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 漆川梁海戰

1597 漆川梁海戰
日本水軍大復仇


e0040579_2232712.jpg


李舜臣叛國罪

16世紀末,中日韓3國大戰暫時和談時期,朝鮮內部開始黨爭內鬥,扣在李舜臣頭上的罪名有三種:

第一、欺君犯上罪
第二、不追擊敵寇的叛國罪
第三、搶功誣陷罪

這是對從壬辰倭亂初期李舜臣便開始與元均之間的不和、李舜臣在其日記中記載元均是「在天地之間元均兇惡的程度是脫離常軌的人」(「天地の間に、元均ほど凶悪で常軌を逸した人はいない」),元均以搶功誣陷罪先誣陷李舜臣

朝鮮下3道撫軍司左相尹斗壽在休戦交渉期密命李舜臣水陸攻擊日軍。

李舜臣在1594年3月以水軍攻撃巨濟島(第二次唐項浦海戦)遭日本軍撃退,妨害明朝與日本和平交渉與交戦禁止令。

e0040579_127309.jpg


同年9月到10月李舜臣朝鮮陸水軍再攻撃巨濟島作戦被福島正則島津義弘撃退(長門浦・永登浦海戦)。

朝鮮王朝怕明朝追究開戰原因,査問李舜臣無視君令「禁止交戦」仍出兵,犯「欺君犯上罪」。

李舜臣在丁酉年1597年2月在漢山統制營被捕,主要還是「不追擊敵寇」的叛國罪。

1597年小西行長的謀士要時羅被派往朝鮮慶尚右兵使金應壽將軍的陣營,偽裝成為朝鮮進行間諜活動的要員。

要時羅在較長時間的間諜活動中,不斷提供似乎有利於朝鮮的情報。

明朝與日本和平交渉破局後,他向金應瑞提供了加藤清正將率大艦隊在某一時刻出現的情報,並主張要李舜臣出征應戰。

當時,金應瑞認為他的建議有道理,並向宣祖提出讓李舜臣出兵迎戰的請求,而宣祖接受了這一請求,並向李舜臣下達了發起總攻的命令,但李舜臣卻拒絕了這一命令。

因為他知道,要時羅所說的海域暗礁多,是一處非常危險的地方。

在這種地方與日軍開戰,無疑是一種自殺行為。

但當金應瑞向宣祖稟報了李舜臣拒絕出戰的消息時,最後權慄只得搬出軍令, 嚴令李舜臣出擊。

李舜臣艦隊還沒開出港多遠, 要時羅 再次出現在 金應瑞 的大營, 並帶來了令人“遺憾”的消息: 加藤清正 已經在7天前安全抵達 釜山, 朝鮮人永遠地失去了殺死這個最兇惡的敵酋的機會。

頓時朝野輿論大嘩, 君臣上下的矛頭一齊指向抗令不遵的 李舜臣,宣祖李昖龍顏大怒,他對李舜臣不聽命於己的事情懷恨在心。

隨後,李舜臣被捕,並被押解到首都漢城遭到了嚴刑拷打。

當時,曾召開了7次對李舜臣興師問罪的御前會議,《宣祖實錄》對那些御前會議的對話錄做了詳細的記載。

據《宣祖實錄》記載,宣祖李昖極力慫恿朝廷大臣們同意他做出的罷免李舜臣的職務以及宣告處於他死刑的決定。

但對他的忠誠堅信不疑的部分大臣卻極力反對判處李舜臣死刑,此外還有些大臣提出了在這戰亂時期問斬一員大將實為不妥的建議。

負責審問的 判中樞府事 鄭琢 建言:「李舜臣 世之名將, 殺之可惜。 現在國家多事, 不若讓他戴罪立功。」朝議准奏。

李舜臣 死罪可免, 罷官免職,編入前線 權慄元帥 軍中充一小卒。

因此,李舜臣才倖免于難,而被投入監獄。

白衣從軍

李舜臣被下放到權慄將軍部下「白衣從軍」。

「白衣從軍」是指朝鮮時代對犯有重罪的武官處以的無任何官職的情況下隨同軍隊一起參戰的處罰,李舜臣在壬辰戰爭爆發4年前,在1588年討伐入侵豆滿江北側鹿屯島的女真族的戰鬥中就以白衣從軍身份參戰。

李舜臣從三道水軍統制使降到白衣從軍,這在當時極為注重名分的階級社會可謂是奇恥大辱。

不過這是李舜臣第2次的白衣從軍

1586年李舜臣還是陸將時擔任造山萬戶兼鹿屯島屯田事宜,在此期間與上司李鎰不和,後因女真入侵鹿屯島造成人員傷亡,隨即以延誤戰機過失罪革職,就被罰白衣從軍。

歡天喜地的元均則晉升三道水軍統制使。

得知反間計成功後,豐臣秀吉立刻於2月21日再度調動14萬陸軍和數萬水軍再度侵朝。

藤堂高虎 漆川梁奇襲

6月18日、都体察使李元翼命令元均艦隊出撃。

但6月19日、與安骨浦與加徳島入侵日本艦隊海戰,30艘朝軍戰艦被擊沈,元均艦隊逃回閑山島。

慶長2年(1597年)7月7日、元均在加徳島上陸補給水源遭到高橋統増筑紫広門軍伏撃敗走。

種種敗績使都元帥(朝鮮軍最高司令官)權慄元均嚴厲叱責還與以杖罰。

元均領兵再退, 一路潰退到 巨濟島 與漆川島之間狹窄水域漆川梁停泊, 漆川梁多有淺灘, 非常不適合船身高大的朝鮮戰船行駛或停泊。

e0040579_12502527.jpg


1597年7月15日,藤堂高虎加藤嘉明脇坂安治

率領龐大的500艘日本艦隊,偷襲了停泊在漆川島(巨済島北端西)的朝鮮海軍。

同時, 島津義弘 率陸軍2000從加德島移至 巨濟島的西北角, 打算從陸路會同水軍, 夾擊朝軍。包圍圈佈置完畢。

由於在壬辰之役中日本的安宅船不是朝鮮龜甲船的對手,此次日本海軍大量動用了巨型鐵甲船,並專門針對朝鮮海軍的龜甲船做了改進。

當時是停戰期間,朝鮮海軍原以為日本的艦隊是運輸艦隊,沒有料到藤堂高虎水軍會突然發起進攻。

由於朝鮮海軍沒有絲毫戒備,倉皇結陣,被圍三四重,士卒焚溺殆盡,結果戰船幾乎全被日本海軍擊沉擊毀,島津家文書則記錄朝鮮有160餘艘大小船隻被日本捕獲。

朝鮮海軍統帥三道水軍都統制元均被火炮擊中身亡,亦有說元均也在逃往陸地的途中,被埋伏的日軍奪去了生命。

李億祺戰死

全羅道右水使李億祺 、忠清道水軍節度使崔湖與日軍死戰,直至全軍覆沒, 最後自沈於海中。

自文祿之役 爆發以來, 李億祺 便作爲 李舜臣 最得力的左右手,轉戰於朝鮮沿海, 立功無數,是朝軍不可多得的將才。

他的戰死,預示著 李舜臣 將孤軍奮戰, 獨撐海上危局, 直到與明朝水軍會師的那一天。

朝鮮海軍幾乎全軍覆沒,逃到岸上的也大都被島津義弘率日本陸軍狙擊殲滅。

慶尚道右水使襄楔

唯一生還的高級將領襄楔早看出全軍停泊在漆川梁的危局, 數次向元均進言, 但都被置之不理。

襄楔無奈, 只得約束自己屬下12艘戰艦, 要他們保持高度戒備狀態。

果然不出所料, 日軍來襲,朝軍大潰。

襄楔脫離

只有襄楔旗下的12艘戰艦由於早有戒備,才逃得大難。

襄楔回到 閑山島,深知日軍不久即來,守是守不住了,乾脆一把火把兵,舍,糧草,軍器燒了個乾淨。島上民衆也被指引到安全地帶避難。

可惜, 在大多朝鮮人看來, 襄楔的行爲與臨陣脫逃無異。

李舜臣 也指責他連 元均 都不如。

平心而論,也不能怪元均太無能,就算李舜臣也未必能預見日本海軍的偷襲而知道提前有所準備,倉猝迎戰數倍於己、裝備得到改進的敵人,難以獲勝。

漆川島之戰後,漆川島、閑山島等軍港和要塞悉數被日軍佔領。

朝鮮再度啟用李舜臣對抗日本。

而為朝鮮水軍保住最後12艘的襄楔在戰爭結束後,遭到清算追究,於漢城斬首。

e0040579_2231253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9-18 13:53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