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 禁門之變

1864 禁門之變
蛤御門の変



8月18日政變

文久3年(1863)5月,長州藩在関門海峡砲撃通過中的外國艦船。7月薩英戦争,英國艦隊砲撃鹿児島。

日本朝廷對攘夷之舉見勢不妙,決定壓制攘夷派。

8月18日,由會津藩與薩摩藩等的藩兵對御所九門進行警衛,公武合體派的中川宮朝彥親王以及近衛忠熙近衛忠房父子等入朝進言,最終決定對尊皇攘夷派的公家以及長州藩主毛利敬親毛利定廣父子進行處罰等。

薩摩藩兵動員150、会津藩兵動員1500名等藩兵控制了京都御所九門,中川宮朝彥親王,會津藩主、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前關白近衛忠熙,右大臣二條齊敬等人入宮參見,禁止三條實美等攘夷派公卿與他人會面,並廢除了攘夷派設立的國事參政、國事寄人二職。

隨後,朝議通過大和行幸延期,處罰長州藩主毛利敬親毛利定廣父子和攘夷派公卿,長州藩兵不再負責堺町御門的警備並驅逐離開京都。

然而被放逐的尊皇攘夷派的三條實美三条西季知四条隆謌東久世通禧壬生基修錦小路頼徳澤宣嘉等公家7人同長州藩兵一起逃往長州(七卿落ち)。

另一方面,長州尊攘派的人在京都與大坂潜伏、以失地回復為目標持續行動。

1864 長州藩

雖然因為政變與對外戰爭的失利,急進的的攘夷線路稍微後退,但仍然繼續要求朝廷要攘夷,1864年(元治元年),迫於諸籓排外勢力的壓力,朝廷幕府雙方同意横浜港鎖港的方針。

但是幕府内部意見的對立横浜港封港不被實行,3月,水戸藩尊攘派天狗党要求實行鎖港而爆發「天狗党の乱」。

這樣的形勢中,各地的尊攘派寄望長州藩重返京都政局呼聲高漲,在長州藩內,打算進入京都積極策略也在藩內被論述。

来島又兵衛久坂玄瑞等主張積極入京,桂小五郎高杉晋作是採慎重考慮的主張。

此時,潜伏在京都與大坂來自長州藩的尊王攘夷急進派,打算趁祇園祭前的強風及烈日在皇宮放火,製造混亂,乘機囚禁中川宮朝彥親王(後來的久邇宮朝彥親王),暗殺一橋慶喜(德川慶喜)和會津藩主松平容保,綁架孝明天皇到長州。

但消息外洩,在1864年6月5日池田屋事件許多長州藩士被新選組所殺。

池田屋事件更是使長州藩上上下下的忿怒如同火上加油,

慎重派周布政之助高杉晋作宍戸左馬之助等發表藩論努力沈静長州藩上上下下的怒火。

福原元僴(福原越後)、益田親施(益田右衛門介)、国司親相(国司信濃)三家老等積極派以「藩主の冤罪を帝に訴える」為名義決意挙兵入京。来島又兵衛久坂玄瑞也支持挙兵入京。

因此長州藩決定上洛強訴。幕府急召諸籓入京,7月12日薩摩藩兵入京守護。

察覺到長州藩這個不穩的活動,薩摩藩士吉井幸輔、土佐藩士乾市郎平正厚、久留米藩士大塚敬介們商議,7月17日連署阻止長州藩兵入京的意見書給朝廷。朝廷立即下達長州籓退兵命令。

長州藩京都佈陣

e0040579_3281388.jpg


e0040579_3283645.gif


嵯峨天龍寺:国司親相来島又兵衛

山崎天王山:久坂玄瑞真木保臣寺島忠三郎入江九一

伏見:福原元僴

八幡本営:益田親施

總兵力約3000

7月17日長州藩軍議

7月17日、長州藩20人大幹部在京都南部男山八幡宮的本営舉行長州藩大軍議。知道7月12日難纏的薩摩藩兵已入京守護的久坂玄瑞,知道大勢不妙。

久坂玄瑞認為必須遵守從朝廷來的退去命令,討論退兵。

来島又兵衛質問:「進軍到底為何事躊躇!?(進軍を躊躇するのは何たる事だ)」。

久坂玄瑞認為敵眾我寡,不要違背朝廷的退去命令,表達完為主君洗刷冤屈的意見見好就收,再說長州藩也沒有援軍,而且我軍隊的進攻準備也不充分,等待必勝的時機才是上策。

進攻論的来島又兵衛一聽火大,来島又兵衛怒吼想退兵的人是「卑怯者」,雙方激烈地對立了....

来島又兵衛又語帶諷刺的說「醫生(久坂玄瑞長州藩為藩醫)與和尚之流是不會明白戰爭的事的?吝惜身命如果躊躇,就隨意地就停留著在這裡吧!由我一手承擔來懲辦(退治)壞人」。

最年長的参謀長真木和泉也支持同意来島又兵衛的進攻意見,因此軍議決定進撃。

久坂玄瑞無法阻止,對最後決議有所覚悟,不再發言回到天王山的陣地。

而朝廷内部也對驅逐長州勢強硬派與宥和派對立,18日夜晚有栖川宮幟仁・熾仁両親王、中山忠能等急忙進宮,支持長州籓進京和放逐京都守護職会津藩的松平容保

而驅逐長州勢強硬派當時任禁裏御守衛總督(京都御所)的徳川慶喜呼籲長州藩兵必須退去,一貫親会津藩的孝明天皇因此轉而支持掃討長州的強硬立場。

会津藩、桑名藩、大垣藩、薩摩藩等在京諸藩勢力増援之兵陸續進入京都,兵力數以達2萬至3萬。長州藩只有3000兵力。

戰鬥

e0040579_3293444.jpg


1864年(元治元年)7月19日在京都御苑(京都御所的周囲地區)西門之一的禁門「蛤御門」付近,嵯峨天龍寺的国司親相来島又兵衛長州藩兵與会津、桑名藩兵開始戰鬥。

長州勢遊撃隊總督来島又兵衛穿著先祖相傳的武將甲冑,親自帶隊衝鋒陷陣。

一時兇猛的長州勢突破筑前藩守衛的「中立売門」衝入皇居「京都御所」内。



本來守「乾門」的西郷隆盛薩摩藩兵來援,長州兵遭到側面攻擊形勢開始逆轉,長州兵敗退。

在禁裏内的戦鬥中,當時在薩摩藩兵銃撃隊當兵的川路利良(後來的「日本警察の父」)開槍狙撃射穿来島又兵衛的胸膛,自知無救的来島又兵衛命令外甥喜多村武七幫他介錯、親自用長槍刺喉嚨之後,首級被砍下死亡。

攻入蛤御門的長州兵總崩,国司親相敗逃。

從伏見街道北上的福原元僴長州兵與前線守備的大垣、彥根籓兵激戰。

受到通知的新選組從九条河原跑去支援,伏見陣地指揮官福原元僴被子彈擊傷,長州兵退却。而新撰組從後追殺長州兵。

在山崎天王山布陣的長州兵在嚐試侵入御所南的「堺町御門」失敗,真木保臣在天王山自殺。

久坂玄瑞寺島忠三郎入江九一擊退越前兵,再擊破薩摩兵、闖入鷹司邸後門進入邸内求見関白鷹司政通,幫忙向天皇請求長州籓名誉回復的嘆願,但是遭到拒絕。

e0040579_1155670.jpg


那時已經鷹司邸已被一橋慶喜幕府軍包圍並被放火,窮途末路的久坂玄瑞寺島忠三郎在鷹司邸内互刺身亡。

入江九一企圖脱出遭到銃撃負傷,在當場切腹自殺。

長州籓来島又兵衛久坂玄瑞入江九一寺島忠三郎等皆戦死。国司親相益田親施福原元僴敗逃。

長州藩攘夷派大慘敗。

大勢已定後、逃脫的長州勢士兵燒掉長州藩屋敷、会津勢也放火燒長州藩士隠藏的中立売御門付近家屋。

雖然戰鬥本身在一日內結束,但從這2處的火災卻延燒到京都市街直到21日早上,北從京都一条通燒到南方七条的東本願寺等廣大範圍。當時京都人口約50萬人,因戦火被害27513戸以上、811條街焼失(どんどん焼け)。

23日,孝明天皇發出對長州藩毛利敬親的追討令、長州藩被視為「朝敵」。

從此長州藩兵在木屐上寫上「薩賊会奸」,表達對薩摩藩與会津藩深切的痛恨。

1864年11月,幕府以前尾張藩主德川慶勝(41歳)為總督,越前藩主松平茂昭為副總督,薩摩藩士西鄉隆盛為參謀,聚集了36個藩的15萬士兵準備向長州進軍,是為「第一次長州征討」。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12-24 03:27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