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4 織田信雄的反擊

1584 為「織田家再興」
尾張織田家最後的反擊
織田信雄奮鬥記~




(さよなら傷だらけの日々よ 告別傷痕累累的日子)


e0040579_14275457.jpg


(1584 尾張織田家最後的反擊情勢)


心狠手辣 茶筅丸

e0040579_31566.jpg1570年,織田信長進攻北畠時,以織田信雄(茶筅丸)做為北畠具房養子,並且迎娶北畠具教之女雪姫(千代御前)為和睦的條件,改名為「北畠信意」。

1575年,織田信雄繼承北畠家家督。

他繼承北畠氏之後,足利義昭密通密北畠家臣謀反,織田信雄以受到北畠家臣襲擊(「旧臣たちの襲撃を受けて」)為由派出刺客襲殺北畠一門。

隱居中的北畠具教,跟幕府將軍足利義輝劍術都師承塚原卜伝

織田氏刺客襲撃之際,手執太刀斬殺19人而亡,織田信雄之妻雪姫亦自殺身亡,北畠一門滅絕,從此信雄完全取得北畠的勢力。

山崎之戰後的清洲會議,「北畠信意」競爭織田家後繼者失敗,以清洲城為居城領有尾張・伊賀・南伊勢約百萬石,此時他恢復織田姓,是為織田信雄

家臣津川義冬等人為家老。

1583年柴田勝家羽柴秀吉相爭,他站在秀吉這邊,攻擊身在岐阜城,當初與他在清洲會議因繼承人之爭而不睦的同父異母的弟弟織田信孝,後來信孝投降自殺。

向秀吉宣戰布告

1583年秀吉賤ヶ岳之戰勝利後,於同年末在新築成的大坂城招集諸將前來大坂城參拜。

這是含有諸將與各勢力以向羽柴秀吉行「臣下之禮」的意味,自認是秀吉的「主家」的織田信雄拒絕前往大坂参城。

天正12年(1584年)3月6日、織田信雄對擁有630萬石的羽柴秀吉不滿,擔心淪落到和他弟弟織田信孝一樣的下場。

「禿鼠」秀吉故意「懷柔」信雄重臣津川義冬岡田重孝浅井長時,令織田信雄產生此3人内通秀吉的疑心暗鬼。

心狠手辣的織田信雄乾脆殺了重臣津川義冬岡田重孝浅井長時3人。

殺了這3人,給了秀吉對信雄攻撃的口實。此時信雄向德川家康求援,拉德川家康下海抵抗一同秀吉,夠義氣的德川家康為了維護織田家的大義名分抵抗下剋上的「禿鼠」羽柴秀吉於3月7日率領8000名兵力出陣,3月13日進駐織田信雄的居城-尾張清洲城。

織田信雄謀略-秀吉包圍網

織田信雄德川家康結盟外,另與紀伊國雜賀眾、根來眾、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和北陸的佐佐成政締結盟約,形成了《秀吉包圍網》。

而宣戰初期,雜賀眾更與根來眾聯合攻打秀吉的根據地:大阪城週遭地區,更是給予秀吉極大的壓力。

南伊勢攻擊

e0040579_2555050.jpg織田信雄令伊勢神戶城主神戶正武進攻龜山城,其城主關信盛得到秀吉軍蒲生氏鄉隊的支援,而得以擊退之。

翌日,出近江將到達美濃的秀吉,得到伊勢地方已發生戰爭的消息,即派遣堀秀政隊會合關信盛瀧川一益攻擊交通要衝─伊勢峯城。

原織田大軍團長的瀧川一益在賤岳之戰後,一益的領地全被秀吉沒收,只被賜與了區區的5千石。

不巧該城正在維修,峯城城主佐久間信榮(佐久間信盛之子)不得已,只得在城外抗戰,結果大敗逃回尾張。

3月16日,羽柴秀長隊奉秀吉軍令進攻松ヶ島城,秀吉利用滝川一益的關係勸誘守將滝川雄利(滝川一益女婿)無效,雄利與家康、信雄援軍聯合抵抗。

翌日,秀吉再令九鬼嘉隆率領水軍部隊支援羽柴秀長,並截斷敵軍海上補給路線。

3月29日,松ヶ島城守將瀧川雄利與家康、信雄援軍因運補不繼,糧食缺乏而不得不撤軍,經由海路撤回尾張。


小牧長久手之戰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14日,秀吉軍先鋒池田恆興森長可部隊出其不意攻破織田信雄領內的犬山城並在距小牧山不遠的羽黑(八幡林)佈陣並意圖進佔小牧山

羽黒戰役

3月15日德川家康8000人趕往小牧山城集結附近織田軍兵力達15000人,同時羽柴軍「鬼武藏」森長可池田恒興的女婿,森蘭丸的哥哥)也釘住小牧山城,

16日,森長可從軍監尾藤知宣得到小牧山城進攻的許可,森長可從傍晚出擊,希望在三更半夜佔領小牧山城眼前的羽黒(現在犬山市)設立陣地。

e0040579_2031519.jpg可是,這個行動馬上德川軍被知道,同日夜半,酒井忠次榊原康政率領5,000人隱密的出陣。

翌3月17日早晨,酒井忠次軍一口氣奇襲羽黒八幡林的森長可軍。森長可雖然奮戰,酒井軍猛攻,加上誤解戰術後退與敗走之間指揮系統的混亂,造成森長可軍潰走。

為阻斷德川軍追撃,森長可損失野呂宗長300餘兵。

秀吉3月21日從大坂城出發,3月27日到達犬山城,4月5日以12萬5000名大軍在樂田着陣。自長島趕來的織田信雄所率領的5000名織田軍也與德川家康會合,在小牧山城與樂田之間兩軍進行了城寨的修築和野戰工事的構築,戰況陷入了為完全的膠著狀態。

岡崎城迂迴作戰計畫

為打破僵局,池田恒興獻策(一說是丹羽長秀),制定「三河國方面的迂迴作戰」之岡崎城襲擊。

直接鑿了家康的巢穴-岡崎城,秀吉研判:岡崎城此時毫無兵力駐守,要是此時岡崎城被攻陷,必定造成德川軍軍心動搖,必定會不戰而敗。

三河岡崎城迂迴作戰部隊(中入り部隊)分為4隊

第一陣 池田恒興、池田元助、池田輝政   兵力6,000人
第二陣 森長可、遠藤慶隆、関成政     兵力3,000人
第三陣 堀秀政、堀直政、多賀秀種     兵力3,000人
第四陣 羽柴秀次、田中吉政、長谷川秀一  兵力8,000人

總大将:羽柴秀次(後來的豐臣秀次)、軍監(目付):堀秀政。

e0040579_2121572.jpg4月7日 岩崎城戰役

家康在4月7日從筱木(春日井市)的羽柴秀次陣營附近的農民和來自伊賀眾諜報人員的信息察覺羽柴秀次軍的行動。

翌4月8日,德川家康進入了小幡城(名古屋市守山區)。那天夜半決定以丹羽氏次・水野忠重榊原康政大須賀康高4,500人成立別働隊,翌4月從9日凌晨開始作為別動隊使之開始「追擊」羽柴秀次軍。

8日三河奇襲部隊第一陣池田恒興行軍時,防守岩崎城的16歲守將丹羽氏重(丹羽氏次之弟)沉不住氣以「讓你過去,會被後世恥笑」(「見過ごすは末代までの恥」)率2000兵突擊池田恒興

受到鐵炮銃撃的池田恒興從馬上跌落,被激怒的恒興忘記了此次作戰為隱密的「奇襲」,下令9日天未明時「風風火火」的攻擊岩崎城。

丹羽氏重三度擊退池田軍的攻城隊,但第二陣森長可軍出現後,強大的鐵炮銃擊打的丹羽氏重軍心潰散,作戰3小時後丹羽氏重陣亡,城内加藤景常也戰死。岩崎城落城。

此時,第四陣羽柴秀次、第三陣堀秀政各部隊、進入現在尾張旭市、長久手町、日進市一帶地域休息等待進軍。同時徳川軍別働隊已從背後迫進。

白山林戰役

岩崎城攻城戰進行的時候,總大将的第四陣羽柴秀次勢在白山林(名古屋市守山区・尾張旭市)納涼休息、從後方來的水野忠重丹羽氏次・大須賀康高勢、從側面遭受了榊原康政勢一斉攻撃。

這次奇襲幾乎殲滅羽柴秀次軍,羽柴秀次丟失自己的馬,用隨從人員們的馬好不容易才脫逃,木下祐久木下利匡為保護羽柴秀次退卻時陣亡。

桧ケ根戰役

走在前面的第三陣堀秀政軍,2小時後才接獲後面總大将的第四陣羽柴秀次軍被德川軍幹掉了。

堀秀政連忙收容羽柴秀次的殘兵,在桧ケ根(桧ケ根、長久手町)佈陣並等待了迫近來的德川軍。德川軍別働隊被有很會作戰「名人久太郎」尊稱的堀秀政擊退。

德織聯軍由德川家康率領約9000到達能縱覽長久手地區的高地色金山に着陣,知道德川軍別働隊被堀秀政擊退。

德川家康往現在稱為「御旗山」高地前進。分割了跟池田恆興·森長可與堀秀政的連結。堀秀政眺望看到家康的馬標金扇,知道這次奇襲作戰玩完了,判斷戰況不利脫離戰線而去。

佔據了岩崎城的先鋒·池田恆興,森長可,獲悉徳川軍戰力最強的本隊來了,兩將非常吃驚且非常驚慌的開始返回。

4月9日 長久手戰役

此時德川家康重整別働隊残兵,在御旗山前方丘陵周邊怖陣。

右翼に家康自身3,300人、左翼井伊直政勢3,000人、織田信雄勢3,000人,足計9,000人以上。

準備返回途中只能與德川家德対峙羽柴恒興・森勢軍

右翼恒興の嫡男・池田元助、次男・池田輝政勢4,000人、左翼森長可軍、後方池田恒興が陣取計9,000人。

雙方勢均力敵,德織聯軍佔有地利以山的斜面佈置3列鉄砲隊陣地、羽柴軍在機動力差的長久手湿地佈陣。雙方先對峙了2小時。

4月9日午前10時、兩軍終於開始激戰。雙方攙雜的死鬥持續了2小時。戰況一進一退的攻防持續著,森長可井伊直政鉄砲隊銃弾擊中眉間陣亡。(享年27)

池田恒興要重整軍勢時被永井直勝長槍捅死。池田恒興長子池田元助安藤直次所殺,奮戰中的次子池田輝政的家臣騙他說父・兄已從戰場脫離叫他趕緊脫離。

不久羽柴三河國奇襲軍四散潰滅、羽柴秀次堀秀政池田輝政逃回,羽柴軍大敗,整個部隊立即瓦解向北方潰逃。

徳川軍大勝利見好就收,返回小幡城。羽柴軍陣亡2,500多人、徳川軍戰死550人。

秀吉在同日威力偵察並小牧山攻撃。午後聽到白山林戰役敗報,羽柴秀吉率領20000人前往軍勢戦場附近的竜泉寺方向急行。

本多忠勝率領500人遠遠跟著在秀吉行軍時搗蛋騷擾。傍晚得到「家康進入小幡城」的報告,秀吉決定翌朝攻擊小幡城。

家康早一步從小幡城離開,進入小牧山城、羽柴秀吉撲了空,不久家康又進入清洲城。

懊惱的秀吉不再跟家康玩「躲貓貓」,在4月10日從楽田方向撤退、5月1日從楽田撤退回大坂城先處理雜賀眾的作亂。

北尾張防線 竹ケ鼻城水攻

天正12年(1584年)4月小牧・長久手戰役後,吃了鱉的「禿鼠」秀吉在尾張北部戰線構築防御陣,戰事陷入膠着狀態。

5月5日秀吉在冨田寺設下本陣並包圍加賀野井城。

秀吉側在5日竹ヶ鼻與祖父江(現・愛知県稲沢市祖父江町)附近放火。隔離周遭支城援軍。

加賀野井城的外圍被破,此城由信雄部將加賀野井加賀重宗父子率2000人駐守,4日黎明,細川忠興隊率先破城,加賀重宗戰死,但餘兵善戰,直至6日才予以擊潰。加賀野井城7日落城。

接著鄰近的奥城也被攻下,10日竹ヶ鼻城攻略予定。

此時秀吉攻下尾張国西部要衝加賀野井城,試圖誘德川家康出陣來直接對決,但德川家康依然不為所動。

秀吉依然不死心,為引出縮在清洲小牧的信雄・家康軍出陣決戰,準備長期圍困竹ケ鼻城水攻計畫。

為了圍困竹ケ鼻城、引木曾、長良兩川之水灌城,築堤工事5月11日開始實施在梅雨期的沒雨的空檔,發動約10萬役夫,10天內急造了高3m、寬14.5間、長2.6km長堤(一夜堤)。

竹ケ鼻城主不破廣綱率領700人貫澈了對主人織田家的忠義,不屈服於秀吉,幾度向南方岳父八神城主毛利廣盛求援,但毛利廣盛倒向秀吉,不破廣綱決定與老婆貞子夫人離婚。

在竹ケ鼻城水攻前(還沒放水前),舉辦了哀傷的永別離婚酒宴,泣不成聲的貞子夫人不破廣綱武運長久,由家老三七陪同回到父母家的八神城(現岐阜羽島市桑原町八神)。

貞子夫人在歸途中走到石田村時,貞子夫人哽咽的說:「出嫁了的女兒,如今怎麼能夠返回··」(「嫁いだ娘が、どうして今更、もどれようか・・と」)突然拿出短刀自殺,家老三七將她埋葬後於墳墓上種一棵稚松(三七松),是為日本戰國悲劇「三七松物語」的由來(三七松在大正8年(1919)枯死),家老三七最後也以一文字式切腹自殺。

羽柴秀吉引木曾、長良兩川水灌注竹ケ鼻城,竹ケ鼻從大街到二の丸水深高達1公尺。城外水堀佈置多重堅固土壘塁,秀吉以10萬人圍城。

不破廣綱700人在城内製造竹筏繼續對抗,許多竹ケ鼻城民眾逃難時死亡,連老鼠和蛇都從地裡竄出,婦人與小孩被這些老鼠和蛇咬死甚多。

竹ヶ鼻城向信雄與家康送出救援使者,但援軍一直沒有出現,圍城1個月後,終於城主不破廣綱向秀吉提議開城但讓他退到伊勢,一向圍城要守將自殺的秀吉這次卻同意放行。

6月11日不破廣綱軍划著竹筏離開竹ケ鼻城,逃往伊勢長島,秀吉部下一柳直末進駐入竹ヶ鼻城。

北尾張防線崩潰,但秀吉企圖引德川軍出陣依然落空,德川家康依然不動如山。

e0040579_14291450.jpg


南尾張攻擊 蟹江城爭奪戰

柴田勝家於賤岳之戰中敗於秀吉之手,滝川一益也對秀吉獻上朝山的畫,表示服從之意,但是其所領的北伊勢五郡依然被秀吉沒收,僅給他近江南郡領五千石領地。

在小牧長久手之戰時,滝川一益被秀吉起用派往攻略尾張蟹江城,順利說降城主老部下前田種利之子前田長種,並聯合九鬼嘉隆進一步救援尾張大野城。

6月16日 秀吉軍滝川一益隊又準備進圖大野城,而城主山口重政卻拒絕一益的招降(其母親尚在蟹江城為人質),一益率軍攻擊,短期內無法獲勝,而德川.織田援軍又於不日之內開到。一益鑑於寡不敵眾,下令全面退守蟹江城。

儘管九鬼嘉隆順利在水戰中討取了德川家水軍頭領間宮信高,19日,蟹江城遭到德川.織田軍聯合攻擊,一益隊一直力守蟹江城,蟹江城還是被德川家康織田信雄軍包圍截斷水源,瀧川一益只好開城投降退往伊勢。

1584年7月6日 ,滝川一益放棄尾張蟹江城,往伊勢撤退。戰後滝川一益被秀吉斥責。

一代織田名將滝川一益不久後出家,號入山庵,領3000石的隱居料,蟄居於越前。

11月11日講和

11月、信雄家老滝川雄利透過岳父滝川一益羽柴秀吉接觸準備講和。

同年11月7日,羽柴秀吉派遣富田知信、津田信勝兩人與織田信雄單方面逕行和談。和談條件如下三條:

一、秀吉收信雄之女爲養女。

二、秀吉佔領的北伊勢四郡歸還於信雄,但是信雄須送織田長益、瀧川雄利、佐久間信榮、土方雄久和中川雄忠等人的子女或母親爲人質。

三、除伊勢、南伊勢外,信雄割讓尾張的犬山城和河田城予秀吉;在伊勢、尾張兩國的臨時築城,由兩軍共同撤毀。

條件僅上述三條,其中只有割讓犬山城一條算得上是戰果。自此之後,德川家康即在戰略上陷入孤立態勢。

由於織田信雄擅自單獨講和。

德川家康失去與秀吉作戰的大義名分撤兵而去。

佐々成政「さらさら越え」

e0040579_15435931.jpg越後的上杉景勝應秀吉請求,從越後出兵回應前田勢,佐々成政越中宮崎城、境城落城,上杉軍直逼滑川城下。然後因為進入冬季休戰期,上杉軍於各處放火示威後撤退。

正當佐々成政在越中陷入困境的時候,又一個壞消息傳入了他的耳中——織田信雄與羽柴秀吉單獨議和了,憤怒的成政決定親去浜松城請求信雄、家康二人繼續作戰。

天正12年(1584年),為了使家康再次與秀吉對立,擺脫在越中孤立無援的處境,佐佐成政選擇了橫越飛騨山脈立山到濱松城與家康會談。

越中北邊是日本海,東有上杉景勝,西有前田利家,唯有往南越過飛驒山脈立山山系群峰進入信濃(今長野縣)才能與家康取得聯繫。

11月13日,正值嚴冬,佐々成政抱著必死的覺悟率領家臣30餘人(一說百餘人)通過常願寺川、蘆峅寺、彌陀原、松尾峠、湯川穀,然後穿過獅子岳和鷲嶽之間的佐良峠,經由五色原再翻越針之峠進入大町。

這條路線是一條通往東海方向最短距離的“鹽道”,非冬季節是一條連接北陸和東海地方的商道,但從沒有人在冬季大雪封山的時候使用這條“鹽道”。

最後,佐々成政等人通過諏訪,於12月25日到達德川家康的浜松城,這便是被後人津津樂道的「さらさら越え」。

さらさら日文意思是流水聲或踏在草地、雪地的沙沙聲,「さらさら越え」語意為「在雪地的沙沙聲中穿越山岳」。

從北陸到東海,成政一行並不是盲目的橫越山區,他們由精通當地地理的蘆峅寺僧人協助,判斷氣候、制定周密的行進計畫。

然而,更令人嘆服的是佐々成政本人的勇氣,能忍受零下20度的嚴寒向杳無人煙的深山挺進。

在當時,嚴冬季節被人們傳言居住著妖魔鬼怪,因此無人敢在冬季進入山區。不僅如此,群山本身也存在很多危險,山區內的積雪通常厚達18-20CM,雪崩也經常發生。

「さらさら越え」是日本集體登山史上的最早紀錄,成政等人也被視為集體登山的先驅。

看在家康的眼裡佐々成政可說是抱著必死的決心,遺憾的是,佐々成政說服不了家康,家康並不同意與秀吉對抗,充滿怨恨的佐々成政只好再一次さらさら越え回去。

全面降伏

12月,德川家康基於政治及戰略考量下將次子於義丸(即後來的結城秀康)送與秀吉作養子,臣服於羽柴秀吉。

1585年佐々成政遭到羽柴秀吉的10萬軍隊包圍(史稱越中征伐或佐佐成政征伐、富山之役),最終在織田信雄的遊說下,終於開城向秀吉投降,與其家人回到大坂,擔任秀吉的御伽眾負責待奉秀吉。

織田信雄雖然一般被日本人認為是「暗愚の將」,晩年他居住在京都,玩能劇,也以茶人的身份進行活動。渡過完悠遊自得的一生。

在戰國亂世時代,織田家父兄全橫死後能生存下去織田信雄不再為「織田家再興」也是一種幸福。

e0040579_246109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6-20 17:59 | 【Total War 織田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