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第一位被蠻族殺死的羅馬皇帝-德基烏斯

e0040579_13425625.jpg德基烏斯(Decius,一譯為“德修斯”)本是帝國元老院中的一名議員﹐由于一場政變動亂﹐才陰差陽錯地當上了皇帝。

西元249年6月17日﹐皇帝菲利普在Verona附近的戰場遇刺﹐德基烏斯被派往莫西亞行省平定另一場軍團叛亂﹐而“不幸地”被部下“逼迫”即帝位。

一位十足的僭主開始了他短暫的統治(至251年末)。

西元248年,正當羅馬慶祝它的建城千年紀念日時,哥德人(Goths)突然開始進犯莫西亞(Moesia)行省(現保加利亞境內)。

這其實並不應該令人感到意外,早在西元2世紀末,當哥德人與格皮德人出現在多瑙河平原上時,雙方之間的武裝衝突就開始了,但規模都不算大。

此後,羅馬帝國被迫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艱難地維持相對貧瘠的達西亞行省。事實證明,這既不可行,也不值得。

西元238年,哥德人的僕從民族──卡爾皮人的入侵,徹底消滅了達西亞境內的所有羅馬武裝。

為了騰出手來抵禦薩珊國王沙普爾一世,當時剛剛上臺的戈狄安三世接受了屈辱的和約,同意向以哥德人為首的達西亞日爾曼民族聯盟納貢。

但在西元248年,羅馬皇帝阿拉伯人菲利浦卻出人意料地取消了應當繳付的這筆貢金,也許廢除不平等條約也是他千年慶典計畫中榮耀的一部分吧。

菲利浦的決定是災難性的。經過上百年的發展,哥德人已經擁有了黑海沿岸最強大的武裝力量。

汪達爾人和赫盧利人匍匐在他們的腳下,斯拉夫人和誇德人的君主降為他們的奴僕,馬考曼人和卡爾皮人向他們稱臣納貢,格皮德人、西徐亞人和薩爾馬特人與他們聯盟。

在哥德人看來,個人向政府納的稅與交付給黑社會的保護費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弱小的一方向強大的一方購買自己人身安全和權利所必需的款項。

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如此,弱國如果不肯納貢的話,那麼強國就理所當然有權採取必要的行動,以使對方認識到這項費用的意義之所在。

正當他們在多瑙河北岸集結重兵,並開始試探性的進攻時,本應負責抵抗他們的羅馬軍團將士們卻突然轉移了注意力,擁立他們的司令官帕卡提安努斯為皇帝,並準備聯合哥德人,向義大利進軍。

但在一位出身潘諾尼亞,名叫德基烏斯的元老的幫助下,帕卡提安努斯很快被自己的部下刺殺。作為獎賞,德基烏斯取代菲利浦的內兄塞維裏安,被升遷為莫西亞行省的新任總督。

雖說幾乎是一步登天,但德基烏斯可沒有時間來慶祝,他面臨著一個極其危險的爛攤子:一方面,曾參預帕卡提安努斯叛亂的將士們還驚魂未定,他們隨時都可能再次鬧事;另一方面,哥德人並沒有因為帕卡提安努斯的死,而放棄對羅馬帝國的入侵計畫。

事實上,莫西亞的很多地區都已經被他們這股部隊洗劫了。

儘管德基烏斯沒有參過軍,但因為長在在鄰近的潘諾尼亞,他對莫西亞的當地情況比較瞭解,頭腦很靈活,手段也很豐富。

一些忠誠度不可靠的部隊被解散了,在數目上處於劣勢的羅馬軍放棄多瑙河防線,城戍部隊改守面為守點,野戰部隊改盯人為區域聯防。

這個新戰術在整體上是很成功的,但有一點可能德基烏斯沒有考慮到:部分被解雇的羅馬士兵因為退伍後的生活沒有著落,居然投靠了日爾曼敵軍,向他們出賣了羅馬軍的部署情報。受此鼓舞,哥德王奧斯特羅高塔決定大幹一場。

西元248年盛夏,奧斯特羅高塔率哥德、西徐亞、卡爾皮、泰法利、阿斯丁吉、袍西安六族聯軍(後三者是達西亞的土著民族),號稱30餘萬,水陸並進,穿越多瑙河三角洲,向羅馬軍設在黑海岸邊的主營馬爾西安堡(在今保加利亞旅遊勝地瓦爾納附近)撲來。

大敵當前,德基烏斯鎮定自若,他命令部下堅壁清野,使敵人找不到足夠的物資來製造攻城器械。

奧斯特羅高塔見久圍不下,於是分兵攻擊周邊小城,也沒有得到多少收穫。

對峙數月後,日爾曼聯軍終於糧盡撤退,羅馬野戰部隊在他們歸路上的山谷裏連續伏擊,又消滅了相當數目的敵人,把奧斯特羅高塔一舉趕回了多瑙河北岸。

此次大捷讓羅馬將士們對德基烏斯這位文官的領兵才能心服口服,他在部隊裏的威望大增。

不久後,德基烏斯被部下擁立,紫袍加身,於西元249年10月在貝羅卡戰役中殺死了阿拉伯人菲利浦與皇儲菲利浦二世,成為新的羅馬皇帝。

在奧斯特羅高塔敗在德基烏斯手下後,他的民族一度面臨重大的麻煩:格皮德國王法斯提達看到哥德人的實力已經被削弱了,於是計畫起來搶奪東歐的霸權。他先是擊敗了北方的勃艮第人,然後就向奧斯特羅高塔宣戰,兩軍在多瑙河下游平原上惡戰了一場。

結果,哥德人略占上風,法斯提達撤回了喀拉巴阡山脈以西。

奧斯特羅高塔在此後很快去世,有可能是在戰鬥中負傷所致。他出身於哥德人中最高貴的“阿馬爾”貴族家庭,這個名字來自他的祖先阿馬爾。

奧斯特羅高塔自己名字的意思似乎就是“東哥德人”,在他死後,哥德人也真的分裂成了東西兩部,東部的叫“Ostrogothi”,西部的叫“Visigothi”。

在拉丁語和日爾曼語裏,這兩個名字看上去就是“東哥德人”和“西哥德人”的意思,所以後人一般也就如此理解和翻譯。但還有其他不同的解釋,其中最有說服力的是這樣的:

“東哥德人”原來自稱“Grvtvngi Avstrogoti”,意思是“沙灘哥德人”,因為他們住在第聶澤河附近的沙質海灘上;而“西哥德人”則自稱“Tervingi”,意思是“森林居民”,因為他們居住在達西亞的森林裏。也有人說,“東哥德人”就是原來奧斯特羅高塔麾下的部落,而“西哥德人”原來自稱“Vesvgothi”,意思是“優秀的哥德人”。

不管怎麼樣,這兩部分哥德人在西元3世紀中後葉分家了,雙方的勢力範圍以第聶斯特河為界,“Ostrogothi”住在河東,“Visigothi”住在河西,所以“東哥德人”和“西哥德人”的稱呼無論如何也不能算錯。

他們分家的原因我們至今還不清楚,或許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分兩次南遷的不同部落,或者因為他們的生活習俗有差異,也可能是因為羅馬人有意在其中挑撥離間。

奧斯特羅高塔死後,克尼瓦(Cniva)成為他的繼承者,時間大概是在西元249年。當時德基烏斯正忙著在羅馬進行文化建設和社會改革,對邊境防務有所疏漏。

看到有機可乘,為了報奧斯特羅高塔戰敗之恥,克尼瓦重新會合了卡爾皮人和其他日爾曼民族,於西元250年再次進犯羅馬帝國。

卡爾皮人負責攻擊重新回到達西亞的部分羅馬軍隊,而哥德軍則兵分兩路,其中一部分直搗色雷斯,將色雷斯總督普利斯庫斯包圍在該行省的首府菲利浦堡;而克尼瓦自己則率7萬大軍,沿多瑙河岸西進,進圍羅馬帝國莫西亞艦隊和西徐亞艦隊的主泊地諾瓦城。

防守該城的是德基烏斯皇帝的心腹猛將──上莫西亞總督伽盧斯,他成功地擋住了哥德軍的進攻,克尼瓦於是轉而攻擊尼科波利斯城。

德基烏斯皇帝得知莫西亞和色雷斯告急,立即帶上自己的長子兼皇儲赫倫紐斯( Herennius Etruscus此時已經被他封為“凱撒”和“帝國首席青年”),率軍從羅馬出發,晝夜兼程地趕往巴爾幹,尋克尼瓦軍主力決戰。這時,求勝心切的他大概沒有想到,作為常勝將軍的自己,此行竟然會有去無回。

德基烏斯很快抵達尼科波利斯城,措手不及的克尼瓦立即解圍,但還是被追上來的羅馬軍在伯羅阿城附近擊敗了。

德基烏斯以為哥德人已不足慮,於是北上攻擊進犯達西亞的卡爾皮人,並且打了幾次大勝仗,差不多收復了整個行省。與此同時,羅馬發生了叛亂,一個名叫李錫尼的人自稱皇帝,直到西元251年3月才被德基烏斯的親信瓦勒裏阿努斯鎮壓下去。

克尼瓦看准這個機會進軍色雷斯,與自己的南路軍合圍菲利浦堡。德基烏斯知道哥德人的這個動向之後,只好急忙從達西亞南下,翻越崇山峻嶺,去救援菲利浦堡。

但他來得已經太晚了:看到情況已經絕望,菲利浦堡裏的一部分羅馬士兵決定擁立他們的總督普利斯庫斯做皇帝,以便與克尼瓦談判;另一部分則乾脆開城投降,哥德人一湧而入,剛剛披上紫袍的普利斯庫斯被殺,菲利浦堡淪陷了。

哥德軍洗劫了這座富庶的都市,在獲得足夠的戰利品後士氣大增。看到情況已經惡化,德基烏斯只得重新北上諾瓦城,與伽盧斯合兵一處,準備在敵人從色雷斯返回的山路上伏擊他們。

5月,哥德軍走進了包圍圈,結果被打得大敗,羅馬軍也損失慘重。為了慶祝這次勝利,皇儲赫倫紐斯晉升為“奧古斯都”,德基烏斯留在羅馬的次子霍斯提裏亞努斯也被封為“凱撒”,父子三人同秉朝政。

但克尼瓦的主力部隊仍然沒有被消滅,兩軍繼續在莫西亞北部山區周旋。德基烏斯企圖在敵人進入多瑙河平原之前全殲他們,雙方的決戰在西元251年7月上演。

一開始,羅馬軍連續消滅了從正面衝上來的兩股哥德軍,但克尼瓦卻出人意料地率領自己的精銳部隊從他們身後繞了出來。

為自己的生存而拼死惡戰的哥德軍前後夾擊,羅馬軍陣腳大亂,先鋒赫倫紐斯被流箭射中心窩,死在他父親的面前。

據說,當德基烏斯看見了這殘酷的情景時,為了鼓舞士氣,他咬著牙喊道:「“沒有人會為此悲傷!僅僅一個軍人的死亡,不是帝國的什麼嚴重損失!”(Let no one mourn; the death of one soldier is not a great loss to the republic.)」話雖如此,但出於父親的天性,他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因此帶頭拼命進攻,決心要麼殺死克尼瓦,為兒子報仇雪恨。

克尼瓦見對方攻勢猛烈,於是偽裝撤退。當殺紅了眼的德基烏斯把敵人追到一座名叫阿布裏圖斯的城鎮時,周圍巷道裏突然伏兵四起,他力戰陣亡,成為歷史上第一位被蠻族殺死的羅馬皇帝。

德基烏斯的部下擁立了伽盧斯總督為帝,他為了能夠立即返回羅馬,避免元老院另立新君,趕緊與克尼瓦講和。

雙方簽署的條約內容是:兩國從此結盟,互不侵犯;哥德人有權帶走自己在巴爾幹擄掠的所有戰利品和戰俘;羅馬帝國恢復每年支付給對方的貢金。

但哥德人很快撕毀了和約,在要求提高貢金未遂後,再次聯合其他日爾曼民族南侵,直接導致了伽盧斯皇帝在西元253年的敗亡。不久,羅馬皇位落入了瓦勒良和他的兒子伽利埃努斯之手。

德基烏斯除了是歷史上第一位被蠻族殺死的羅馬皇帝對基督教的迫害也很有名,西元250年這位德基烏斯發出了開始在全國第一次有組織的迫害基督徒活動(250)“德基烏斯迫害”的敕令﹐即the Edict of Decius。

規定﹕在選定的懺悔日﹐基督徒必須放棄自己的信仰﹐參加官方宗教儀式﹔不肯叛教的基督徒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這是一場殘酷的政治鬥爭﹐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最堅定者被處死。至於平民﹐則不必多說了。
[PR]
by cwj36 | 2005-10-22 13:44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