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3 天誅組之變

明治天皇的叔父 中山忠光
1863 熱血攘夷19歲
大和行幸 天誅組之變
明治維新的導火索


e0040579_733299.jpg


天誅組也稱「天忠組」是江戶幕府末期由土佐、鳥取、久留米、熊本等藩的脫藩藩士組成的“討幕攘夷”激進派之一。

當時年僅19歲的公卿中山忠光是尊攘派公卿中山忠能的7子,其母親是平戶藩主松浦清之女愛子。明治天皇的生母中山慶子(一位局),正是忠光的異母姐姐。他輩份是明治天皇的叔父。

中山忠光自小就是宮廷中的異類,他和那些中規中矩暮氣沉沉的老公卿不一樣,會突然興起與人相撲,也會突然走出宮去,把禮服的下襬高高撩起,在賀茂川的淺水處漫步,當時的隨從和百姓都會暗地裏笑他,「如何也不像個殿上人(公卿)模樣啊」。

受其父影響,年輕的中山忠光即是當時朝廷中尊攘派的中堅人物,與在野的尊攘志士真木和泉(久留米脫藩浪人)與吉村寅太郎(土佐脫藩浪人)交情甚篤。

文久三年(1863年)2月,在全國性的攘夷大潮中,忠光毅然辭去了國事寄人的職務及從五位下侍從的官位,離開了朝廷,來到了長州藩,改名為森俊齋,與眾多出身低微的長州志士們一起,站在了與列強奮戰的潮頭。

當年5月10日,久坂玄瑞率志士集結在長州光明寺(光明寺黨),響應孝明天皇的攘夷號召,登上長州炮臺,向過往下關海峽的英法船隻炮擊。

中山忠光踴躍參與其中,並親自點燃大炮引線,絲毫沒被激烈的槍炮聲所嚇倒。

大和行幸

6月,美法聯合艦隊對長州炮臺進行報復性攻擊,長州藩艦隊全軍覆沒,炮臺被毀。中山忠光無奈之下,只得在7月返回京都,被朝廷處以剝奪侍從官位、閉門謹慎的處分。

8月13日,三條實美真木和泉吉村寅太郎策劃了孝明天皇的「大和行幸」。

「大和行幸」其實是要孝明天皇去大和国神武天皇陵、春日大社參拜,順便再去伊勢神宮行幸一下的宣揚攘夷的拜拜之旅,但沿途都是幕府的地盤。

吉村寅太郎親自造訪了在家“閉門思過”的中山忠光,向其敘述了尊皇攘夷的志向,並邀請中山忠光參加掃蕩沿路天皇的障礙。

激憤的中山忠光慨然應諾,並在次日親自來到了尊攘浪人們集結的方廣寺,自告奮勇擔任了大和行幸先鋒隊的總大將,自稱為「天誅組」,替天行道,準備向大和、伊勢進軍。

e0040579_4444926.jpg

最早的天誅組只有38人(土佐脫藩浪人18名,久留米脫藩浪人8名,其餘人等12名),主要幹部為吉村寅太郎藤本鐵石松本奎堂等,他們一開始假稱前往長州下關,從大坂乘船出發,在船上這38名同志全體割下了頭髮,表示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志願,隨後轉向在堺港登上陸地。

這時,淡路島的大地主吉東領左衛門被天誅組志向感動,將家產全部變賣,捐給了天誅組當作軍資。

16日,天誅組進入河內狹山,參拜過楠木正成墓後,忠光派吉村寅太郎為使者,來到狹山藩的陣屋,要求藩主北條氏燕加入自己的隊伍。

北條氏燕急忙託病不出,委託家老朝比奈縫殿出面交涉。

朝比奈經過苦慮,贈送天誅組以蓋貝爾銃、盔甲,並答應在孝明天皇親臨大和時加入隊伍為條件,換取了天誅組的退兵。

天誅組也派使者到下館藩的白木陣屋,下館藩也提供一些銃器武具。

五条代官所

e0040579_7375421.jpg得到狹山藩、下館藩武器彈藥的天誅組,將旌旗上繡上皇室的菊花家紋,上面寫著「七生賊滅天後照覧」的字樣,士氣高漲。

17日、天誅組進入河内檜尾山観心寺與調達軍資金的藤本鉄石合流後出發,越過千早嶺,進入了神武天皇陵寢所在的大和國。

志士們大和之行的第一站,是奈良南部的五条,這在當時屬於幕府的天領。幕府在攘夷活動中的出爾反爾,早已激起了志士的莫大義憤。

經過一番計較後,中山忠光正式下令,天誅組攻打五条的幕府代官所。

池內藏太與隊員們利用十幾根松木,挖空後做成土炮,轟擊五條代官所,並派小隊人馬持狹山藩援助來的火槍在正門不停射擊,給代官軍造成天誅組主攻正門的假像。

吉村寅太郎則率主力隊員,手持長槍從代官所後門奮勇殺入。激戰後,五条代官鈴木原內自刎而死,30名代官軍全被天誅組消滅。

大獲全勝的天誅組,在18日將鈴木梟首示眾,燒燬了幕府的代官所,並宣佈五条成為皇室天領之「天朝直轄地」,自立「御政府」,正式揚起了倒幕的大旗。

天誅組在五条代官所襲撃後在櫻井寺本陣軍議。
決定軍職

主将 :中山忠光(19歳)
総裁 :藤本鉄石吉村寅太郎松本奎堂
御用人:池内蔵太
監察 :吉田重蔵那須信吾酒井伝次郎
銀奉行:磯崎寛
小荷駄奉行:水郡善之祐

槍隊、鉄砲隊編成。總兵力達1000多人,兵士主體是十津川郷士。

軍事装備以狭山藩得到的蓋貝爾銃、槍、刀等。另外有松木製的土製大砲10数門。

派監察那須信吾(土佐脫藩浪人)為使去近隣的高取藩送恭順勧告,高取藩也表示臣服。

天誅組的過激之舉,甚至把在京都的三條實美都嚇到了。實美急忙派出平野國臣為使者,告誡天誅組行動必須慎重,但並不被中山忠光等人理會。

就在忠光和天誅組意氣風發時,京都局勢卻在十八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公武合體派捲土重來,發動「八月十八日の政変」。政變驅逐了三條實美與長州藩。

京都的尊攘派被清掃一空,孝明天皇表示要將「大和行幸」無限延期,幕府也乘機下達了紀州藩、津藩、彦根藩、郡山藩等征討天誅組的命令。

天誅組雖然失去了大義名分,仍然決心用武力與幕府對抗到底,他們在8月20日將大本營轉移到要害堡壘「天之辻」(辻,日語中“十字路口”的意思)。

其後,吉村寅太郎再次發揮了外交方面的才能,說服了奈良一帶的十津川鄉士加入天誅組。

十津川鄉士是大和國內獨立的民兵武裝,隊伍足有960人,雖然在聲勢上壯大了天誅組,但也給天誅組的兵糧給養帶來極大的困難。

並且,十津川鄉士內部也矛盾重重,許多人是在半脅迫之下加入天誅組的,鬥志和士氣都十分缺乏。

其中十津鄉士的首領玉掘為之進還因為多次反對忠光等人的決策,最後被天誅組在天之辻殺害。

高取城攻撃

e0040579_4342873.png二十五日,原先已答應恭順天誅組的高取藩突然翻臉,響應幕府對天誅組的征討,停止向天之辻供應補給。

大怒的中山忠光率天誅組大隊人馬攻打高取城,高取藩是個封邑兩萬五千石的小藩,能動員的人馬只有200人,但他們熟悉高取城附近的地形。

攻城戰鬥中,行走在崎嶇山路上的天誅組,突然遭到高取藩兵居高臨下的槍炮轟擊造成大混亂,死傷慘重,潰散到五条。

強攻失敗後,吉村寅太郎決心放手一搏,組織決死隊在26日晚對高取城發動夜襲。但是,途中決死隊被高取藩的斥候發現,混戰中吉村中了自己人的流彈,身負重傷,決死隊也敗退下來。

9月,攻城不利的天誅組被陸續趕來的幕府征討軍包圍,陷入絕境。

這時被公武合體派掌控的朝廷也下達“觸書”(類似法令文件),稱天誅組為「逆賊」,督促幕府早日剿滅之。

天誅組又開軍議準備往大坂方面脱出。

壊滅

e0040579_4311694.jpg9月10日,總數達14000人的征討軍對天誅組發動總攻。

14日、紀州・津藩兵攻擊天誅組總部「天の辻」,吉村寅太郎放棄「天の辻」。中山忠光依賴天険繼續頑抗。

朝廷下達令旨到十津川郷,稱中山忠光忠「逆賊」,因此十津川郷士提出退去天誅組要求,並逕自離去,天誅組戰力損失4/3以上,天誅組實質戦鬥力喪失。

激戰了整整9天後,19日取勝無望的中山忠光只得下令解散天誅組,殘餘力量沿山間小路往外突圍。

24日,天誅組突圍人員在鷲家口被紀州、彥根藩的大隊人馬攔截。

為保證中山忠光能逃出,天誅組幹部那須信吾領著決死隊衝入彥根藩軍中,在擊斃對方大將大館孫左衛門後,自己也身中數彈,壯烈戰死。

天誅組三總裁也陸續陣亡...........

藤本鐵石則單身殺入紀州藩陣營中,在亂刀下犧牲。

松本奎堂負傷失明,一直坐在駕籠上,在鷲家口激戰中,轎夫們被槍彈聲驚嚇,四散奔逃,松本的駕籠被扔在荻原的地藏堂邊,自知無法身免的松本爬出駕籠後,切腹自殺。

一直重傷的吉村寅太郎,也被征討軍中的安濃津藩兵射中身亡,臨死前賦詩:「吉野山,葉隨風亂舞,我持太刀立,只見血煙濃。(吉野山 風に乱るる もみじ葉は 我が打つ太刀の 血煙と見よ)」

天誅組在一日內精華凋盡。文久3年(1863年)10月時平野国臣擁立公卿沢宣嘉響應天誅組在但馬国生野代官所襲撃挙兵,也遭到幕府軍追討而敗北,是為「生野の変」

池内蔵太逃往京都潜伏,後來加入坂本龍馬的海援隊。水郡善之祐被捕在京都六角監獄處死。

中山忠光成功突圍而出,先是藏匿在大坂的長州藩邸內,後又去了長州下關隱居。

次年,「禁門之變」後,長州尊攘派志士損失殆盡,藩內主張恭順幕府的“俗論派”掌握了長州政權。

中山忠光最後在元治元年(1864年)11月,被俗論派出的剣術高手福永正介用繩索絞殺,結束了20年短暫而輝煌的一生,天誅組宣告徹底毀滅。

雖然天誅組只堅持了40多天便以失敗告終,但其用武力對抗幕府的不妥協精神,成為倒幕先行者,極大激勵了其後的倒幕志士。

這場由尊攘派志士發動的暴亂,被日本史學界評價為明治維新的導火索。

中山忠光的曾孫女就是嫁給清朝最後皇帝愛新覚羅溥儀的弟弟溥傑嵯峨浩。(來源:日文維基綜合)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19 04:29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