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3 平壤戰役

조선‎-TOTAL WAR
16世紀中國之「抗日援朝」
李如松軍團 平壤戰役


第一次平壤戰役 祖承訓大敗

e0040579_21401670.jpg


1592年5月2日,日本軍登陸僅17日,日軍便兵不血刃地進入朝鮮國都漢城。

5月18日臨津江之戰,都元帥金命元在臨津江北岸部署了13000的兵力,諸道都巡察使韓應寅主張朝鮮軍渡江攻擊而且執行了渡江行動,遭到加藤清正伏擊,朝鮮軍以大慘敗收場。

e0040579_144286.jpg


朝鮮宣祖率大臣逃離平壤,前往義州,留下金命元尹斗壽守城。

另一方面,宣祖派人向明朝求救。

宣祖李昖已作逃入明朝,準備「死於天子之國」之計。

尹斗壽金命元從大同江王城灘突襲宗義智所部的日軍,但戰敗,只得撤回了平壤。

e0040579_16475089.jpg


結果大同江王城灘被小西行長發現,隨後日本基督教大名小西行長不需要船全軍渡過大同江向北推進,佔領開城和平壤,直達中朝邊境的會寧。

日軍先鋒在得知朝軍已逃亡的消息以後迅速占領了平壤城,並張布告示以安撫民心,而日軍意外地收獲是,在平壤城中尚未被運走和被銷毀的數十萬石的兵糧。

逃向寧邊的朝鮮國王宣祖曾打算前往咸鏡道的鏡城避難,但被李恆雄等勸阻。

e0040579_20393097.jpg


李恆雄等認為,如再行前往咸鏡道,則一旦遭到日軍襲擊,便更無他道可走,因而為以防萬一,為確保必要時向中國遼東地區的退路,應前往義州避難較好。

派遣到朝鮮的日軍諸將均在進行著八道國割的制壓的時候,小西行長卻在和當時的李氏朝鮮,以及和後來的明朝摸索著進行和平交涉,而在平壤停止了北進的步伐。

6月間朝鮮使節李德馨屢次上書明朝遼東巡撫郝傑,並在巡撫帳下日夜痛哭不走,遼東巡撫受其感動,遣副總兵祖承訓率騎兵5000人渡鴨綠江救援朝鮮,7月16日與日軍戰於平壤城。

但因天雨馬蹄紛紛潰爛,加上祖承訓不知善用騎兵之利,反而領兵輕率進入平壤城內,城內多狹巷,騎兵不但無法衝鋒,更成為日軍鐵炮伏擊的對象。

祖承訓大敗狼狽逃出平壤城。

小西行長宗義智追擊敗走明軍,明將史儒・千總張國忠馬世隆被殺。

7月29日,李元翼率領朝鮮軍攻平壌又被撃退。

明朝軍潰將亡,祖承訓僅以身免,明朝朝廷震動。

因明軍的参戰,日本侵韓諸將合議的結果,年内從平壌往北進撃停止,特別加強漢城的防備。

明朝廷因祖承訓敗北的新事態決定増援,但需要時間調兵遣將,剛好小西行長來講和交渉雙方各懷鬼胎以50日為休戦協定,互相重整軍備。

日方小西行長佯裝與明朝和談提出「一國兩治」,說願意接受封貢,並且以大同江為界,將平壤以西歸還朝鮮王朝。

明朝軍方懷疑小西行長的一國兩治,參謀李應試建議,或許可以將計就計,出奇兵偷襲,況且如此劃界,讓他們吞併平壤以南的大片領土也是明朝不能容忍的。

第二次平壤戰役 李如松軍團

萬曆21年(1593年.文祿2年)正月初四,大明朝命東征提督李如松(明朝遼東總兵李成梁之長子)援朝抗倭,率43000餘兵渡鴨綠江。

這時朝鮮軍只剩8000人,「天朝」大軍再不來援救,宣祖李昖就得逃入遼東。

李如松率兵來到肅寧館舉行所謂「封貢大典」,對小西行長封貢。

小西行長先派遣竹內吉兵衛等20幾人迎接,不料李如松突然下令拿人,日人一時慌亂,被明軍拿下3人,其餘的逃回小西行長處彙報。

小西行長覺得奇怪,問和談人員:「是不是翻譯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導致李提督誤解?」於是又派親信前往解釋。

李如松使用迷魂計,對他們撫慰備至。

正月初六,李如松率兵來到平壤城下,小西行長以為明軍接受劃界條件了,興奮地派部下夾道迎接,而李如松卻要佈置將士40000多人整營入城繼續幫小西行長「封貢」。

e0040579_4223250.jpg小西行長部將看出李如松根本是在「莊孝維」的破綻,日本第一軍團18000人登城據守,決戰在所難免。退縮在練光亭的土窟中用火槍不停射擊。

李如松豎起一面大白旗,上書「自投旗下者免死」。

次日總攻開始,李如松親率敢死隊衝鋒陷陣,同時以火攻對抗。

小西行長則佔有地利,退縮在練光亭的土窟中用火槍不斷射擊,戰鬥非常激烈,勁弩齊發,火焰蔽空。

明軍攻平壤城,弓箭手先吃解藥後使用毒箭~


明朝共有10大類40多種毒武器。總攻時,明軍除了毒箭就是用了「毒火」彈。

⋯⋯

明朝使用化武對付蒙古人、女真人由來已久~也都被敵方稱為打不贏人就使出勝之不武的天朝手段~

對付侵韓「倭寇」(其實中國沿海的倭寇90%以上是漢人假冒的)使用毒箭、毒刀、毒煙更是不離手~

當時明軍配有佛朗機砲、虎蹲砲,滅虜砲...等等火砲數百門,日軍火繩槍雖然優於明軍火統,但日軍卻沒有明軍威力強大的火炮。

臨近午時,攻打松浦鎮信防守的牡丹峰的明軍也在由休靜和尚率領的僧兵的幫助下奪取城北制高點牡丹峰。

松浦鎮信軍撤回平壤城。

李如柏的頭盔中彈,都置之不顧,愈戰愈勇。

根據《萬曆三大徵考》記載,當時「倭炮矢如雨」,軍中稍微有人退卻,李將軍就親斬退卻者,並挺身向前高呼「先登城者賞銀5千兩」。

霎時火藥併發,硝煙瀰漫空中。

李如松的坐騎都被鐵炮擊斃。

李鎰(朝鮮軍)、祖承訓率領的明軍率先突破城南的蘆門(正陽門)、含毬門,楊元攻北方七星門,李如柏攻西方普通門。

e0040579_20191297.jpg


接著明軍大炮轟塌普通門、七星門陳城門,兩門也相繼被明軍攻佔,明兵相繼攻破了城西、城南和城北,。

日本第一軍團小西与七郎(小西行長の弟)、小西アントニオ(小西行長の従兄弟) 日比谷アゴスト(小西家臣日比谷了珪の孫)、小野木又六(小野木重勝家臣重勝の弟)、太田弾正(五島家臣) 、太田江十郎(五島家臣)、青方新八(五島家臣) 陣亡。

小西アントニオ日比谷アゴスト是基督徒所以名字有外來語。

大同門撤退

靠大同江的城東,日軍佈置大量鐵炮,明兵難以靠近。

李如松又派出信使給小西行長送信,大意是日軍敗局已定,為避免雙方不必要的傷亡,只要日軍撤出平壤,明軍將不予攔截。

小西行長接到李如松的信後猶豫不決,但是戰場形勢迫使他別無選擇,守也是死,突圍也是死,不如拼死突圍或許還有一條生路。

小西行長一看大勢已去,率領殘兵退守城北一隅風月樓。

入夜,日軍自東南方向突破,渡過大同江向漢城退卻向龍山方向轉進。

柳成龍已經布置黃海道防御使李時言, 助防將金敬老在日軍必經之路伏擊。

小西行長求援於大友吉統黑田長政小早川秀包,然而長政、秀包都以爲不能救。

吉統軍中議論不定,志賀親善以爲當退,吉弘統幸以爲當援,此時傳來「小西行長戦死」的誤報,大友吉統下令撤退,放棄平壤城南方的鳳山城撤退。

大友吉統此舉直接導致了日軍在朝鮮西北部駐軍的大混亂,

豐臣秀吉下《大友勘當狀》,痛責大友吉統失態,陣前逃亡,5月1日以改易處分,豊後一国與豊前宇佐郡領地充公,而也沒有去援救小西行長的黑田長政小早川秀包卻沒事。

小西行長看到朝鮮軍的身影,以為又中了李如松的奸計,眼見幾乎全軍覆沒,炮叢處處,悲忿自己就要戰死在朝鮮,幸運的是黒田家臣小河信章殺入朝鮮軍伏兵重圍救援小西行長

黒田家臣小河信章被派遣支援立花宗茂在平壤南方的牛峰,立花宗茂支援小西行長時,充當先鋒。

不料由於朝鮮伏兵怯敵, 金敬老竟然在敵前撤下伏兵, 不戰而退。

只有李時言從後面追擊日軍, 僅斬首60餘級就撤退。

後來小西行長小河信章為「日本一の勇士」,並上報豐臣秀吉嘉獎。

小河信章獲得豊前国妙見龍王蔵入地(一些犯有錯誤的大名的土地會被沒收,成為豐臣家的直轄領,是為「太閣藏入地」)1萬石與回國休假的獎賞,小河信章歡天喜地的返回途中卻在對馬鰐浦病死,享年40歲。

李如松將士們愈戰愈勇,宣稱「斬獲日軍一千五百有餘,燒死六千有餘,出城外落水淹死五千有餘。」

如照李如松的戰報小西軍團約18000人的兵力只剩5~6千,而小西行長報告則「損失1500人」而已。

顯然一個誇張戰果,一個掩飾損失...lol

朝鮮紀錄則形容,「在距城5里許,諸砲一時齊發,聲如天動,俄而花光燭天」,...「倭銃之聲雖四面俱發,而聲聲各聞,天兵之砲如天崩地裂,犯之無不焦爛...」。

李如松卒收復平壤、開城,並且準備進攻王京(今稱首爾)。

日軍救援

小西行長於平壤遭到明軍的猛烈攻勢而慘遭大敗,一路向南狂奔,直至龍泉山城。

日軍各部匆忙援救小西軍並由北部南撤至京城。

立花宗茂原本駐軍於平壤南方的牛峰,在救援小西軍的行動中和弟弟立花統增一起反擊追擊的明軍,明軍7~8千人遭受奇襲混亂而撤退,是戰稱為「龍泉之戰」。

1月18日,明軍收復開城,黃海道、平安道、京畿道、江原道4道也一並為明軍所收復。

就這樣,日軍用半年時間所攻占的朝鮮國土,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即被明軍收復了一半。

石田三成主張全軍堅守漢城,憑借城防工事死守,而小早川隆景等第六軍將領則高呼出城與明軍決戰,石田三成的意見也隨之被棄置。

明軍以連戰皆捷,頗有輕心,此時有謠傳日軍已棄王城而遁,李如松不疑,便率輕騎直趨碧蹄館

1593年1月26日,日軍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早已在碧蹄館埋下伏兵.....

e0040579_16511315.jpg: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18 02:03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