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 松山戰役-日本拉孟守備隊

1944 松山戰役
日本拉孟守備隊 死守玉碎
1300 vs 20000
1944年6月2日~9月7日


e0040579_22422854.jpg


e0040579_156560.jpg1942年5月下旬,當時的日本軍第15軍攻克了緬甸全部地區,接著第56師團(代號:龍兵団 久留米留守第12師団為母體,從福岡、佐賀、長崎三縣徴兵)又平定了怒江以西的中國雲南省。

這時步兵第113聯隊(屬56師團)聯隊長松井秀治大佐做為拉孟(雲南省龍陵縣臘猛鄉)守備隊長,擔任著從鎮安街西南方以東至怒江這個三角地帶的警備任務。

當時拉孟的中國名為「松山」是個怒江以西的的廢村。

守備隊本部(聯隊本部)設在拉孟,派第1大隊的主力駐守鎮安街,負責該區附近的警備,開始建立堅固防衛陣地。

1943年3月左右,由於步兵團長坂口靜夫少將從龍陵警備隊長取代了騰越(騰衝縣)警備隊長,遷往騰越。

因此,松井大佐同時也擔任龍陵方面的警備工作。聯隊本部也隨之從拉孟移往龍陵。

騰越與松山做為龍陵左右的防衛網,阻斷英美援蔣的滇緬公路。

但一個星期後又重新搬回拉孟,改名為「拉孟守備隊」原有2800名。

這時,野炮兵第三大隊(屬炮兵56聯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擔任拉孟守備隊長指揮在拉孟的殘留部隊。在這之後,松井秀治大佐轉戰各地就再也沒能夠返回拉孟。

以拉孟守備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為首的拉孟殘留兵力如下:

長官:陸軍少佐 金光惠次郎(少7期)

步兵第113聯隊本部共計400名

炮第56聯隊:520名 
      
入院患者:約300名

共計人員:約1260名

共計炮:22門(山炮12門、100毫米榴炮8門、速射炮2門)


e0040579_155659.png


e0040579_743868.jpg面對衛立煌宋希濂率領的中國雲南遠征軍第20、11集團軍的反攻,拉孟守備隊儲備約100日份的武器弾薬糧食,軍属也開辦酒店與開設慰安所,準備對中國軍隊「長期抗戰」。

拉孟是一個能夠俯瞰怒江西岸及惠通橋的滇緬公路上的要地。

雖然惠通橋(吊橋)已遭到破壞,僅剩下兩岸的橋墩,但是當遠征軍沿滇緬公路進攻的時候,渡河點自然而然地就限定在惠通橋附近了。

因此,為了扼守公路兩側的要地,就在海抜2000公尺以上的高地設置陣地。

同時,為了監視渡河點附近,也在河岸的中部構築了兩個觀察所盡管這個陣地的地形,兵力以及任務都必須構築,布置得完整無缺。

但當雲南遠征軍總反攻到來的時候,結果又出現了究竟需要多少兵力來守備拉孟這麽一個問題。

從這一點出發,即使現在就陣地的構築過程來說,還在不斷地增減,修改。

小室鐘太郎的日本工兵聯隊,足足用了2年的時間來打造這座防衛體系。

松山主堡內設2-3層,下層作掩蔽部,儲存彈藥、糧食等軍用品。

一個主堡配以多個子堡,一個子堡下面還有很多前沿的散兵坑。在堡壘和掩蔽部周圍,布滿鐵絲網、鹿砦、地雷、陷阱,讓人難於接近。

1944年4月從拉孟北方大廉子由怒江渡河的騰越方面中國第11集團軍開始反攻,松井秀治大佐率領主力從拉孟出發,最終確定了由殘留下來的部隊來死守拉孟。

不管怎麽說56師團主力的火速救援已經無望了。

只有不足1000(除去300名患者)名的兵力必須在長長的陣地上與遠征軍對抗,守備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認真仔細地審核了一下配備情況,其結果如下:

e0040579_2403825.gif


前進陣地:

上松林陣地    高橋九洲男大尉(召)等約60名

小股陣地     福田國夫中尉(召)等約40名(聯隊炮兩門)

側方陣地     長官不詳約30名

崖方陣地     長官不詳約20名

平山陣地     大野滿喜雄曹長(召)等約30名

本道陣地     井上要次郎中尉(召)等約100名(100毫米榴彈炮2門)

主陣地:

松山陣地     松尾良種中尉(召)等約60名

橫股陣地     澤內秀夫中尉(55期)等約80名、(100毫米榴彈炮2門)

西山陣地     毛利昌爾中尉(53期)等約70名、(100毫米榴彈炮2門)

音部山陣地    真鍋邦人大尉(少18期)等約160名

關山陣地     辻義夫大尉(召)等約70名

裏山陣地     只松茂大尉(召)等約150名(速炮2門、100毫米榴彈炮1門)

衛生隊陣地    野澤高雄中尉(召)等約40名


這時的陣地也隨之設置了一些掩體能夠抵得住野山炮全力轟擊。尤其對一些重要設置又加強了對炮彈直射的防爆能力,在情況最糟糕的時候,增強了腹部陣地的防禦力量,做到最大限度地增強設施是很必要的。

而且對作為長期持久地防守且又不可缺少的水來說,守備隊在建造防備設施就煞費苦心。

1943年初,終於在主陣地與崖方陣地中間北側的山谷中發現了水源。

以後又研究出了給各陣地配水的方法,即用汽車發動機做成的抽水機將水源地的水抽到約20米高的炮兵隊兵舍兩側的高地,在之間挖成一個蓄水槽,又用同樣的抽水機將水抽往紀念碑兩側高地的配水池裡,用鐵管將這些水輸往各兵舍地區。完成了這股簡易水道,並於1944年元旦開始用這條水道向各營區輸水。

1944年7月中旬的拉孟龍陵城戰鬥最激烈的時候,第一蓄水槽被敵人炮火擊中遭破壞,水道設備也失去了它的功能。

從那以後,守備隊直到玉碎為止,官兵們都忍受著幹渴的煎熬,艱苦頑強地戰鬥著。

雲南遠征軍對拉孟陣地的攻擊是隨著6月1日進入怒江東岸缽卷山數門重炮對拉孟的轟擊而開始的。

宋希濂、衛立煌的大軍

宋希濂率領的中國雲南遠征軍第11集團軍,圍攻「拉孟守備隊」約2萬人,後增援至4萬。

中國雲南遠征軍第11集團軍71軍擁有精銳美式武器,包括15厘米榴彈炮7門、山炮,120榴彈炮74門、重迫擊炮、迫擊炮332門。

另外有英國傘兵與第中美混合第14航空隊支援。

中日兵力戰力比率在50倍以上,日本僅1300人似乎不足為懼。

中國第28師第一次總攻擊

炮彈直落西山陣地的前沿,火炮射程逐次延伸,對音部山主陣地等要害部位來回轟擊。

拉孟守備隊炮兵也應聲出戰,剎時間敵我雙方的炮聲響徹拉孟四周,震撼著怒江峽谷一帶。

接著6月3日,中國遠征軍又一次增加了火力,中美混合第14航空隊30架攻擊拉孟要塞。

一方面,從拉孟正面渡江的第11集團軍71軍新編第28師,數量主力對上松林陣地開始攻擊的同時,另一部分則迅速迂回到拉孟南面,首先切斷了拉孟至龍陵的滇緬公路,

又於6月7日加強了對本道陣地的日軍攻擊,中國第28師長李士奇将軍戦死。

章法單一的重覆進攻,導致28師士兵面對無法躲避的日軍火網死亡產生了恐懼與絕望,於是開始出現了逃兵....

由於中國軍切斷了公路,此後,龍陵至拉孟間定期的汽車通信聯絡就中斷了,連與56師團主力的聯絡除了用無線電以外都是不可能的。

井上要次郎中尉指揮的大約100名步兵和2門100毫米榴彈炮炮兵守備的本道陣地,它同主陣地(音部山)相距約有2千公尺,也是一個與主陣地的最高點同標高的獨立高地。

也許,如果該陣地落入敵手,就關係著主陣地也將直接從背面受到威脅。

在此期間,從北方的紅木樹方面渡過怒江的新編第28師,朝著拉孟一路南下,於6月14日開始了對松山陣地(拉孟守備隊一個陣地)及橫股陣地的攻擊。

怒江東岸缽卷山在敵方重炮轟擊後,又增加了10多門,連日來對我們的主陣地和本道陣地猛轟。

守備隊經受了連日的轟擊和炮擊以及地面敵人執拗的反覆進攻,在一定程度上擊退了來犯之敵,給敵人以重大創傷。在6月12日左右完全打碎了敵人的攻勢,使敵人的企圖受到挫折。

這時,日本軍第56師團主力首先在騰越方面擊敗了中國軍第20集團軍。爾後,又返回龍陵,向龍陵正面的中國軍第87,88師展開攻擊,成功地給龍陵解圍。

接著又準備於6月20日起對黃草壩、長嶺崗方面的第71軍主力展開攻擊。

如果師團主力對第71軍的攻擊成功,那麽將促成拉孟的解圍,挫敗71軍的企圖。

不救的決斷

但是不幸的是,56師團主力的戰力不久便到了極限,相反地停止了攻勢,朝著芒市附近後退。這樣,拉孟陣地的解圍希望也變得渺茫,守備隊的重壓與日俱增。

同時,北方的騰越守備隊也幾乎失去了被救援的希望,繼續與占有優勢的敵人的重圍下背水一戰。

退到芒市的第56師團命令松井聯隊長率領大約2個大隊向敵中挺進,研究解救拉孟的對策。

松井大佐經過各種檢討,最後認為從打磨山的東側向鎮安街附近挺進,以進出拉孟附近是可能的。

但遺憾的是對兩個大隊的兵力解救守備隊缺乏信心,可是113軍旗還留在拉孟,身為聯隊長決不能對守備隊見死不救。

於是向松山祐三師團長申請,不管成功與否,一定要執行解救拉孟守備隊的任務。

松山祐三深思熟慮之後,放棄了挺進救出作戰的念頭。

衛立煌調兵

得知宋希濂第11集團軍拉孟攻擊失敗的衛立煌(雲南遠征軍總司令長官),急忙於6月20日派遣新的總預備隊第8軍精銳之榮譽第一師奔赴拉孟戰場,替換新28師。

第71軍司令官鐘彬親自到5600高地(原口山)督戰。

在以上期間,雲南遠征軍在繼續修整從缽圈山到惠通橋的公路同時,朝惠通橋的渡河點方向搬運架橋材料,終於在7月初為止完成了惠通橋的架橋工程。(2年前衛立煌被日本軍追擊,自爆惠通橋)

然後,急忙用汽車通過這座橋往前方運輸彈藥和器材,推進了下一期進攻的準備工作。

從渡河點到拉孟陣地前沿的落差約有700米,汽車運輸隊在這個陡歇的路面上像蛇一般地蜿蜒行進,向山上駛來。

由於炮兵處於死角,不能對這個車隊造成障礙,晝夜間都聽得到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看起來像是在陣地前幾百米的地方聚集了大量的戰鬥器材。

這時,從日方的陣地上可以看見從本道陣地西側至龍陵公路的這個山地,中國軍的汽車已經在運行中,汽車前燈的燈光在陰雨綿綿的夜空中閃耀著白光,頻繁地往返著。

在這個時候,拉孟守備隊為了防備敵人即將到來的下一期進攻,修復著連日被敵方炮火轟壞的陣地設施,並且將上松林和平山這兩個前沿陣地的守兵召回到主陣地,一增強主陣地的兵力。

中國榮譽第一師第2次總攻擊

不久,在榮譽第一師替換了前線的新28師後,終於在7月4日以後開始了第2次總攻擊。炮兵的一部分朝原口山(5600高地)山麓方向推進。

拉孟守備隊撤退出前沿陣地之後,李密少将的中國榮譽第一師的攻勢指向主陣地及關山陣地一帶,進攻一天天地加強著。

拉孟守備隊經過1個多月的戰鬥,在彈藥,尤其是手榴彈方面特別缺乏,在每天的戰鬥中不得不限制過分地使用彈藥。

6月28日,友軍的戰鬥機第一次穿過雨雲的縫隙飛來,這日本陸軍機第240飛行戰隊(戰鬥機)的10架飛機,他們給守備隊空投了彈藥。

拉孟守備隊的官兵們忘我地飛奔出戰壕,包含著感激的眼淚,收集空投的彈藥。他們第一次看見友軍的飛機,但是投下的補給物資一半都被中國軍分享了。

金光惠次郎少佐自1944年3月被任命為拉孟守備隊長以來,大約有3個月的時間全身心地傾注在強化陣地上,並身先士卒地與守備隊員一切搬運圓木,揮舞著鏟子,一天也不耽誤,使陣地設施面目一新。

重要的掩蔽部用直徑30厘米左右的圓木掩蓋著。然後,鋪上約1.5米的土和沙石加強強度。

各個據點也用2、3米的鐵綱條圍著,糧庫、彈藥庫及飲料水等也構築得十分經得起炮轟。

正如前面所述,給水設置的第一蓄水池於7月中旬被破壞,停止了水道設施的機能以來,守備隊員們不得不在夜裡背著沈重的水袋運水。

從7月4日以來開始的第2次攻勢以後,經過守兵們的勇戰敢鬥。終於在7月15日左右挫敗了其攻勢,當面的敵人後退到陣地前4-5百米的地方,開始構築陣地工事。

在第2次攻勢中,遠征軍展開了20多門火炮的火力,而且還得到了飛機的大力協助。

更有甚者,他們在第一線使用火焰噴射器和火箭炮等武器,集中各種強大的火力向我們進攻。

因此,陣地的要害部位逐漸遭到破壞,守兵損傷也急劇增加。但由於我軍的敢鬥精神,終於阻止了第一次攻勢。

中國82、103師第3次攻勢


e0040579_4394772.jpg

(衛立煌將軍與8軍軍長何紹周、53軍軍長周福成)


衛立煌看到在抱有必勝的思想準備下開始的第2次攻勢再一次失敗後,又將第8軍(遠征軍總預備隊)的主力(第82師和第103師)從昆明急速調往拉孟,準備第3次攻勢。

第3次攻勢終於在7月20日開始了。

尤其對本道陣地,集中了所有的火力終日猛攻猛射,估計發射8000多發。。

本道陣地是一個寬約2百米,長約5百米左右的狹長陣地。

對此,遠征軍展開了新來的第82師和第103師的主力進行攻擊。陣地由於連續遭到猛烈的炮擊,被彌漫的硝煙和飛散的沙土所覆蓋,想著守兵們都犧牲了。

但炮擊停止後,陣地平靜下來仔細一看,守兵們依然固守在陣地上。

那壯烈地戰鬥場面在金光少佐所在的音部山看得清楚。

鑒於本道陣地的重要性,守備隊長從各地抽出兵力,收集彈藥來增援「本道陣地」,並於25日將軍旗護衛小隊也派往本道陣地,抽出里山陣地的只松茂大尉去擔任本道陣地的指揮。

敵人在陣前展開了肉搏,並利用死角接近陣地拋擲手榴彈。

守兵們又將手榴彈反投回去,在陣地周圍彌漫著無數爆炸後的硝煙,守兵們同700敵人進行著一次又一次地肉搏戰。

中國軍又一次進行突擊支援掃射。終於突入陣地內,開始了白刃戰,在那狹長的壕溝裡的格鬥極其悲慘壯烈。

這樣,在25日傍晚,日本守兵們死傷大半,終於耗盡了精力,「本道陣地」西半部落入敵手。

拉孟守備隊在戰鬥開始後的近2個月內,由於敵炮的轟擊和雨季的泥濘,戰壕幾乎埋沒,一部分變成了農田一般,除了用於戰鬥的兵力外,就沒有給陣地增援的兵力了。

另外,中國軍也逐漸地加強了對主陣地的橫股、松山、關山和裏山各個陣地的壓力,將兵力的大部分調往本道陣地,在這些陣地中,僅靠著小量的遺留兵力繼續苦戰著。

迄今為止,守備隊的全部兵員已經減少到約300名。

這時,河辺正三(緬甸)方面軍司令官(7月17日),本多政材第33軍司令官(7月28日)和寺內壽一南方軍總司令官(7月30日)紛紛給拉孟守備隊長授予戰功獎狀。

另外,參謀總長於7月底給拉孟守備隊發來了下述激勵的電報:

「拉孟守備隊確保緬支(中國)聯絡路線兩個多月。在此期間,面對占有絕對優勢的敵人,從空中地面進行的執拗的進攻,以少量的兵力繼續與敵人苦戰,並給予重創,在此,謹致以衷心的感謝!...

將來在執行任務中,仍會遇到各種困難,望發揮決心敢戰的皇軍真髓,為以後皇軍的作戰創造有利的條件。」

辻政信参謀還說將會實施「断作戦」救援拉孟守備隊,接到以上感謝狀和激勵電報的守備隊長金光少佐於7月30日,給第56師團長電宣誓,發誓一定敢死敢鬥,確保陣地。

8月1日,遠征軍在本道陣地西面約3百米的地方推進了兩門山炮,開始對該陣地進行阻擊轟擊。另外,又開始用迫擊炮、機關槍、速射炮和火箭炮對本道陣地的東半部進行徹底地破壞性轟擊。

第2天,在昨天持續地猛烈炮擊下,第一線以白旗為標誌,開始向陣地迫來。

不久,在突擊支援射擊的協助下,步兵們突入到陣地內,跨過累累的屍體。在狹長的戰壕內展開了淒慘的白刃戰。一會兒,本道陣地便落如敵手。

陣地被火焰噴射器的火舌燒焦著,濃黑的火焰高高地卷著。

主陣地的守兵們看著那陣地殘酷的死鬥,陷入黯然的沈思之中。

失去了「本道陣地」的守備隊,盡力修理加強主陣地的橫股、松山、西山、關山 、裏山一線的工事。

雲南遠征軍企圖乘本道陣地被攻克的餘威,長驅直入,一舉拿下整個陣地,於8月7日開始了總攻擊。

於是,在怒江東岸的重炮,原口山附近的120毫米榴彈炮,本道陣地及西北方高山的火炮的猛轟猛射下,開始對橫股、關山和裏山正面的包圍性攻擊。

這時守備隊的戰鬥力又減少到2百多名。

28人挺身破壊班奇襲

此際,金光守備隊長為了破壞感到辣手的敵火炮,提高守備隊士氣,組成了挺身破壞班。

從各陣地抽調出4名為一組,編成7個班,共計28人。

準備破壞本道陣地西北方高地的中國山炮,崖陣地西面的中迫擊炮,原口山中部的120榴彈炮,百壁陣地附近的120榴彈炮,以及聯盟到惠通橋之間的汽車隊等。

8月8日、9日兩天,身著便衣(支那服)的破壞班,各自攜帶著手榴彈、手槍和穿甲暴雷,乘著月夜,從敵第一線的間隙出走。

破壞班的行動斷然於8月10日24:00時間開始,這是預定的時間,突然在本道陣地的高地上發出閃光,然後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接著從白壁陣地的炮兵陣地也傳來了爆炸聲。

挺身破壞班於11日、12日兩天回到了主陣地,報告說28名中2名戰死,其餘安然無恙,炸毀了山炮兩門、120榴彈炮一門、迫擊炮2門、機關槍1挺和1輛貨車,中國兵約150名潰逃。

關山陣地地道戰

但是在那之後,中國軍仍然展開優勢的炮兵在飛機的掩護下,首先指向關山陣地,發起總攻擊。

e0040579_4425750.jpg該陣地與音部山(守備隊本部所在地)僅有100米之遙。是一個裸露在怒江東岸缽卷山和原口山的敵炮火之下的,連隱蔽物都沒有的光禿禿的陣地。

這個陣地由辻義夫大尉指揮的約70名步炮兵守著,經連日激戰,已減員一半,但仍頑強地死守陣地。

遠征軍避開強攻,首先用炮擊破壞陣地要害部位。同時,從8月初約20天左右的時間,在美國工兵斯巴托(Carlos G. Spaht)上校的指導下在關山陣地的底下挖掘70米坑道,企圖從底下爆破關山陣地,放置了2500磅與3500磅的TNT在2個地方。

8月19日,攻擊開始,也同攻克本道陣地一樣,集中所有的炮火破壞陣地的要部。從第2天20日早上起,炮擊越發猛烈。

11:00時突然在3個地方的地下發生了大爆炸造,造成22個日本人被活埋。

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伴隨著滾滾濃煙,陣地被沙土掩蓋,一寸外都看不見。

第一線之敵在爆炸之同時,用火焰噴射器突擊陣地,隨即突入。

辻義夫大尉手下的守兵大部傷亡,關山陣地陷落。

金光少佐直接從各地抽調60名左右的兵力編為一個中隊,指令從本道陣地撤退的只松茂大尉指揮,20日夜,發起了奪會關山陣地的野襲。

雖然夜襲一度成功,但也不能確保。守備隊長又準備在21日再次發起夜襲。除去各地區傷兵外,將所有沒有受傷的兵員集中由炮兵中尉木下昌已率領,共計約80名。

於8月22日淩晨4時突入抵陣,在此奪回「關山陣地」。

但在天剛亮的時候,敵人又集中炮火轟擊,守兵們大部傷亡,僅剩10名。

食糧缺乏天不下雨水,日軍全員體力衰竭,士兵得到腳氣病、瘧疾、赤痢等病。

金光少佐在音部山目睹整個慘狀,終於下令放棄了關山陣地的爭奪,發出了撤出守兵的命令。

關山陣地放棄後,金光惠次郎少佐於8月23日17:00時向松山師團長電告;

「19日以來,敵猛攻。守備兵死守敢鬥,大部傷亡,後關山被爆破,雖2次組織夜襲奪回,但敵集中炮擊,100名以上日軍戰死。

由於兵力稀少,戰線集中在橫股、松山、音部山、里山一帶。聯隊(長)棄捨南方高地,東北部高地聯線整理。守兵一隻手、一隻腳者大部分都在奮力死守敢鬥,力爭確保該線。」

同時,金光惠次郎預感到守備隊末日迫近,發電通報「在最危機時,炮兵隊木下昌已中尉突圍」報告。

9月1日,蔣介石終於對久攻不下松山暴怒了,下了一道死命令,限第8軍在九一八國恥日前必須拿下松山,否則正副軍長均按軍法從事。

這時,日本第33軍「斷作戰」在準備中,對龍陵地區的攻勢還沒開始。預定在9月3日進行。

到9月10日左右,擊破當面之敵,進入拉孟附近。守備隊大概以那一天為目標開始持久戰,第56師團通報到拉孟守備隊。但是現實情況要確保陣地將無比困難了。

雲南遠征軍在攻克了關山陣地之後,對音部山和西山2個陣地的攻擊一刻也沒有緩慢,繼續晝夜對陣地施與重壓。

主陣地的最高點音部山在連續100天的炮擊下,地下4米深的交通壕均被埋沒。

8月29日,終被關山方面攻來之敵攻破。中國第8軍前後發動9次攻擊,投入總兵力15975人。

守備隊的玉碎

攻占了音部山之敵,又向下進攻斜面的西山陣地。由於制高點被占,西山陣地的命運也就決定了。

8月30日,金光守備隊長電報:

「三個月的戰鬥,這樣音部山向西山陣地的壓力來臨,9月5日西山陣地被包圍。拉孟守備隊的末日已經迫近。」

金光惠次郎少佐考慮到通信的線路途絕,向師團司令部發出了守備隊最後報告,向師團主力訣別。

金光惠次郎少佐在被包圍的西山陣地上,燒毀了密碼和公文,破壞了電臺,並試圖將在里山陣地一角繼續死戰的守兵召至西山陣地集結。這樣西山陣地才有一時之恢複。

9月6日一大早,又再次遭敵猛轟,由其迫擊炮集中的火力。使守兵多數傷亡。

這一天的夕晚(17:00),迫擊炮彈炸碎了金光惠次郎少佐的大腿和腹部。

9月6日,西山陣地薄暮時分,拉孟守備隊長金光惠次郎少佐終於壯烈戰死。

入夜,敵人進攻停止,那令人可怕的寂靜籠罩著戰場。

金光少佐陣亡後,手中僅存西山一角、松山及橫股3個陣地。在那死靜中浮現著寂寞的孤影。

西山陣地的最高點已失,在日本手中僅剩橫股陣地連同斜面陣地之殘部。

金光少佐戰死後,聯隊副官真鍋邦人大尉代替了全盤指揮。守備隊脈搏已越來越弱,「玉碎」僅僅是時間問題了。

e0040579_4582842.jpg


(真鍋邦人在西山陣地「最後一角」)


第二天9月7日,真鍋邦人大尉發出電報給聯隊長松井秀治:「軍旗已從旗桿上解下,並裹在腹部。御紋章已深埋地下,旗桿以奉燒。」在橫股陣地炮兵掩體中奉燒113聯隊軍旗。

木下昌已中尉和3名守兵為了報告,逃出了陣地。

陣地內經過100的死鬥,負傷者混雜在屍體中痛苦地呻吟著,未負傷者全部聚在一起,全部不過80名左右。

這一天,像往常一樣,從早晨開始,中國軍對西山陣地斜面、橫股和松山兩陣地集中炮火進行猛烈轟擊。松山陣地首先陷落,只剩下殘留的西山斜面及橫股陣地了。

正午過後,敵攻擊越來越烈,真鍋邦人大尉以下50名生存者的最後陣地,僅有150米之地。

夕刻,這最後的西山陣地也逐漸力盡。

9月7日18:00左右,中國第8軍第10次攻擊,全衝上西山陣地。真鍋邦人與守備隊全員玉碎。

拉孟守備隊20名慰安婦中,15名日本慰安婦自殺,5名朝鮮人慰安婦向雲南軍投降。

木下昌已中尉報告113聯隊長松井大佐拉孟守備隊的悲壮末路,兩人眼涙奪眶而出。

蔣介石的「逆感状」

1944年9月9日 蔣介石發給仍在圍攻騰衝城的第20集團軍司令官霍揆彰發出指示:
 
「獲悉松山陣地於9月7日被第8軍攻占,心中極為欣慰。望大軍繼續防備龍陵方面之敵反攻。騰衝務必要在9月18日國恥紀念日(九一八事變)之前奪回。目前整個戰局正朝著有利我軍的方面發展,雖然勝利曙光在望,但征途還很遙遠,將有不少艱苦磨難……從這次日軍在湖南的進攻作戰,緬北及怒江方面對我攻勢戰跡來看,我軍仍將面臨極大困難。
我軍官兵,須以日軍松山守備隊、密支那守備隊孤軍奮戰至最後一人拼死完成任務之情狀為典範……」(松山陣地(拉孟陣地と同義)は9月7日、我が軍において攻占するところとなり、欣快に堪えず。(中略)戦局の全般は我に有利に進展しつつあるも、前途なお遼遠なり。(中略)
諸子はビルマの日本軍を模範とせよ。拉孟において、騰越において、ミートキーナにおいて、日本軍の発揚せる忠勇と猛闘を省みれば、我が軍の及ばざること甚だ遠し」)

蔣介石表揚松山的英勇日軍被日方稱為「蒋介石の逆感状 」。

拉孟守備隊死守100日1200人玉碎,中國雲南遠征軍戦死4000 人,負傷3774人。
[PR]
by cwj36 | 2011-11-14 11:32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