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0 南都焼討

1180 南都燒討
平重衡 火燒奈良


西元1159年,平治之亂後,大和国成為平清盛的知行国,平清盛無視奈良南都寺院保有舊友既得利益與特權,進行大和國内整個區域的「検断沙汰」,也就是大和國内取得訴訟、裁判之實際統治權。

日本的大寺社内有設置「無縁所」的區域,收容生活困窮的庶民,當然許多罪犯也會逃入寺社領地。寺社擁有官府不能入寺社內捜査的「検断権」,這也是以仁王源義經後醍醐天皇等被人追殺時都會選擇進入大寺社受其保護。

平氏對寺社侵門踏戶的施行「検断沙汰」,這使得奈良的南都寺院方產生強力反感。特別是以日本第45代天皇聖武天皇發願而建立,且成為鎮護國家體制象徴的存在,受歴代天皇崇敬的「東大寺」與藤原氏的家廟「興福寺」,反對最為激烈。

奈良古為平城京,西元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現在的京都)後,奈良被稱為「南都」。

南都寺院的「東大寺」有皇室背景,「興福寺」有長期把持攝関官位的藤原北家背景,都是顯赫的大寺。

在南都寺院中稱呼為「大眾」的僧侶集團是擁有自衛武力的僧兵武裝組織,其中不乏許多好勇鬥很罪犯、市井無賴參加。

「南都」的興福寺與「北嶺」比叡山延暦寺合稱「南都北嶺」,這兩個大寺都擁有強大僧兵武力,動輒出動數千僧兵,延暦寺有日吉大社的「神輿」,興福寺有春日大社的「神木」。

「南都北嶺」常抬神輿與神木入京訴願威脅朝廷與侵略其他寺院,非常囂張。

白河法皇有天下三不如意的逸話,「賀茂河の水、双六の賽、山法師、是ぞわが心にかなわぬもの」

其中不如意的「山法師」就是指無法無天的僧衆,尤其是日吉山王社抬神輿來京都強訴與比叡山延暦寺の僧衆(僧兵)。

1165年(永萬元年),「南都」的興福寺與「北嶺」比叡山延暦寺,因為在二條上皇的墓前立匾的事情發生爭執,「南都北嶺」僧兵大打出手。

平清盛派兵鎮壓,因此「南都北嶺」一時對平氏也非常不滿。大力整肅「南都北嶺」的平清盛在承安3年(1173年)甚至有了廢除「南都北嶺」寺領荘園意圖。

僧侶的密謀

治承3年(1179年)11月平清盛發動的「治承三年の政変」,皇室與摂関家的代表人物後白河法皇與関白松殿基房平清盛軟禁的軟禁,免職的免職。

法皇的院政派與藤原北家被清除一空,這些痛恨武家專權的朝廷公家被整肅後,奈良南都寺院的和尚們也深感危機會降落到自己頭上。

因為平清盛強力推銷他們平家的厳島神社,還強邀高倉上皇去参詣参詣一番。

3歳年幼的安徳天皇繼位後的治承4年(1180年),恐懼宗教地位低落的園城寺(位滋賀県大津市、天台寺門宗總本山)聯合「南都北嶺」計畫綁架高倉上皇,解救被軟禁的後白河法皇,號召討伐平家。

「南都」的興福寺同意参加,親平氏派較多的「北嶺」延暦寺也有反平氏派的恵光房珍慶的集團表示要参加。

和尚們決定在高倉上皇前往厳島神社參拜時3月17日發動政變綁架上皇,因為是前代未聞的計劃,興福寺使者跑到後白河法皇軟禁的鳥羽離宮,毫不隱瞞地說出來這個綁架計劃。

吃驚的後白河法皇自己當起抓扒子告訴平清盛三男平宗盛,經正在福原新都建設的平清盛指示,將後白河法皇移駕八条坊門烏丸邸,高倉上皇出發日19日變更,和尚們的綁架計畫失敗。

由於後白河法皇「忠誠的」表現,平清盛後白河法皇關係改善不少,平清盛允許女房2人(京極局・丹後局)去伺候後白河法皇

之後不久爆發後白河天皇第三皇子以仁王舉兵向平氏宣戰,以仁王扮成女人逃入園城寺,平氏重兵包圍要求園城寺交出以仁王,遭到園城寺「大衆」的拒絕,。

5月25日夜,源頼政以仁王率1000餘騎從園城寺脱出,準備逃往南都興福寺,兩人在「橋合戦」兵敗死亡。

6月的清算

「以仁王之亂」鎮壓後的6月,平氏禁止園城寺參加朝廷法會,園城寺僧綱(僧官)都被罷免,寺領全被没収處分。

興福寺當時的「別当」(總理寺務的人,類似住持)玄縁採和平路線與平氏親近的立場,因此沒有遭到園城寺那麼樣嚴厲的制裁,但興福寺暗助以仁王則是眾人皆知的「公開的密秘」。

平氏與興福寺的緊張関係,在治承4年6月2日,平氏安排安徳天皇高倉上皇後白河法皇去準備成為新京城的福原參觀後,有了一定程度的緩和。

10月富士川之戰,平軍戰況不利,各地源氏紛紛造反後,平清盛被搞的焦頭爛額,畿内近江寺社勢力等反亂勢力也蜂起反對平家,平家為反撃平叛取消福原遷都計劃,11月21日平清盛決定還都平安京。

平清盛平知盛追討近江源氏叛軍,叛軍敗逃,又逃入園城寺,園城寺「大衆」僧兵又幫助源氏叛軍,12月11日平家新任指揮官平重衡下令向園城寺攻撃,將園城寺燒燬。

興福寺

「南都」的興福寺此時也趁機反平氏,但公卿們激烈反對攻擊奈良,平清盛因此派出公卿使者前往勸導皆無效,南都大眾還做了一個很大的木球,說是平清盛的頭,任眾人踩踏。

平清盛再派妹尾兼康為使者率領500人前往奈良。平清盛指示妹尾兼康只能以平和的方法解決,全軍輕武裝出發。

但是興福寺的「大衆」卻砍下妹尾兼康所屬的60餘人的首級,首級陳列在興福寺的猿沢池(興福寺舉行放生會儀式的放生池)旁。

這下惹火了平清盛,召回妹尾兼康,取得攻擊興福寺的「大義名分」,平清盛12月25日馬上派出平重衡為總大軍、甥平通盛為副将率領40000大軍平叛。

興福寺衆徒在北方的奈良坂與般若寺築垣楯,設逆茂木等防禦工事準備迎戰。南都「大衆」兵力約7000人。

27日,平重衡兵分2路,一路由木津方面侵攻,一路攻擊奈良坂・般若寺防線。



大衆軍在木津川沿岸與奈良坂・般若寺等地持續抵抗,南都「大衆」僧兵雖然武勇,但打不過專業的武士軍團,戰況朝著平氏軍有利的方向。

28日,平氏軍攻破奈良坂與般若寺防線,平重衡本陣往般若寺内移入。撤退的南都大衆軍逃回興福寺死守。

『平家物語』裡描述當時的情形,28日夜晚,平重衡在陣中要部屬「點灯」,部屬卻誤會為「放火」,部屬誤解為「火攻め」的命令去周圍民家放火,因為強風的助燃引發大火災。

不過「放火」當時也是交戰時候的常見的基本戰術,燒毀僧坊等本來就在平重衡作戰計畫中。

雖然日本房子大都是木造,這火竟然燒的這樣誇張,大火延燒到興福寺、東大寺大仏殿,超過平重衡的預料。

奈良大火會這麼嚴重很可能是熱力令空氣上升,周圍的空氣從四方八面湧入,一有外來的風力協助,這一個巨大的火災煙囪便會開始出現像渦輪般的旋轉, 便形成火旋風(火龍捲),一燒不可收拾。

奈良的主要部份都捲入大火災中、興福寺・東大寺等有力寺院焼毀,多数僧侶與避難的奈良住民數千人被焼死。

特別是東大寺的金堂(大仏殿)主要建築物完全燒毀,連法華堂、二月堂、転害門、正倉院也成為灰燼。

興福寺的東金堂、講堂、北円堂、南円堂等38處施設全部焼毀。

得到這個訊息的九条兼実在其日記『玉葉』記載悲嘆其慘狀「非言語所能形容(凡そ言語の及ぶ所にあらず)」。

南都大衆死的死,逃的逃,平重衡於29日凱旋歸京。那些南都僧眾的首級,最初掛在京都大街上巡迴示眾,後來全都被掛在獄門前的樹上,後來全爛了,這些首級便都被丟棄到壕溝裏。

治承5年(1181),平清盛沒收東大寺與興福寺的全部的荘園、寺領,別当、僧綱等寺院管理階層全派親平家派和尚擔任,並表示否決寺院的再建的方針。

佛罰

然而,親平氏政権派的高倉上皇在此時病死,接著閏2月4日(1181年3月20日)平氏大家長平清盛自身也突然發高燒死去(「寸白(すびゃく)」寄生虫病),享年64歲。

關於病重受高燒之苦的平清盛,有這樣誇張的形容,平清盛身體因高燒而灼熱無比,旁人近之,亦感燥熱不已。

見平清盛之灼熱之狀,侍從欲置其身體於素以寒冷刺骨聞名的比叡山水之中,不多時冷水亦變成滾燙的熱水。

以帶柄的杓子澆冷水於其身上,非但只是杯水車薪,而且仿若澆冷水於炙熱的石頭上一樣,身上的水珠也被蒸發。

e0040579_11375234.jpg


(平清盛之死)


「玉葉」記載平清盛遺言:「我的子孫即使只剩一個人,也要把頼朝的屍體曝曬示眾(我の子、孫は一人生き残る者といえども、骸を頼朝の前に晒すべし)」。

人人傳說這都說是「南都焼討」的「佛罰」。

因為得到盤據東国的源頼朝開始蠢蠢欲動不穏的情報,平清盛政権的継承人平宗盛,在3月1日發佈東大寺・興福寺以下的南都諸寺處分全部撤回,以穩定大和地區。

源氏東國崛起了,這後白河法皇再次燃起希望。他希望源氏與平氏互相殘殺,鬥到最後,他便有機會坐享漁翁之利,恢復皇權。

東大寺直到建久元年(1190年),再建大仏殿完成,源平合戰的勝利者源頼朝等列席參加,到戦国時代的永禄10年10月10日(1567年11月10日),因三好、松永的戰爭,大仏殿與東大寺主要堂塔又被燒燬。

興福寺在別当信円復興之下修復,是現在興福寺建築群基礎。

1998年12月2日,日本東大寺、興福寺以「古都奈良の文化財」之一部成為世界文化遺産。

:「我死於中國大陸傳來的瘧疾(マラリア)!」TWS2 報名處
[PR]
by cwj36 | 2011-08-28 21:05 | 【日本平安鎌倉時代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