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 鳴梁海戦

1597 / 9 / 16
鳴梁海戰(명량 해전)
13 vs 333 的「海戰傳奇」
「必死即生 必生即死」

e0040579_340070.jpg

只剩13艘

e0040579_10385633.jpg在漆川梁海戰中,朝鮮的134艘三道水軍戰船幾乎全部遇難,總司令元均也在逃往陸地的途中,被埋伏的日軍奪去了生命。

而只有慶尚左水使襄楔率12艘戰船,沿著南海方向成功撤出。

朝鮮朝廷聞知這一戰敗報告後大為驚慌,急將正在白衣從軍的李舜臣重新任命為三道水軍統制使,以挽回水軍的失利局面。

李舜臣儘管由於遭到奸臣陷害而蒙受白衣從軍的恥辱和母親的去世給他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在他到達本營時,剩下的只有12艘板屋戰船,此外還有一艘老百姓捐贈的船,共為13艘戰船。

也正是因為這一令人絕望的局面,朝廷方面慫恿李舜臣放棄海戰,到陸地與陸軍會合,也就是水軍撤銷令。

對此,李舜臣強烈強調了水軍存在的價值和效用論,並向朝廷呈上了如下內容的奏書。

「微臣手中尚有12艘戰船,只要拼盡全力去迎戰,就一定能夠取得勝利。一旦撤銷水軍,敵人就會為之慶倖,而且還會沿著湖西,直搗漢江。

這正是我所擔憂的事情。雖然我們的戰船為數不多,但只要微臣不死,敵人就不敢貿然採取行動。(李忠武公全書、9冊)

(今臣戰船尚有十二 出死力拒戰 則猶可為也 今若廢舟師 則是賊之所以為幸而由湖右達于漢水 此臣之所恐也 戰船雖寡 微臣不也 則賊不敢侮我矣。)」

朝鮮朝廷後來取消「水軍撤銷令」此令。

李舜臣下令放棄蘭浦, 移師珍島。

珍島位於全羅道海岸線的最西側,扼守鳴梁海峽。

李舜臣決定將借助天險通道鳴梁海峽定為與日海軍決一死戰的地形,並在那裏安營紮寨,等待良機。

鳴梁海戦

e0040579_17371253.jpg鳴梁是從南海向西海挺進繼而逆流上漢江攻擊漢城(首爾)的必經之路,因為從廣闊的海洋流入的水流一齊湧入狹窄的海峽(250米),所以這裏的水勢非常險峻。

這裏的水流最高時速高達10knot,是朝鮮半島海岸中水力最大的地方,水流湍急又很多暗流, 漩渦, 潮汐瞬息萬變。

13艘朝鮮板屋船 都被臨時安裝了帶刺的頂棚, 做成簡易版的 龜船, 以防日軍仗著人多攀船。

9月15日,在決戰前夕,他召集了所有水軍將士,許下了誓死抗戰的諾言。

李舜臣在鳴梁大捷戰役前夜召集手下的將士們再三囑咐的名句-「必死即生 必生即死」

9月16日淩晨,李舜臣接到瞭望台的報告,稱有很多日船正全速駛來。

李舜臣在接到的藤堂高虎移動情報後,立即下達了迎戰令,並為親自率部消滅藤堂高虎而趕赴鳴梁海峽。

這是一場朝鮮水軍 13艘戰船和日本水軍「130艘戰船200艘運輸艦」之間實力懸殊的較量。(Battle of Myeongnyang)

其實藤堂高虎考慮水路的危険從全水軍中只抽調出関船(中型船)數10艘往鳴梁方向。

並沒有誇張的333艘之多,這是後來韓國人的誇張宣傳。

e0040579_3173398.jpg李舜臣在碧波津(珍島的東北端渡口)利用13艘戰船擺成一字陣形,擋住了日軍水師的前進方向。

所謂“一字陣形”就是將我軍戰船在敵前方排成一列橫隊。

所以說,這場海戰的“一字陣形”可謂是誓死決戰的戰鬥陣形。

李舜臣後面也帶了100隻偽装的漁船,以壯聲勢

藤堂高虎察知迎撃竟有朝鮮大船團嚇了一跳,但仔細看只有13隻板屋船,下令前往迎戰。

李舜臣的艦隊被「333艘」敵船層層包圍。

當時,因日軍壓倒性的優勢感到心虛的將帥們開始向後退縮。而只有李舜臣的戰船勇往直前,並利用地字、玄字等各種火炮猛烈攻擊日軍。

但在被許多艘敵船圍住時,李舜臣戰船上的水軍也開始有些畏懼和動搖。

當時,李舜臣極其鎮靜地勸說大家,他說:「敵船雖多,但很難直接侵犯我船,我們千萬不能動搖,鼓起勇氣向敵人開炮!」(賊船雖多 難可直犯 少不動心 更盡心力射賊)

處在危急情況的李舜臣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我軍戰船都早已退到遙遠的海面上。

此時,要想掉轉船頭重下軍令,必將引來敵軍更猛烈的攻擊,當時著實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e0040579_12513279.jpg


e0040579_23161061.jpg日軍先鋒艦來島通總(來島氏折敷に縮み三文字旗)與僚艦左右襲擊落單的李舜臣旗艦,結果遭李舜臣痛擊,日軍先鋒艦來島通總 陣亡,數十人戰死,火炮火矢齊發, 直至將其擊沈。

藤堂高虎艦隊繼續攻擊李舜臣艦隊。

這時安衛金應緘的戰船遲滯不前....

在這緊要關頭,李舜臣樹起中軍令下旗和招令部下的招搖旗,召喚各部將帥,並嚴厲訓斥道:「你們是想死在軍法下嗎?你們能逃出一條活路嗎?」

如夢方醒的安衛金應緘的戰船又重新投入到敵群中,與日軍展開了殊死決戰。



(韓國電影鳴梁中「戲劇力極強」的來島通總陣亡情形)


來島通總的人頭

但面對數十艘関船圍攻,終歸是寡不敵眾。

天不負李舜臣,此時恰好出現了扭轉戰局的絕好機會。

投降於朝鮮,並充當翻譯的日本人俊沙,在李舜臣的旗艦上,發現了有一個穿著紅色絲綢衣服的屍體漂浮在大海上。

那屍體正是日軍先鋒艦上陣亡的伊予大名來島通總

李舜臣立即令部下將來島通總的首級懸掛在桅杆頂上。大將的死亡! 日軍的整個軍心開始出現了動搖。

見到日軍陷入混亂, 朝軍上下更是士氣大振。

李舜臣 下令全軍發動總攻, 日軍更是首尾不能相顧, 藤堂高虎 下令全軍急退, 但亂流之中, 日軍站都站不穩, 又怎麽搖得動櫓? 聚在一起的日艦在亂流的帶動下互相碰撞, 不是被僚艦撞沈, 就是被撞幾個窟窿。

早前戰艦數量上的優勢, 此時此地反倒成了日軍的致命傷!

混戰之中,毛利高政落海,被藤堂孫八郎解救, 連藤堂高虎 也身中數箭, 受了重傷。

主將之一 菅達長之子 菅正陰 戰死。

日本水師為了對水路不熟悉下令揚帆撤回 唐笥島。翌17日,藤堂高虎脇坂安治再回到鳴梁海峡前日戦場,李舜臣已經不在此海域。

朝鮮水軍已經跑到新安郡智島邑的外島區域,鳴梁海峡通路落入日本水軍之手。

而此役有人提出「水中鐵索攔截日本戰船」之說,李舜臣 和其侄子李芳, 以及柳成龍 等人的第一手記錄都不曾提到這根傳奇般的鐵索。

因此後世大多歷史學家都認爲這條鐵索是朝鮮人誇張和渲染出來的, 不予採信。

朝鮮水軍宣告日軍「沈没31隻、大破92隻、8000~9000人戰死」。

但比較可信的戰果應該是李舜臣「乱中日記」記載「賊船三十一隻撞破」,日軍損失應該"只有"這樣,尤其是不用「擊沉」而用「撞破」2字用的妙,如同高速公路連環車禍..日本也僅約戰死數十人而已..lol。

日本的反擊

e0040579_3371683.jpg鳴梁海戦的翌日藤堂高虎攻撃朝鮮水軍根據地右水營,及對岸珍島。

加上日本陸軍的呼應,全羅道西南岸(現在の全羅南道西岸域)全部制壓。

韓國歴史教科書對鳴梁海戦都只強調「給予西進的日本軍重大打擊與阻止前進」,但事實上海戰勝利的李舜臣因全羅道根據地全部淪陷而往北方退却200里,反而讓日本水軍達成朝鮮西岸「進出」的戰略目的。

李舜臣戰船所到之岸,日本陸軍馬上跟進,因此李舜臣狂撤到全羅道北端古群山島,想奪回制海權必須借助於明朝海軍。

1941年(日本昭和16年、中華民國30年)前後繪製的名為「朝鮮戦役海戦図屏風」畫。

這張畫的作者即太田天洋(1884~1946)是日本非常著名的一歷史畫家,曾繪畫有歷史素材為背景的無數畫幅被眾多博物館所珍藏。

這幅畫實際上也在為日本發行的日本海軍歷史書封面做裝飾,推測描述的是鳴梁海戰中的一場接弦戰。

此「朝鮮戦役海戦図屏風」是為了顯示日本海軍戰意高揚的武威而作,顯然不承認鳴梁海戦有戰敗。(海軍発注の戦意高揚画であり、特定の戦役を描写したものではないことに注意。)

另外,豊臣秀吉朱印状承認鳴梁海戦日本水軍戦勝認定書,日本水軍戦闘報告書『九月十八日付船手衆注進状』與『十月十七日付船手衆宛、豊臣奉行衆連署状』,讚揚日本水軍攻佔全羅右水営,追擊李舜臣之功。

戰死的来島通総的16歲兒子来島康親,本來留在大坂,豊臣秀吉馬上命他繼承來島家,統領来島水軍為父報仇,他在全羅道西海進撃時捕虜了寫『看羊録』的朝鮮運糧官員姜沆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2-15 13:49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