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士道



日本「武士道」一詞最初記載江戶時代寫日本戰國時代的武田家史記『甲陽軍鑑』。

目前大眾認為的「武士道」,即武士精神,從11世紀起,日本武士階層開始登上政治舞臺。它既是日本武士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又是武士應盡的義務和職責,包括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等美德效忠君主、崇尚武藝、忠勇義烈和絕對服從等講究“信義”、“廉恥”等封建道德規範及行為準則。

尤其幕末時候吉田松蔭的「忠魂不滅」說,宣揚楠公(楠木正成)七生報國,永生不死,楠公之後,複生楠公,非止七度。

e0040579_051591.jpg「七生」原為佛教用語,指可轉生七次,為永久之意。

楠木正成為支持天皇中興,欲從幕府手中奪回大權,恢復天皇統治,於1336年(建武三年)在兵庫湊川(現神戶市附近)與足利氏大軍決戰,戰敗後,與胞弟楠本正季用刀互相刺死。

楠木正成血戰數次,士卒殲盡,身受11處戰傷。

楠木正成退入民屋,跟弟弟楠木正季說:「今日送死九泉,吾子欲何所託魂?」

楠木正季笑曰:「願七生人間,以滅賊徒。」

正成怡然笑了笑與胞弟楠本正季用刀互相刺死。永遠效忠天皇,「七生報國」。後來,楠木正成被推崇為武士道的典範和楷模。

但日本戰國時代講不講你所認為的武士道?

答案是「NO」

什麼時代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等美德都會講,日本戰國時代當然也講,但講歸講,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武士道正式成型在戰國結束後的江戶時代,對武士道進行了系統的理論總結,導入神道、佛教、儒學及神權迷信,並大量吸取中國儒家思想,建立了以儒家思想為理論骨架的武士道,即「士道」。

這種新的「士道」論者以山鹿素行為主要代表,與日本戰國時代武士道論既相聯繫又相對立。

日本戰國時代主要崇尚個人榮耀與家族名譽,講究個人實力,不尚下對上的忠誠,也就是流行以「下剋上」,提昇個人與家族的政治威望。

很多戰爭叛變,內應,什麼什麼「之變」,什麼什麼「之亂」此起彼落,殺主君與濫殺無辜臣子也層出不窮。

「下剋上」的「武士道」才是日本戰國時代的主流,斉藤道三北条早雲長尾為景陶晴賢殺害主君,武田信玄放逐父親武田信虎松永久秀謀殺将軍足利義輝明智光秀謀殺織田信長等等。

當時的「武士道」如藤堂高虎的家訓:「一生裡若沒有服侍過七位主君,根本不配被稱為『武士』。(武士たるもの七度主君を変えねば武士とは言えぬ)」,要忠君但可換人繼續忠心,似乎識時務還比較重要。

朝倉宗滴的名言:「做為武士是狗也罷,是畜生也罷,以最後勝利為本(武者は犬ともいへ、畜生ともいへ、勝つことが本にて候)」,也就武士可以無恥卑鄙,權謀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反正以勝為重。

無論什麼時代的「武士道」都注重不怕死,如上杉謙信所言:「誰都不希望死亡,但平日接受主君恩惠,正代表接受以身效忠之事,本不執著於性命才是義的本質。在戰場上逃亡則是不義至極,非武士應有的節操,而是盜賊之輩。(誰でも死を望む者はいないが、日頃、恩録を受けていることは、ひたすら命に代わるものと観念し、あらかじめ無き身と考えることが義の本である。戦場にあって逃げるのは不義の至極で武士の操ではない。盗賊の徒である。)」


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士道」是黑武士的時代唷。


[PR]
by cwj36 | 2010-11-27 23:12 | -古代日本-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