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5 屋島平氏的撤退

屋島の戦い
屋島(Yashima)平氏的撤退
1185 源義經入侵 讚岐屋島


義經出擊

關於屋島作戰,有2種說法,一種是源義經沒有得到哥哥源頼朝許可就直接奏請後白河法皇之說與源頼朝了解許可出陣之說。

要鋪設「低政治智慧」的源義經最後走向死亡,通常會引用源義經沒有得到哥哥源頼朝許可就出陣,而『平家物語』記載當時源義經軍中的戦奉行(軍監)梶原景時就是源頼朝的人,顯然還是必須經由源頼朝許可才能行動。

元暦2年(1185年)2月,源義經集結摂津国的水軍渡辺党與21代熊野別当湛増(據說武蔵坊弁慶是他兒子)的熊野水軍,加上河野通信的伊予水軍,齊聚摂津国渡邊津水兵集結。

【渡辺党水軍】

屬於嵯峨源氏的渡辺氏,本也是平家方的水軍,源氏壯大後,渡辺党開始認祖歸宗,參加源氏這邊,渡辺党的分派就是後來強大的松浦党水軍。

渡辺黨據守渡辺的渡辺津港,約在現在日本國的大阪市中央區天満橋到天神橋之間。源義經透過畿内海運関係者淀江内忠俊與渡辺党水軍取得聯繫,渡辺党水軍加入源氏軍。

【熊野水軍】

熊野水軍是屬於熊野三山(熊野本宮大社、熊野速玉大社、熊野那智大社)的首領「熊野別当」統轄的水軍,據守在紀伊半島南東部、熊野灘、枯木灘。橫行於紀淡海峡、四国與紀伊半島之間收取帆別銭、警固料(通行税),也被稱「熊野海賊」

平清盛的平氏政権支配太平洋・瀬戸内海航路後,不滿的熊野海賊衆組織化反抗平氏,治承5年(1181年)1月熊野水軍在志摩国菜切襲撃(熊野海賊菜切攻め)平氏,從東尾張沿海西至阿波地域開始反平氏・親源氏。

【河野伊予水軍】

伊予水軍河野氏的興起,主要是源平合戰時期,當初平清盛的平家治世時時,河野家立場偏向平氏,但在平氏勢力衰退後, 河野氏當主河野通清舉兵反平氏戰死,其子河野通信繼任後自詡為河內源氏庶流,繼續與讃岐国屋島平氏敵對。

逆櫓論争

e0040579_141242100.jpg前往平家本陣屋島非常危險,源義經出航前夕的2月16日,後白河法皇派來使者高階泰経到達渡辺津,阻止源義經出陣屋島,高階泰経告訴源義經「大將不需要成為先鋒(大将が先陣となることはない)」。

莫非在暗示源義經,這其實是你老哥源頼朝要你去死的陰謀啊!

源義經對使者高階泰経說:「經過自己思慮,已經有當先鋒討死的覚悟(自分には存念があり、先陣となって討ち死にする覚悟があります。)」。

此時,對於京都治安的維持,源義經是不可欠缺的人物,但是源義經制止後白河法皇的阻攔,堅決出陣。

『平家物語』記載,在渡邊津出航軍議中,義經的戦奉行梶原景時在軍議提出要在船隻加上可進退自由的「逆櫓」設備提案。

源義經反對:「如果安上逆櫓那樣的東西,士兵心中想有退路,會變得不利。(そのようなものを付ければ兵は退きたがり、不利になる)」。

梶原景時不滿的說:「只知前進,不知後退,只是豬武者(進むのみを知って、退くことを知らぬは猪武者である)」。(豬武者意為 莽夫,如野豬突進。)

源義經回嗆說:「還沒開始就做逃跑的準備,我寧可做豬武者(初めから逃げ支度をして勝てるものか、わたしは猪武者で結構である)」。

這就是「逆櫓論争」。本來就跟源義經不對盤的梶原景時懷恨在心,後來不斷向源頼朝進讒言打小報告,扮演使源義經走向滅亡的小人角色。

但是在『吾妻鏡』『玉葉』的記述中,此時梶原景時根本在源範頼軍中,『平家物語』的記載純屬虚構的逸話可能性高。

2月18日午前2時,因為暴風雨的原因,源氏諸将對出航意見不合,船頭(船老大)們也害怕暴風阻擋了船隻出港

喜歡冒險玩命的源義經命令郎党(親隨家臣)用弓威脅船頭開船,只有5艘船共150騎強行出航。

趁虛而入

同日午前6時源義經船団趁著暴風雨在通常通常要航權3日航路僅以1日又4小時左右就到達阿波国的勝浦(一說偏離了預定航道)。

這時平氏為掃蕩隔壁伊予河野氏的叛亂,派出大軍攻擊,河野通信的母方伯父沼田氏居城沼田城被平教經攻陷。

早在1180年時,本來親平氏的河內源氏庶流的河野通清河野通信父子在高繩城舉兵,攻下了平氏方的赤瀧城、文台城和大熊城。

養和元年(1181年),平氏方的田口成良與備後龜山城主奴可西寂(沼賀高信)攻擊源氏高繩城,河野通清戰死,後來越智大島的村上清長水軍援助河野氏才將其擊退。(伊予蜂起)

從此河野通清河野通信在伊予的高縄半島與平氏展開游擊戰。

1185年3月22日,源義經入侵屋島前夕,平氏又派出固守屋島的田口教能率3000餘騎出陣討伐河野通信

而當時河野通信卻帶伊予水軍去渡辺津參加義經軍。田口教能也正在宰殺河野通信的家人眾,田口教能斬首河野一族150名後準備返回屋島。

因為沒有料到源氏部隊會這麼快攻擊屋島,平氏主力部隊都被調去鎮壓以河野通信為首的伊予國。

因此屋島的防守非常空虛,只有約1000騎左右的兵力,阿波国、讃岐国各地津(港)也僅100騎、50騎的微薄兵力。

e0040579_20275343.png


在阿波國勝浦上陸的源義經一上岸,在地的武士近藤親家就見風轉舵投靠過來,告訴源義經這個重要的情報。

屋島兵力微薄情報入手,源義經判斷真是幸運的好機會。

首先,源義經攻擊先平氏方豪族桜庭良遠(=田口良遠田口成良之弟)。

桜庭良遠田口良連戰敗被捕(『吾妻鏡』記載桜庭良遠為棄城逃跑),源義經徹夜急行軍往讃岐街道直奔讃岐,翌日2月19日就到達屋島的對岸。

此時期的屋島是獨立的島嶼,直到江戸時代因為新田開發,才與陸地相接。但是退潮時,可以騎馬渡過,因此源義經決定於退潮時強襲屋島。

源義經也知道自己兵力只有150騎稀少寡兵,屋島守軍1000騎,還是比源義經多6~7倍,源義經便在周圍村莊放火,假立許多源氏白旗,製造大軍襲來的假象。

源義經一口氣衝入屋島的内裏(屋島牟礼町的六万寺),源義經更加到處放火,製造混亂。

平氏軍本來認為源氏軍入侵必是從海上而來,突然遭到突擊,平氏守備軍驚慌失措,全軍捨棄總部内裏,紛紛登船,逃往屋島與庵治半島の間的「檀ノ浦」(是"檀"不是壇喔)海岸附近海上。

不久,平宗盛的平氏軍知道源氏軍意外的稀少,知道被源義經耍了,在伊予作戰的平教經田口教能也紛紛回防,平氏船團再靠近屋島、庵治半島的海岸,雙方展開激烈弓箭戰。

『平家物語』記載,平氏的猛攻,箭雨使源義經身處險境,郎党佐藤継信(弟弟佐藤忠信)為救源義經被平氏謎樣猛將平教經射死。

「扇の的」「弓流し」「錣引き」

e0040579_20362051.jpg


『平家物語』記錄,夕陽時刻,雙方休戦状態,從平氏軍隊的戰船中突然駛出一隻小船,有一位裝扮豔麗,貌若天仙的少女站在船頭,揮舞著一把金扇子。

在充滿殺氣的戰場上突然出現這個儀態萬千的少女,把源氏軍隊都看呆了。

少女舞蹈後,將金扇子掛在船頭的竿子上,平氏軍挑釁叫囂源氏無人可以射到這金扇子。

源義經先詢問部屬中誰能射中那金扇,結果平常兇猛的源義經部屬卻沒人吭聲,源義經只好命畠山重忠射看看。

畠山重忠竟搖頭推辭,還推薦下野国的武士那須十郎來射,但是那須十郎剛好在激戰中中箭受傷。

那須十郎也推辭,推薦弟弟那須与一來射。

並不知道為什麼眾人推來推去的,但可能因為射不到出醜就算了,可能還得為因為讓主公丟臉而切腹..lol

過了許久,平氏軍嘲笑之聲愈來愈大聲,源義經命令那須与一射掉船頭的竿子上的扇柄。

在洶湧的波濤上,少女乘坐的小船上下晃動,想要在那麼遠的距離裏射中小扇子,實在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那須与一不得已只好騎馬入海,架好弓、口唸「南無八幡大菩薩」「南無八幡大菩薩」祈求神佛的保佑,抱著假如不射中的就切腹的覺悟射出一箭。

一箭射去,正中船頭的竿子上的扇柄。金扇子在夕陽中翻轉飄舞,十分美麗,看得周圍的士兵一起歡呼。

『平家物語』的有名「扇の的」(扇子的靶子)一幕。

FLASHゲーム「南無八幡」

這時一名年穿黑色鎧甲,約50歲的平氏の武者拿白柄的長刀在金色的扇子落下時跳起舞來,源義經又命那須与一射殺。

平氏軍突然寂靜無聲,突然平氏再度發動攻擊。激戰中源義經使用的弓落海,源義經發覺後大驚,沒命的用手去撈。

部下們都很奇怪,大將軍為何如此珍惜這張弓?後來還是源義經自己紅著臉道出了真相:「我的弓很軟,如果被敵人撿到的話一定會被後世笑話。」是為「弓流し」的小故事。

e0040579_2028135.gif


平知盛想生擒源義經,平氏勇將平景清(藤原景清「悪七兵衛」)看到義經軍在岸邊歡呼實在太囂張自告奮勇說:「坂東兵長於騎戰,至船戰則若魚緣木,全部抓起來人丟下海就可以了。」。

平景清乘船躍上敵人的軍船,連斬藤範綱等3名武者,接著划船登岸,與美尾屋十郎接戰。

美尾屋十郎不敵退走,平景清追上去,將刀夾在左胳肢窩,右手捉著美尾屋十郎甲兜,再用兩手掐住美尾屋十郎並將其盔下的護頸撕裂,活捉美尾屋十郎而揚名。

此撕裂頭盔下的護頸的招式稱為「錣引き」,但一說美尾屋十郎也使出金蟬脫殼而逃脫。

平氏志度浦反擊

2月21日、平氏軍田内教能3000騎在志度浦上陸。

源義經伊勢義盛16騎穿著非武裝的白色装束前去田内教能陣營,調略田内教能

屋島之戰前後、源義經率俘虜田内教能的伯父田口良連、弟桜庭良遠,接著父親田口成良也被捕。

家人都在源義經手中,田内教能失去戦鬥意志,3000餘騎兵竟然投降源義經

田内教能父親田口成良是否被捕也是有疑問。

『平家物語』記載田口成良仍在平氏軍中,因為知道嫡子教能投降,田口成良在壇ノ浦の決戰中對平氏「裏切」,率領300艘軍船叛變向源氏方「寝返」。

最後平家誤信源範賴率大軍增援的情報,加以屋島基地已受源義經嚴重破壞,平家決定放棄屋島,向西撤退,

3月16日才從海上渡邊津出航的梶原景時河水野通信等率領水軍襲擊平家方奴可西寂軍陣營,在此戰中海賊眾表現活躍,在河野通信軍3000人和屋島的源氏軍追擊平氏到贊歧國塩飽庄。

因為梶原景時等平氏逃跑後才來被嘲笑為「六日の菖蒲」。(菖蒲代表5月5日端午的節句,到6日表示遲了一步)

平宗盛率領平家100餘艘帶著安徳天皇先往安芸国厳島,在往平氏彦島集結。

屋島的陥落造成瀨戶內海拱手讓與源氏,伊予河野通信等水軍勢力及中國、四國的武士集團也一一向源氏輸誠,平家面臨山窮水盡的局面。

不久源範頼大軍又再度由豐後登陸九州,平氏被孤立在彦島。

源義經再度水軍編成,最後源平決戦「壇ノ浦」海戰就要到來。



e0040579_202830100.jpg


e0040579_1464057.gif
:「兵者 詭道也」TWS2 報名處
[PR]
by cwj36 | 2011-08-16 20:25 | 【日本平安鎌倉時代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