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 天狗黨之亂

Mito Rebellion
1864 天狗黨之亂
水戸藩 尊皇攘夷大悲歌


e0040579_4254023.jpg


水戸藩「筑波勢」舉兵

元治元年3月27日(1864年5月2日)、要求横浜鎖港,尊王攘夷思想水戸藩士藤田小四郎歸藩後,游走常陸、下野等國,宣揚尊攘大義(激派),最後集結了62人的隊伍,在築波山舉兵。

舉兵的激派多出自下級藩士,大部分是在藩政改革中被德川齊昭提拔上來的。稱為「筑波勢」、「波山勢」。

尊攘大義的水戸激派筑波勢他們還有一個名稱「天狗黨」,水戶藩的門閥派(世居要職的藩士家族 鎮派))看不起這些陡然得勢的下級藩士暴發戶,便譏諷其為「天狗」,這就是「天狗黨」名字的由來。

「筑波勢」起事後,許多町人、農民和神官參與其中,隊伍迅速膨脹到1400多人。他們抬著前藩主德川齊昭的牌位,以實現齊昭生前攘夷志向為旗幟,奉町奉行田丸稻之衛門為總師,要去參拜下野的日光東照宮,其實是要佔領東照宮(裏面供奉著德川家康的神位),以壯大聲勢。

東照宮所在的宇都宮藩立即派遣軍隊攔截住筑波勢,東照宮奉行也拒絕了筑波勢的參拜請求。

無奈的筑波勢只得暫時屯紮在大平山,這時水戶藩的門閥派市川弘美乘虛而起,勾結了藩內的鎮派,結成「諸生黨」,奪取了藩廳實權。

得知後院起火的筑波勢,在5月末急忙趕回築波山,準備恢復激派在藩內的權力。

行軍途中,筑波勢中的過激分子田中願藏帶人到櫪木町去募集資金,要求軍資金30,000,櫪木町回答連5,000両也出不出來,田中願藏便在真鍋宿縱火焚燒,把宿場和町屋燒得一乾二淨,237戸燒毀,700多災民無家可歸。也因為此事,筑波勢被幕府定為「暴徒亂党」,遭到討伐。

e0040579_495266.jpg

(幕府陸軍 初陣)


下妻之戰

元治元年6月、幕府對筑波勢發出追討令,命常陸国、下野国諸藩出兵。

幕府派遣步兵奉行藤澤次謙、步兵頭北條新太郎和步兵差圖役頭取香山榮左衛門率領陸軍2500為主力,加上從先手組、持小筒組、小十人組和徒士組中抽調的兵力,前往討伐筑波勢。

雖然有幕府新式陸軍參戰,但是全軍的指揮權掌握在不諳軍事的軍監永見貞之丞小出順之助兩目付手中。

幕府軍在下妻(茨城県西部)紮營,認為筑波勢不過只是些烏合之眾。水戶藩的市川弘美也率領諸生黨也加入征討軍陣營。

7月9日拂曉時分,筑波勢魁首藤田小四郎飯田軍藏率領250多名水戶浪士突襲了幕府軍的下妻大本營多寶院,他們衝入軍營,四處縱火,使幕府軍陷入了一片混亂。

幕府軍的主將永見貞之丞小出順之助只顧逃命,拋棄了部隊。看到主將是這副德性,士兵們紛紛放棄抵抗,四散奔逃,結果遭致大敗,損失了150人。

幸賴步兵頭北條新太郎率部拼死反擊,擊退了筑波勢,方才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幕府征討軍潰不成軍,市川弘美逃回水戶城,焚燒「筑波勢」家人的屋舍,逮捕射殺筑波勢的家屬。

家人遭受虐殺的消息傳來,筑波勢內發生動盪,一部分當初以攘夷為目標加入的成員,不願參與水戶藩的內鬥,便自行離隊,朝橫濱殺去,結果被幕府一一鎮壓。

滯留京都的水戶藩藩主德川慶篤,為收拾局面,急忙命宍戶藩主(水戶的支藩)松平賴德領宍戸藩兵(稱為 「大発勢」)平定事端。

因諸生黨失勢的激派的領袖人物武田耕雲齋山国兵部等半途加入了松平賴德的隊伍,松平賴德平素就同情激派,而且其進入水戶城的要求也被市川弘美拒絕,大発勢一氣之下也加入了筑波勢。

又從下総小金來了尊攘派士民2000多人,筑波勢聲勢更加壯大。

那珂湊戰役

第一次征討失敗後,幕府此時已將能否鎮壓天狗黨視作關乎幕府威信的大事,於是改任老中格若年寄田沼意尊(遠州相良城主)為主將,率領13000大軍前往征剿。對天狗黨發動了第二次征討。

松平賴德的「大発勢」與市川弘美的「諸生黨」在水戸郊外對峙,8月22日松平賴德後退在那珂湊布陣,雙方爆發衝突。

田沼意尊的幕府軍在8月25日趕到幫助「諸生黨」,當「大発勢」猛烈抵抗之繼,「筑波勢」武士刀隊避開了幕府軍的火力,趁他們彈藥不繼的時候,展開了淩厲的白刃攻擊,29日幕府軍抵擋不住,全軍崩潰。

10月幕府追討軍與「諸生黨」再度重整,包圍那珂湊,海上派出幕府海軍「黒龍丸」艦展開艦砲射擊。

「筑波勢」「大発勢」這次擋不住幕府現代化的武力攻擊。

宍戶藩主松平賴德不敵幕府方的攻擊,幕府以「前來向幕府申訴真意」的機會誘捕,馬上以與叛軍筑波勢「野合」的責任被勒令切腹自殺,千餘人馬隨後投降。

在此之前松平賴德的居城助川海防城遭到幕府攻撃於9月9日落城。

但是筑波勢田中願藏隊奪還助川海防城,進行籠城,幕府軍9月26日再度攻撃陥落。敗走的田中隊,最終在八溝山被棚倉藩軍消滅,全隊被捕殺。

天狗黨上洛

大発勢解體與那珂湊戰敗,使挙兵勢力陷入大混乱、脱出成功1000餘人突圍在水戸藩領北部大子村(茨城県大子町)集結。

11月1日,以武田耕雲齋為總大將,山國兵部為軍師,田丸稻之衛門為本陣將領,藤田小四郎竹內百太郎為副將。

他們沿著中山道(下野、上野、信濃、美濃),朝著京都進發,上洛要透過禁裏御守衛總督一橋慶喜向朝廷表達「尊皇攘夷」。

e0040579_4101410.jpg

(圖源:今日は何の日?徒然日記:合戦布陣図・保管室)


這些「筑波勢」殘黨,正式被稱為「天狗黨」。

「天狗黨」臨行前,深刻反省了之前的紀律,明令禁止掠奪、濫殺的行為,並在行軍途中滿額向百姓支付食宿費用,因而博得不少同情與支持。

一路上善戰的天狗黨在「下仁田戦争」擊敗高崎藩兵、「和田峠戰役」擊破高島藩・松本藩兵,多次擊敗幕府方的藩兵,聲威大震,沿路的小藩紛紛閉門不出,避免與天狗黨發生衝突。

11月下旬,已抵達美濃鵜沼宿的天狗黨,得知彥根、桑名、尾張等藩的大軍已在前方嚴陣以待,認為從美濃上洛已無可能,便準備自中山道北部繞道而行,沿琵琶湖進入京都。

12月,天狗黨冒著大風雪,進入北陸的越前,準備繞個更大的圈,繼續向京都前進。

12月11日,在漫天飛雪中,天狗黨被幕府大軍包圍在越前敦賀,當他們得知德川慶篤一橋慶喜也在征討軍陣營時,歡呼雀躍,認為向主君傾訴的時機終於到來。

不過,一心渴望見到主君和慶喜的天狗黨,並不明瞭當時的局勢,「公武合體」論已占上風,過激的尊攘派已為幕府所不容。

天狗黨所依頼的「自己人」一橋慶喜反而可能要避嫌是水戸藩出身,還自願向朝廷請求加入討伐軍。

直到一橋慶喜無情駁回了他們的請願書,天狗黨才知道即將到來的命運。

在最前線的加賀藩監軍永原甚七郎,也是天狗黨的同情者,便勸說武田耕雲齋「降伏」放下武器,山国兵部等對「降伏」感到有損尊嚴反對。

12月17日(1865年1月14日)拂曉,幕府軍開始從鯖江、府中的兵從天狗黨後方紛紛壓進發動總攻擊,武田耕雲齋率天狗黨828名向加賀藩投降,武装解除。

當日本東邊的天狗黨覆沒的前二天的12月15日,日本西邊的長州藩高杉晋作在功山寺挙兵,長州藩發生政變。

最初,天狗黨受到加賀藩的友善待遇。不久後,田沼義尊率幕府軍來到,便將天狗黨全部關押在醃魚倉庫裏,全部上了手銬腳鐐,每天只給粗食。囚禁的環境惡劣,病亡20多人。

加賀藩向幕府上書,希望能寬大處理天狗黨成員,誰知這份上書起了反作用,幕為警戒天狗黨的同情者,幕府做出了將天狗黨全部處死的決定。

尊皇攘夷大斬首

結局828名天狗黨在次年1865年3月1日,武田耕雲齋等24名天狗黨首領最先在來迎寺被斬首,普通成員隨後被分批殘殺,罹難的天狗黨共有352人之多。

3月12日斬首135名、13日斬首102名、16日斬首75名、20日斬首16名,3月20日斬首行動結束,其他天狗黨倖存者流放遠島處刑。

臨刑辭世詩~

武田耕雲齋:「雨霰如箭飛,難越駒嶺雪(雨あられ矢玉のなかはいとはねど進みかねたる駒が嶺の雪)」

山國兵部:「先去冥界裏,與鬼決勝負(ゆく先は冥土の鬼と一と勝負。)」

藤田小四郎:「清風送梅花,散入袖中舞。(さく梅は風にはかなくちるとても にほひは君が袖にうつして)」

e0040579_449629.jpg


耕雲齋等人的首級,還被鹽醃後送至水戶城與那珂湊示眾。幕府也處决天狗黨家人,武田耕雲齋妻子、2個兒子、3個孫子也被斬首。

據说,武田耕雲齋的妻子,是抱着丈夫被鹽醃的首级,被斬首的。

水戸藩「天狗黨」被幕府消滅、「諸生黨」後來也明治政府軍消滅。藩內人材付之一炬,在新政府成立後,水戸藩沒有人佔重要地位。

e0040579_1934790.jpg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1-09 04:00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