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2 第一次月山富田城之戰

戰國「謀聖」
尼子經久死前謀略
1542 第一次月山富田城之戰
大內・毛利連合軍大敗逃




「謀聖」尼子經久的最後謀略

1540年大內義隆在獲知尼子氏(Amako)在吉田郡山城兵敗的消息後,大有乘勝攻擊,一舉消滅尼子氏的意圖。對此,重病的「謀聖」尼子經久不得不安排一下對策。

於是,經久授意吉川興経三沢為清三刀屋久扶本城常光等人佯裝拋棄尼子而投靠大內,一則作為內應,二則拖延大內氏進軍速度,然後按計劃利用出雲冬季的酷寒,使大內軍動彈不得,以逸待勞將其殲滅。

天文十年(1541年)11月13日,長期躺在病榻上的尼子經久,終於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尼子氏的大山轟然崩塌,享年84歲,尼子晴久將祖父和父親尼子政久同葬於洞光寺中。

尼子經久病逝的消息迅速傳播到各地,大內義隆在接到這一消息後十分高興,隨即集結軍隊準備向尼子氏的居城—月山富田城進發。

後來,毛利元就和隆元父子、宍戸隆家、平賀隆宗、吉川興経、熊谷信直、小早川正平、天野興定、香川、山県等安芸國人勢力;三吉広隆、山名理興、山內隆通、宮、多賀山等備後眾;本城常光、益田、福屋、出羽、佐波、小笠原等石見眾都紛紛與大內軍合流。

就連本屬尼子十旗將的三沢為清三刀屋久扶也“投入”大內氏的懷抱,參加了尼子討伐軍,這使得大內軍的總兵力達到四萬人左右。

尼子十旗防衛線

e0040579_110726.gif


尼子十旗(あまごじっき)是日本の戦国時代、出雲国支配戦国大名尼子氏本城月山富田城西方的防衛線。

其城名與支配氏族:

白鹿城:松田氏
神西城:神西氏
高瀬城:米原氏
大西城:大西氏(だいさいし)
三刀屋城:三刀屋氏
熊野城:熊野氏
牛尾城:牛尾氏
三沢城:三沢氏
馬木城:馬来氏(真木氏)
赤穴城(瀬戸山城):赤穴氏

赤穴城攻防

天文11年(1542年)正月11日,大內義隆本隊的一萬五千大軍由山口出發,向出雲而去。但是,大內軍並沒有很快地向出雲移動,其行軍的速度卻是慢得可以。

19日,大內軍到達安芸宮島,大內義隆前往當地的厳島神社參拜。之後更是一路上接受款待到處遊覽,大軍行動遲緩,3月集中於石見,7月才攻克赤穴城。

位於出雲國境上的赤穴城,由尼子十旗將之一的赤穴光清駐守,其任務是守備月山富田城的南側。毛利元就與大內軍的先陣於7月在赤穴城的西南面佈陣,27日發動總攻擊。

這場長達3個月的赤穴城攻防戰中,大內軍戰死者達數百人,從今天仍然殘留著的千人塚就可以想像當初戰鬥的激烈程度。最後,赤穴光清在亂軍中被流矢射中而死,赤穴城才開城投降。

因為尼子十旗中三刀屋城主三刀屋久扶、三沢城主三沢為清「投入」大內軍。所以大內義隆長驅直入月山富田城。

11月,風雪大作,大內義隆本陣在松江的正久寺設營過冬。由於天氣寒冷,大內義隆決定等來年開春再攻打月山富田城,這給了尼子氏加強月山富田城防衛的時間。

大內軍爭論

天文十二年(1543年)2月12日,大內義隆將本陣移到月山北面的京羅木山。

這時,大內軍陣內就月山富田城的攻略方法產生激烈的意見對立,以陶隆房(陶晴賢)為中心的急戰論派與以毛利元就為中心的漸進論派不斷發生口角衝突,最後陶隆房的急戰論派獲勝,大內義隆決定與尼子氏進行決戰。

月山富田城

3月14日,毛利元就內藤興盛一起進攻月山富田城北側的菅谷口,被尼子氏部將牛尾幸清河副久盛擊破。

4月,以毛利元就為中心的攻擊戰團向月山富田城西側的塩谷口發動進攻,這次在尼子軍的嚴密防守之下,元就軍團又無功而返。

大內軍雖然數次對月山富田城進行攻擊,但是月山富田城是日本屈指可數的難攻不落的名城之一,在尼子氏堅固防守各處要害的情況下,要想攻陷月山富田城決非一件容易的事。

大內軍補給糧道尼子晴久又被游擊戦術騷擾。

大倒戈

e0040579_1103717.jpg


就在這樣的緊要關頭,尼子経久的計畫使戰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4月末,吉川興経三沢為清三刀屋久扶本城常光等人突然倒戈,領兵進入月山富田城,成為尼子氏的助勢,同時倒戈的還有山內隆通山名理興、宮、多賀山等武將。

勝負的天平一下子向尼子氏傾斜過去,大內軍的陣營裏只剩下毛利元就父子、宍戸隆家、熊谷信直天野興定小早川正平等少數武將,兵力也大為減少,士氣亦是跌入低谷。

對月山富田城形成的包圍網也徹底瓦解了。相反,尼子軍因為突如其來的“增援”,士氣異常地高漲。

形勢已經變得對尼子氏十分有利,大內軍的補給糧道隨時有被切斷的危險。為了避免自己被尼子氏反包圍甚至殲滅的危險,大內義隆決定即刻從出雲撤兵。

大內晴持溺死

天文12年(1543年)5月7日,大內義隆從京羅木山本陣退卻,後經馬潟、津田、石見安然退回山口。

但是大內義隆的嫡子大內晴持卻在由海路撤退的過程中,因為追兵殺到造成的混亂,使船隻反覆而墜海身亡。

出雲兵敗及嫡子溺亡,給大內義隆極大的打擊,使他從此戰意全消,終日沉溺於學問和藝能當中,並開始重用文治派的相良武任,而疏遠武斷派的陶隆房,最終導致陶隆房謀反而身喪長門大寧寺的悲慘結局。

毛利元就殿軍

大內義隆能夠安然退回山口,主要靠毛利元就軍在後擔任殿軍,擋住了尼子氏追兵的掩殺。

毛利元就先經過岩坂道、熊野路,之後在通過簸川郡的古志、後浜時,遭到尼子軍伏兵的襲擊,損失了大量的部下。

進入石見國後,受到當地豪族波根忠泰連的庇護,修養了數日。

然後退到了仁摩郡的波根,在由矢滝道向邑智郡三原村行進的過程中,又被銀山城山吹山的守衛兵襲擊,一路追殺到大江坂七曲,渡辺平蔵、児玉元保、小早川正平戦死、等數名譜代家臣戰死,毛利元就父子也陷入極度的危機中,眼看九死一生。

這時,與元就曾有殺父之仇的渡辺通摒棄前嫌挺身而出,自告奮勇擔任元就的影武者,掩護元就父子脫離戰場。

渡辺通穿上毛利元就的甲胄,騎上元就的戰馬,帶領內藤九郎等六名同伴吸引敵軍的注意力,壯烈戰死,留下了“七騎坂”的古跡,毛利元就因而安全逃回安芸。

為了感激渡辺通的忠義,毛利元就封賞了渡辺家“世代毛利氏家臣第一等”的豐厚待遇。

之後石見銀山被尼子晴久奪返、大内氏開始走上衰退一途。

1543年(天文12年) 不甘心的大内・毛利連合軍再度攻擊被新宮黨尼子國久奮戰撃退。

毛利兩川體制

天文16年(1547年)、毛利元就企圖以老婆妙久的關係奪取吉川家。當時吉川経世一族舊重臣與新参家臣激烈對立,家中統制紛亂。

元就就把吉川経世外孫,也就是毛利元就次男・元春硬送給吉川氏當養子。由於吉川興経在大內與尼子家之間,叛服無常,老父吉川経世與家臣団對興経有不信任感決定由吉川元春繼承家督,並強制吉川興経去安芸国深川隠居、

天文19年(1550年)毛利元就為斬草除根派熊谷信直天野隆重急襲興経深川居館。

陰險的元就早就派人在深川居館充當內應,當殺手入內時、武功高強的興経拿武器抵抗時才發現武士刀刃被弄碎、弓弦被切斷,吉川興経沒武器被亂刀砍死,嫡子千法師也被殺害,古老的藤姓吉川氏嫡流從此斷絶。

另一方面,小早川家督小早川正平在月山富田城戰役大內聯軍自出雲撤離的過程中,小早川正平在鴟巣川遭伏兵襲擊戰死。

新任家督小早川繁平自幼就是病弱的盲人,元就利用此點引發家臣間的對立,支持小早川隆景的一派謀殺支持小早川繁平的重臣田坂全慶,再以繁平與尼子氏内通的罪名,拘禁在居城高山城,然後由分家竹原小早川当主也就是元就3子小早川隆景繼承。

毛利元就還「好心的」勸導小早川繁平剃髪為和尚,入教真寺了此殘生。

e0040579_1345759.jpg


經過這些陰謀,小早川氏水軍落入毛利之手,「毛利兩川體制」確立、毛利氏的勢力擴大。

毛利元就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說:「做為他人養子,只是個假象,你們真正要守護的是毛利家」,這句話被明確載入毛利家史之中.....

從此安芸・石見勢力由吉川元春掌握,安芸・備後・瀬戸内海勢力由小早川隆景掌握,毛利家已牢牢掌握安藝一国的支配権。

童年之仇

天文19年(1550年)7月13日,童年時期被井上一族欺負嘲笑的「乞食若殿」毛利元就‧那年已54歳,為了安藝穩定,井上氏掌握毛利家財政,隱忍著沒有對家中専横已極井上一族下手。

毛利兩川體制確立後,毛利元就終於對井上元兼一族100多人下達誅殺令,並下令毛利家臣團簽署忠誠誓約。

:「百萬一心~兩川體制~」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4-08 13:05 | 【Total War 毛利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