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5 毛利的獨立戰爭-嚴島合戰

1555 嚴島只是個誘餌.....
一場暴風雨 毀了陶晴賢
毛利的獨立戰爭-嚴島合戰


天文23年(1554)5月15日,毛利軍發動廣島灣頭攻擊,安藝大内方的佐東金山城(城番栗田肥後入道ら)、己斐城、草津城(羽仁氏)、桜尾城(毛利与三、江良賢宣、己斐直之、坪井元政)向毛利投降,然後毛利軍渡海,攻下厳島。

陶晴賢發動反攻的折敷畑戰役失敗。

8月下,陶晴賢吉見正頼講和。陶氏重新擬訂對付毛利的計策。

毛利元就的獨立計劃

毛利元就在「大寧寺之變」之後,認為脫離大內氏掌控獨立的最佳良機,當時元就的最大動員兵力頂多只有3500到4000,直接和晴賢的20000大軍對抗毫無勝算。

毛利元就心想「戰場寬闊有利於大軍,若是狹小,或許少數軍隊也有致勝的機會」,於是他選擇的狹小戰場就是嚴島神社所在的嚴島,也就是宮島。

- 宮尾城築城 -

e0040579_0514092.jpg


毛利元就在厳島東側的要害山建築宮尾城。

安排陶晴賢叛將己斐直之坪井元政駐守宮尾城,目的就是為了激怒晴賢,讓他心生「無論如何都要攻破宮尾城」(「晴賢は、必ず全力で宮尾城を攻めてくる」)的念頭。

e0040579_0521116.jpg宮尾城在今伊勢神社東北方的要害山上,山丘分成2部份,西丘又挖壕溝分成2部份,山勢向四方急傾斜。

宮尾城在主郭在西丘的在東部,約有10個環狀曲輪。西部有5個曲輪。

主郭虎口非常狹小,敵軍不易進攻。

當時城北部山麓是海岸,有密秘的港口「池の浦」,可以讓水船進入。毛利熊谷信直的援軍可能就是從此進入。

推測築城民夫使用了1000人在1個月以突貫工事,急就章建造的陣城級城塞,但在容易崩裂的地盤以石垣加強鞏固。

毛利元就故意放出自我反省的風聲:「唉啊~蓋宮尾城是個錯誤,萬一現在晴賢來攻城,肯定守不住」。「今厳島を攻められれば困ると元就が言った」

- 桂元澄詐降 -

毛利元就命令留守在擔任嚴島對岸的櫻尾城主桂元澄,假意對晴賢發信要求串通:「讓在下與晴賢大聯手夾擊元就吧」,發送假的內應書以引誘陶軍,並且勸說陶晴賢取道嚴島。

那時候元就會揮軍南下迎戰,趁吉田郡山城空虛之時,桂元澄便會從櫻尾城揮軍攻打吉田郡山城,到時候郡山城唾手可得,毛利軍也會在強大的陶軍面前徹底潰敗。

挑選桂元澄實行計策的原因,在於其父親桂廣澄,當年因為相合元綱謀叛一事失敗而受到牽連,對元就懷恨在心,是自然不過的事,大可以利用這一點,來騙取陶晴賢的信任。

桂元澄也努力配合以表現對元就的忠誠。

- 沖家水軍一日助-

大内義隆被打倒後,陶晴賢為活絡嚴島經濟,獨占京、堺、博多商人「礼銭」(類似獻金)發佈「陶晴賢厳島掟」,禁止在海上收取過路費的禁令(警固料免除),以此維生的能島、来島、因島三島村上氏大為不滿當然較偏向毛利方。

元就因水軍兵力不足,派乃美宗勝前往懇請來島通康「沖家水軍」援助圍堵嚴島。因島村上勢的同族能島和來島兩村上氏。此兩村上氏的水軍力非常強大,又稱為「沖家水軍」。

當時因島村上家的村上吉充很早便已答應協助毛利元就,派遣了家臣末長景通參戰助陣,並遣使家臣,武吉姻親乃美宗勝替毛利家遊說能島的村上武吉村上武吉性格一向沉著冷靜,聽完了乃美宗勝來意,也不表示可否,只說要看來島村上氏的意向再做決定。

那時毛利和陶雙方都來向來島村上家當主來島通康請援,兩者相比雖然陶晴賢的實力比較雄厚,但是因為通康的主家河野氏與大內家乃是宿敵,所以表示要支持毛利家,因而通康也同意支持毛利,既然三島村上家已有兩家投向毛利家,村上武吉便也同意出兵了。

- 百萬一心 -

毛利元就認為等到陶晴賢登島後,毛利軍就分2隊迂迴陶軍背後奇襲夾擊陶軍。

就在毛利元就父子家臣一片得意洋洋奸笑中....

這時有位較清醒的軍事幕僚對兵力懸殊感到疑慮,就算把陶晴賢騙到嚴島,毛利4000如何「奇襲夾擊」打贏20000萬陶軍?而且兵已經夠少還要分2隊?陶晴賢人多勢眾豈有不防之理?

毛利元就:「百萬一心,必有天助」

幕僚:「.............(靠!天助~原來主公整天忙搞些小技倆~打戰卻喊喊口號倚靠天助~)」

陶晴賢攻毛利計劃

e0040579_244124.jpg


嚴島剛好是位於周防至安藝之間的水路重要位置,一但被毛利築城佔領成功的話,就沒辦法從水路進攻安藝。

而且嚴島在日本戰國時代是安藝、周防國境最前線。是九州與畿内物資流通航路主要港口,京、堺商人往來頻繁。

天文21年(1552)2月28日発布「陶晴賢厳島掟」,振興厳島商業、神社参詣利益,排除島内横行的中間搾取利益者(三島村上氏收警固料的経済制裁)。

瀬戸内海一帯厳島的寄港船、通行費(警固料)徴収廢除,京、堺商人進納的「礼銭」納付由陶晴賢一人獨占。陶晴賢對經濟豐潤的嚴島曾稱之為「宝島」。

不論在經濟上、戰略安全上,信仰上嚴島都不能落入毛利元就之手。根本不需毛利元就搞一些小陰謀來騙陶晴賢上島,陶晴賢都會來奪回此「宝島」。

-外交攻略-

擁立大友宗麟之弟大友晴英為大內家督,免除了來自九州後方的威脅
拉攏村上水軍(失敗),但毛利家處於劣勢,沖家未必敢得罪陶家而出兵支援毛利,

-情報收集-

陶晴賢握有桂元澄內應書、與「毛利宮尾城守不住」假情報。

-岩國軍議-

厳島合戰前夕,陶晴賢軍隊先在岩國永興寺布陣,這是厳島渡海前的軍議的場所。

弘中隆兼建議大軍兵分兩路,一路取道嚴島,一路從陸上攻擊櫻尾城,雙管齊下,便能夠有效封鎖毛利軍的行動,一挙に吉田郡山城を攻略と進言

三浦房清大内水軍提議認為之前攻擊櫻尾、草津等城失利(折敷畑の戦い),不應再行強攻,大軍從嚴島繞到廣島灣東岸,一路上不受阻礙,如入無人之境,吉田郡山城猶在掌中

-壓倒性的海陸軍-

大內水軍屋加代島水軍約 500多艘
陸軍20000多人

弘中隆兼諫言,認為慢慢消耗毛利的力量,使之貧乏,毛利元就非常有智略,千萬不可在嚴島與之快速決戰。

血氣方剛的陶晴賢:「膽小的弘中三河守意見,非常不可取!」(いつもの臆病風に吹かれた三河守のご意見、とても採用できない」)

-陶晴賢海路厳島攻略決斷-

陶晴賢認為自己在兵力上擁有壓倒性的優勢,而且櫻尾城的桂元澄已經答允做為內應,再者宮尾城的守將己斐直之和新里宮內少輔新降毛利,人心未必便穩,面對大軍時可能會出現動搖。

拖延宮尾城進攻速度,以嚴島為誘餌,引誘奸詐的毛利元就引軍來救,最好能一舉殲滅毛利水陸軍於海上或陸上。

最重要的是村上水軍「應該會」出兵支援我方,既然掌握了制海權,就不用擔心在嚴島的時候會受到毛利軍突襲,登陸廣島灣也不再是問題。

陶晴賢因為兵力壓倒性的優勢採取打下嚴島,殲滅毛利水軍,跳過毛利家的櫻尾、己斐、草津防線直接威脅安藝後方的偉大計劃。

e0040579_26736.jpg


毛利的獨立戰爭-嚴島合戰

e0040579_053293.gif毛利元就從1555(弘治元)年春季就開始在嚴島東側的要害山建築宮尾城。

1555年9月21日,陶軍500艘戰船20000餘人,從離嚴島20km的周防的室木の浜出發,並於次日清晨在嚴島大元浦登陸。

陶軍先陣三浦房清於「塔の岡」佈陣。二陣於「鐘撞堂の丘」和「大聖院」、「十王堂」附近佈陣。三陣陶晴賢本陣於「彌山、駒ケ林」的山嶽地帶佈陣。

再加上陶晴賢軍船隊形成對嚴島宮尾城的完全包圍。此外大內水軍警固眾的軍船,亦在沿岸停泊。

陶晴賢的水軍-屋代島水軍,因為他們的本據在周防國的屋代島而得名。屋代島水軍的主要勢力是白井賢胤

當時從屬於陶氏的白井氏水軍奮戰在陸上。賢胤的“賢”字來自於晴賢的偏諱,而且也為了越中守這個官位的前途。白井氏當然忠誠的為陶方奮戰。

9月22日以來白井賢胤三浦房清攻撃中宮尾城比予想中的防衛還堅固,攻不下來的狀態使弘中隆兼顯得焦燥,向陶晴賢提議發動全面總攻撃主張,陶晴賢並不採納,但說9月30日到10月1日之間看看毛利元就主力的動向再做決定。

奸與詐

己斐直之坪井元約500人的兵力在「陰徳太平記」記載宮尾城內儲存大量巨石與滾木,使陶軍難以強攻。

e0040579_0551623.gif陶晴賢以20000兵力包圍宮尾城,連幾日攻勢都不積極。

陶晴賢眼睛看著海面,心裡估量著毛利元就怎麼還不引軍來救?桂元澄已經答允做為內應怎麼還沒有舉兵的消息?

宮尾城土壕已被填平,護城河水也被斷絕。城牆倒塌嚴重。守城士兵盔甲裂碎,幾乎沒有完整的,基本不可能守下去了。

這時岩國軍議時弘中隆兼曾進言「宮尾城脆弱」是謠言,22日打到25日久攻不下,勸陶晴賢離開嚴島,返回陸路攻擊(「元就が厳島に城を築いたことを後悔しているというのは偽りです。ここは陸路を通って攻めるべきです」)。

陶晴賢仗著壓倒性的海陸軍,想一口氣摧毀毛利主力,就是故意不急於攻下宮尾城,管那宮尾城防衛堅不堅固?就怕毛利軍不來援救宮尾城,覺得「臆病」(膽小)弘中隆兼很囉嗦,再度拒絕弘中隆兼的提議。

26日,毛利元就熊谷信直帶來兒子高直、直清、広真與三須隆経等少數援軍潛入宮尾城鼓舞士氣,在得到援軍將至的消息後,守城士兵的士氣重新振作起來。

宮尾城對陶晴賢毛利元就都只是個誘餌,雙方都想在此吃掉對方。但沖家水軍遲遲仍未出現,對毛利元就愈來愈不利。

天助 暴風雨

e0040579_0554668.gif毛利軍和小早川隆景軍在草津匯合,總兵力4000人。

陶軍和毛利軍陸軍比為1/5;而毛利直屬水軍、兒玉就方率領的佐東川ノ內水軍、乃美宗勝率領的小早川沼田水軍,因島村上末長景通水軍總計戰船150艘。

9月28日村上的村上武吉沖家水軍300艘終於來援,沖家水軍終於拒絕了陶晴賢借船的請求,而投向了毛利方。雖然村上通康只答應助陣一天。毛利方的水軍總計戰船到達450艘。

30日一早,毛利全軍從地御前「火立(ほたて)岩」出發,此時突然天降暴雨,毛利軍內產生延遲出戰的呼聲。

但是元就說道: 「現在正是出戰的絕好時機,大雨遮擋了視線,敵人就不容易發現我們了,這是天助我軍獲勝。」

既然主公都這麼不怕翻船,毛利軍就算冒著沉船危機也要跟隨主公出航,毛利軍士氣空前高漲。

毛利元就以口令「勝つ」・「勝つ」開始隠密渡海。

暴風雨來臨,而陶晴賢水軍全上岸躲風暴。

陶晴賢:「這麼惡劣的天候,敵軍應該不可能渡海」

經過幾個小時的艱苦航行,當夜9時,毛利本隊到達嚴島東的預定登陸地點,

10時,全部上岸。然後全軍連夜登上博弈尾峰潛藏,等待次日的進攻。

毛利元就還下令水軍大將兒玉就方(草津城主)將所有船隻連夜駛回地御前火立岩,抱著「後戻りは出来ない」決死的覺悟,斷絕退路以圖背水一戰。

毛利元就又吩咐船隻回到火立岩之後,立即點燃篝火,讓陶軍以為毛利軍尚未渡海,而放鬆警備。

更由暴風雨影響陶軍警戒視線的疏忽大意, 沒有發現毛利軍的蹤跡。這成了「西國無雙的侍大將」陶晴賢的致命傷,慘遭類似今川義元織田信長奇襲的下場。

夜襲晨討

e0040579_056921.gif毛利本隊不久在「包ヶ浦」上陸越過山嶺往陶晴賢軍駐紮營地摸黑前進。

10月1日,清晨6時,天空仍然黑漆漆的,毛利元就本陣已經在博奕尾の峰待機,準備進攻位於「塔の岡」的敵陣右側背面。

毛利隆元統帥主力軍,先陣吉川元春

二番隊是小早川隆景所率領的水軍,從宮島沖的大野和玖波方面迂回,接應宮尾城守軍,進攻陶軍本陣。

三番隊由能島的村上武吉指揮,進攻陶軍水軍,切斷敵人的退路。

e0040579_1551278.gif毛利元就本隊逼近尚在睡夢之中的陶軍等待時機。

另一方面......

小早川隆景率領水軍別働隊,遇到宮尾城包囲的陶軍部隊筑前國宗像水軍,偽裝成秋月氏派來的援軍通過,

唬弄了敵軍,在小早川隆景在「有ノ浦」上陸。

小早川水軍成功靠近嚴島神社的大鳥居,讓士兵悄悄上陸,並且在「塔之岡」附近埋伏。

夾擊之勢形成......

毛利元就本隊與小早川隆景部隊開始兇猛的夾擊陶軍,陶軍因尚在睡夢之中,冷不防遭到突襲,登時亂作一團。

陶晴賢之死

e0040579_0563118.gif因為地形的狹窄,使陶氏兩萬陸軍無法鋪開,人數眾多不但不成其為優勢,敵我不分,又徒增混亂反而直接成為混亂的源泉。

宮尾城守軍也開城出擊。陶軍受到毛利三路夾擊。

弘中隆兼與其子弘中隆助率500人,從瀧の小路迂回到毛利本陣的背後,遭到吉川元春所率領的安芸新莊勢的攻擊。

突然從側面的柳の路方向殺出陶軍300人。吉川元春軍情況十分危急,幸好熊谷、天野軍及時前來支援,弘中軍開始敗退。

為了阻止毛利軍的追擊,他們點燃了附近的民家,逃往「大聖院」方向。火勢蔓延,幾乎將絢麗的嚴島神社燒毀。吉川元春命令停止追擊,先撲滅神社的大火。

不聽節制的陶軍爭先恐後向著海邊的大元浦逃跑,要逃離島必須坐船,一時許多陶軍登上船導致許多船翻覆,成功脫出的陶軍被在外圍的村上・伊予水軍追殺撃沈。

眼見大勢已去陶晴賢想自殺,家臣三浦房清勸諌陶晴賢從嚴島脱出再東山再起,陶晴賢逃往大元浦・青海苔找看看有沒有船,但無所獲。
 
此時,小早川隆景軍又向陶晴賢追殺而來。

陶晴賢殿軍的三浦房清為掩護晴賢帶領不足30名軍士抵抗小早川隆景的追兵,爭取晴賢脱出時間。

三浦房清奮戦殺了小早川隊5個武将,最後全員力戰而亡,三浦房清被吉川家臣二宮俊実割下頭顱。

陶晴賢最後前往「大江浦(高安原)」,還是沒有找到船可脫出。

最後,陶晴賢已經知道自己「武運已盡」,在家臣伊香賀隆正的介錯之下切腹自殺。

陶晴賢辭世詩句:

「破滅至惜恨無用,路顛途簸如此身」(何を惜しみ 何を恨まん 元よりもこの有様の定まれる身)

弘中隆兼的死鬥

e0040579_21424130.jpg


弘中隆兼弘中隆助父子往「龍ヶ馬場(絵馬ヶ岳)」逃亡。

毛利元就深知弘中隆兼和他的部將個個勇悍,不宜硬碰,於是命人在弘中隊四周豎起柵欄,把弘中隊圍困在內,更下令「全數殺掉,一個都不能剩」

10月3日早上就只剩下弘中隆兼父子主從三人。

弘中隆助率先突圍,闖入陣中,砍傷了數名士兵,吉川元春的家臣坂越中守見狀,立刻拉弓將其射倒,接著由熊谷信直的家臣末由新右衛門上前將其斬首。

弘中隆兼眼見兒子戰死,萬念俱灰,打算自盡,這時毛利軍阿曾沼廣秀的家臣井上源右衛門衝上前阻止,並向其提出單打獨鬥的挑戰,弘中隆兼手執太刀應戰,最後力盡而亡。

獨立成功

10月3日勝利的毛利軍離開厳島前往對岸桜尾城凱旋,並展開陶晴賢的「首実検」儀式。

這場首実検,毛利元就還拿起皮鞭為大內義隆主君報仇,鞭打逆臣陶晴賢的首級,鞭打1次不過癮,總共「表演」了3次才罷手(万代記),毛利氏終於脫離大內氏,獨立成功。

戦後,毛利元就清洗了厳島神社的污血,把島内染血部份的土都削除,恢復厳島的莊嚴神聖。

陶晴賢軍滅亡。陶軍戰死者約4780餘人。

1949年10月的「巌島合戦」戰法-
古寧頭之戰


原日本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兼駐蒙軍司令官根本博 (華名:林保源)在1949年10月24日古寧頭之戰使用「巌島合戦」戰法幫助中國國民黨軍隊保住金門島。

詳見:古寧頭戰役日本指揮官-根本博
[PR]
by cwj36 | 2010-12-31 00:50 | 【Total War 毛利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