慓悍戰將系列-Publius Ventidius Bassus

殺的帕提亞丟盔器甲的羅馬兵團
羅馬共和末期至帝政初期..
唯一能擊敗帕提亞的人
普布利烏斯·文提第烏斯·巴蘇斯


e0040579_19522575.jpg


馬夫囚犯

普布利烏斯·文提第烏斯·巴蘇斯(Publius Ventidius Bassus ),羅馬將軍,凱撒的親信之一。

巴蘇斯出身於皮西努姆(Picenum,羅馬共和國的義大利友邦socii)與他的母親在「同盟者戰爭」(Social War 前91至前88年)過程中因皮西努姆反羅馬戰敗,被羅馬共和國抓獲,成為俘虜。

在鎮壓成功的龐培斯特拉波(Pompeius Strabo )所舉行的凱旋式勝利遊行,他被迫作為一個馬夫囚犯通過街頭羅馬。

但是他很快得到凱撒的賞識,在高盧戰爭 ,雖然凱撒沒有提及他有什麼做為,但是到了凱撒龐培內戰時期,巴蘇斯成為凱撒的最愛將領之一。

凱撒遇刺後,巴蘇斯按兵不動旁觀著屋大維馬克·安東尼的鬥爭。

最後他選擇加入馬克·安東尼的陣營。

根據普魯塔克在《安東尼傳》中的描述,只知道巴蘇斯出身不高,他主要憑著與安東尼的友誼而得以一展軍事長才,並在收復奇里乞亞與敘利亞行省的軍事行動中立下顯赫戰功。

羅馬形成後三頭執政後,巴蘇斯擔任「補任執政官」(suffect consul),所謂「補任執政官」是如果一位執政官在其任期内死亡(並非罕見,因執政官常常在戰鬥的前線),會選出另外一位,被稱為補任執政官,是個閒缺,其實是安東尼派在羅馬的代表。

因為安東尼長期待在埃及,巴蘇斯支持安東尼的弟弟盧修斯·安東尼和安東尼的妻子芙蒂亞(Fulvia)他們與屋大維發動 奪權的「佩鲁西亞(Perusine)戰爭」。

他們出錢動員了8個軍團進攻羅馬。一開始他們的進攻似乎使屋大維難以招架,但不久屋大維就戰勝了他們。

從前41年冬到前40年芙蒂亞被圍困在佩盧西亞。最後她不得不因飢荒而投降。她被流放到西克由,在那裡等待馬克·安東尼的到來中死亡。

此時羅馬叛將昆圖斯‧拉比弩斯(Quintus Labienus)和帕提亞王儲帕科魯(Pacorus娶亞美尼亞王阿爾塔瓦兹德二世的妹妹)王子率領帕提亞軍隊越過幼發拉底河和攻擊阿帕梅(Apam)渡河口,敘利亞總督薩克薩(Lucius Decidius Saxa)陣亡,震撼了羅馬東方省分,小亞細亞幾乎全部倒戈。

昆圖斯‧拉比弩斯的父親是當年凱撒手下第一戰將提圖斯‧拉比弩斯(Titus Labienus )。

凱撒遇刺後,昆圖斯‧拉比弩斯跑到帕提亞請求帕提亞王奧羅德斯(Orodes)二世支援刺凱派布魯圖,但是後來布魯圖敗亡,昆圖斯‧拉比弩斯就投靠了帕提亞。

e0040579_16114839.png


(從昆圖斯‧拉比弩斯在帕底亞發行的錢幣發現,帕底亞騎兵有類似馬鐙的裝置)


安東尼屋大維達成「米塞努姆條約」(Pact of Misenum)和解,安東尼娶屋大維新寡的姊姊屋大薇亞屋大維則娶安東尼的女兒克勞蒂亞(這是之前芙薇亞與前夫所生的女兒)。

安東尼並得到羅馬東部省份統治權,巴蘇斯被派到東方抵抗西元前40年趁羅馬內亂引起帕提亞的入侵。

e0040579_8575387.jpg


奇里乞亞戰役(Battle of the Cilician)

巴蘇斯在西元前39年開始反攻,在奇里乞亞戰役(Battle of the Cilician 於今土耳其梅爾辛省)中,遇到昆圖斯‧拉比弩斯

吸取克拉蘇戰敗的經驗,巴蘇斯加強善用投石器,投石兵和弓兵的遠程火力 使得羅馬人在遠程火力上完全不落下風 ,投石兵的射程比帕提亞弓兵更遠 。

巴蘇斯營寨建築在一座小山上,以抵消帕提亞的騎兵力量。

昆圖斯‧拉比弩斯的帕提亞軍來到山腳下,發覺羅馬軍沒有任何反應,以為羅馬軍害怕數量比較多的帕提亞騎兵而躲在營裡不敢應戰,於是帕提亞軍縱馬上山,剛開始還小心翼翼,後來發覺羅馬軍根本沒有任何反擊,就直接策馬正面奔向羅馬軍的營地,

當這些帕提亞騎兵接近山頂時,忽然羅馬軍營中傳出了無數號角聲,一瞬間羅馬軍團士兵從他們在山頂布防的陣地裡衝了出來,一邊衝鋒一邊咆哮,他們從較高處自上而下如風暴般衝入了帕提亞騎兵部隊的陣列中展開近戰肉搏。

在近戰中面對步兵時,帕提亞軍所有騎兵跨下的戰馬因為畏懼這些殺氣騰騰的羅馬士兵過於接近而發狂,完全不受他們主人的控制而亂竄,

帕提亞重騎兵的重甲與騎槍此時也發揮不了多少效用,輕騎兵則因為雙方距離過近而無法有效射擊,騎兵的優點在這種混戰中完全發揮不出來,看到許多同袍陣亡,帕提亞騎兵全軍向後撤退....

昆圖斯拉賓努斯被生擒及處死。巴蘇斯收復奇里乞亞行省。

亞瑪奴斯山口戰役(Battle of Amanus)

安東尼授權給巴蘇斯的作戰範圍僅限於奇里乞亞行省一地,不過巴蘇斯並沒有停止軍事行動,他將大軍開往奇里乞亞行省與敘利亞行省交界處。

這裡有兩省的界山亞瑪努斯(Amanus)山脈,只有一條道路通過亞瑪努斯山脈,過去這裡就設有要塞與關口控制兩地間的交通,如果安東尼想重回敘利亞,那麼這座要塞與關口非拿下來不可

這裡只有一條穿越阿瑪努斯山的道路,而這條道路除了狹窄外,沿著道路還有關口與要塞,所以這個地方易守難攻.......而且鎮守這裡是帕提亞最厲害的將軍法爾那帕特(Pharnapates)領導的 帕提亞軍隊在以集中力量在敘利亞蓋茨 (Syrian Gates 貝倫通)。

e0040579_18123921.png西元前39年巴蘇斯派騎兵先遣隊在亞瑪奴斯山口的羊腸小道與法爾那帕特相遇....

羅馬先遣隊兵力少只能且戰且走一路敗退....

法爾那帕特殺得興起,他沒注意到巴蘇斯已經率領主力部隊趁著他專注於追殺羅馬先遣隊之際,悄悄的將帕提亞守備軍包圍起來。

等到法爾那帕特發現中伏,他已經被羅馬軍團團包圍,經過一陣混戰,法爾那帕特與大部份的帕提亞騎兵都被巴蘇斯的士兵殺死,只有少數突破重圍逃回敘利亞,而亞瑪努斯關口的守軍聽到指揮官陣亡的消息,也棄關逃跑,於是巴蘇斯拿下了通往敘利亞的天險。

亞馬努斯山口戰役被巴蘇斯擊敗的消息,使本要增援的帕提亞王子帕科魯撤回整個幼發拉底河撤出自己的部隊回到敘利亞。

巴蘇斯收復了羅馬共和國的奇里乞亞與敘利亞行省,由於敘利亞行省收回後,帕提亞與亞細亞行省或俾提尼亞與龐度斯行省的聯絡中斷,所以這兩個脫離的行省內各城市也不得不再次向羅馬效忠,回歸羅馬統治。

吉達魯斯山戰役(Battle of Mount Gindarus)

e0040579_21563229.png遠在兩河流域的奧羅德斯二世得到最近打下的領土再度失去的消息,在帕科魯(Pacorus)王子的要求下,帕提亞帝國再次動員,他們又集結一支龐大的遠征軍,估計可能有數萬騎兵,再次由帕科魯王子率領,向幼發拉底河上游前進,他們預計將在來年(西元前38年)春天越過佐格瑪。

帕提亞動員部隊的消息很快就從兩河流域一帶的各城邦與各部落間流傳到敘利亞,巴蘇斯可能在拿下敘利亞時已經有想到這個問題,所以當他派出他的部隊前往敘利亞各處進行安撫與鎮壓時,就開始了他的情報操作。

他放出要在佐格瑪附近渡河地形崎嶇多山的地方埋伏以擊潰帕科魯王子,但他憂心的就是萬一帕科魯選在佐格瑪下游的河段渡河,那裡平原廣山地少,羅馬軍就得在開闊地和帕提亞騎兵作戰,羅馬軍人數不多,而騎兵在開闊地機動性十足,他可能無法阻止帕提亞軍再次襲捲整個敘利亞的「假情報」。

巴蘇斯希望帕科魯王子多走一些路,好讓他集結四散在敘利亞各處的軍隊冬季營地,如果想在春天就集結部隊,需要一點時間。

帕科魯接到這個情報,認為很有道理,他決定這次進攻敘利亞就選在佐格瑪下游的一個平原附近渡河,那邊是幼發拉底河流經敘利亞行省河面寬度最寬的地點,附近只有幾座小山丘,不過帕提亞軍多花了比平常還多的時間在建立渡口與架橋作業上,當全部的帕提亞遠征軍渡過幼發拉底河時,已經5月了。

巴蘇斯趁著帕提亞軍忙著渡河的空檔順利將他的部隊集結完成,不過他並沒有馬上帶軍殺向帕提亞軍建立的新渡口攻擊正在渡河的敵人。

巴蘇斯在齊赫斯提卡(Cyrrhestica)鎮選定一座小山做為他建立軍營陣地的所在,這座吉達魯斯小山(現位於敘利亞Jandairis)可能位於通往安提阿的道路附近,帕科魯的遠征軍一定會經過。

此時帕科魯的遠征軍順利地向前推進到巴蘇斯的佈防區,一切就如同他所接獲的假情報一樣,羅馬軍的主力應該都在佐格瑪附近等著伏擊他,但是他現在沒受到任何抵抗就繞過了羅馬軍主力,再來就看他如何發揮騎兵的特性,利用奇襲將羅馬軍主力擊潰,把羅馬人趕出敘利亞

然後,帕提亞軍看到位於小山上的軍營,由於這座軍營看起來沒多少人在守衛的斥候營地,渡河後還沒戰鬥過的帕提亞騎兵都想先拿這座軍營的敵人來祭旗。

當帕提亞騎兵浩浩蕩蕩地衝向小山頂的軍營,忽然聽到號角聲響起,接著,一大群的羅馬重步兵忽然從山頂各處現身,一邊吶喊一邊從山頂衝下來,與帕提亞騎兵發生戰鬥。

這些在隊伍最前方的帕提亞騎兵都是重騎兵,一看到羅馬軍出現,他們愣了一下,雖然秩序亂掉了,可是帕科魯王子很沉著地命令部隊向後撤退,並在山腳下重整秩序,他們並沒有如同去年奇里乞亞戰役一樣,後撤與前進的部隊撞在一起亂成一團。

被羅馬重步兵纏住的帕提亞重騎兵移動困難,成了投石兵最好的標靶,許多重甲騎士在漫天飛石下中彈落馬。

恐慌情緒蔓延,帕科魯王子就在亂軍中被一顆不知那飛來的石頭擊中,落馬重傷。

沒多久帕提亞全軍就知道他們的指揮官已經落馬重傷,看來是活不成了,除了少數忠心耿耿的部下重新殺入重圍找他們的王子外,其他騎兵都倉皇地往渡口方向撤退,而那些殺回去找帕科魯的部下都被羅馬軍殺死,

但是巴蘇斯早就派出一支部隊佔領渡口,許多逃往渡口的騎兵都被殺死,僅有少數逃向敘利亞北方科馬格尼王國(Commagene 希臘化小王國)的薩莫薩塔(Samosata)城,這座位於幼發拉底河畔的城市仍採親帕提亞的立場與羅馬頑抗中。

e0040579_14355464.gif


(敘利亞北方科馬格尼王國 Commagene)


巴蘇斯找到帕科魯王子時,他已經重傷不治,巴蘇斯割下了王子的首級,並將帕提亞遠征軍全軍覆沒,王子陣亡的消息向外公佈。

帕科魯王子之死令帕提亞帝國失去了儲君,奧羅德斯二世另立弗拉特斯四世(前37~前2年在位)為他的繼承人。

巴蘇斯的消失

巴蘇斯並沒有越過幼發拉底河乘勝追擊,畢竟他只是代表安東尼收復東部諸省的代理人,他轉而圍攻薩莫薩塔(Samosata)城。

科馬格尼王國國王請求願意提供1000人才與巴蘇斯換取和平,巴蘇斯叫他直接找安東尼談判。

因為安東尼已經來到敘利亞,接收所有部隊接管圍城,而且巴蘇斯發現,安東尼除了對他成功的軍事行動表示高興外,也感覺到安東尼在嫉妒他的成就,他把指揮權交還安東尼後就靜候接下來的調派。

安東尼接受科馬格尼王國的和平,科馬格尼王國只有提供300個人才服務羅馬。

這時屋大維在暗中操作,元老院也答應讓巴蘇斯回到羅馬舉行擊敗帕提亞軍的凱旋式,因為自從克拉蘇兵敗卡萊以來,這是羅馬人共和末期乃至帝政初期唯一一次這麼漂亮地擊敗帕提亞人。

巴蘇斯的羅馬軍團多次以步兵為主力擊潰騎兵的攻擊,這證明只要有嚴格的訓練與紀律並善用步兵的特點,加強投石器,投石兵和弓兵,羅馬軍團並沒有過去戰史學者所描述的那樣不堪承受帕提亞騎兵的攻擊。

可以發現羅馬軍團對付帕提亞人的手法主要就是誘敵戰術,利用地形將帕提亞騎兵引誘至他們佈置好的地點再發動猛烈的投射攻擊馬匹,造成混亂與驚慌。

奇里乞亞戰役與吉達魯斯山戰役是故意示弱將帕提亞騎兵引至設於山丘上的防禦陣地加以痛擊,亞瑪奴斯山口戰役則是以騎兵為誘餌將帕提亞守備隊牽制住,再由主力部隊繞越敵軍形成口袋陣地將帕提亞守備隊包圍殲滅。

羅馬慶祝巴蘇斯的勝利後,受到安東尼嫉妒的巴蘇斯就不再出現於羅馬史冊之中。

西元前36年,安東尼率16個軍團入侵帕提亞,安東尼失去超過四分之一的兵力在這場失敗的行動中.....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1-13 21:56 | 【I A 大統帥 奧古斯都】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