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抗暴】-1947高雄前金派出所的學生兵

1947 台灣228
抵抗中國屠夫 彭孟緝
爆烈青春 「雄中敢死隊」
「狗去豬來」~走進炮火中 ~


e0040579_17213844.jpg




(台灣不會拍攝的電影題材 情境想像:電影 走進炮火中 韓國版)

1947年3月3日晚上,高雄市民響應台灣各地228起義行動,開始到處搜索視台灣為「新殖民地」的中國國民黨貪官汙吏,但在另一方面,由各校校長發給教職員「三角證章」,以保護清廉的中國籍教員。

5日,高雄參議會號召市民參加抗暴,並組織了「處理委員會」。

3月3日,雖經當時雄中校長林景元和部分導師勸阻高雄中學的熱血抗暴學生,除了部分高雄中學學生為維護校園治安,自行組織自衛隊,且有雄工、雄商等學生軍的加入,而當時高雄女中學生則負責食物的部份。

e0040579_17432094.jpg

(日治時代 高雄州立高雄第一中學校軍訓課)


當時自衛隊僅擁有過去日本陸軍在二戰後所遺留的幾把村田式步槍、數枚手榴彈和日本刀等武器;武器彈藥方面,除舊時校方所保存下外的外,亦有自各地警局、部隊所徵收而來,甚至遠到東港空軍基地處搶奪。

雄中軍械庫日治時期的軍訓用槍其實多半無法使用,經由台南工學院(今國立成功大學)的學生整理後殺傷力仍不足。

當時「雄中自衛隊」並無特定領導者,團體採集團式領導,除管理並保護當時已停課的校園外,亦收留數名外省人士於當時校園旁的倉庫,並以「高雄學生軍」的名義發表了《告親愛的同胞書》與《告臺灣同胞書》。

學生們沉痛控訴台灣「走了狗,竟來了豬」,呼籲建立自由民主的台灣。

高雄學生軍「告臺灣同胞書」




e0040579_10191953.jpg


各位同胞,我們站起來了,自由站起來了,起來,打倒統治階級!

受了「日狗」五十年壓迫的我們,盼望著解放到了,八一五「日狗」走了,但來了比「日狗」還殘忍野蠻的「山豬」。

「山豬」下來到臺灣,還不到一年半,把我們美麗的鄉土弄得亂七八糟,把我們老百姓用血汗得來的財產搶奪的一乾二淨。

這樣,有血性的我們哪裡吃的消麼?是時期到了,臺北「二.二八」竟教我們起來武裝自己,把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同胞的自由!

我們高雄中等學生,全體不顧自己空拳無鐵,只靠青年學生的熱性直衝敵人!從敵人手裡奪武器,我們竟把兩個同學的生命來爭取自由了,敵人答應把政權還給我們了! 

各位同胞,武裝起來,維護我們寶貴的勝利!自由臺灣萬歲!民主臺灣萬歲!─高雄學生軍



e0040579_6311215.jpg


(2014 雄中、雄女、雄工、雄商學生會師,紀念當年228雄中自衛隊精神。)


3月6日上午,中華民國高雄屠夫彭孟緝開 槍打死涂光明曾鳳鳴林介等談判代表三人後開始整軍從高雄要塞出發,率兵進入高雄屠城。

e0040579_20294572.jpg


彭孟緝所屬,見人就開火......高雄市區頓成國民黨軍隊的獵殺場。

目前最新公布228受難者賠償金資料最年輕死者為1歲兒童吳亮

吳亮之父母從事寄藥工作。

1947年3月6日其父母欲搭車返回故鄉臺南縣,吳亮與其母在高雄火車站附近均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以刺刀殺害,其母當場死亡,1歲兒童吳亮10餘日後傷重死亡。

彭孟緝的變態手下特別愛射殺小孩,如陳長生( 4歲) 在高雄市前金區自宅前無故遭彭孟緝的士兵槍殺。

蔡金鳳(4歲)今高雄市鼓山區自宅無故遭槍殺。

蔡壽 (4歲)在今高雄縣旗津鎮自宅無故遭槍殺。

劉麗香 (5歲 )在高雄市自宅,無故遭流彈擊中死亡等等慘絕人寰的「無差別」射殺。

彭孟緝軍隊以七五砲集中轟擊高雄市體育場示威,並向鼓山一路 一帶掃射、封鎖。

由於國民黨軍隊於車站架設2挺機槍, 雄中校友兼師大英語系的顏再策(22歲)組織部份自衛隊學生成為敢死隊抵抗彭孟緝的屠殺,試圖趁機槍故障時奪回車站,在今建國三路處開始與中華民國國民黨軍交戰。

顏再策在高雄三民國小當老師兼教北京語,並任翻譯,1947年3月4日早上,其母親因局勢緊張,勸顏再策不要出去........

甚至於要他最疼的小弟去留住他,顏再策在家裡最後一句話:『乖!回家去,哥哥馬上回來。」

高雄學生軍撤退至車站對面的長春旅社,持續進行反擊,後來顏再策從長春旅社出來與國民黨軍談判。

因為當時台灣學生多不諳滿州北京語,他是出來和中國憲兵翻譯交談,顏再策冒險衝出時沒想到隨即遭到國民黨開槍擊中倒地,學生兵想去搶救,遭到機槍掃射阻止,顏再策老師最後在現場流血過多致死。

彭孟緝派遣何軍章21師獨立團第三營重新整肅高雄市政府、高雄車站以及第一中學等處,而其轄下王作金第七連即為負責「處理」高雄中學的「起義」。

彭孟緝認為這些高雄學生軍雖然大多是在丟石頭~開冷槍,但是受過嚴格的日軍訓練「遺毒」,威脅很大,不能不除。

彭孟緝並認定高雄第一中學學生們拘禁一千多名外省人並綑綁部份外省人在高雄第一中學作為沙包~,據當時國民黨部聯絡人陳桐說當軍隊逼近雄中,只見一個個外省人站在窗口邊,搖著白手帕大喊:「我是湖南人,我是山東人,不要開槍啊!」這些暴徒把外省人當做人肉盾牌,來阻止軍隊的進攻。

這當然是彭孟緝陳桐的故意偽造或錯誤情報。

e0040579_14403192.jpg「高雄學生軍」除了「雄中自衛隊」維護學校的安全外,更勇敢的雄中學生另組成陳仁悲「雄中敢死隊」紛紛勇敢地丟石頭與幾把村田式步槍反擊國民黨屠殺軍王作金的第七連,到處是混亂的巷戰,火力不強的最後學生軍退至前金派出所。

至半夜, 由雄中敢死隊學生們堅守的前金派出所終於被彭孟緝的軍隊奪回,彈盡援絕的學生們抵抗至最後一人,全部壯烈犧牲。

那一天,很多媽媽再也等不到孩子回家~

王作金(廣東人,隸屬二十一師獨立團)的部隊使用要塞砲轟擊雄中。

如果你是老高雄人,一定會發現到高雄第一中學的牆壁上被打了一個洞,這是要塞砲打的。

砲擊後,雄中沒有反應、沒有聲音,所以王作金的步兵班便進入高雄第一中學的校園搜索。

「雄中自衛隊」早已在師長們的勸導下解散.........

之後二十一師獨立團移防負責花蓮、台東一帶「清鄉」.......

中國國民黨敗逃台灣後,也逃到台灣的王作金口述歷史承認:「憑良心說,我在高雄並沒有聽到有外省人被打死,但被打傷的人不少。」「我們步兵班進入高雄第一中學校園搜索後,未發現有人傷亡,也沒有看到有外省人被綁在窗口,以後便撤退回火車站。」

2016年初在高雄中學學聯會學權部推動下,雄中日前於行政會議上通過從本學期休業式開始,廢除向中華民國「國旗」暨「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禮程序。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2-26 06:14 | 【1947台灣228大屠殺】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