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切中納言」小早川秀秋

e0040579_20103049.png

急襲與裏切!!!
蔚山大會戰、關之原會戰 關鍵一擊 ~
關原牆頭草「裏切中納言」

小早川秀秋

e0040579_14263363.jpg


小早川秀秋(Kobayakawa Hideaki)是豊臣秀吉之妻北政所(寧寧)的哥哥木下家定之第五子,因為木下家定與豐臣秀吉有關係(高台院是家定的妹妹),在3歲的時候正式成為了豐臣秀吉的養子,後來正式命名為木下秀俊

木下秀俊成為了小早川隆景的養子以後,改名為秀秋。

在元服時所受的官位是「左衛門督」,唐名為「執金吾」,朝廷的官位為「中納言」,統稱「金吾中納言」。當時日本之天下人的豐臣太閣的第二順序繼承人。

日本各種書籍中找到這樣的記載「此人資質駑鈍」、「暗愚之輩」,關原戰場(Battle of Sekigahara 関ヶ原の戦い)上,立場更是搖擺不定。

德川家康開炮逼小早川秀秋表態,猶豫不決的小早川秀秋竟背叛了西軍~表現像個「膽小瘪三」的樣子。

但是實際上小早川秀秋的猶豫不決個性,在朝鮮戰場上就顯現出來。只是當小早川秀秋一旦決定後,被他所「害」者,都會很淒慘。

侵韓西路軍的總指揮大將

慶長2年(1597 萬曆25年),隨著日本豐臣政權與中國大明王朝談判的最後破裂,盛怒之下的秀吉再次下達對朝鮮的討伐令,依舊以文祿之役的八陣合計14萬1千餘人發動對明軍的瘋狂攻勢,也就是日本史料上記載的「慶長之役」。

年僅16歲的小早川秀秋就是在這種情況,被任命為西路軍的總指揮官,率領6萬4千人的大軍,向全羅道挺進。

同時,秀吉的另一位養子,宇喜多秀家率領東路軍4萬餘人自東向西,目標是忠清道。

西路軍的先鋒隊是日本名將加藤清正,他在8月中旬功陷黃石山,進入全州,8月底攻克公州,兵鋒直指京都。

但緊接著,在稷山之役中黑田長政部為明軍所挫,日軍的補給也已經進入底線,西路軍被迫開始鞏固陣地。與此同時,明軍為了挽回顏面,發動了聲勢浩大的蔚山戰役

猶豫型的秀秋

西元1597年11月,明軍就兵分3路,分別以楊鎬李如梅率明軍步騎1萬2千人,朝鮮軍4千;麻貴李芳春率明軍1萬1千,朝鮮軍3千;高策率明軍1萬1千,朝鮮軍五千。總兵力57000的 大軍。

楊鎬麻貴率軍夾擊孤軍突出的西路軍,高策負責牽制東路宇喜多軍的行動,決心通過一次大規模的會戰,徹底結束連綿數年的朝鮮之征。

直到12月20日,一切均如明庭預料般的順利,本來就無心戀戰的宇喜多秀家東路軍,很快就放棄了宣寧一帶的陣地,小西行長先退守全州,再敗退南原。

而在西路,加藤清正(秀吉麾下的頭號大將)雖然擁有15000人的兵力,並如願與明軍正面野戰,但仍然不敵楊鎬的近5倍的明朝聯軍,被迫放棄了慶州,退到了堅固的蔚山城死守,同時向小早川秀秋的本隊提出增援的請求。

因為另有敵軍接近梁山倭城的消息,小早川秀秋猶豫要不要出兵援助,竟然對來求援傳令兵說叫加藤清正就戰死在那裏吧!。」無視於麾下將領們的苦苦哀求。

由於朝鮮的特殊地形,明軍沒有攜帶重炮,而野戰炮在攻城戰中無法發揮作用(明軍的野戰炮是典型的霰彈炮,將火藥和大量鐵釘、鐵砂倒入炮口,具有近距離的絕對殺傷力),強攻數日不下後,為避免太大的傷亡,楊鎬採用了部下提出的斷水源的計策。

蔚山急襲

就在斷水8日後,加藤軍行將崩潰的前夕,從西生浦來的小西行長黑田長政島津義弘率領援軍13000人陸續趕到。戰場形勢立刻發生變化,明軍由攻勢轉為守勢。

尤其是小早川秀秋終於率領輕騎一夜強行軍80餘里,長途奔襲的小早川軍奇跡般的在淩晨出現在明軍的背後。

久戰之下,士氣渙散的楊鎬部遭在突如其來的襲擊下,5萬多的中韓聯軍軍勢大亂,一路潰退30里路才得以收拾部隊。

但在與麻貴部會合後,再次被兇悍無比的小早川秀秋軍銜尾追擊擊潰。

此役中韓聯軍苦戰失利,明軍傷亡11000餘人,其中陣亡7000餘人,傷4000餘人,朝鮮軍傷亡近4000人。

返國

但破大明朝、韓國聯軍的小早川秀秋被人密告不支援友軍,為化解日軍內訌被豐臣秀吉調回日本以示懲戒。

傳聞石田三成曾建議豐臣秀吉小早川秀秋切腹自殺,幸德川家康說情而免一死。

石田三成還以「讒言」使豐臣秀吉浅野長政領有原九州小早川秀秋領地,將小早川減封於越前的北之庄城,不過在1599年,又是德川家康可以讓他回復舊領地筑前名島。

關原之前戰開戰前的一天,石田三成派西軍大谷吉繼向秀秋承諾,在豐臣秀賴15歲以前,可以擔任關白一職和得到播磨、近江兩國合共10萬石的領地。而秀秋也承諾保護豐臣家。

石田三成以前對小早川秀秋迫害「不良記錄」,可能導致小早川秀秋在關原之役關鍵時刻不信任石田三成的保證而背叛西軍的重大原因。




關原松尾山的決斷

e0040579_12315139.jpg1600年10月21日東西軍雙方在關原交戰,小早川秀秋的一萬五千部隊在松尾山佈陣。

當時秀秋已經成為了東軍的內應。

不過開戰不久以後,戰況對西軍有利,宇喜多秀家擊退了福島正則的部隊,而大谷吉繼則擊退了藤堂高虎的部隊。

這個時候,而秀秋卻為加入東軍而猶豫。

之後,德川家康派遣使者送信,下令小早川秀秋攻擊,希望速戰速決的家康顯得非常焦慮。家康去信給黑田長政,詢問關於小早川秀秋是否叛變,黑田長政的回信的內容卻是「不知道」。

終於,德川家康下令向小早川秀秋部隊開火,小早川軍先鋒鐵炮隊松野重元請示趕緊反擊德川軍,秀秋卻仍在猶豫。

秀秋是否因為被德川鐵炮威脅而叛變,此點經現代実地調査實驗,地理的條件與當時使用鐵炮集體擊發的槍聲、以當時現場是雙方交戰中吵鬧程度推測。

小早川秀秋在本陣中根本無法辨識的鐵炮聲來自何方,小早川秀秋也是沙場勇將,一些鐵炮聲或德川軍會像笨蛋攻山,就會「嚇的叛變」,這是可以推翻的論斷。(一說德川軍用大炮轟松尾山)

黑田長政又派遣來的家臣大久保豬之助催促小早川秀秋行動,突然拿起了小早川家臣平岡賴勝的鎧甲,另一隻手拿起了小刀作刺狀,迫使小早川秀秋立即叛變。

小早川秀秋決斷命令立即全軍向大谷吉繼的陣地攻擊。

小早川軍協力軍脇坂安治朽木元綱小川佑忠赤座直保也響應小早川秀秋的行動。

叛變中的叛變

小早川軍先鋒松野重元對主君小早川秀秋的命令感到驚訝!

松野重元曾受秀吉賜姓「豊臣」與従五位下主馬首,受豐臣氏大恩,其後受命為小早川秀秋家臣,任職鐵炮頭。

因此對主君小早川秀秋裏切行為感到不齒,說:「窩裡反不是武士所為之事!(盾裏の反逆は武士としてあるまじき事)」後,竟率隊反叛直接脫離戰場而去。

松野重元因為忠義的評價高,又不是很重要的人物,戰後沒有被問罪,投靠了田中吉政(抓到石田三成之人),受領松延城城番家老1萬2千石的高祿。

然而田中家斷嗣除封,重元得德川忠長(德川幕府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三子)收留,忠長出現斬人亂行,被命令蟄居甲府。

1634年1月5日德川忠長在高崎的大信寺自盡,,松野重元遂不再仕。至明曆元年(1655),死於陸奧白河。

大谷吉繼的詛咒

但小早川軍主力湧向大谷吉繼的部隊。大谷軍不敵,大谷吉繼在部下陪同之下,切腹自盡。

大谷吉繼死前對著小早川秀秋的軍團說出詛咒「人面獸心。三年之間,一定要讓他遭報應!」(人面獣心なり。三年の間に祟りをなさん)。

最後西軍迅速崩潰,終於東軍在關原之戰中取得了勝利。

兵敗被抓的石田三成,被家康指令押到大津城城門前,地上設一坐席,便如此在烈日之下捆縛著示眾。

東軍各將領上城參見,必經過這裏這時,小早川秀秋上城來參見了。細川忠興本想攔住他,避免尷尬,小早川秀秋一直走在城門陰影裏,一眼望見了石田三成,吃了一驚。

石田三成抬頭一見小早川秀秋大喝道:「金吾(秀秋),你看什麼?不知道你有二心,我又何其愚蠢!現在上萬的同袍齎恨以歿,你的惡名,只要天地不壞,就要給人談論著!」

e0040579_1452448.gif:「別讓秀秋不開心」

e0040579_11464639.jpg小早川秀秋漲紅著臉,不發一語,匆匆而去。

戦後論功行賞小早川秀秋擁有備前国與美作国,以岡山藩55萬石加増・移封。

戦後不久,小早川秀秋改名為「小早川秀詮」。

在關原之役戰後,對西軍背叛的指責,甚至是對已改名為小早川秀詮的人身攻擊,精神受措,小早川秀詮沉迷於酒色當中。

不久,年僅20歲的小早川秀詮的精神開始不正常,以為看見大谷吉繼的靈魂。

慶長7年10月18日,在沒有子嗣繼承下病死,小早川氏正式滅亡。

關原倒戈的原豐臣系恩顧大名幾乎都遭到德川家康清算,而小早川氏是德川政權以來第一個因為沒有子嗣而改易的氏族。

小早川秀秋年表



e0040579_1142738.gif:「在這群被我利用的豐臣幫中,比起來最笨的應是福島正則」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6-30 13:57 | 【Total War 東西軍】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