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勞淵戰役

1614/11/29 博勞淵戰役
「橙武者」 薄田兼相


e0040579_4553246.jpg大坂城的西南方,木津川在中州分離出來的島嶼稱之為「博勞淵」。

1614年(慶長19年)豊臣軍建築博労淵砦連接木津川船場方面橋樑與大坂城連絡,駐紮薄田兼相米村六兵衛平子正貞等700人以防禦徳川軍。其中薄田兼相作為總大將全面負責指揮防務。

薄田兼相,本姓名為橘兼相,身材高大且力大無窮(怪力)的武士,據說曾在前太閣秀吉軍中任職,作為秀吉的“馬回眾”之一而立下戰功,曾打敗狒狒(ひひ)與退治山賊獲得了三千石的知行封地。

大坂籠城開始之後,薄田兼相作為豐臣氏的譜代家臣,理所當然的進入大阪城,成為了一軍之將。

但是進入1614年11月木津川口戰役、鴫野戰役、今福戰役等大坂城周圍要塞淪陷於徳川軍之手,博労淵砦的戰略地位已無關緊要。

豊臣軍原則上已放棄大坂城外圍要塞。而徳川軍為包圍大坂城,仍計畫清除「博勞淵」砦。

1614年11月下旬,在木津川口之戰中立得頭功的德川方大名蜂須賀至鎮,從逃離戰場的商人們口中得知了博勞淵守備鬆懈的消息,急忙向德川家康匯報,提出和自己的女婿池田忠雄共同出兵攻打該地的計畫,但並沒有馬上得到家康的許可。

隨後,德川的家臣藤田重信則向家康推薦道:「鄙人認為,還是由前田利孝、小笠原秀政、淺野長重三家大名共同出兵比較妥當……」。

對於這樣的建言,老謀深算的家康同樣沒有採納。對於他來說,要統帥由數十家貌合神離的大名組成的大軍,要依靠的不光是運籌帷幄的兵法,還需要高超的御下之道。

於是,他先派水野勝成永井直勝堀直寄三隊人馬在博勞淵砦對面木津川中的狗子島建立陣營,並先後派遣本多忠朝水野勝成永井直勝前往破壞博勞淵砦的水上柵欄。

最後,才接受了最終完成破壞任務的永井直勝的建議,任命石川忠総為大將,于1614年11月28日在狗子島南面的葦島佈陣,統領兩個小島的諸部,並由淺野長晟擔任總後援隊。

對於這樣的安排,曾在先前的木津川口之戰中立下頭功的蜂須賀軍來說是難以接受的,他們就駐紮在博勞淵對面的木津川口砦,暗暗策劃著同時發動進攻。

11月29日淩晨,石川軍趁満潮時從葦島出發,渡河向博勞淵砦進攻,但遭到了守軍的鐵炮射擊而損失慘重。

但仍然有數名德川軍士兵躲在被燒毀的破船中,順水漂流到博勞淵岸邊登陸,與守軍展開戰鬥,造成了不小的混亂。

緊接著,從狗子島出發的九鬼守隆隊有三艘船在北面靠岸,同時從木津川口出發的蜂須賀軍從南面登陸,博勞淵的守軍遭到三面夾擊。

薄田兼相買春中

而在此危機時刻,擔任總大將之職的薄田兼相竟然不在戰場之上—他前一夜私自離開了陣地,在神崎的一個娼妓家中宿醉,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沒有總大將指揮的豐臣軍很快全面潰敗,大多數守軍在撤退中戰死,守將之一的平子正貞也中了池田軍的池田忠雄埋伏而被殺。

橙武者

此戰之後,在妓女家中得知戰敗消息的薄田兼相隨殘兵一起逃回了大坂城。

他雖然依靠自身譜代家臣的地位而沒有受到嚴厲的軍法處置,卻因此遭到了敵我雙方將領的蔑視,被冠以「橙武者」之名。

薄田兼相跟在鴫野戰役被上杉軍大量的鉄砲發射鳴響聲未接戰便嚇退的渡辺糺(豊臣秀頼長槍指導師父)一樣,被引為笑話。

e0040579_222195.jpg「橙武者」的意圖是來自鏡餅(かがみもち)上方的一顆柳橙,鏡餅是日本過新年時,用以祭祀神明的一種用米飯做的糕餅(年糕),或說是一種麻糬,一般而言,鏡餅為大小兩個圓盤狀之餅相疊而成。

鏡餅的上方往往會放上一顆柳橙。因為橙在日語的諧音有「幾個世代」之意,故用以比喻健康永恆的家庭,世世代代繁榮昌盛。

但冬天裏的橙雖然外表好看,卻因為尚未成熟而完全不能食用,只能被當作正月裏的裝飾物。也就是說,薄田兼相雖然看起來相貌堂堂,卻是和正月裏的橙一樣「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翌年5月上旬道明寺之戰、薄田兼相後藤基次真田幸村隊等迎戰幕府軍。

此時,薄田兼相為洗刷武士最大屈辱,抱定悲壮覚悟。

『俺は橙武者じゃない。この戦いでそれを証明しなくては。たとえ死んだとしても、、、』。
[PR]
by cwj36 | 2010-12-10 04:57 | 【Total War 東西軍】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