揮、人数不明)
見廻組(佐々木只三郎指揮、400名)
桑名藩兵(服部半蔵指揮、4個中隊と砲兵隊)
大垣藩兵(小原忠迪指揮、500名)
浜田藩兵(指揮官不明、30人)

先鋒總兵力約3000人。

e0040579_19184180.jpg針對舊幕府軍進軍,鳥羽方面薩長連合軍從東寺出發後分成二部份,沿鳥羽街道南下,薩摩藩参謀伊地知正治(左圖)率領薩摩藩6個中隊(城下士小銃五番隊・六番隊・外城一番隊・ニ番隊・三番隊・私領ニ番隊)約700人兵力,渡過鴨川在其小枝橋左岸布陣。

一守備炮兵隊直下鳥羽街道至小枝橋。

長州兵只有30人支援。

伊地知正治3歲就能讀書認字,被稱「千石の神童」,但幼年重病,一隻眼和一脚残廢了,他是薩摩藩極優秀的軍略家。

西郷隆盛曾說:「有伊地知先生在,薩摩的軍略就安啦!(伊地知先生さえいれば、薩摩の軍略は大丈夫である。)」

他的得意技與信仰就是密集火力絕對論。伊地知正治在戰爭爆發前夕就建言『鳥羽・伏見兩街道道路幅寬狹窄。敵軍以細長隊列行進。應以横合夾撃』

鳥羽街道北上舊幕府軍此時在小枝橋橋頭附近開始與薩摩藩五番小隊守軍言語衝突。

滝川具拳說:「這是将軍慶喜入京勅命的先陣,快讓路通行!」並拿出「討薩の表」給薩摩軍看。

小枝橋薩摩藩守軍椎原小弥太看了半天,拒絕說:「沒聽說過此勅命、不能通過!」。

就在2人激烈爭吵中,小枝橋附近佈陣的薩摩藩兵開始構築射擊陣線,伊地知正治派城下士小銃六番隊沿鴨川左岸南下與鳥羽街道平行的草叢中待機,外城一番隊溜到鳥羽街道東側的草叢中待機。

伊地知正治在正面構築4個中隊的火槍部隊,並左右設有伏兵,顯然比已經只想硬衝過橋的滝川具拳高明。

不耐煩的舊幕府軍準備強行突破,椎原小弥太拉出薩摩藩4門四斤山砲開炮,(日本漫画與小説則多說是阿姆斯特朗大砲‧ア-ムストロング砲,這是不正確的),此砲聲開啟了舊幕府軍15000對新政府軍6000的激烈鳥羽・伏見戰爭序幕。

薩摩藩炮擊命中幕府陸軍炮兵的大炮,以此為信號,伊地知正治下令全面正面部隊開火。

e0040579_19192222.jpg


事實上當時仍然處於行軍状態舊幕府軍,並沒有採戦鬥體制,認為前面摧毀小枝橋薩摩藩的崗哨,就可以繼續行軍,當遭到砲撃後細長隊列陷入混亂。

這時舊幕府軍中,佐々木只三郎(殺死坂本龍馬中岡慎太郎的兇手)率領勇敢的見廻組開始反撃,桑名、大垣藩兵也陸續参戦,400名見廻組勇敢的武士刀槍部隊,以密集隊形衝鋒突撃,遭到薩摩藩正面4個中隊猛烈射擊,見廻組死傷慘重敗走。

這時狠角色1000人幕府歩兵第一連隊登場攻撃開始。

滝川具知認為這下子應該可以好好教訓正面4個薩長叛賊中隊。幕府歩兵第一連隊殺氣騰騰逼近,但是在鴨川左岸草叢中的城下士小銃隊六番隊與鳥羽街道東側草叢中藪外城一番隊冒出頭,舉槍開火。

在3面薩摩軍十字交叉火網猛烈射擊下,幕府步兵第一連隊過半數戰死,精銳的幕府陸軍單位還沒發揮力量竟成毀滅狀態。

在第一連隊壊滅後,薩摩藩兵由防守轉為攻擊。

舊幕府軍由桑名藩兵展開炮擊和「伝習隊」使用當時最新鋭法國夏斯波特步槍(シャスポー銃chassepot 後膛装弹)迎擊,雙方進行暫時一進一退的攻防戰。

在長州藩第三中隊(整武隊)的30名別働隊從側面前來,舊幕府軍發現有不明數量的長州藩兵來援,以為大勢不妙往後方富ノ森陣地撤退。

1月4日鳥羽戰鬥

昨日的戰鬥連同伏見戰線,薩長叛賊僅以5000擊退15000舊幕府軍,實際上第1日開戰後,總指揮官竹中重固就從伏見奉行所落跑到淀城,滝川具知也離開鳥羽前線,2人在安全的地方組織後方大本營,紙上談兵。

不死心的舊幕府軍為了奪取京都再度行軍開始,在伏見戰線被擊退的佐久間信久的幕府歩兵第十一連隊、窪田鎮章的十二連隊、会津藩白井胤忠砲兵隊被轉調鳥羽做為先鋒。

伏見戰線留会津藩與新選組等做為主力。

伏見方面的薩長連合軍也派出薩摩藩3個中隊(城下士小銃一番隊・三番隊・三番遊撃隊)與長州藩第六中隊(第二奇兵隊)往返鳥羽方面增援,雙方都準備在在鳥羽方面決戰。

1月4日鳥羽戰鬥,幕府歩兵第十一連隊隊長佐久間信久與第十二連隊隊長窪田鎮章奮勇作戰,一時將薩長連合軍壓倒打的抬不起頭來,白井胤忠砲兵隊也轟炸長州藩軍獲得勝利。

但不幸在亂戦之中,幕府歩連隊隊長被奇兵隊裡的狙撃隊「致人隊」射中,佐久間信久戰死,窪田鎮章也中彈重傷後送大坂時不治身亡。

致人隊狙撃手人數約15人,狙撃第一順位當屬指揮官,狙撃第二順位是砲兵指図役,狙撃第三順位是傳令喇叭手。

舊幕府軍的攻撃與1月3日同様,再度撤回後方富ノ森陣地。

在新政府軍取得優勢南下後,舊幕府軍在下鳥羽以南2公里處「富ノ森」佈置陣地,此處是京都伏見造酒業重地,旧幕府軍的工兵隊把填塞砂土的酒桶加上榻榻米和門板築起堅固的塹壕,稱為「酒樽陣地」。

據說新政府軍,因為在戰鬥第1日時舊幕府軍從伏見奉行所意外地往淀方面退卻,鳥羽幕府軍也撤退至富ノ森陣地,後來膽怯的軍司令官竹中重固又異乎戰爭常識的全面撤離,薩摩軍一開始以為是圈套,為了慎重不敢追擊。

等到薩摩軍清清鬆鬆佔領「富ノ森」陣地,嘲笑舊幕府軍真是一群飯桶。

薩摩軍沒有察覺「富ノ森」陣地周圍有精銳的會津、大垣籓的長槍刀隊潛伏,後來被襲才知道真的是圈套。

會津、大垣籓他們埋伏在鳥羽街道、桂川河堤防道中。在薩摩軍路過時,躲藏週邊的草木繁茂處會津、大垣的長槍刀隊一齊襲擊過來。



拿著新式火炮的薩摩軍遭到刀槍古戰法的襲擊,拼命的會津、大垣的長槍刀隊打擊下,幕府王牌「伝習隊」也出現射撃,薩摩軍陣亡30多人狼狽敗逃。

舊幕府軍收復「富ノ森」陣地,会津大垣隊一直追撃「賊兵」薩摩軍到下鳥羽,當時舊幕府軍大目付滝川具挙記載:「想再稍微追擊,不過因為,日也將入暮,決定停止」,舊幕府軍又失去反轉戰局的機會。
 
1月5日鳥羽戰鬥

此時新政府軍主力已經集中於鳥羽,伏見方面新政府軍又幾乎只剩傳令兵的空虛狀況。

舊幕府軍的營部被設立在淀城附近,終於要振作的竹中重固開軍事會議,在會議中竹中大膽提出「沿著宇治河衝擊新政府軍桃山陣営」之作戦計畫,是成功率高的攻擊計畫。

竹中重固命令会津籓的白井胤忠執行此計畫

会津藩軍事奉行田中八郎兵衛提出「那對白井隊的援兵要如何做?(白井隊への援兵はどうするのか)」

竹中重固回答是:「沒考慮(考えていない)」

会津藩的人當場臉上3條線,竹中重固到底有沒有戰略思想?竹中重固不想分散兵力是在有制勝的機會的時候,而當他分散兵力時卻又都是必敗的情況中,他可能是上天派來滅亡幕府的將領吧!

勇敢而還是沒有援軍的白井隊準備執行竹中重固的計畫,往宇治方向出發。但是鳥羽的新政府軍大舉進攻,竹中重固驚慌失措,撤銷白井隊宇治迂迴作戰,命其轉回抵抗新政府軍。

e0040579_19254523.jpg


鳥羽方面軍薩摩藩4個中隊(城下士小銃三番隊、五番隊、六番隊、外城ニ番隊)及一番砲兵隊・ニ番砲兵隊,加上長州藩第三中隊(整武隊)等主力沿桂川南下、

這時雙方方在富ノ森、千両松激戦,薩長新政府軍準備再度奪回「富ノ森」陣地,而伏見戰線的雙方在「千両松」附近也發生激戰。

防守陣地幕府歩兵隊(隊名不明)與会津藩兵、桑名藩兵拼命勇戦,並施行「躍進出撃」戰術,躍進出撃是前進到定點開火,再見機前進到定點開火,就這樣使新政府軍陷入苦戰。

激戦中薩摩藩的城下士小銃六番隊隊長市来勘兵衛中彈戦死。

但當日結局決定勝敗的卻是新政府軍砲撃,新政府近距離對富ノ森陣地以大砲轟撃,舊幕府軍被轟的唏哩嘩啦,會津砲兵隊也被炸翻,白井胤忠與會津大砲奉行林安定(林権助)皆重傷(撤退淀城時不治)。

舊幕府軍因此放棄富ノ森陣地,撤退到納所陣地。

不久奪取富ノ森陣地的新政府軍緊追到納所陣地,但是舊幕府軍戰意已失,放棄納所陣地抵抗,渡過淀小橋往淀城方向撤退。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2-07 19:10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