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6 第二次長州征討

1866 第二次長州征討
德川家茂 五面撲殺
大村益次郎 四境戰爭
幕府15萬 vs 長州4千


e0040579_6153880.jpg

e0040579_215368.gif
:【赫赫東藩八萬兵,襲來屯在浪華城,我曹快死果何日,笑待四鄰聞炮聲】

第二次長州征討

高杉晉作功山寺舉兵後,幕府面對長州藩局面的急轉產生了很大的震動。

京都「一會桑」中的一橋慶喜松平容保,建議14代將軍德川家茂乘機將長州的內部動亂政治化,早日發動對長州的再一次征討。

第一次長州征伐後的長州藩原本已服罪,但此時政權又一次被一小撮「激進暴徒」高杉晉作所顛覆,長州「激進暴徒」奪取政權後,廢除投降幕府的「九二共識」,高唱「大割據」有對幕府和將軍不利的動向,幕府必須趁早征伐暴徒。

幕府先召喚長州藩藩主毛利敬親前往京都說明,長州藩以藩主「生病」理由拒絶。對代理支藩藩主到大坂的召喚命令也遭到拒絶。長州藩反意已經昭然若揭。

德川家茂也認可一橋和松平的建議,決心徹底毀滅長州藩,德川家茂在元治二年(1865年)5月16日,發佈命令,動員諸藩組織征討軍。

德川家茂發佈征討令後,屬下諸藩卻應者寥寥,偶爾有答應出兵的也是叫苦連天,說藩財政不堪重負。

德川家茂明白,這是「大權委任論」理論在作祟:諸藩現在只認可天皇的敕令,開始忽視幕府將軍的權威。

要取得對長州征討的大義名分,還是要得到天皇的認可。6月,德川家茂不辭辛苦,坐著輪船再次從江戶來到京都,並通過「一會桑」政權,要取得朝廷對長州征討的敕書。

慶應二年(1866年)1月,德川家茂派出小笠原長行為詰問全權大使下達最後通牒,前往廣島向長州藩問罪。此時長州一邊拖延與幕府軍的談判,一邊進行迎擊的準備。

很快,小笠原長行的問罪結果出來了,長州藩對幕府的態度很冷淡,既不屈服也不反抗。

德川家茂認為這樣僵持下去,對局面沒有裨益,於是更換了征討長州的理由,那就是要繼續翻舊帳追究「禁門之變」中長州藩的罪責,進行追加處分。

最終,在德川家茂的軟硬兼施下,孝明天皇下達了「處分防長」的敕令。

幕府作戰計劃-五境入侵

e0040579_8395493.jpg慶應二年6月,幕府以幕府洋式步兵隊、幕府海軍隊、松山藩、彥根藩、高田藩、紀州藩為主力32藩15萬軍隊出兵命令。

家茂動員起來的軍隊,松山藩是幕府親藩,彥根藩和高田藩是幕府的譜代大名,紀州藩是將軍家茂的老家。

而會津藩和桑名藩,因需鎮守京都所以沒有參戰。

至於幕府洋式步兵隊,是德川家茂以年俸15兩的高薪,是幕府軍最強的兵力但顯然幕府並沒有想全力用在長州征討。

幕府征討長州的諸路軍中,除幕府軍和紀州藩兵配備近代武器外,其餘各藩的軍隊仍舊使用刀、槍、弓箭等冷兵器和老掉牙的火繩槍。

參與第二次長州征討的藩和旗本帶著大批軍隊集中到了大坂城,他們就地大肆收購糧食和軍需品,導致大坂一地物價飛漲。

同時,各藩為軍事需要,在本藩內進行糧食儲備,長州藩又控制著下關海峽,國內的物流通道不暢,全國的米價在短時間內飛漲數倍。加上為戰爭而加徵的戰爭稅收和徭役,老百姓的忍耐度到了極限。

由戰爭引發的米價飛漲、租稅激增和抽丁拉夫激起了農民和城市貧民的劇烈反抗。

在「大坂周圍十里之內無一處沒有暴動」(世直し一揆)的情況下,儘管有將軍德川家茂親自坐鎮大坂,幕府也毫無應對之法。

與此同時,英、法、美、荷四國用武力強迫幕府接受了放棄壟斷開國政策和改訂稅率的要求。

此時的幕府內有強藩割據、人民暴動,外有列強壓迫開兵庫港,真是腹背受敵、內外交困。

幕府大軍以藝州口(山陽道安芸)・石州口(山陰道石見)・小倉口(九州豊前)・大島口(瀬戸内海)、萩口(海路)各藩部署決定分5方向向長州藩進攻。

其中由與長州藩仇恨很深的薩摩藩(幕府仍不知薩長連合之事)由海路直搗黃龍,攻下長州賊軍首都萩城,可加速長州籓投降。

在長州藩邊境,幕府軍開始集結,6月2日幕府征伐軍軍監京極高富(丹後峰山藩の第11代藩主)從大坂到達廣島。

九州小倉口指揮の小笠原長行由廣島循海路到達小倉,翌6月3日再征軍先鋒總督紀州藩主徳川茂承也由海路從大坂到達廣島出陣。

大島口-幕府陸軍、松山藩(2萬 大島登陸2000)
藝州口-徳川茂承(5萬)
石州口-松平武聰(3萬)
小倉口-小笠原長行(2萬)
萩口-薩摩藩(實已叛變)

e0040579_8401546.jpg


長州作戰計劃-四境戰爭

此時薩摩藩已通過從土佐藩脫藩的坂本龍馬同長州秘密達成了「薩長連合」,因此拒絕出兵。

薩長密約簽訂後,長州藩再無後顧之憂。

但幕府準備發動戰爭的消息傳來,長州藩內仍然大為震動,桂小五郎高杉晉作急忙召集群臣商議。

根據所得到的情報,幕府方3萬陸軍從山陰方向走石州口,5萬陸軍從山陽方向走藝州口,2萬水陸聯軍從長門南方登陸走大島口,另外主力5萬以北九州的小倉城為基地走小倉口,目標直指長州重鎮下關和主城萩城。

e0040579_11323288.jpg對比幕府的15萬大軍,長州可戰之兵不過區區4千人而已。

5月26日、派遣青木群平前往長崎購買最新式1000餘支最新式的恩菲爾德速射步槍。

但是幕府的插手干預,青木群平購買恩菲爾德槍並不順利,6月時,桂小五郎伊藤博文與井上馨到長崎與英國商人格羅弗(Thomas Blake Glover)交渉,透過同盟関係薩摩藩協助米涅步槍4300支,蓋貝爾步槍3000支。

4千對15萬,這場懸殊的仗真的很難打,然而大村益次郎卻胸有成竹,5月22日他召集満16歳到25歳的農商階級1600人組成部隊,廢除了藩兵制的「八組制度」,解散以8家最高家族為統帥的八組部隊,積極整頓奇兵隊。

長州藩軍從上至下實現全藩一體化,透過新式武器裝備,避免無用的攻擊。

大村益次郎輔助高杉晉作拿出了超級大膽的分兵四戰的策略,也就是把千人分為4隊,各堵一路幕府軍,面對數10倍於己的敵人,希望能夠在短期內就戰而勝之。

長州作戰指揮官:

大島口-在地民兵隊(500)
藝州口-河瀬安四郎(1000)
石州口-大村益次郎(1000)
小倉口-高杉晉作(1000)

大島口戰役

e0040579_8404356.jpg6月7日幕府方的「富士山丸」、「翔鶴丸」、「旭日丸」(水戸藩保有)、「一番八雲丸」(松江藩保有)等四艘新式戰艦炮擊油宇湾内的安下庄,配合陸軍進攻瀬戸内海周防大島(屋代島)炮台,展開第二次長州征討的序幕。

由於長州籓兵力不足,屋代島守備兵由少數訓練度低下的島民士兵組成。

6月8日由幕府陸軍的西式步兵隊與松山藩的部隊400名在屋代島的久賀登陸進行佔領,但宇和島藩拒絕了幕府的出兵命令。

從安藝宮島出航的幕府船團也在大島周囲,如下雨般不停的砲撃。

因為幕府方無差別的攻撃,松山藩兵占領集落後對住民施加暴行,略奪、虐殺慘事連連。

本來長州籓認為防衛大島口無戦略價値,考慮到大島住民對幕府高漲敵意與打擊主戰派「一會桑」的面子,6月12日高杉晉作製定了「長州大島奪回作戦」海戦夜襲。

6月12日夜晚,大島北側久賀沖有幕府「翔鶴丸」、「旭日丸」、「一番八雲丸」等3艘軍艦停泊中,黑暗的海上只有船隻的小煤油提燈亮著。

高杉晉作在掛著外国旗的「丙寅丸」(全長125m 砲4門)軍艦・對周防大島久賀沖停泊的幕府艦隊展開夜襲。

但是幕府等3艘軍艦是蒸氣船,發動蒸氣需要時間,突然遭到高杉晉作的奇襲,在炮火中負傷撤退。

6月13日世良修藏指揮的第二奇兵隊125名與遊撃隊將大島奪回,並繼續在島內消滅幕府軍殘黨,直至戰爭結束。

藝州口戰役

藝州方面先鋒的彥根藩井伊家和高田藩榊原家,兩軍的武器戰法依舊是266年前,其先祖參加關原決戰時候的摸樣。

彦根藩赤備武士擁有火縄銃510挺,高田藩擁有210挺蓋貝爾銃。其先鋒総督是紀州藩主徳川茂承,總兵力「號稱有5萬餘人」。

長州籓藝州口守將是「遊撃隊」的總督河瀬安四郎(石川小五郎),總兵力1000人,使用米涅步槍。

戦端由瀬田開始。6月14日未明,木股土佐隊(彦根家老)使番竹原七郎平與隨從者2人渡河開始遭到長州岩国籓兵擊斃。

小瀬川河口付近開始砲撃戦,長州藩、岩國藩的軍隊分3隊渡河進撃在小瀨川將井伊直憲的彥根藩兵以及高田藩的軍隊輕易擊潰,井伊和榊原兩軍的總兵力有1萬餘人,與他們交鋒的長州軍不過區區500人,長州藩的米涅步槍打的彥根藩以及高田藩潰不成軍,敗軍乘小舟從廣島脱出。

河瀬安四郎的長州籓兵進入廣島籓境12公里,目標直指大野。坐鎮廣島的陸軍奉行竹中重固急忙調遣陸軍和紀州藩兵前往迎擊,6月18日雙方圍繞大野展開了激烈爭奪。

幕府艦隊在岩国新湊砲撃,新式幕府歩兵隊上陸攻撃。

激戰從6月19日開始,長州軍兵分兩路,從大路和山谷兩個方向進攻大野四十八坂,遭到了幕府軍的頑強抵抗。

長州方面的史料《防長回天史》記載了當時的戰況:「(大野)村之西南有一山丘,乃要害之地。敵軍部署大炮,別以步槍隊佈置於左右之高地,彈丸雨下、拒戰不已。」

激戰在6月25日進入白熱化,「截止昨日,我軍的炮擊,每門大炮只打出五、六十發炮彈,而於今日打出一百二、三十發」(防長回天史),長州軍的大炮由於發炮過多導致紅熱而無法繼續裝藥發射。

直到8月2日幕府軍的步兵差圖役頭取間宮帶刀和大炮差圖役三木多一郎被長州軍狙擊手擊成重傷,群龍無首的幕府陸軍才被打敗。

後來戰爭進入了膠著狀態。廣島浅野藩拒絕了幕府的出兵命令宣佈局外中立,拒絕出兵。

石州口戰役

石州口幕府統帥是浜田藩主松平武聰。而松平武聰一橋慶喜的異母弟。 

長州方面由大村益次郎指揮的(名義上的指揮官是清末藩主毛利元純)長州軍通過了持中立立場的津和野藩的領。

6月17日雙方在石州益田町萬福寺開始戰鬥,幕府軍(福山、浜田兵)持和筒(火縄銃)與蓋貝爾銃與大村益次郎的米涅步槍部隊對峙。

7月18日,大村益次郎分兵三路突入益田町。

長州軍武器精良,射程較遠,同時在大村益次郎的苦心訓練下,利用町內各種掩體作戰的技術也比幕府軍為高,因此以寡擊眾,仍然很快就贏得了勝利,敵將三枝刑部也中彈殞命。

當時長州軍絕不佈設密集隊形,而是分散衝鋒,使得中彈的人很少。

松平武聰因為生病無法指揮,部隊交由山本半弥指揮,但在大村益次郎精強軍勢前,浜田藩兵壞滅,山本半弥切腹。

浜田藩兵穿著漂亮的陣羽織與甲冑成為大村益次郎散兵戦術狙撃射撃最佳目標的。

松平武聰放棄浜田城經海路逃往松江,然後、松平武聰再逃到更遠的美作国鶴田領飛地。

敗退的幕府軍後退到浜田城西面12公里外的山區,企圖憑藉大麻山、雲雀山、鳶巢山等天險阻遏長州軍繼續挺進。

但是大村益次郎調來了數門新式大炮,對上述山頭進行猛烈轟擊,最終大麻山、雲雀山次第陷落,鳶巢山的幕府軍一哄而散。

7月19日,大村益次郎率領長州軍進入浜田城,在城下町中各處都豎立起「長州支配」的木牌,並且隨即佔領了附近幕府直轄的石見銀山。

浜田城的陷落,標誌著幕府軍石州口一路的徹底失敗。

小倉口戰役

e0040579_8415259.jpg幕府軍由總督由唐津藩小笠原長行指揮的九州諸藩同高杉晉作山縣有朋率領的長州藩在關門海峽數次進行戰鬥。

6月17日高杉晉作指示登陸小倉藩領。

維新英雄坂本龍馬也參與海上攻擊門司港,6月17日長州藩下関海戦中,在長州海軍総督高杉晋作指揮下,坂本龍馬所屬亀山社中「乙丑丸(ユニオン号)」,幫助長州藩渡海作戦。

坂本龍馬下関海戦

高杉晋作搭乗丙寅丸率領癸亥丸・丙辰丸炮擊「田ノ浦」,乙丑丸與庚申丸也對門司敵陣施行艦砲射撃,使小倉藩海岸守備隊壊滅。

長州藩首先第一陣由山縣有朋率領奇兵隊渡過関門海峡,在「田の浦」上陸,福原和勝率領報国隊接著上陸。

但是,小倉藩大舉反撃,警戒中的高杉晋作認為長期對陣不利,制海権無法確保,下令在幕府軍陣営放火,燒毀海岸船隻,長州全軍撤退回下関本營。

此時只有小倉藩兵單獨對抗長州藩兵,立花柳川藩、細川肥後藩、有馬久留米藩、鍋島佐賀藩都拱手傍観,連西式的幕府歩兵隊也拱手傍観。

孤立無援的小倉藩連連向諸藩兵與「富士山丸」幕府艦隊請求協助。

高杉晋作再度下令在田の浦・大久保海岸付近上陸,上陸後的長州軍一分為二,一部走走海岸線,一部走山間部,兩分進合擊方小倉藩重要據點「大里」砲台。

奇兵隊對大里砲台發動強襲,奇兵隊第四銃隊隊長阿川四郎戦死。

在靠近大里砲台的御所神社有少量的小倉藩兵銃隊防守,從松林内對長州藩兵開火,為了驅逐小倉藩兵銃隊,奇兵隊第四銃隊押伍(半隊司令)堀滝太郎下令強攻,他也在衝鋒時中弾陣亡。

持續苦戦中長的州藩兵,不斷的騷擾出擊,小倉藩兵打到沒有彈藥,戦況轉向長州藩兵取得優勢,無力再戰的小倉藩兵往赤坂方面に撤退,

不過,為長州藩兵也沒有追擊的餘力,再次往下關撤退。

7月27日高杉晋作的長州藩兵第3度集結發動「赤坂・鳥越戰役」(現在北九州市立櫻丘小学校附近),山縣有朋的奇兵隊走山間部,福原和勝的報国隊走海岸線,小倉藩敗走,長州藩兵準備攻入小倉平野的赤坂口。

這時在赤坂口延命寺山觀戰的熊本藩(肥後藩)參戦,熊本藩可能跟佐賀藩借來的擁有當時最新鋭的阿姆斯特朗大砲(アームストロング砲),武器装備與長州藩兵勢均力敵甚至於還要強大。

長州藩兵渡海作戦並沒有攜帶重炮,只帶了一些小野戰炮。

海岸線進軍報国隊由砲隊為先頭攻撃開始,可是遭到熊本藩兵重砲反撃,受到重大損害被撃退,福原和勝的報国隊攻撃受挫。

接著,山縣有朋的奇兵隊展開強攻,奇兵隊山田鵬輔率領第一小隊當先鋒開始攻撃,奇兵隊與熊本藩兵一進一退激烈拉鋸戰,直到猛将山田鵬輔被銃撃戦死。

山田第一小隊遭熊本藩兵猛攻成半壊滅狀況。

因為山田鵬輔的陣亡,山縣有朋的奇兵隊攻撃頓挫。

看到如此苦戦的高杉晋作,命令熊野直介所部為予備戦力,再度發動攻勢,還是被熊本藩兵撃退。

連戦連勝長州藩兵在熊本藩兵防守的赤坂口無法突破而吃鱉,終於全面撤退,熊本藩獲得勝利。

雖然熊本藩獲得勝利,但也有不少損失,因此熊本藩向幕府小倉口總指揮官小笠原長行要求交替赤坂口防務。

小笠原長行拒絕,他認為現在只有熊本藩能擋住長州藩,如果赤坂口防務交替?誰能守住的赤坂口?

熊本藩其實對長州藩並沒有特別反感,戰鬥意識並不強烈,對於繼續要支撐與長州藩戰鬥的責任非常不滿。

立花柳川藩、有馬久留米藩、鍋島佐賀藩還是繼續拱手傍観,連小笠原長行西式的幕府歩兵隊也不親上火線,分明是給熊本藩「莊笑維」。

7月29日熊本藩不満達到頂點,獨自判斷決定放棄赤坂口撤兵,這下晴天霹靂,小倉藩可急了哭求熊本藩留下來。

熊本藩兵一邊表現同情小倉藩但依然從赤坂口撤兵。這天更加重大的信息傳到小笠原長行的指揮部-「将軍徳川家茂死亡」。



(篤姬_德川家茂)


将軍徳川家茂死亡,熊本藩撤兵,小笠原長行見大勢不妙,一個人登上富士山丸也從戰線脫離。

被孤立的小倉藩於8月1日在小倉城內放火,小倉陷落,向香春方向退卻。

這之後雖然小倉藩與長州藩的戰鬥還在繼續,小倉藩家老・島村志津摩等指導小倉軍再編成,全軍往小倉領地東南的山岳地帶的平尾台對長州藩展開游擊戰。

第二次長州征討,幕府軍的全面敗北結束。

休戦

雖然一橋慶喜一開始親自出陣聲稱要掃平敵軍「大討込」,但接到小倉陷落的報告後受到衝擊,停止了進攻。

8月20日徳川家茂發喪,一橋慶喜繼承徳川宗家,朝廷征長休戦勅書也同時發表。

德川家茂的死至少使幕府有了一個撤兵的理由。是時的幕府,已經因為發起第二次征討長州而騎虎難下,國內到處有暴動,如果承認第二次征討長州失敗,對於幕府而言絕對是一個難堪的結局。德川家茂的死使幕府能以一種體面的方式結束戰爭。

最終,由勝海舟與長州的廣澤真臣井上馨在宮島進行會談,達成了停戰協議。大島口、芸州口、石州口戦鬥停止,9月幕府軍全面撤退。

第二次征討長州以幕府的失敗告終,幕府的威信土崩瓦解,決定了徳川幕府滅亡的未來.....

e0040579_844932.gif


e0040579_83142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28 08:22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