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5 大坂夏之陣-天王寺之戰

1615 大坂夏之陣最後決戰
天王寺之戰
真田軍最後特攻



西元1615年(慶長20年)3月19日・・真田信繁寫出最後一封信給本家信州上田藩主真田信之家臣小山田茂誠,他是真田信繁的姊夫,說他「每一天都努力工作」(とにかく、毎日頑張ってます。)

e0040579_2017435.jpg


(真田信繁最後書信)


信尾則訣別說:「為不穩定塵世間....我們所認為存在人世間的東西是不存在了(さだめなき浮世にて候へば......だから我々のことはもうこの世にいるものとは思わないでください)」

5月7日天色未明時,準備最後決戦的5萬豊臣軍從大坂城出發,在現在大阪市阿倍野區到平野區開始迎撃的構築野戦築城陣線。

約15萬的德川幕府軍也在拂曉時方往天王寺口與岡山口兩方集結,往大坂城方向進軍。

豊臣軍天王寺口佈陣

天王寺口東南方的茶臼山:真田信繁(又名真田幸村,「幸村」之名出現於江戸時代寛文12年(1672年)的軍記物語『難波戦記』)、真田幸昌(真田信繁之子,僅13歲,後被命令回大坂城守城,城陷自殺)、真田信倍等真田一族3,500兵。

茶臼山前方:真田信繁寄騎渡辺糺(豐臣秀頼的槍術指導老師)、大谷吉治(大谷吉継之子,一説是弟弟)、伊木遠雄(豊臣家黄母衣衆,豊臣對真田信繁的軍監)等2,000兵。

茶臼山西側:福島正守福島正鎮石川康勝(石川数正次男)、篠原忠照浅井長房等2,500兵。

茶臼山東側:江原高次槇島重利細川興秋(兵数不明)。

四天王寺南門前:毛利勝永木村宗明(木村重成・後藤基次陣亡後残兵)約6,500兵。

在茶臼山北西方的木津川堤防有明石全登別働隊300人。

豊臣方對此最終決戦作戦方案:

1.吸引敵人往四天王寺狭隘的丘陵地,從茶臼山向岡山口排列全軍,然後以射撃戦與突撃以依序打擊來襲敵軍,孤立家康本陣。

2.敵軍陣形被拉長,本陣防禦就會變弱,明石全登別働隊迂回到德川家康本陣突襲(或別働隊到處敵本陣背後升起狼煙為信號,前後夾撃),討取德川家康

然後請求主帥豊臣秀頼出擊,提高全軍士氣。

幕府軍天王寺口佈陣:

德川軍在茶臼山方面佈置大和路勢(水野勝成、本多忠政、松平忠明、一柳直盛、徳永昌重)35,000與浅野長晟勢5,000防備真田軍。

5月6日八尾若江戰役,家康的孫子松平忠直(德川家康的次男結城秀康之子)越前軍在戰事正酣之際集體睡午覺,被德川家康責罵其袖手旁觀,更早的道明寺之戰時松平忠直也不積極救援伊達勢。

當天總攻擊前夕,德川家康表示:「各軍已經配置完成,沒有越前勢的地方」。

因此松平忠直的15,000人越前軍團急於搶先立功。

天還沒亮時,松平忠直就跑到就大和路勢前方「卡位」,與茶臼山的真田信繁對峙。

德川越前軍除松平忠直本部外,分成3陣:

天王寺口先鋒由本多忠朝為大將,旗下有秋田実季浅野長重松下重綱真田信吉(真田信繁哥哥真田信之的兒子)、六郷政乗植村泰勝等計5,500人。

第二陣(二番手)以榊原康勝為大將,旗下小笠原秀政仙石忠政諏訪忠恒保科正光等計5,400人。

第三陣(三番手)以酒井家次為大將、松平康長松平忠良松平成重松平信吉内藤忠興牧野忠成水谷勝隆稲垣重綱等計5,300人。

後方有大和路勢35,000人與徳川家康的本陣15,000人。

e0040579_15595716.jpg

毛利勝永

正午時分,豊臣方在毛利勝永指揮部隊銃撃出現的徳川方本多忠朝隊。

毛利勝永先手打擊徳川軍先鋒大將本多忠朝,使其本隊壊滅。

慶長19年(1614年),大坂冬之陣時,本多忠朝喝酒誤事被敵人猛攻敗退,被德川家康責備。

大坂夏之陣時,他為了一洗之前的汙點,做為先鋒軍與毛利勝永奮戰,身受20多處創傷,最後戰死。

本多忠朝戰死之際:「戒酒吧,今後來我墓前參拜的人,一定會討厭酒的」(「戒むべきは酒なり、今後わが墓に詣でる者は、必ず酒嫌いとなるべし」),他後來成為日本「酒封じの神(戒酒之神)」

第二陣的小笠原秀政小笠原忠脩父子率軍支援本多忠朝時,遭到追随毛利勝永隊前進的木村重成残隊木村宗明側撃。

突然遭到側面攻擊的小笠原忠脩討死,小笠原秀政戦場離脱後也重傷死亡。

毛利軍先擊破殺死了本多忠朝後更擊破秋田實季淺野長重,接著擊退真田信吉松平忠直的先鋒軍,兵敗如山倒。

第二陣的榊原康勝仙石忠政諏訪忠澄3隊暫時雖然維持陣線,但是被前線敗兵捲進混亂。

敗兵如雪崩一般連第三陣酒井家次軍也開始混亂,毛利勝永已經可以看到徳川家康本陣所在。

真田軍突擊

真田信繁在茶臼山見到毛利勝永筆直的接連突破德川軍的先鋒進至第二陣松平忠直的右翼軍勢令其敗走後,真田信繁率領真田赤備自隊分成先鋒・次鋒・本陣數段,與天王寺口的松平忠直本部軍,展開激烈的拉鋸戰。

大谷吉治渡邊糺伊木遠雄的2000兵增援真田信繁突擊松平忠直越前軍本陣。

這時屬於大和路勢的浅野長晟率領5000兵前往支援松平忠直本部軍也在附近與真田軍作戰,真田信繁耍詐散佈浅野長晟倒戈的謠言「紀州(浅野長晟)が裏切った」,使松平忠直軍心大為動揺。

毛利勝永苦戦突破諏訪忠澄榊原康勝仙石忠政保科正光隊的同時,真田信繁軍遂乘勢突破松平忠直而往前衝出。

毛利勝永又突破德川松平軍第三陣酒井家次軍企圖與真田信繁合流,直擊徳川家康本陣,但沒有成功。

此時孤軍突破的真田信繁向部屬宣告:「現在是戰爭的終結,快速進擊!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徳川家康的首級」(狙うは徳川家康の首ただひとつのみ),開始直取徳川家康本陣。



從左翼逼近的毛利隊、明石隊也接近家康本陣,徳川家康分兵支援松平忠直的第三陣抵擋豊臣軍的猛攻。

趁此徳川家康本陣兵力薄弱之際,真田信繁突然殺了出來,3度衝鋒,因此攻勢,徳川家康本陣陷入空前恐慌状態。

這種絕境徳川家康只有在三方ヶ原之戰時逃命曾有此類過馬上脫糞恐怖的經驗。

雖說徳川家康已老,但麾下可是當時天下最精銳的旗本隊,人人號稱可以以一敵百,雖是士兵但領有一千石的俸祿,而且德川軍是數萬之眾。)。

家康以下、隱武者、近侍幾乎全部敗逃,據說家康的旗本一逃逃了三里之遙,一直在本陣屹立不動的家康『金扇』馬印都被丟棄了(「薩藩旧記稱之為御旗本大崩れ」)。

驚慌的徳川家康甚至想到自殺,後來在側近眾的阻止下才作罷。

連《 三河物語》亦記述了當時德川本陣在3000真田軍突擊下崩潰的宭境,僅小栗忠左衛門一人陪著德川家康逃命的醜態。

藤堂高虎井依直孝趕來救援德川家康,大和路勢與松平忠直重整部隊也開始反擊合圍真田信繁

真田信繁之死

此時損失甚微的真田信繁不斷向大坂城中去信,請豐臣秀賴出陣以鼓舞士氣,可是高地上最終沒有出現豐臣的金葫蘆軍旗。(一說金葫蘆軍旗從戰場撤走導致士氣低落)

真田信繁在數次的衝鋒中在德川方鐵砲陣的射擊下中彈受傷,最後自暴自棄的真田赤備們奮戦仍然使德川軍陷入苦戦,大谷吉治石川康勝小倉行春都在前線松平忠直軍戦闘中相繼戰死。

渡邊糺見大勢已去,轉回大坂城(渡邊糺最後在大坂城破時和多名武士在大坂城內的千畳敷自刃)。

最終真田軍在龐大的德川軍軍勢下被逼退,松平忠直的越前兵,整理好軍勢佔領了茶臼山堵住真田軍退路,真田信繁在四天王寺附近的安井神社(大阪市天王寺區)院內,傷兵集中的地方療傷時,越前松平家鉄砲組的西尾宗次越前兵進入搜索時,真田信繁說:「已經沒有心情戰下去,立功去吧!(もう戦う気はない。手柄にせよ)」。

說完自動伸出脖子等待割頭(引頸就戮),西尾宗次用長槍刺死後割頭。

2013年日本読売新聞依照越前松平家所傳古文書集「松平文庫」(福井県立図書館保管)發現了真田信繁有關的記載,真田信繁是在戰場的混亂狀態中被殺,西尾宗次殺死他時不知道他是真田信繁

細川家文書記録則是:「越前宰相的鉄砲頭奪取(信繁首級),(真田信繁)他已經是負傷瀕死的狀況,不能算功勞(越前宰相の鉄砲頭がうちとったが、負傷して瀕死のところをとっただけなので手柄ではありませんね)」。

豊臣氏的滅亡

接著在真田信繁隊後方部隊江原高次也壊滅。

大坂方天王寺口唯一戦線毛利勝永在真田勢壊滅後,受到德川軍四方八方的集中攻撃後,與岡山口豊臣軍往大坂城城内撤退。

還在等待突撃命令的別働隊明石全登得到天王寺口友軍已經壊滅的消息,變成了孤軍。

明石全登掩護毛利勝永撤退後,對松平忠直勢發動最後突撃,此後就沒有明石全登的訊息。

從正午的開戰到午後3時岡山口戰線撤退的大坂方的總崩,約4小時短時間的戰鬥結束,松平忠直的越前軍攻入大坂三之丸。

午後4時大坂城開始發生大火,標示豊臣氏的滅亡。

和歌山・紀州藩記録書「南紀徳川史」有真田信繁對「神祖(家康)を狙撃し奉りしもの」的記錄,發現真田信繁被逼退時從馬上掉落一把8連發最新火縄銃「馬上宿許筒(しゅくしゃづつ)」,這把火槍本由紀州徳川家家臣勝野家保存。

那是真田信繁有機會靠近徳川家康時,要連續8連發狙殺用的,可惜壯志未酬槍掉了。

二戰後,被日本留駐的GHQ(同盟國軍總司令部)以「武裝解除」的理由被美國人帶去美國俄勒岡州(米国の銃器研究家ロバート・キンブロー氏)。

「馬上宿許筒」於2013終於重回日本,據說有比一般火縄銃5倍以上的連射速度。

e0040579_16272138.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29 16:31 | 【Total War 東西軍】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