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

「七大恨」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
「女真族的拿破崙」努爾哈赤
各個撃破經典戰法
薩爾滸之戰(Battle of Sarhu)
大破明軍


e0040579_20564094.jpg


西元17世紀初時,今日台灣西方的鄰國,中國明朝與從屬的建州左衛滿獨份子爆發獨立建國戰爭。

西元1583年努爾哈赤25歲的時候,他的祖父和父親在一次戰亂中,被明朝的軍隊殺死。

1586年(明萬曆14年)努爾哈赤襲封為指揮使,以祖、父遺甲13副,相繼兼倂海西女真部,征服東海女真部,統一了分散在滿洲各地的女真各部。

西元1616年(明萬曆44年),原臣服於中國明朝的建州左衛滿獨份子努爾哈赤統一建州女真各部,在赫圖阿拉(興京 今中國遼寧省新賓縣西永陵鎮老城)稱「覆育列國英明汗」,國號「大金」(中國史稱後金),成為大金國大汗。

1618年,(大金天命3年,明萬曆46年),努爾哈赤公布名為「七大恨」的討明檄文,起兵反明。

開始後來入主中國的大清帝國序曲。

1619年(明萬曆47年),明朝皇帝朱翊鈞(明神宗)任命楊鎬為遼東經略,率領明軍,分四路合擊,直搗滿獨份子 努爾哈赤的大金國首都大本營赫圖阿拉

明朝遼東派遣軍與為報明朝援韓抗日「再造之恩」的朝鮮援軍「號稱47萬」(實際約14萬)出兵討伐満州,努爾哈赤率領「號稱10萬」(約6萬)満州獨立軍與之對抗。

壬辰倭亂期間,在前線的朝鮮世子光海君李琿就累計了許多作戰經驗,並曾和明將合作,對朝鮮與明朝的軍力相當熟悉。

憑藉軍事情報與對明軍的瞭解,當上朝鮮王的光海君李琿早已預見明軍的失敗,因此不願出兵相助,為保國家社稷,則欲討好努爾哈赤

相反,朝鮮士大夫們對明朝充滿信心,大明與朝鮮之間的君臣之義,加上壬辰倭亂時大明對朝鮮的再造之恩,群臣皆願意無條件支持大明,亦反對與努爾哈赤有任何書信往來。

朝鮮一方派出由姜弘立率領13000名的軍隊,渡過鴨綠江到達遼東「抗金援明」。一方告訴努爾哈赤,朝鮮軍只是出兵不想真打。

李琿此兩面外交也是後來造成李琿遭到廢黜的「罪狀」之一。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187卷:光海忘恩背德, 罔畏天命, 陰懷貳心, 輸款奴夷, 己未征虜之役, 密敎帥臣, 觀變向背, 卒致全帥/師投虜, 流醜四海。 王人之來我國, 拘囚覊縶, 不啻牢狴, 皇勅屢降, 無意濟師, 使我三韓禮義之邦, 不免夷狄禽戰之歸, 痛心疾首, 胡可勝言? 夫滅天理、斁人倫, 上以得罪於皇朝, 下以結怨於萬姓, 罪惡至此, 其何以君國子民, 居祖宗之天位, 奉廟社之神靈乎? 玆以廢之。 )

明軍戰略:分進合擊 四路會攻

1.開原總兵總兵馬林率1.5萬人,出開原,經三岔兒堡(在今遼寧鐵嶺東南),入渾河上游地區,從北面進攻。

2.山海關總兵杜松率兵約3萬人擔任主攻,由瀋陽出撫順關入蘇子河谷,由西面進攻。

3.遼東總兵總兵李如柏率兵2.5萬人,由西南面進攻。

4.遼陽總兵總兵劉綎(朝鮮順天倭城戰役敗將)率兵1萬餘人,會合朝鮮軍共2萬餘人,經寬甸沿董家江(今吉林渾江)北上,由東面進攻。

5.總兵官秉忠率兵一部駐遼陽為機動部隊,總兵李光榮率兵一部駐廣寧,保障後方交通。

總指揮官楊鎬(朝鮮蔚山倭城戰役敗將)坐鎮瀋陽指揮。

滿獨軍戰略:各個撃破戰法

明軍作戰意圖事先洩露,使大金預有準備。明軍原擬1619年2月21日出邊進擊,但因天降大雪,改為25日。

同時,限令明軍四路兵馬於3月初2會攻赫圖阿拉。

但四路明軍出動之前,作戰企圖即為大金偵知,因而努爾哈赤得以從容應付。

滿獨份子 努爾哈赤說:「憑爾幾路來,我只一路去」各個撃破戰法,集中兵力一個一個吃掉明國入侵部隊。

大金滿獨軍破明火器對策

八旗軍很清楚明軍的戰略、戰術、裝備,「女真族的拿破崙」-努爾哈赤在明朝當官時曾做到龍虎大將軍,熟悉明軍火器戰法。

e0040579_20351218.jpg


明軍火器步隊常是單發鳥銃、佛郎機大炮在前,而三眼統、火箭在後,騎兵則弓箭、三眼大炮連環疊用。

配備勤務兵(奇役),裝火藥人員,保證火器最大威力的發揮。

北方地區天氣嚴寒、風沙大不適合使用鳥銃,而三眼銃的齊發3彈能更好的殺傷既將衝過來的敵軍,還能當作短矛拒敵騎,這是明軍在北方軍中配備射程短與精確度差的三眼銃原因。

要對付當時代的火器,辦法多的是,「火未及用,刃已加頸」的騎兵快速衝鋒當然一種,但努爾哈赤慣用的做法是—用粗壯的木頭做成一個個遁車,上面覆蓋厚牛皮,命騎兵下馬士兵就躲在車後面慢慢往前推突破明軍火槍塹壕。然後騎兵繞行明軍後面出現再開始掃蕩。

紅夷大炮可以擊毀遁車,前提是打中才行。

至於佛朗機,它的小炮彈能否打穿遁車還是個疑問。

八旗軍的士兵常常就這樣躲避明軍的炮火,直到靠近了再衝鋒。

e0040579_19445182.jpg結果經常是這樣的,明軍的火炮和火銃只夠開火幾次,往往他們還在裝彈時,滿洲人的大刀已經剁上來了。

而拼體力論肉搏,明軍是拼不過滿獨八旗軍。

薩爾滸之戰火器戰鬥經過很簡單,明軍火槍隊在打完所有火藥後,在肉搏戰中全體陣亡。

戚家軍火槍隊和長槍兵(白杆兵)的素質是很高的,一支是明軍最精銳的浙江火器部隊,另一支是最精銳的四川山地步兵。

他們的表現也確實很出色,在八旗軍的瘋狂進攻下,直到彈藥打光才壯烈陣亡。

在作戰中,明軍火槍隊的火器陣列三次被八旗軍衝破,幸虧是長槍兵以死相拼才把對方趕出去。

如果不是長槍兵護衛,明軍火槍隊根本無法堅持到彈藥打光。

明軍的火器,只是看起來兇猛,受到各種因素的制約,它的實際作戰能力很有限,裝填慢,精度差,訓練也很欠缺,因而獨立作戰能力很差,要讓一支這樣的部隊發揮作用,必須有類似西方的長槍兵保護與騎兵穩定陣腳才行。

e0040579_20291033.jpg


薩爾滸之戰

薩爾滸戰役 明軍主力杜松西路軍壊滅

努爾哈赤在攻破撫順、清河之後,鑒於同明軍交戰路途遙遠,需要在與明遼東都司交界處設一前進基地,以備牧馬歇兵,於是在界籓吉林崖(今遼寧撫順市東)築城屯兵,加強防禦設施,派兵守衛,以扼明軍西來之路。

此時,當「女真族的拿破崙」-努爾哈赤探知明軍行動後,認為明軍南北二路道路險阻,路途遙遠,不能即至,宜先敗其中路之兵,於是決定採取「憑爾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擊破的作戰方針,將10萬兵力集結於都城附近,準備迎戰。

2月29日,滿獨軍發現劉綎軍先頭部隊自寬甸北上,西路杜松軍急於立功,踏雪冒進,已出撫順關東進,但進展過速,孤立突出時,決定以原在赫圖阿拉南駐防的500兵馬遲滯劉綎,乘其他幾路明軍進展遲緩,集中八旗兵力,迎擊杜松軍。

3月初一,杜松軍突出冒進,已進至薩爾滸(今遼寧撫順東大伙房水庫附近),分兵為二,以主力駐薩爾滸附近,自率萬人進攻界籓(吉林崖)。

努爾哈赤看到有「杜瘋子」之稱的杜松軍孤軍深入,兵力分散,一面派兵增援界籓吉林崖,一面親率六旗兵4.5萬人進攻薩爾滸的杜松軍。

e0040579_752825.jpg


次日,兩軍交戰,將過中午,天色陰晦,咫尺難辨,杜松軍點燃火炬照明以便進行炮擊,滿獨軍利用杜松軍點燃的火炬,由暗擊明,集矢而射,殺傷甚眾。

此時,努爾哈赤乘著大霧,越過塹壕,拔掉柵寨,攻佔杜軍營壘,杜軍主力被擊潰,傷亡甚眾。

大金駐界籓吉林崖的守軍在援軍的配合下,也打敗了進攻之敵,杜松被努爾哈赤之子貝勒賴慕布射殺,杜松陣亡。

明西路軍全軍覆沒。

尚間崖戰役 破馬林北路軍三層塹壕陣

明軍杜松主力被殲後,南北兩路明軍形孤勢單,處境不利。

是夜,馬林軍進至尚間崖(在薩爾滸東北),得知杜松軍戰敗,不敢前進,將軍隊分駐三處就地防禦。

馬林為保存實力,環營挖掘三層塹壕,將火器部隊列於壕外,騎兵繼後。

又命部將潘宗顏龔念遂各率萬人,分屯大營數里之外,以成犄角之勢,構成一個品字形。

並環列戰車以阻擋敵騎兵馳突。

努爾哈赤在殲滅杜松軍後,滿獨軍大貝勒代善率八旗主力轉鋒北上,直攻尚間崖,迎擊馬林軍。

e0040579_20493619.jpg


3月初三,大金軍一部騎兵橫衝龔念遂營陣,接著以步兵正面衝擊,攻破明軍車陣,擊敗龔軍,龔念遂李希泌戰死。

滿獨軍主力進攻尚間崖後,馬林率軍迎戰。

努爾哈赤直奔尚間崖,命「先據山巔,向下衝擊」,馬林一時驚恐,立即命令壕內的精銳步兵出壕援助,努爾哈赤馬林營內與壕外兵匯合,又命「停止攻取山上,下馬徒步應戰」。

滿獨軍大貝勒代善、二貝勒阿敏、三貝勒莽古爾泰各率軍前後夾擊,大敗馬林軍,奪尚間崖,當時明軍鐵炮隊與大砲隊「火未及用,刃已加頸」。

大金滿獨軍以騎兵一部迂迴到馬軍陣後,接著率兵擊破潘宗顏部,大金攻勢猛烈,明軍寡不敵眾,潘宗顏戰死,其死時「骨糜肢爛,慘不忍睹」,馬林二子馬燃馬熠,皆戰死。

馬林敗逃回開原,北路明軍大部被殲。

原本前來支援明軍的海西女真葉赫部貝勒金台石布楊古則「聞明軍敗,大驚而遁」。

艾伯達里岡戰役 破劉綎東路軍長蛇陣

艾伯達里岡戰役快開始時、姜弘立朝鮮軍與劉綎軍後方部隊因兵糧不足而沒與劉綎主力匯合,朝鮮軍停滯在艾伯達里岡以南的富察。

劉綎與楊鎬在朝鮮戰場結下過梁子,楊鎬將各地的募兵、客兵和配合作戰的朝鮮軍,這些最弱又不好指揮的部隊全給了劉綎

劉綎最看重的川浙軍團戚家軍、白桿兵還沒到來,楊鎬就命令他帶這些難搞的軍隊北上......

這時,努爾哈赤已在西北兩路獲勝,立即派扈爾漢阿敏代善皇太極先後出發,日夜兼程趕赴東線,很快在東線集中了3萬多人,“隱伏山谷”,待機而動。

劉綎所率的南路軍因山路崎嶇,行動困難,未能按期進至赫圖阿拉。

因不知西路、北路已經失利,仍按原定計劃向北開進。

為全殲劉綎軍,努爾哈赤採取誘其速進,設伏聚殲的打法,事先以主力在艾伯達里岡(赫圖阿拉南)佈置埋伏,另以少數士兵冒充明軍,穿著明軍衣甲,打著明軍旗號,持著杜松令箭,詐稱杜松軍已迫近赫圖阿拉,要劉綎速進。

劉綎信以為真,立即下令輕裝急進。

3月5日,劉綎先頭部隊進至阿布達裡崗時,改為單列長蛇陣進軍,遭到代善指揮八旗鐵騎勁旅伏擊,從三方向包圍劉綎長蛇陣。

e0040579_75241100.jpg


劉綎雙臂受傷,被削去半個面頰,最後戰死,部屬從把劉綎屍體撐在馬上,假裝主將未死,繼續作戰。

努爾哈赤乘勝擊敗其後續部隊。延遲到達的朝鮮軍姜弘立部以鳥銃(日本式鉄砲)與長槍陣展開防御線迎戰滿獨軍,這時戰場起了大風,姜弘立部開火的火槍煙霧瀰漫遮蔽視線、趁此空隙滿獨軍騎兵漂亮的快速衝鋒突撃朝鮮軍前衛,並且突破。

受到明軍壊滅的打撃、入夜後朝鮮軍本隊只剩3000人。

大金對朝鮮軍招降,無力再戰的姜弘立朝鮮軍向努爾哈赤投降。

知道朝鮮軍投降後,劉綎明軍仍生存的将校們集團自殺,明朝東路軍被消滅。

李如柏 南路軍撤退

楊鎬坐鎮瀋陽,掌握著一支機動兵力,對三路明軍既不能及時策應前隊,也不能掩護敗退。及至杜松馬林兩軍戰敗後,才慌忙調李如柏軍回師。

李如柏軍行動遲緩,僅至虎攔崗(在清河堡東)。

當接到撤退命令時被大金哨探發現,大金哨探在山上鳴螺發出衝擊信號,大聲呼噪。

李如柏軍以為是滿獨軍主力發起進攻,驚恐潰逃,自相踐踏,死傷1000餘人。

李如柏 逃回後自裁。

薩爾滸大敗,損軍四萬餘人,開原、鐵嶺相繼失守.......

川浙軍團由白桿兵由秦邦屏秦民屏兄弟率領,浙兵的帶隊指揮官是副將戚金馳援遼陽,由白桿兵護衛戚家軍擺出火銃三疊陣,努爾哈赤用遁車推開,滿州8旗衝入鴛鴦陣中肉博,秦邦屏秦民屏兄弟戰死,戚金所屬明朝最強的戚家軍也在渾河邊全軍覆沒。

明廷御史楊鶴交章劾奏楊鎬,總指揮官楊鎬因此下獄,令兵部侍郎熊廷弼代任經略。

崇禎二年(1629年)楊鎬被處決。

滿州「大國崛起」

歷時5天殲滅明軍5萬餘人的薩爾滸之戰大勝後,滿獨份子們建立的大金國於滿州「大國崛起」,此戰之後、遼東明軍對大金全面採取守勢,開原・瀋陽・遼陽陸續落入努爾哈赤之手。

1621年努爾哈赤遷都遼陽,興建東京城。

1625年努爾哈赤的大金國再遷都瀋陽,準備入侵中國。



大金國滿獨份子入關中原後,是為之後的大清帝國。
[PR]
by cwj36 | 2011-09-22 08:21 | 【明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