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排灣族19世紀的抗日抗清戰爭

台灣排灣族19世紀的抗日抗清戰爭
牡丹社 、獅頭社戰役


牡丹社事件是1874年(中國清朝同治13年,日本明治7年)琉球王國船難者遭台灣原住民出草殺害,日本因而出兵攻打台灣南部原住民部落的軍事行動,以及隨後清日兩國的外交折衝。

而獅頭社戰役是清國趁牡丹社事件後對排灣族落井下石的入侵戰爭。

e0040579_121421.jpg


西元1871年10月,一艘琉球宮古島船隻,因遭遇颱風遇難,漂流至台灣八瑤灣(現在的九棚灣)登陸,船上69名乘客溺死3人,有66人登陸,無意間闖入高士佛社原住民住地,

並因文化與語言溝通不良,遭到原住民殺害了54人,其餘12人則在當地漢人楊友旺楊阿才營救下前往台灣府,由清政府官員安排轉往福州琉球館的保護下歸國。

琉球在近代處於「中日(薩)兩屬」狀態,一方面接受中國冊封並進行朝貢貿易,同時國政受到薩摩藩的控制。

日本於1871年日本明治政府「廢藩置縣」時,薩摩藩改為鹿兒島縣,原本為薩摩藩所屬的琉球王國也被改隸於鹿兒島縣,1872年日本政府單方廢止琉球王國,設置「琉球藩」。

1873年日本政府外務卿副島種臣向清朝總理衙門提起此事時,大臣毛昶熙答覆:「二島(琉球與台灣)俱我屬土,屬土之人相殺,裁次固在於我,我恤琉人,自有措置,何預貴國事,而煩為過問?」

日本拿出被害者中有4位日本小田縣(今日本岡山縣小田郡)漁民的證據,又追問「貴國既然已知撫卹琉球民,為何不懲辦台番?」,

e0040579_13175282.jpg毛昶熙以殺人者為置之化外的生番來回應。

副島種臣
說:「生番害人,貴國置之不理,我國有必要問罪島人,因與貴國盟好,特先來奉告」。

毛昶熙回答:「(台灣)生番係我化外之民,問罪與否,聽憑貴國辦理。」

日方便向「無主番界」出兵。

毛昶熙說的也沒錯,台灣「隘勇線」外是獨立的世界,西部平原是被滿清強佔不屬中國外,東部後山地區自古更與中國絕不相干。

「隘勇線」是日本繼清朝在1683年(康煕22年)制壓台湾原住民出草設置「隘勇」「隘丁」防衛據點的「土牛界線」。

在1909日本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開始內縮「隘勇線」前,「隘勇線」外一直不是滿人或日本人管轄的獨立地區,設置許多「碉堡」,

在清國政府有時候興兵進行選擇性的蕃社討伐行動,每次清軍都蒙受重大傷亡,所以到處都有「千人塚」。

恆春縣誌中詳細記戴生番云:「大兵來,狗要肥」.言殺人後,番取其首、狗食其肉也』。

所以牡丹社事件時,滿清回答日本:「生番既屬我國化外,問罪不問罪,由貴國裁奪」。

在1915年前不論荷蘭、西班牙、東寧、滿州、日本等殖民主義者都沒統一整個台灣島過。

日本「台湾出兵」

既然是清國化外之地,日軍就堂堂正正的出兵征伐,日本以陸軍中將西鄉從道(西鄉隆盛之弟)為「蕃地事務局都督」,向英、美等國租用輪船,僱用美國軍事顧問李仙得(C. W. Le Gendre,又名李讓禮),準備對臺灣出兵,並事先派遣樺山資紀水野遵來台調查。

石門 竹社 楓港 三道攻擊

1874年,日本陸軍中將西鄉從道率軍3600人攻台。

日軍於5月8日在社寮(現在的車城鄉射寮村)登陸......

日軍以牡丹社為戰略目標,5月底起,兵分3路發動總攻擊,

中路由西鄉從道都督指揮(佐久間左馬太中佐為參謀),循四重溪路線,正面攻打牡丹社。

轉進石門時,於石門天險遭遇牡丹社排灣族強烈抵抗 (就是現在的石門古戰場) 。

e0040579_11571540.jpg


(石門古戰場)


最後日軍陸戰隊攀上峭壁居高臨下,以加特林機槍掃射,大炮轟炸,據有石門天險的排灣軍情勢逆轉,排灣族敗逃,排灣族酋長阿祿古父子等30名勇士陣亡。

e0040579_1413824.jpg


經此一役,多數採觀望態度的排灣族各社皆靠向日本。

右路6月1日由赤松則長少將指揮,經由竹社攻打高士佛社。

左路6月1日由谷干城少將指揮(樺山資紀少佐為參謀),先由車城沿海岸北上楓港,沿楓港溪路線掃蕩射不力諸社後,攻打牡丹社背部,附屬牡丹社的牡丹中社、女仍社(爾乃社)。7月1日,牡丹社、高士佛社投降。

保護旗與歸順票

5月底的石門戰役後,排灣族看到日軍是比清軍更厲害的狠角色,尤其日軍配備的加特林機槍(Gatling gun)威力驚人,除了牡丹社、高士佛社女仍社外,其他各社53社,紛紛投降,槍械上繳,提供營舍建築材料與勞役,領取日本發的保護旗與歸順票。

此旗表徵日方與原住民部落互不侵擾,日方從5月發到9月,共發出的旗證編號共53號。

e0040579_13135791.jpg


谷干城軍隊駐紮於楓港社時,中山崙南社頭目芭諾仔,提供營舍建築材料與勞役,因此獲頒最後編號的第53號保護旗與歸順票。

e0040579_1236097.jpg


其歸順票貼於旗之左下角,旗上文字:「賜此旗者,為示順奉我皇國天威之證,切勿污之。明治7年9月10日」。

1913年3月芭諾仔之孫將本旗捐贈予台博館日治時期前身「台灣總督府殖產局附屬博物館」,此後即一直為博物館的典藏品,同時也是常設展中重要「明星級」展品之一。

2010年,本旗因深厚的歷史價值與排灣族的恥辱,依據中華民國新文資法公告指定為「重要古物」。

1874年5月6日-6月此後戰事停歇,日軍主力駐守龜山本營,分兵駐守楓港(日本稱風港營所)等地直到9月。

保民義舉

此役日軍戰死12人,病歿561人,史稱「牡丹社事件」。牡丹社戰役後,清國軍隊也渡海集結在枋藔(今枋寮)一帶與日軍對峙。

此役過後,清國體認到台灣的重要性,轉為積極治理台灣,派遣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楨來台籌建海防,並在琅嶠設縣築城,即為現在的恆春古城。

戰後,日本透過英國跟中國索取軍費賠償50萬兩銀,軍機大臣文祥公開表示,對於日本方面要求的軍費賠償表示:「一錢不給」。

但是色厲內荏的清國還是將50萬兩銀錢拆成10萬兩的「撫卹」與40萬兩的「購買道路房屋」,算是在保存清國顏面的情況下付錢給日本息事罷兵。

10月底中、日簽訂「北京專約」,清國承認日本征台為「保民義舉」,牡丹社事件和平落幕。

這一事件牽動日本、琉球、美國、英國、中國、台灣等多邊國際角力,攸關主權歸屬與族群地位,是台灣史上最錯綜複雜、張力十足的國際風雲事件。

清國落井下石 獅頭社戰役

由於排灣族領受日本保護旗與歸順票,引起清國認為排灣族與日本國軍隊將裡應外合,加上漢藉墾民或南下的平埔番人對排灣族舊社的傷害是無日無之。

在排灣族被日本攻擊後,稟承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則,王開俊率領滿清官兵入侵獅頭社。

排灣族面對舊敵人又恢復了兇悍,王開俊中伏而亡,清軍被排灣族殺個大敗。

e0040579_13565545.jpg


清國欽差大臣沈葆楨繼續發動「開山撫番」的入侵政策,計畫打通往恆春和後山之路,

遂於1875年(光緒元年)2月為強行開闢道路,藉口保護莊民,發動淮軍攻擊內獅頭社、外獅頭社、竹坑社、本武社和草山社,清軍大肆屠殺原住民。

排灣族與魯凱族等南部原住民為保鄉保部落,一寸山河一寸血與入侵的清軍展開慘烈的游擊戰。

獅頭社戰爭中犧牲清軍病故者幾達2千人,耗時4個月,清國殘暴的淮軍屠殺之烈遠甚於日軍在牡丹社戰事中。

但是沈葆楨除了改變部落傳統的經濟結構外,並未真正動搖排灣族(大龜文社群)的內在基礎。

是故,獅頭社事件結束後,清廷在台灣南部番地所實施的「開山撫番」(屠殺原住民之另稱)政策成效是有限的。

台北的誕生

滿清政府意識到台灣的重要,乃增設新的行政區,南部有恆春縣,北部增加台北府。

當時臺灣府(台南)仍是台灣首府(一府二鹿三艋舺)。

1875年「台北」的名稱自此才出場,已經是滿清領台的第191年。

1884年完工的台北府城取代台南成為台灣首府,下轄三縣(新竹、淡水、宜蘭)、一廳(基隆廳),比現在的台北市範圍大很多。


056.gif台灣原住民族血淚傳

e0040579_16511315.jpg: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1-05-29 02:23 | 【台灣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