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8 播磨風雲-三木の干殺し

1578 播磨風雲-三木の干殺し
羽柴秀吉痛苦的1年10個月


e0040579_13475886.jpg


e0040579_520095.jpg播磨在日本戰國末期,此地守護大名赤松氏開始沒落,守護代以東播磨的別所氏(別所長治)與西播磨的小寺氏(小寺政職)與毛利氏幕下的宇喜多氏(宇喜多直家 備中一部與播磨一部) 為中心的數10個豪族並立著。

除了戰國時代以前就存在的小豪族之間衝突外,在日本戰國下克上的風潮中,播磨是例外的和平地區,仍保有強烈「名門意識」舊勢力階級觀念。

播磨的人對於織田信長在比叡山燒討與屠殺,充滿不安感,而且民衆與將兵許多是一向宗徒,對大坂石山本願寺弾壓的「佛敵」織田信長非常敵視。 毛利氏的謠言部隊還在此區大肆煽動「反織」。

敵視歸敵視,但「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來了,播磨國的赤松則房別所長治小寺政職還是倒向織田家。

1576年(天正4年)4月,播磨國内小寺氏與毛利氏開始戰爭,毛利水將浦兵部丞奉命引軍5000,經海路於播磨英賀浦登陸,進攻御著、姬路兩城。

小寺孝高引寡兵出城迎擊,並收買附近百姓在突擊毛利軍陣時於陣後搖旗助威。毛利軍誤以為是小寺家援軍到來,人心浮動,向海上敗退。

同年10月,織田 信長發佈對中国毛利出陣,羽柴秀吉為織田氏指揮官播磨入侵,赤松則房別所長治小寺政職從旁協助。

秀吉得到別所氏的協力在不到1個月就掌握播磨大半的豪族。並攻下宇喜多氏支配下西播磨上月城與福原城,上月城由尼子氏復國軍進駐,一時播磨全域全納入織田氏傘下。

加古川評定 藐視禿鼠

羽柴秀吉回安土城報告戰果時,在加古川城召開諸城主討論毛利討伐軍議。

代表別所長治出席的名門意識強的叔父別所吉親,輕視從下層發跡了的羽柴秀吉,評定中別所吉親敘說別所氏高貴的血統與世世代代的戰功的長篇大論,招致秀吉的不爽,也以傲慢的態度回應。

更不爽的別所吉親憤怒的回到三木城跟別所長治說從拿鞋牽馬的小卒出身的羽柴秀吉「壞話」,名門意識作祟別所長治也聽的心有戚戚焉,對「禿鼠」秀吉的嫌惡感溢於言表。

另外有姻戚関係的丹波國波多野氏(別所長治波多野秀治的女婿)也對織田氏舉兵離反,播磨国内眾多的浄土真宗(又名「一向宗」)門徒、對織田氏保證的所領安堵的約定根本不信任。

別所吉親長篇大論的說服下,別所長治決意脫離織田信長

別所長治 離反 東播磨防衛網

e0040579_13493391.jpg


翌年1578年(天正6年)秀吉率領8000人又開始中国地方攻略,再度進入播磨地區,同年3月。別所長治不顧親織田方的叔父別所重棟(別所吉親的弟弟)反對,別所長治投向本來就友好関係的毛利氏

別所長治緊急補增三木城防禦工事,三木城在東播磨一帯募集約7500人篭城。

同時,作為支援的各支城的神吉城、志方城、高砂城、野口城、端谷城、淡河城等,嚴密加強防備,並隨時與三木城本城聯絡,使東播磨地區的防衛相當地嚴密。

別所大夜襲 羽柴秀吉落荒逃

別所長治在於4月,命三宅治忠指揮野口城主長井四郎佐衛門、高砂城主梶原景行、神吉城主神吉頼定、志方城主櫛橋佐京亮,手持未點燃的松明,在暗黑的夜中等待向敵陣進軍的命令。

三宅治忠夜襲羽柴秀吉在大村坂的駐軍,別所軍大勝。

羽柴軍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匆忙應戰,武器等諸物資都棄置不顧,羽柴軍敗走,逃往姬路城方向。

小寺政職 離反

此時,小寺孝高的主君御着城主小寺政職意識動搖,因別所氏的離反影響也跟進向毛利氏「寝返」。

帶衰運的羽柴秀吉在據點姫路城的後方(東)一帶有小寺政職軍徘徊,有被毛利、小寺夾擊的危機,羽柴秀吉採用軍師小寺孝高(黒田官兵衛)與竹中半兵衛進言、多蓄軍糧,等待信長的援軍到來,並將本陣移至姬路城西北的書写山圓教寺上。

e0040579_16275975.jpg


羽柴秀吉不直接攻撃難攻不落三木城,而先攻擊支城野口城,在苦戰之下打下野口城。

毛利大進擊 織田遺棄上月城

4月18日,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協同備前的宇喜多直家率50000大軍至播磨救援別所長治,並包圍尼子勝久山中鹿之介駐守的上月城。

其中毛利・雑賀連合軍8000攻擊播磨別所重棟的阿閇城被小寺孝高指揮的羽柴軍撃退。

但別所軍側高砂城梶原景行、明石城明石左近向毛利投靠。阿閇城淪陷。

上月城山中鹿之介向秀吉求請速發救兵。

帶衰運的羽柴秀吉又去跟信長哭訴救援。

織田信長荒木村重明智光秀滝川一益筒井順慶整編援軍、另外由嫡男織田信忠先率領10000軍勢前往播磨國。

5月4日,織田信忠10000餘於高倉山佈陣與陸續增援的織田(荒木、明智、滝川、筒井)援軍達到5萬之眾。

包圍上月城的毛利勢也增援到6萬、兩軍對峙呈膠着状態。

6月24日,織田信長秘密召回羽柴秀吉秘密前往安土相談,信長以深入敵境過深應該放棄上月城,而嚴命專心攻打東播磨三木城。

織田勢退却後,眼見援軍撤離戰場,獨身站在上月城城樓的山中鹿之介心中瘋狂地吶喊:「上天!你真要捨棄尼子家嗎?」。

7月3日,上月城落城。

尼子勝久尼子氏久(勝久之弟)自殺。

山陰名族尼子氏滅亡。7月5日,山中鹿之介立原久綱投降。

尼子忠臣山中鹿之介護送途上被毛利殺害,尼子復國夢破。

神吉・志方城攻城 秀吉平井山本陣

e0040579_177239.jpg


從上月城撤退後,羽柴秀吉重新計畫三木城攻略,首先從支城神吉城開始攻打、也將志方城與會其他支城一一攻克。

三木城兵糧補給線遮斷成功,三木城包圍大體完成,秀吉在於三木城北東約2km的平井山山頂設置本陣,可以全覽三木城中的所有活動。

荒木村重 離反

同年10月17日,荒木村重內通足利義昭本願寺顯如,在有岡城起兵謀反。

織田信長得報大驚,再三派出使者交涉,但皆以失敗而告終。

小寺孝高(黑田官兵衛)抱著必死的決心獨自一人前往有岡城。

荒木村重不為小寺孝高所動,反將其幽禁在有岡城內。

小寺孝高就在那裡過了一年的牢獄生活。

不知實情的信長以為小寺孝高被村重寢返,命竹中半兵衛殺死人質小寺孝高的嫡男松壽丸。

竹中半兵衛深知小寺孝高決無叛意,將松壽丸藏於自己的居城美濃國不破郡菩提城。

攝津港兵糧上陸後從荒木村重的花隈城經丹生山輸送補給往三木城的新補給路形成。

高砂城戰役

探知三木城兵糧豐富的秀吉,派出斥候前往調查,並很快地發現了毛利的援軍從魚住之浜和高砂城向三木城不斷地輸送物資。

羽柴秀吉發動高砂城戰役(同時期日本史書都沒有此戰役),高砂城圍城的羽柴軍駐遭到別所軍與毛利輝元派遣的3500毛利援軍夾擊惨敗。

不過此役僅出現在別所方三木戰史資料記載,可能是別所長治為鼓舞士氣虛報的勝利。秀吉立刻編組大軍發動第二次的攻擊,高砂城主梶原景行在城破損沒有勝算的情況下,將城兵送入三木城,自己出家改法名為龍庵,到刀田山鶴林寺的林中蟄居,放棄了城池。

平井山突襲 別所治定討死

天正7年2月6日(1579),別所側一番家老別所吉親帶領2500人準備奇襲平井山,但秀吉已有準備,別所吉親只好正面決戰羽柴軍,別所吉親寡不敵眾呈敗陣之勢。

這時本是後陣的別所長治之弟別所治定700人隊700,成功突入秀吉本営但後繼無力,別所治定奮勇戦死,別所方約有800人戰死。

e0040579_13501224.jpg


丹生山夜襲 別所補給線斷

荒木氏寝返之前,毛利氏海路襲撃失敗、毛利軍已經無法將糧食料輸入三木城,荒木村重 離反後從花隈城經再度山經由丹生山到三木城的補給線確立。

丹生山的食糧貯蔵倉庫設在明要寺,由明要寺僧兵防守此食糧補給的中継基地。食料運搬是由毛利・雑賀、明要寺僧兵、淡河領民、山田一向宗徒協力運送。

這荒木補給線終於被羽柴軍發現。天正7年5月22日(1579)、秀吉弟羽柴秀長在狂風暴雨中夜襲丹生山,明要寺僧坊・陣所被燒毀,城兵・僧兵皆被殺死,連明要寺僧侶、小孩等都推下山谷。

留下「稚児ヶ墓山」與「花折山」名字以記念這場悲劇。

這場焼討後食料運搬還是繼續如細水般進入三木城。使得秀吉必須在再度山與丹生山之間設立40個関所監視。

e0040579_10203418.jpg


淡河城 母馬誘惑戰術

6月、反織田共同戦線一角、織田軍攻擊波多野氏八上城。羽柴秀吉軍師竹中半兵衛在平井山陣中病故。

天正7年(1579年)6月27日....500騎羽柴軍先鋒羽柴秀長軍包圍播磨国淡河城。淡河定範(おうご さだのり)是三木城大名別所長治義理的伯父,是播磨国淡河城主。

淡河定範的居城淡河城是別所長治的重要的補給線匯集點。

別所長治的淡河城主部將淡河定範深感寡不敵眾,必須想辦法對付羽柴軍,竟想出利用公馬的性慾來作戰,命下屬趕快募集馬匹,但只能找母馬(牝馬)。大約找來60匹母馬。

淡河定範帶著母馬群偷偷摸摸接近羽柴秀長軍駐紮地。

淡河定範一聲吶喊,拍擊母馬後將母馬趕入羽柴秀長陣地。

數百匹織田公軍馬一見母馬便又蹦又跳,前腳抬高,興奮莫名的跳躍,變成「痴漢馬」。公軍馬跳躍揚起黑煙而四處迷漫,馬匹不斷由上往下踹,羽柴秀長的騎士無法控制馬匹皆摔落地,被馬踩踏。

面對眼前為母馬發情發狂的痴漢軍馬,羽柴秀長軍陷入一片恐慌。

不到100人的淡河定範軍趁機突襲陷入混亂的敵軍。將羽柴秀長軍殺的片甲不留,紛紛逃散。

知道弟弟竟打了大敗仗的羽柴秀吉,惱怒的率領大軍一把火燒了淡河城。9月10日(1579年9月30日),居城被毀的淡河定範率領300兵進入三木城。

平田・大村合戰 毛利補給失敗

秀吉又發現三木川川中出現許多竹筒。感到不可思議的秀吉命令人調查,發現這些經過三木川流入三木城的竹筒中都裝滿了米,是脇川的教海寺門信徒將糧食暗中送入三木城中的。

秀吉立刻派兵將教海寺焚燒,並將僧侶和信徒都抓起來全部殺害,疑心很重的秀吉,同時將三木城周邊的寺院和神社全部都燒毀了。

三木城補給線幾乎被羽柴軍斷絕,「食料尽きた」急報傳入毛利家、9月毛利氏數百隻食料船在魚住城登路。

9月10日、雑賀衆8000人護送糧食試圖進入三木城。

當雑賀衆靠近三木城北西2Km的大村羽柴方平田砦時,三木城別所吉親帶領3000騎出城,向平田砦谷大善的陣線發動攻擊。

結果,由於兵力過少無法堅持很久的平田砦被粉碎,谷大善討死,秀吉方的兵卒死傷慘重全部逃亡。

羽柴方從平井山本陣派出援軍出陣,在大村阪發生大激戰,這次別所軍大敗。一代母馬誘惑戰術發明者淡河定範等5將因寡不敵眾,奮戦自刃。

忠勇的淡河定範有「播磨の楠木正成」之稱。

結局、毛利糧食補給輸送失敗,別所軍精銳約900將兵陣亡,受到壊滅的打撃。

三木干殺 三木城落城

e0040579_20245917.gif1579年(天正7年)10月、毛利備前国的宇喜多氏向織田方「寝返」、毛利本国安芸国與播磨国的連絡被切斷。

毛利對別所的支援走向消極之策。

11月、瀧川一益軍攻破荒木村重的有岡城,小寺孝高獲救。經過長時間的牢獄生活,小寺孝高頭髮披散,右眼、右腿都已成殘疾,腳部潰爛,步行困難。

秀吉感其功績,讓小寺孝高坐轎。

同年12月,小寺孝高從小寺家出奔,恢復本姓黑田是為黑田如水(黑田官兵衛)。

荒木村重獨自脫離有岡城前往尼崎城,然後逃往花隈城(花隈城之戰)繼續被織田軍狙擊,最終前往毛利氏的領地保命。

最後三木城的支城端谷城落城。

1580年(天正8年)1月,三木城完全孤立,「三木干殺」(干殺し=斷糧)開始。據《播州別所記》記載,「城中存糧耗盡,餓死者數千人。起初吃糠,後食牛馬、雞犬,最終只得取食人肉。」

14日、別所長治以城主一族切腹換取城兵生命的保全為條件向秀吉請降。

秀吉接受這條件還送酒樽與菜餚肴讓別所長治開惜別的酒宴。

17日、城主別所長治、弟別所友之切腹,由家臣三宅治忠介錯。

但是別所吉親反對,寧願燒成灰也不願把頭給給信長看,在自己家中放火狂飆叫喊。 被激怒的城兵看到不肯切腹的別所吉親便將他殺死,頭顱還是被送往安土城。

1年10個月三木城篭城戦終了。羽柴秀吉承認此段時間他也打的很痛苦!!

e0040579_17304467.jpg

[PR]
by cwj36 | 2010-10-09 18:19 | 【Total War 織田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