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3 放逐將軍

e0040579_16454777.jpg
將〜足利義昭の戰國
喪權辱幕「殿中御掟21條」
「手紙魔將軍」信長包圍網
足利義昭 奮鬥記




(B'z / 衝動 )



e0040579_1314657.jpg


永禄12年(1569年)1月,三好三人衆發動「本圀寺之變」襲殺足利義昭未遂。

織田信長因此在原京都足利義輝官邸重建新将軍官邸「烏丸中御門第」(又稱旧二条城)。

「烏丸中御門第」以二重的水堀環繞,有高大的石垣等防御機能在京都建立的堅固城堡官邸。

在這烏丸中御門第中,室町幕府代代奉公衆與服侍的人與舊守護家等高貴門第者來往参勤,在此足利義昭終於完成室町幕府再興的願望。

足利義昭為感念織田信長得協助,10月24日將軍就任後發給信長的感状上,肉麻兮兮稱「御父織田弾正忠(信長)殿」,其實當時信長(36歲)只比他自己(33歲)年長3歲而已。

足利義昭開始封賞上洛有功人員,首功恩賞織田信長,確認織田信長領有尾張・美濃、三好領的「堺」和泉一国的支配。

其他有功人員論功行賞,池田勝正得到摂津守護、畠山高政三好義継等等得到河内半国守護。

足利義昭為能讓信長能代為管領各地,足利義昭準備跟朝廷推舉信長為「副将軍」。

但是「御父」織田信長不接收,只接受了「弾正忠」的官位。

殿中御掟21條

足利義昭將軍快樂的日子並不久......

織田信長掃蕩京都敵對勢力後,為限制足利義昭的幕府將軍權力使之傀儡化,訂立「殿中御掟」。

永禄12年(1569年)1月14日織田信長送來「殿中御掟」9條:

1、對於御用系(小姓近侍)、警備系(護衛人員)、雑用系(雜役人員)等同朋眾等等下級家臣的任命,要遵循前例。

2、公家眾、御供衆(近侍)、申次の者(申次:向主君奏事傳達的職務 ,又稱「奏者」),在將軍有事時必須立即伺候。

3、惣番眾(將軍親衛隊)的行動不必有將軍的命令。

4、將軍家臣有公事前往朝廷時,必須得到信長的許可。除此之外不得進入天皇御所。

5、關於訴訟,不得越過織田家奉行人之手,直接向幕府或朝廷提起訴訟。

6、禁止任何人向將軍直訴。

7、有關訴訟的規定一切照舊。

8、當番眾(當值的家臣)不得越過申次(奏者)向將軍報告。

9、石山本願寺的坊官和比睿山延曆寺的僧兵、醫師、陰陽師不得隨意進入將軍殿中。

信長在2日後的1月16日,在9條內又追加入7條細則:

1、具有僧兵武裝的寺廟,一律不能私自進入殿中(本願寺限制除石山外,並擴大至御山御坊、長島本願寺)

2、代表幕臣的外交僧侶,如要探視義昭的話,也需經信長同意。

3、義昭直屬家臣(細川藤孝、和田惟政等),雖不受上述二條限制,但仍需向信長報告.

4、將軍所發布的政令,須先由信長看過,同意後才能執行。

5、將軍發布的褒賞令,須先由信長看過,同意後才能執行。

6.幕臣向將軍進貢之金錢與物品,由織田家派人先行管理,待卻認無誤之後,再轉交給予將軍.

7、將軍有義務參加朝庭之活動。

共制定了16條的「殿中御掟」,強迫足利義昭承認。

足利義昭實質上成為信長傀儡,沒有信長的許可,室町幕府根本沒有政治影響力。

e0040579_3541449.jpg


1570年1月「殿中御掟」又新增措詞強硬的新5條:

1.、將軍與諸國大名的御内書(将軍の書状)必須先報告信長,和信長的書狀一起發送才有效力。

2、到目前為止將軍對諸國大名的命令全部無效,需聽從信長的命令發佈命令

3、即使將軍想要對將軍家盡忠節的人施行御恩賞・御褒美,因為將軍自己沒有領地,改為由信長用自己的分國表彰

4、對天下的政治全部委託信長處理,將軍的上意必須經過信長的審核才算數

5、因為天下逐漸静謐太平,因此將軍必須負責宮中的禮儀行事時時不得怠慢

特別是最露骨的第4條、沒有信長的認可,将軍同意的都不算數。

已正式擺明將軍就是信長傀儡的姿態。

人在屋簷下的足利義昭明智光秀朝山日乘一起作爲證人之下,屈辱的蓋上自己的印章,但不願蓋信長「天下布武」的刻印旁。

「殿中御掟21條」等於廢了將軍足利義昭,這算那門子的「幕府再興」!?

足利義昭忿恨之情不言可喻。

手紙魔義昭

為顯示幕府大將軍也不是好惹的,足利義昭決定「寫信(手紙)」來對付信長這個大膽逆臣。

信長規定御内書必須經他過目,連同他的副本才能寄發,足利義昭也根本不鳥這個規定,繼續秘密與諸國大名發佈命令

元亀2年(1571年)左右,足利義昭拼命密秘寫信(御内書)給朝倉義景上杉輝虎(謙信)、毛利輝元本願寺顕如與甲斐的武田信玄六角義賢等討伐信長。

信長說「天下逐漸静謐太平」,足利義昭就寫寫信搞信長的「天下」大亂,一般稱為「信長包囲網」。

足利義昭被後人戲稱為「お手紙将軍」、「手紙魔」。

e0040579_1322629.jpg


第一次信長包圍網

元亀元年(1570年)4月,姉川大戰,信長獲得勝利後,三好三人衆與浅井、朝倉氏、延暦寺、石山本願寺、長島一揆連合軍擺出「志賀之陣」,四面烽火逼的織田信長在12月跑去要求正親町天皇足利義昭將軍出面下令各勢力停戰。

在「天下逐漸動盪大亂」情況下,反信長情勢一片大好,足利義昭怎麼會想幫信長調停?

焦頭爛額的信長只好提出曾想殺死義昭的「三好三人衆」來恐嚇內心正在暗爽的足利義昭出面講和。

信長說如果將軍不出面調停,要將京都讓給「三好三人衆」,看你將軍足利義昭如何在京都立足?

義昭被信長一嚇想想也對啊,誰入京趕走信長都好,但就是這專門殺將軍家的「三好三人衆」入京,則大大不妙。

現在跟「三好三人衆」只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一旦「三好三人衆」入京更是不可靠的壞傢伙,只好與朝廷出馬說動淺井朝倉聯軍,和信長達成了和談。

和談後,元亀3年(1572年)9月,愛對將軍寫命令的織田信長,又送來對足利義昭的「異見十七条」意見書,此意見書條條批判數落將軍足利義昭的不是,指責義昭對朝廷欠缺尊敬,有負諸國臣民所望。

其中還埋怨說「元亀」的年號不吉利(因為信長遭到圍攻所以不吉),請將軍向朝廷改年號。(「元亀の年号、不吉に侯間、改元然るべしの由、天下の沙汰につきて、申し上げ侯」と改元するよう申し出ている。)

對義昭來說,「御父」織田信長真是愈來愈可惡,送來「殿中御掟21條」、「異見十七條」、竟還管起朝廷的年號。

足利義昭氣憤,真的忍無可忍,就無須再忍。足利義昭準備豁出去與「御父」公開撕破臉。

這時東邊的武田信玄西上作戦開始,12月22日「三方ヶ原戰役」中,信長的同盟者徳川家康軍大敗,武田信玄西上美濃,準備進軍岐阜,信長又陷入危機中。

元亀4年(1573年)正月松永久秀三好義継三好三人衆等趁機再度舉兵,幕臣細川藤孝荒木村重勸諫足利義昭一定要繼續忍氣吞聲無效,足利義昭終於公然展開反信長敵對行動。

足利義昭任命寵臣光淨院的暹慶(山岡景友, 本是六角義賢重臣 後來成為幕府奉公衆)為山城半国守護。

光淨院的暹慶,糾合附近的一向一揆,在近江的石山、今堅田起兵反抗信長。

已叛離足利義昭明智光秀由坂本城攻打石山城和今堅田城。

2月20日,明智光秀柴田勝家丹羽長秀蜂屋賴隆等,一起攻打了義昭家臣光淨院暹慶所固守的石山城,26日攻陷石山城。

3日後,攻擊了千秋輝季固守的今堅田城,當時,光秀率其水軍,從水路進攻,丹羽長秀蜂屋賴隆從陸地攻擊。戰鬥從清晨開始,到了中午左右,明智光秀突破了敵軍的防線,攻陷了今堅田城。

面對強敵武田信玄的威脅,又足利義昭畢竟是征夷大將軍,與長官作戰,信長失去「大義名份」,處境十分不利。

足利義昭又寫信給淺井、朝倉出兵夾擊,六角氏殘黨也蠢蠢欲動,「手紙魔將軍」足利義昭整合成功,反信長勢力聲勢比「志賀之陣」還旺。

信長派明智光秀細川藤孝為使者向足利義昭提出「願意剃髪與送兒子為人質」,請求和睦。

遭到足利義昭「勇敢的拒絕」,3月30日幕府軍出擊京都所司代,燒燬村井貞勝的屋敷。

武田西上作戰停止

人算不如天算,朝倉義景見大部份織田軍後撤,以部下疲勞加上積雪返回越前,東方的武田信玄病情悪化,停止武田西上作戦,在4月初往甲州撤退。

4月1日信長入京在知恩院佈陣。幕臣細川藤孝與荒木村重等看衰義昭,經明智光秀調略,暗中拋棄義昭投靠信長門下。

明智光秀細川藤孝是義昭左右手,現在全選擇投效強者織田信長

但是足利義昭仍然不知大靠山武田信玄病重撤退,西上作戰停止,仍在京都居城「烏丸中御門第」備戰。

信長準備對義昭京都勢力的上京區展開「焼討」,威嚇會像1571年 「比叡山燒討」一樣實施「上京焼打ち」,讓上京區成為一片焦土。

聽到這恐怖消息的京都民眾驚愕的請求信長中止「焼討」,上京交出銀1300枚,連下京也交出銀800枚給第六天魔王信長。

全京都的人民眾全給在烏丸中御門第籠城的足利義昭壓力,請他別再鬧了!

信長再度請朝廷出面調停,4月5日天皇下達勅令,4月7日、信長將正親町天皇和睦的勅命送入烏丸中御門第與足利義昭「和睦」。

4月12日武田信玄病死。

足利義昭防線

e0040579_852114.jpg足利義昭表面上仍然順從信長,為脫離信長的掌握,暗中積蓄兵力,並向毛利輝元請求兵糧支援。

7月3日,義昭與信長講和破棄。

義昭將「烏丸中御門第」交由三淵藤英(細川藤孝異母兄)、伊勢貞興與公家奉公衆日野輝資高倉永相防守。

義昭自己前往南山城要害・槇島城(山城国の守護所)舉兵。

足利義昭要請下,「三好三人衆」之一的岩成友通防守淀古城。


信長攻略

信長使用近期建造的大型軍船,令各軍勢自琵琶湖乘船上洛,途中在坂本城投宿,

「烏丸中御門第」在7月10日信長軍勢威下,三淵藤英無血開城。

e0040579_3552510.jpg


槇島城是由宇治川・巨椋池水系交匯的島地築成的要害城堡,本是義昭的近臣真木島昭光的居城。

此次討伐義昭,信長幾乎動員了織田軍全部軍勢,總共7萬大軍包囲槇島城,明智光秀的水軍封鎖水路。

7月18日,織田軍羽柴秀吉開始攻撃,足利軍兵士戰死50多人。

足利義昭果然不是打戰的料,只好將息子足利義尋做為人質後降伏。織田軍將槇島城完全破壞。

信長不想殺了足利義昭得到「将軍殺し」的汚名,7月20日將義昭放逐到妹婿三好義継的河内若江城,室町幕府實質上滅亡。

信長8月發兵淀城,三好三人衆之一的岩成友通討取(第二次淀古城の戦い)、

隨後,信長開始攻占西近江,掃蕩一乘寺、靜原山,攻陷木戶、田中兩城,當西近江各反抗勢力在失去了凝聚力後,被逐個殲滅。這樣,大體上已經平定了近江。

之後,反信長軍兵敗如山倒,越前一乗谷城戰役中,朝倉義景討取,接著兵壓北近江,浅井長政自殺。

三好三人衆殘存2人三好長逸三好政康從此失蹤,松永久秀歸順、本願寺顕如與信長和睦,第一次信長包囲網瓦解。

足利義昭在京都被放逐後,在元亀4年7月28日,信長通過公卿與朝廷的同意「元亀」年號改元為「天正」成功。

「天正」是取『文選』書中「君以下為基、民以食為天、正其末者端其本、善其後者慎其先」與『老子』書中的「清静者為天下正」之意。

據傳信長是以通知的方式使朝廷改元,此凌駕朝廷権威的行為,後來也是許多「本能寺之變」原因之迷的猜測中,「朝廷黑幕說」的起因。

鞆幕府-「第二次信長包圍網」

e0040579_3561768.jpg


雖然信長在京都放逐了追放足利義昭,但朝廷並沒有廢除足利義昭征夷大将軍的任命。

足利義昭仍然是日本的「征夷大将軍」。

從京都被放逐後、義昭與少數幕臣及女官一行到了枇杷庄(現京都府城陽市)暫住,然後過津田,到達了三好義継的居城若江城。

大将軍一行途中遭一揆的襲擊,為逃命將所攜祖傳寶物捨棄了一地,義昭也因此被嘲諷為「貧乏公方」。

足利義昭去妹婿三好義繼的若江城還是透過本願寺顕如的仲介。11月16日,若江城戰役戦三好義継也被信長消滅後,義昭遷往於「堺」。

義昭想去投靠西國大名毛利,拖毛利下水反信長,毛利怕得罪織田信長,遲遲不敢收留。一度毛利仲介與信長談判回京都,也因條件談不攏而告吹。

天正2年(1574年)足利義昭又寄住於紀伊国興国寺。

天正4年(1576年)、毛利支援本願寺後,義昭才在當時毛利輝元勢力下備後国鞆城住下。鞆城是第10代将軍足利義稙獲得大内氏支援而能返回京都,因此算是足利家吉兆之地。

這備後亡命政府稱之為「鞆幕府」,足利義昭又開始幹活了~

他繼續寫御内書給上杉謙信武田勝賴各大名發動「第二次信長包圍網」,破壞信長所謂「天下逐漸静謐太平」。

果然足利義昭寫信的功力不減當年,長期與信長對立的本願寺、武田氏、中国得毛利氏、宇喜多氏、北陸的上杉氏等紛紛加入第二次包囲網。

連半獨立歸順狀態丹波的波多野秀治、但馬的山名祐豊,通通舉起反旗。松永久秀見機會來了也在大和謀叛

儘管,足利義昭是如此的奮鬥不懈,惡運卻始終捉弄著他,可惜這次要角上杉謙信突然腦中風掛了,波多野氏被斬,松永久秀自爆,紀州雑賀衆投降。

天正八年(1580),本願寺實質投降。

武田勝頼は1582年(天正10年)2月在天目山自殺,第二次信長包圍網再度功虧一簣。

征夷大将軍 足利義昭辭職

信長在本能寺横死後,最終還是沒有人再理會這個沒落的幕府將軍,天正14年(1586年)9月9日天皇賜姓豊臣的秀吉、在12月25日就任太政大臣,豊臣政權確立。

傳聞豊臣秀吉本來也想當征夷大将軍,開「豊臣幕府」,想先當足利義昭的養子,但被自尊心強的足利義昭拒絕,後來只好當上「関白」。

豊臣秀吉給山城槇島1萬石領地與足利義昭養老。

天正16年(1588年),薩摩国的島津氏投降,義昭終於回到京都,向朝廷辭去将軍之職出家,法號為「昌山」,朝廷賜以皇家榮銜「准后」(或稱「准三后」指人臣之待遇相當於三宮者)的優遇。

義昭最後的軍事行動是帶200武士參加文禄・慶長之役到肥前名護屋参陣,陪豊臣秀吉泡茶聊天。

慶長2年(1597年),室町幕府最後的將軍足利義昭在大坂死去,享年61。

而被足利義昭寫過手紙的大名,通常不得善終或暴斃,可以拍類似「死亡筆記本」的電影...lol

e0040579_2027463.gif
:「我收到足利義昭的信最多,才死的最慘~嗚嗚嗚....」
[PR]
by cwj36 | 2011-02-20 17:33 | 【Total War 織田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