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1 比叡山燒討

1571 比叡山燒討
織田信長
第六天魔王 的由來


比叡山延曆寺

延暦寺之名通常就是指比叡山,稱常被稱為「叡山(えいざん)」。比叡山延曆寺位於京都的北方,也被稱為「北嶺」,於西元788年所建立,被視為守護京都的重要寺院,在最盛時期寺坊超過3000坊。

比叡山延曆寺被視為護國名剎,守護著京都東北方的「鬼門」,有歷代天皇所賜的廟產豐厚 ,還有信徒的捐獻 ,在戰亂之世甚至擁有自己的武裝僧兵團。

西元1070年時延曆寺擁有祇園社鴨川的西岸廣大的地域,稱為「境内」,連日本朝廷都承認不干涉延曆寺的「不入権」,儼然成為一個獨立宗教國度。

進入戰國時代延曆寺仍維持獨立國状態,明応8年(1499年)室町幕府管領細川政元曾攻入延暦寺燒毀根本中堂。

因此,為維護延暦寺的権威與安全,延暦寺開始武力化,握有物資的流通財力,以寺社勢力發行「座」,收取座錢,招募武僧兵團。

延暦寺的僧兵與奈良法相宗大本山興福寺僧兵並稱「南都北嶺」。

比叡山有「東塔」(延曆寺主體)、「西塔」、「横川」3個主要區域畫分,更細分有「三塔十六谷二別所」之分,佔地約200公頃,為天日本台宗總本山

延暦寺東塔區是延暦寺的發祥之地,以本堂名為「根本中堂」為中心的區域。

e0040579_2235161.jpg


當初織田信長上洛之時以檢地措施的名義削減延暦寺寺社的所屬領地,還把延暦寺的經濟利益「座」給「樂」了,這些對比叡山的無禮行為更是令自居護國道場的比叡山僧眾們感到憤怒。

日本的「座」其實就是日本式的封建行會。它起源於以公家、寺社為本所的同業特權團體,本所從座人處徵收座役、座錢。

平安末期由於律令制度衰落,「座」逐漸民間化、營利化,就是一方面充當封建政權向手工業者征斂財富的工具,另一方面也對城市工商業進行管理。

日本戰國時代織田信長為打壓「座」而扶植自由工商業者,加強領主對領內專制支配的措施,而實行「樂座」(免除城下町的市場稅和商業稅,廢除座商人特權,則稱為「樂市」)

日語「楽」在英語有「free」的意味。其實質是由「座」對商業的壟斷轉變為織田信長對商業的壟斷。

織田信長「樂座」的實施最大受害者就是佛教團體,尤其是一向宗。寺院收不到座錢,收入大為減少,織田信長又對佛教寺院重新檢地(丈量土地),寺院領土減少,佛教更是不滿。

損壞日本佛教各宗派的「座」的經濟利益,這都是日本佛教各宗派仇視織田信長的共同怨念。

元龜2年(1570) 志賀之陣時,淺朝連合軍撤退比叡山,比壑山延曆寺有著數以千記的破戒僧和可供淺井朝倉上萬士兵恢復體力的僧房。

信長招來延暦寺的和尚嚐試以被佔地的延暦寺外圍山門領「座」返還為條件的懷柔手段,請比叡山保持中立,但不被比叡山接受。

『信長公記』記載這是元亀2年(1571)「比叡山焼き討ち」的起因

信長琵琶湖東岸掃討

e0040579_8492253.jpg元龜元年(1570) 的比叡山的攻防戰(志賀の陣)中,被足利義昭暗中搞的焦頭爛額的織田信長向日本朝廷請求朝廷向各方要求停戰,在正親町天皇調停下以「和睦」收場。

織田信長以「天下布武」為目標的壯舉顏面掃地,頓時變成「天下不舉」。

織田信長還屈辱的對朝倉義景說:「天下是朝倉大人所擁有賜予,我不敢妄想。(天下は朝倉殿が持ち給え。我は二度と望み無し)」。

通常日本電視大河劇或電影小說等「演到」這裡,就會開始描繪織田信長對比叡山那群和尚「碎碎唸」..........
怪起「和尚竟然娶妻生子?」,
怪起「和尚竟然吃魚吃肉?」,
怪起「和尚怎能舞刀舞槍?」,
真是自私自利、不成體統、堕落,應該討罰!。

『信長公記』の記す「天道のおそれをも顧みず、淫乱、魚鳥を食し」云々の下りは大義名分であり、討伐するための論理である。

其實那些比叡山親朝廷的花和尚們的「不成體統」根本是枝微末節之事,將比叡山軍事無力化,完全「破却」拔除,才能再度挽回織田信長的威望,重新震撼全日本朝野。

而同年10月15日,依京官山科言継在日記中記載,在此慢慢撤離的浅井軍駐軍,撤離比叡山時,有些浅井兵竟在延暦寺西塔地區放火,延暦寺當時事實上受到織田氏的壓迫、又遭到浅井軍的破壞。

翌元亀2年(1571年)正月細川藤孝前往岐阜城向織田信長拜年,懷恨在心的織田信長就曾向細川藤孝透露出「今年正是應該毀滅比叡山的時候~(今年こそ山門(比叡山)を滅ぼすべし)」的決定。

同年1月2日,織田信長命横山城城主木下秀吉封鎖本願寺大坂區與越前朝倉相通的海路、陸路以切斷石山本願與浅井長政朝倉義景連合軍、六角義賢的連絡。

同年2月淺井家臣磯野員昌防守的佐和山城降伏,織田信長丹羽長秀為城主,岐阜城到琵琶湖東岸湖岸平野的通路確保。

姉川戰役後,浅井氏影響力變弱,堀秀村是浅井小谷城支城鎌刃城的城主,1570年在木下秀吉参謀竹中重治先調略其家臣樋口直房後,2人「説得」堀秀村向織田方「寝返」。

1571年,忿怒的浅井長政浅井井規聯合一向一揆勢渡過姉川出擊叛變的鎌刃城,木下秀吉從横山城帶來援軍幫助堀秀村,因木下秀吉的加勢,守下了鎌刃城。

同年9月1日織田信長命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攻擊與浅井長政有同盟関係的六角義賢與近江國一向一揆衆的據點志村城、小川城。

志村城被砍下670的首級,一向一揆衆全滅。小川城的一向一揆城兵投降。

織田軍接著進攻近江一向一揆的總部-金ヶ森城,佐久間信盛在沒有遭到多大抵抗的情況下殺入城內,金ヶ森城落城。

信長琵琶湖西岸掃討-比叡山焼討

信長完成南近江琵琶湖東岸的掃討,元龜2年(1571)9月12日,駐軍在南近江守山金ヶ森城的織田信長召開了南近江琵琶湖西岸比叡山進攻方略的會議。

『甫庵信長記』記錄佐久間信盛武井夕庵等人反對,認為攻擊皇室聖山這是「不可思議之事,前所未聞之戰!!(不思議を承り候事、前代未聞の戦)」(其實1499年、管領細川政元來戰過了..lol)

親朝廷的明智光秀也諫言反對。(近年來陸陸續續出土的史料,卻證明明智光秀是很積極的參與進攻比叡山。)

信長只對明智光秀說了一句話:「光秀你難道還不明白,那些佛像只是金屬和木頭而已。」,還指定明智光秀為總指揮,總而言之,神佛都擋不住信長統一天下的決心。

池田恒興則進言,入夜後比叡山的人容易逃散,等到和尚早朝準備做早課時他們聚集時一個也逃不掉。

延暦寺的哀求

比叡山天台座主是正親町天皇的皇弟覚恕法親王察知織田信長準備攻擊比叡山的延暦寺,寺方緊急派使者攜帶黄金貨幣300枚判金,後又追加200枚判金,共500枚進贈給織田信長

請求織田信長停止攻擊比叡山,但這次輪到織田信長不接受,並退回黄金。

至此戰鬥以無法避免,住在坂本周邊的僧侶、僧兵紛紛集合比叡山山頂「根本中堂」,並通知坂本住民與妻兒往山裡逃避。

比叡山入侵佈置

9月11日織田信長軍團來到坂本、三井寺周邊,開始比叡山攻略的整備。信長的本陣設置在三井寺的山山岡景猶的屋敷中。

山岡景猶是三井寺和尚,本仕於六角氏,織田信長上洛勢力擴大後,從屬於明智光秀,獲得2050石的待遇。

織田信長山岡景猶的屋子內指揮比叡山入侵行動:

【三井寺口入侵】 : 明智光秀中川重政佐久間信盛→坂本町→摧毀東塔區
【大原口入侵 】: 柴田勝家→摧毀西塔區
【横川北口入侵 】: 丹羽長秀→堅田→摧毀横川區
【香芳谷 琵琶湖 封鎖】: 木下秀吉

並派間諜偽裝信徒攜帶火藥「貢品」滲透入比叡山準備到處破壞。織田信長池田恒興的建議,9月11日深夜中以沒有縫隙的方式包圍比叡山山麓,等待9月12日早晨的集體攻擊信號。

e0040579_2241469.jpg


無差別殺戮

9月12日早晨6點,天空下著小雨,織田總攻擊的法螺貝響起...........

織田軍分3路殺入比叡山,織田間諜到處爆破火藥,製造混亂,明智光秀中川重政佐久間信盛先攻擊山下的坂本町,山下來不及逃的男女老幼早已分不清左右方向,逃往八王寺山,避守在山內「日吉大社」裡。

明智光秀等又放火燒毀「日吉大社」,延暦寺僧兵拼命防禦,敵不過織田軍四面八方的攻擊,全數戰死。

明智光秀中川重政佐久間信盛將僧衆、神官、坂本町民等以無差別方式全部殺死,然後沿著山道進入東塔區,「根本中堂」僧兵保護留守僧侶也全部殉寺,織田軍燒毀「根本中堂」、「大講堂」、「阿弥陀堂」。

柴田勝家從大原口進入西塔區,燒毀「釈迦堂」、「にない堂」、「椿堂」,奇蹟的是較小型「瑠璃堂」被織田軍疏忽而沒被燒毀。

丹羽長秀先燒討堅田,再由横川北口進入燒毀「横川中堂」、「四季講堂」、「恵心堂」等。各路織田軍只要看到僧侶、学僧、上人、兒童、婦女全部砍頭。

比叡山僧衆想從琵琶湖乘小舟逃亡者,被佈置在湖上的木下秀吉封鎖船隊截擊捕捉,然後全部被屠殺。

但往横川香芳谷方向逃亡的人,就幸運多了,防守這裡的也是木下秀吉的部隊,但卻對抱著佛教宝物的山門衆寛大,睜隻眼閉隻眼讓山門衆脱出成功。

據說後來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国宝的「二十五菩薩来迎図」與「慈恵大師画像」,就從這裡逃過一劫。

織田軍到處放火、殺戮、搶奪直到9月15日才停歇。整整4日內比叡山建寺以來的貴重佛像和經典,家中珍藏的寶物不是被掠奪就是被燒掉。

葡萄牙天主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ルイス・フロイス)寫的的書信中記載了織田軍在比叡山約殺了1500人。

而『言継卿記』記載織田軍殺戮了非屬戰鬥的男男女女、兒童達3,000-4,000名。死者很多是住在比叡山周圍無辜的避難民眾。

第六天魔王

信長在13日午前,滿意的看著熊熊大火的比叡山延曆寺區,只帶著小姓與馬廻返回京都。

信長故意先到将軍御所訪問足利義昭,向暗中耍陰謀搞「信長包圍網」的足利義昭,報告「比叡山延曆寺」已被摧毀,然後進入妙覚寺休息。

信長對於此「前代未聞的暴行」,絲毫沒有罪惡感,態度與平時一樣的與京都公卿們來往著。

比叡山延曆寺被摧毀後,戰後處理由明智光秀擔任。

明智光秀繼續燒毀近江國的寺院。延暦寺與日吉神社消滅,織田信長將寺領、社領全都被沒收,分配給「毀寺有功」的明智光秀佐久間信盛中川重政柴田勝家丹羽長秀

原本反對進攻比叡山延曆寺的佐久間信盛得到近江栗太郡,而明智光秀得到在坂本城築城,管理志賀郡的福利,

明智光秀甚至擁有了堅田衆的琵琶湖水軍,成為織田陣營中的紅人。

「比叡山焼討」果然非常震撼.......反信長各勢力紛紛破口大罵!!!

其實是正親町天皇唯一的私人武裝衛隊比叡山僧兵被信長消滅了,足利義昭的「信長包圍網」也被戳破一個洞。

而日本佛教天台宗遭到大難,佛教一向宗宗主顯如雖然心中暗爽常兢爭的天台宗的不幸,但嘴巴上還是痛駡織田信長是禽獸不如的「佛敵」。

e0040579_925372.jpg顯如為何暗爽天台宗的不幸?這是日本佛教界的鬥爭。

比叡山天台宗延曆寺的僧徒曾指責一向宗是「阿彌陀佛無礙光的邪義」是一種投機取巧的「邪法」,寛正6年(1465年)還燒毀大谷本願寺,迫使本願寺第8世蓮如(Rennyo) 逃到北陸越前的吉崎。

比叡山延曆寺被毀後,延暦寺高層覚恕法親王等逃脫,跑到甲斐,由武田信玄庇護。

覚恕法親王促使武田信玄上洛,企圖復興延暦寺,但武田信玄最後在路上病死,希望落空。

武田信玄曾寫了封信給信長,署名「天台座主沙門 信玄」 ,指責織田信長燒討比叡山的暴逆無道,批評他是「佛法王法破滅,天魔波旬之變化也」

「波旬」(摩羅),佛教欲界的「他化自在天」(又稱:第六天魔王),總是以誘惑、脅迫等方法企圖阻礙修行者修行的傢伙。

織田信長也很幽默給信玄的回信書就署名「第六天魔王 信長」。

但關於織田信長焚燒延曆寺的問題,因為近年來日本學者對比叡山發掘調查認為全山的掃蕩戰旁證不足,被近世許多學者「否定」或認為只是局部地區的掃蕩,事件被大大的「誇張」。

e0040579_2027463.gif
:「神も仏も知らん…わしは己しか信じぬ者である」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6-17 18:27 | 【Total War 織田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