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中國內戰-台灣人軍團



(國共內戰-集結號)

1948年淮海戰役「陳官庄之役」血戰共軍
上海戰役覆滅-國民黨228屠臺派遣軍-第21師
「勦匪與建政」-悲運的台灣人軍團


1948年到1950年期間,許多困惑的台灣人都想問:「台灣人到底是誰?我為誰而打仗,為誰犧牲?」

誘騙

e0040579_1535593.jpg


喬治柯爾在「被出賣的台灣」一書提到,當美艦載著中國軍隊準備登台接收時..

在外海這批中國軍隊據聞台灣仍然有20幾萬人的「日本部隊」(台灣軍),這第70軍(柯遠芬率領,寧波運到基隆,大部份是湖南軍)及第62軍(黃濤率領,北越運到高雄)嚇死了而拒絕登陸。

尤其第70軍居然要求美軍先派偵察部隊先行登陸搜索到底有沒有日軍在反抗,這時要不是美軍第七艦隊翻臉,恐嚇將他們趕入海中,否則這群所謂英勇8年抗戰的中國軍隊,還真準備賴在船上不下船...

國民黨軍在惶惶不安中登陸台灣,發現安全了,才恢復8年抗戰勝利者的英姿俯視台灣人。

e0040579_2532978.jpg1946年中國來的國民黨軍以學說國語(北京話),每月領80元薪餉(當時一般公務員薪水30元),不離開台灣本島,退伍安排就業等手段,利誘和欺騙台灣青年入伍當兵。

當時台灣物價像3級跳的暴漲,單就米價就從終戰之日起不到一年的時間漲了一百倍以上,台灣的青年們整日為失業而苦惱。

這時,國民黨政府下了整編命令,進駐在台灣的國民政府軍第70軍及第62軍(包含獨立第95師)為了補充兵員,便在台灣各地貼出招募的告示。

甚至派到農村及山地部落去勸誘,煽動對「祖國」的愛國心,並且以優厚的條件為釣餌。

而海軍方面是要派到上海或青島去接收日本賠償艦(其中最有名的是雪風號,改稱陽號號,編號DD-12 )及整修工作的「技術兵員」。

用一種「工員」或「兵士」的分不清楚的名義來招募,服役期間為6個月或1年。(把身份及期間,故意模糊)還故意發給從日本海軍所接收來的日本下士官軍裝,外出時穿著,吸引了當時憧憬日本海軍的不少台灣青年。

前後至少有2萬(一說3萬)多台灣青年被誘騙參軍,不久被國民黨督戰隊強迫押入船艙,不服敢逃者就槍斃,前往中國戰場,加入「國」軍,投入中國內戰當炮灰。

有些如南京國民黨宣傳報大剛報記者唐賢龍「台灣事變內幕記」記述:「台灣光復初期,因著蔣總統的以德報怨號召,從大陸及南洋平安遣返的台籍日軍有數十萬之多,他們當中有不少人已被完全日化,以講日語為榮,自認為大日本帝國台灣國之子民,無法接受日本日本戰敗之事實,仍緬懷昔日的皇軍威風,無視於盡管當時百廢待舉。」

其實還想當兵的原台籍日本軍人的都被國民黨強送走了~在教科書中這批戰鬥力最強台灣軍去幫國民黨打內戰從卻來不提,影響到2~3萬台灣人的家庭。

台灣兵在船裹面,海浪很大,風也大。船走得很慢,七天七夜才到上海。

台灣兵在船上,一直吐,吐到膽汁都出來了,沒辦法吃東西。

台灣軍團一上岸,都沒有勁了,還是要拖拉大砲,但根本拖不動。

台灣兵被逼迫一直走到上海火車站。

因爲發生國民黨228屠台事變,國民黨怕台灣兵鬧事,12月開赴徐州將台灣兵關在徐州,又押到山東省金鄉。

結果台灣兵到了大陸以後拿到所謂的「薪資」才知道是如同廢紙的大陸「關金」及「法幣」,而不是「台幣」,知道被騙時已經來不及了。

不久,蔣介石就下命令,上前線打仗!。

來自亞熱帶的台灣部隊在冰天雪地、人地生疏、語言不通,面對共軍的人海戰術,參加了中國內戰-徐蚌(淮海)戰役(1948 中華民國曆三十七年,亡國前一年)。

國民黨的部隊被共軍「圍圓打點」打的落花流水,國民黨軍一口一口被吃掉,只有在濟寧打三天三夜,因為守濟寧的70師有台灣兵在那裹,用「日本精神」打的共產黨部隊不敢靠近。

國民黨的「大陸」老兵,打仗都躲在最後面,不敢上前線。

國共炮灰

在魯西南戰役中,整編70師師部和第140旅被晉冀魯豫野戰軍全殲,中將師長陳頤鼎、少將副師長羅哲東等被俘,整編70師殘部杜聿明五軍系統的高吉人手下重建。

徐蚌(淮海)戰役時,更可悲的事情發生「台灣兵打台灣兵」實際上是在有濟寧原國民黨62師被八路軍俘虜的台灣兵,和國民黨70師台灣兵對打。

因為國共兩黨都把台灣人推到前線當炮灰。

投效整編70師的台灣兵,大多數犧牲於山東金鄉的「羊山集戰役」、河澤的「柳林集戰役」及徐蚌會戰的「陳官庄之役」(隸屬戰敗自殺邱清泉的第二兵團)。

陳官庄之役有台灣部隊參戰,逼得共軍大肆增援,花了很大功夫合圍,最後邱清泉用美製手槍自殺。(共軍則稱邱清泉被擊斃)

60萬國民黨軍大慘敗,「陳官庄之役」台灣兵投降者怕被「解放」後又被國民黨抓去當兵,許多人編入中共人民解放軍。

中共第三野戰軍的第31軍是從國民黨從台灣招募的70和62師一變為中共人民解放軍,一路渡長江,攻陷南京,包圍上海

v:1945中華民國在台灣-悲慘台籍國民黨軍

1947年台灣228抗暴事件發生後,台灣行政長官公署陳儀電請兵援,蔣介石調派精良武器的劉雨卿21師於3月趕赴台灣執行「血洗台灣」的任務。

國民黨21師駐防台灣時間並不長,大約清鄉屠殺了五個月時間,但卻造成台灣人的極大恐懼與浩劫,21師8月就被調回中國大陸,並投入上海戰役,在這場戰役中,與他們遭遇的解放軍-中共解放軍第31軍,正是稍早陳儀部隊接收台灣的70師和62師。

台灣人最多的復仇軍團-三野31軍

e0040579_10492288.jpg殘存3000名的台灣士兵被整編入中共第三野戰軍的共軍31軍。

其他台灣兵約數千近萬人,大都戰死在七十軍被殲滅的徐蚌會戰。

戰歿共軍石墓嚴整排列,死難國民黨軍當年被挖掘大坑集葬,現今成為綠草土丘堆。那幾千上萬個台灣孩子,個個有父母兄弟,萬人塚埋骨他鄉,一絲絲香火紀念都沒有,好比口蹄疫豬般坑埋了事。

這些被國民黨騙去中國當兵的台灣人生一輩子,最精華的歲月就這麼在不斷轉彎的槍口下討生活,流離於自己不熟悉的土地上。

來自花蓮、70師的徐騰光記得,從台灣剛調回中國大陸,到處支援受困的「國軍」,最遠到達河南開封,並在徐州集結準備決戰,這段時間還收得到來自台灣的家書。

那時,家裡的弟弟給了他一封信,描述228的景況,「說鄉親死了很多。大家都氣憤,但在軍隊裡,講都不敢講。」

「我姐姐寫給我的最後一封信,提到了228事件,那個時候我在金鄉,所有的台灣兵都氣個半死。」70師的台灣兵戴國汀說。

1948年底,徐騰光所屬的70軍在徐州被解放軍包圍,圍了幾天幾夜,「連飯都沒得吃,好些人不是被打死的,根本是被餓死的!」

徐騰光說,「看看大勢已去,子彈沒了,糧食沒了,什麼都沒了,不必人指揮,自己就垮了。」被俘士兵有人離開戰場,有人跟著中共解放軍南下,一路渡過長江,來到上海外圍。

共軍包圍上海整整一星期,5月24日晚上,國民黨軍指揮官湯恩伯下令,讓蔣介石嫡系的52軍先上船,留下21師接替防務,來面對共軍的強力攻勢。

台灣部隊整編入解放軍之後,他們在上海,聽到國民黨在臺灣的殺人兇手21師也在上海高橋,徐騰光說:「我們連上五、六個台灣兵都很氣,他媽的!當時真有報仇的衝動。」

戴國汀和其他台灣兵一樣,沒有想到會在上海碰到讓台灣人最無法忍受的第21師。

228大屠殺時,全台灣區分爲臺北、基隆、新竹、中部、南部、東部、馬公7個綏靖區,分由張慕陶史宏熹岳星明(整編第21師副師長兼146旅旅長,後來投共)、劉雨卿彭孟緝何軍章(整編第21師獨立團團長,遭中共處決),以及史文桂(澎湖要塞司令)擔任各地區的司令官,各率轄境內的陸軍部隊、憲兵部隊,以及警察來執行清鄉的任務。

7個綏靖區中,劉雨卿的21師就負責在台灣新竹、中部、東部3區的「清鄉」與「掃蕩」。

從「國軍」轉變為「共軍」的台籍解放軍衝鋒9次都沒成功突破21師防線,直到第10次連砲兵都衝到最前面去打才打下21師防線。

21師戰敗,「他們投降的人跪在地上,我們拿著機槍還是把他們掃掉,沒辦法,太氣了。」

25日,國民黨228屠臺派遣軍21師師長王克毅丟下部隊,逃了!

21師指揮官本來是屠台兇手劉雨卿後調任重慶警備司令,劉雨卿隨國民黨流亡來臺,任國防部中將參議,1969年遞補為「國大代表」(台灣人稱萬年老賊的職位)。

21師被棄留在戰場上,大部份被殲滅,26日解放軍包圍21師所剩無幾的殘部,倖存的士兵列隊投降。

e0040579_235934.jpg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野戰軍消滅上海國民黨21師後街頭休息)


讓台灣半世紀走不出228陰影的國民黨21師,被命運巧妙的安排從此徹底消失。

中共建國後,21師軍官有的被處決:如獨立團團長何軍章、營長羅迪光、副團長左驤許德海等。

何軍章用迫擊砲轟擊高雄市民,參與高雄屠殺,在台東槍決醫生張七郎父子3人。

羅迪光是槍斃赴嘉義水上機場的和平談判代表陳復志、陳澄波、潘木枝、柯麟、林文樹、邱鴛鴦、劉傳來、王鐘麟等8人的兇手。

長期關押:如436團團長駱周能(埔里烏牛欄戰役宣傳被抗暴軍「27部隊」(40人)「包圍」的指揮官)、438團團長曾厚則

有的病故:146旅副旅長馬國榮(死於1949 ,在陸軍整編二十一師第一四六旅綏靖計劃、詳報記錄中,新竹屠殺作業實施負責人)

有的陣亡:如434團團長李宜(1949)

145旅旅長淩諫銜(1958病故,1948年1月1日時獲頒四等雲麾勳章,顯然也殺了不少台灣人而獲勳)、146旅旅長岳星明(此君一邊忙著殺人,一邊還在新竹井上温泉佈置準備軟禁張學良的處所)、副官處長何聘儒等因為在昆明「起義」,投誠有功而被中共安排工作,但是在文革中受到很多的折磨......

在高雄殺光前金派出所「雄中敢死隊」學生的第7連長王作金則逃到台灣....21師副官處長何聘儒叛變投共

e0040579_10511081.jpg
1949年10月1日,原國民黨整編第70師第140旅士兵田富達(被俘後轉為共軍,1948年10月,田富達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成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中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代表),隨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登上天安門,參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並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發表了演說~
田富達出生於1929年台灣新竹關西泰雅族部落,除了當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外~還為了中國大陸的台灣原住民族人士創造「學習機會」,於武漢的中南民族學院政治系的「台灣高山族研究班」~為清朝滅亡後才誕生出來的中華民族一詞硬是添加了根本沒有的南島民族「台灣味」~~~~


e0040579_13065345.jpg1949年到1950年期間,許多困惑的台灣人都想問:「台灣人到底是誰?我為誰而打仗,為誰犧牲?」

日治末期,部分台灣青年當了日本兵對中國作戰,有些人在二戰後加入國府軍與共軍作戰,戰敗被俘後又成為解放軍對抗國府軍。

有的甚至在1950年被派往朝鮮戰場對付美軍,而諸多留在中國的台灣人,在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間更是遭遇悲慘。

在荒謬的歷史變動下,短短幾年內,他們的身分不斷變換,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為誰而戰?

60餘年後的今天,台灣的國防部仍然把他們稱為「台灣光復初期隨國軍赴大陸作戰人員」。

當時被國民政府軍拐騙及拉丁的台灣兵,在戶籍上或兵役名簿上根本不可能完全都有登記,這就是當年國民政府腐敗的證據,

戰爭結束後,對於犧牲或成為不歸人的台灣兵,「中華民國在台灣」軍方的態度是:「無資料可查」,連弔慰金都不願意給與

直到1997年4月16日,國防部正式公佈《臺灣地區光復初期隨國軍赴大陸地區作戰人員撫慰金發給辦法》,宣布早期返台台籍人員一律20萬元撫慰金,滯留中國者最高80萬元。

大多數的台灣老兵遺屬,卻從沒拿到過任何死亡證明書,更別提申請「卹令」。

軍人為國爭戰,陣亡、受傷,本應是國家主動調查這些傷亡名單,給予撫卹,怎會是由民眾自行申請,備妥文件經過重重檢驗後才得到撫卹?且若沒申請則什麼都沒有。

此種類似「乞討」的撫卹方式,從國共內戰時期即開始,無怪乎當1997年撫慰金辦法成立時,台灣老兵憤怒政府的作法是「將台籍老兵視為軍奴、乞丐」,而國民黨政府卻將之視為常態。

國民黨控制的軍方尤其花6000億在照顧大多是來台的所謂「外省」老兵眷村改建毫不手軟~眷村裡已經被非軍眷炒房還熱此不疲繼續改建!!!

因為沒有自己的國家,台灣人被不同政權驅使,為不同的政權勇赴異域「不知為何而戰?」來犧牲。

e0040579_19113269.jpg


1950年初國民黨逃來台灣後又在台大量徵兵,準備服役的台灣人在火車站等車.......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 莫負臺灣土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11 12:16 | 【台灣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