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紀危機之日耳曼人大進擊

e0040579_1738443.gif
西元254-259年,羅馬太子伽利埃努斯(Gallienus羅馬皇帝瓦勒良之子-右圖)在萊茵-多瑙河前線多次擊退日耳曼人,但無數的日耳曼民族還是源源不斷地過“Limes”邊牆,進入高盧和巴爾幹。

西元257年,3萬法蘭克人穿越整個高盧和西班牙,渡過直布羅陀海峽,一直打到他們心目中的樂園茅利塔尼亞,才被瘟疫、酷暑和追兵所消滅;

西元259年,一支朱同人(大概是阿勒曼人或馬考曼人的一支)居然翻越阿爾卑斯山脈,一直打到了羅馬城下,但由於缺乏攻城器械,沒有攻城便撤退了。

從萊茵河前線快速返回的伽利埃努斯在米蘭城郊截住了這些膽大妄為的日耳曼人,並且將其徹底打垮。

據說他後來自我吹噓,只用一萬兵力便擊潰了30萬敵軍,元老們於是齊聲讚頌伽利埃努斯是亞歷山大大王以來最出色的軍事天才。

次年春天,伽利埃努斯又深入敵境,在今德國巴伐利亞北部的奧格斯堡大破馬考曼人,並救出了幾千名羅馬戰俘。

馬考曼人被迫投降,以羅馬帝國盟軍的身份移居到潘諾尼亞北部,負責抵禦其他日爾曼民族。

馬考曼國王阿塔努斯還把他美麗的公主琵琶嫁給伍利埃努斯為妻,雙方由此實現了和平共處。

西元260年,羅馬皇帝瓦勒良被波斯薩珊國王沙普爾俘虜,羅馬帝國由此四分五裂,陷入了深深的危機。

同年,即萊茵──多瑙邊牆完工100周年前夕,阿勒曼人火燒邊牆800裏,萊茵河下游的薩克森人和法蘭克人乘虛而入,羅馬帝國從此喪失了它在萊茵河東岸的所有據點。

以哥德人為主的蠻族艦隊趁此機會,也開始大舉入侵黑海和愛琴海沿岸。曾經天下無敵的羅馬海軍,此時也陷入了滅頂之災。

東日耳曼人從海上對羅馬帝國發動侵略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元253年。當時當政的是伽盧斯皇帝,在要求提高貢金失敗後,哥德王克尼瓦糾集了幾個西徐亞和達西亞的日耳曼民族,坐著數十艘木制帆船,沿著黑海西海岸南下,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愛琴海,一路打到小亞細亞西部的以弗所城下才返航。

負責鎮守黑海沿岸的本來共有四支羅馬艦隊:西徐亞艦隊、冒西亞艦隊、色雷斯艦隊和本都艦隊,但由於羅馬帝國境內已經長期沒有海盜了,他們的裝備普遍年久失修,根本沒有出港作戰的能力。

蠻族海軍在沿途洗劫了許多城鎮,而沒有遇到任何有力的抵抗,順利地滿載而歸。

嘗到甜頭的東日耳曼人胃口越來越大,他們此後竭盡全力地建造戰艦,企圖把整個黑海都變成自己的內湖。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計畫首先吞併克裏木半島上的博斯普魯斯王國,然後殲滅羅馬帝國的四支黑海艦隊。

博斯普魯斯王國在西元3世紀中葉的滅亡,不僅使羅馬帝國喪失了它在黑海沿岸最重要的盟友,也給東日耳曼人提供了幾處優良的港灣。

西元256年,哥德、卡爾皮、博蘭等蠻族聯軍揚帆出海,沿黑海東岸南下,向羅馬本都艦隊位於高加索山脈西南麓的軍港皮提烏斯城發動了進攻。

守備該城的羅馬將軍蘇克西阿努斯利用不多的兵力成功地頂住了敵人的猛攻,但當他在一年後被瓦勒良皇帝調回羅馬領賞後,該港口很快就落入了蠻族聯軍手中。

皮提烏斯城被徹底拆毀,該港口內的羅馬戰艦和商船更進一步充實了東日爾曼海軍的實力。

幾個月之後,因為守軍令人難以理解的疏忽大意,卡帕多西亞省最重要的港口特拉布松(時至今日,它依然是土耳其在黑海上最主要的港口)也被攻佔,羅馬帝國本都艦隊在這裏全軍覆沒,所有船隻均被日耳曼人輕鬆繳獲。

從這裏出發,他們又逐步洗劫了整個本都省和卡帕多西亞省,也就是小亞細亞半島的北部。

羅馬將領們吃驚地發現,因為久疏戰陣,他們長期以來引以為榮的海軍已經完全無法和血氣方剛的敵人抗衡了。

經過西元262年和263年的兩次海戰,羅馬帝國的西徐亞艦隊、冒西亞艦隊和色雷斯艦隊都已名存實亡,就連專程趕來增援的敘利亞艦隊也遭受了沉重的打擊。

哥德王克尼瓦駕崩之後,接替他統治東哥德民族的共有三個人:雷斯帕維杜克塔爾瓦羅

其中到底誰是國王,現在我們已經無法考證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都既不是奧斯特羅高塔國王的後代,也不是“阿馬爾”王室的成員。

西元267年春天,趁羅馬帝國正陷於內亂的良機,部分東哥德人與其僕從民族赫盧利人坐著500艘帆船,從克裏木半島出發,一舉攻破了拜占廷、雅典、斯巴達、科林斯等多座繁華的希臘城市。

這些野蠻人所到之處,城內的金銀絲綢被洗劫一空,婦女和青年男子被掠為奴,老人和兒童被殘酷地殺害,多座神廟和民宅被拆。幸好希臘人的建築都是石頭結構,不易焚毀,因此其許多遺跡直到今天都還能看得到。

由於伽利安努斯此時還有高盧帝國需要對付,暫時無暇東顧,他們這種暴行一直持續到7月份才結束。

蠻族聯軍撤退的主要原因,並不是由於他們的貪心已經得到了滿足,而是由於風大浪急的秋天馬上就要到了,這個時候在海面上航行實在太危險。但當他們回到海邊時,卻吃驚地發現:由於沒有派人看守,他們停泊在那裏的帆船已經全部被火焚毀了

這個可笑的疏忽不是沒有原因的:日耳曼人雖然作戰勇猛,但是缺乏組織性和紀律性,每個人都想衝鋒陷陣,而不願意留守大營,因為在前線可以多拿戰利品。

當地不多的羅馬士兵偵察到了這一情況,所以果斷地襲擊敵軍後方,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沒有了船隻的日耳曼人被迫北上莫西亞,企圖穿越多瑙河回他們的老家去,結果在馬其頓和莫西亞行省接壤的山區內遭到羅馬軍隊的伏擊,幾乎無一生還。

哥德人並未因為這次失敗而洩氣,他們繼續堅持不懈地造船。西元268年春天,空前龐大的日耳曼聯合海軍從第聶斯特河口揚帆出港,穿越整個黑海,向愛琴海進發。

參加這支遠征大軍的共有東哥德、西哥德、格皮德、西徐亞、赫盧利、博蘭等十幾個民族,帆船共計2000多艘(其中也包括相當數目被他們繳獲的羅馬戰艦),總兵力號稱32萬。

羅馬軍隊雖然佔據著博斯普魯斯海峽兩岸山崖的有利地形,但在兵力上佔優勢的蠻族聯軍依舊所向披靡。

5月,拜占廷再次淪陷,日爾曼海軍在痛快淋漓地洗劫了這座古城之後,又攻破了對岸的卡爾西頓城,隨即穿越達達尼爾海峽,隨即兵分兩路:東路軍沿小亞細亞海岸南下,而西路軍則向希臘挺進。

一開始,日耳曼東路海軍可以說是勢如破竹。6月,以弗所、特洛伊和帕加蒙陷落;7月,羅德島、賽普勒斯和克里特島陷落,日耳曼海軍直抵安條克和亞歷山大港外。

見敵人聲勢浩大,敘利亞和埃及艦隊嚇得都躲在港裏不敢出戰,就連義大利本土的拉溫那和麥錫尼兩支戰略艦隊也顯得形同虛設。

在這危急時刻,挺身而出迎擊日耳曼人的,是在一年前剛失去了丈夫的“東方女王”芝諾比阿。經過小亞細亞半島上幾次血腥的較量,蠻勇的日耳曼步兵終於輸給了巴爾米拉騎兵,被迫狼狽不堪地撤回海上。

在把東地中海上幾乎所有的島嶼搜刮了一遍以後,他們趁著秋風未起,向自己位於黑海北岸的根據地撤退了。

經此一戰,敘利亞巴爾米拉女王-芝諾比阿威名大振,羅馬帝國在亞洲的版圖喪失殆盡。

日耳曼西路海軍的早期進展也很順利。

在羅馬帝國統治下享受了兩百多年和平生活的希臘人,早已不是原來那個尚武好戰的民族了,他們長期沒有修繕的城牆更是給敵人大開方便之門。

7月,日耳曼聯軍連續攻破雅典、斯巴達、科林斯、底比斯、阿爾哥斯、伊庇魯斯,在繳獲大量物資和人口後北上溫泉關,於8月初進圍薩洛尼卡。

這次伽利安努斯被迫御駕親征,與伊利裏亞總督克勞狄合兵一處,沿多瑙河東進,去救援薩洛尼卡。還沒等到姍姍來遲的羅馬援軍趕到,已成強弩之末的日耳曼人便解圍北上,但卻不幸地在半路上被伽利安努斯截了個正著,地點是馬其頓南部的奈蘇斯城郊山谷。

奈蘇斯戰役(battle of Naissus)被稱為西元3世紀西方軍事史上最為慘烈的戰役,包括同盟軍在內,羅馬和哥德這一對老冤家各自在戰場上投入了超過10萬兵力。

戰鬥持續了許多天,最後以哥德人最重要的盟友-赫魯利酋長瑙洛巴圖斯向羅馬軍投降而分出了勝負。

據說,光是橫亙在戰場上的哥德人屍體就多達5萬具。部分留在船上的日耳曼人在愛琴海上會合了他們從小亞細亞敗退回來的的東路軍,一道撤往西徐亞;

另一部分日耳曼人被包圍在格西克斯山脈裏,而伽利安努斯皇帝則在當年9月動身回義大利鎮壓騎兵將領奧利奧盧斯的叛亂去了。

他在那裏被部下謀殺,克勞狄總督自立為帝。

沒過幾天,一批阿勒曼人翻越阿爾卑斯山,進入波河流域。克勞狄擊退了他們,然後又回羅馬過冬。當他正在永恆之城的豪華澡堂裏享受蒸汽浴時,格西克斯山脈裏那些以哥特人為首的日耳曼將士們卻正在蕭瑟的北風中冷得渾身發抖。

克勞狄並沒有忘掉這些敵人,他希望在馬其頓的深山裏一點點耗盡對方的糧食儲備。269年春天,他動身前往巴爾幹,在馬爾西安堡附近大破哥德軍,從此被人尊稱為“克勞狄·哥提庫斯”,以與西元41-56年在位的克勞狄皇帝相區別。

但是頑強的哥德人並沒有投降,他們化整為零,繼續在馬其頓和色雷斯的群山中和羅馬軍兜圈子。與此同時,一支由西哥德人格皮德人卡爾皮組成的陸軍從多瑙河三角洲南下,另一支由東哥德特人赫盧利人組成的海軍由第聶斯特河口西進,企圖把他們的同胞從困境中解救出來。269年底,日耳曼陸軍在海穆斯山打了一場勝仗,但瘟疫很快削弱了他們的實力;而哥德和赫盧利海軍則在色雷斯海岸被趕來增援的埃及艦隊擊退。

至此,黑海霸王哥德人不可戰勝的神話終於被打破了

西元270年初,朱同人和汪達爾人開始進犯潘諾尼亞,克勞狄·高提烏斯委任騎兵將領奧勒良為巴爾幹軍區總司令,率部前去抵抗他們。不久後,瘟疫從日耳曼人那裏傳入了羅馬軍營,導致克勞狄·哥提烏斯皇帝于當年1月病逝。

奧勒良和他之後的幾位皇帝都頗具軍事才華,在他們統治時期,東日耳曼人南侵的勢頭被暫時遏制住了。

但在戴克裏先皇帝在位初期,西日耳曼人又開始不安分了:住在萊茵河和易北河之間海濱的弗裏斯人盎格魯人薩克森人開始蠢蠢欲動,他們的特點是擅長航海。西元286年,這三個民族的聯合海軍從易北河口出發,沿著英吉利海峽西進,把不列顛南部和高盧北部的沿海城鎮完完整整地洗劫了一遍,好不容易才被羅馬軍隊趕走。

此後,萊茵河防線也多次受到法蘭克人和阿勒曼人的攻擊,損失十分慘重。直至君士坦丁大帝即位,羅馬帝國才改變它長期以來被動挨打的局面。
[PR]
by cwj36 | 2005-10-24 17:43 | 【Total War 日耳曼】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