조선‎-TOTAL WAR-晋州城攻防戰

조선‎-TOTAL WAR
晋州城攻防戰(Siege of Jinju )
晋州英雄 金時敏 金千鎰


1592年4月,日本陸軍三路並進,以閃電式戰術入侵朝鮮。

不幾日,被朝鮮君民寄予厚望的申砬在彈琴台(탄금대)戰役,大敗投河自殺,日軍已經到達王京漢城城下,朝鮮備邊使李諡看到日軍軍容強盛,竟然慨歎說:「今日之敵,似如神兵!」此時漢城守城主將李陽元,竟把兵器沉入漢江,落荒而逃。

5月2日,日本軍登陸僅17日,日軍便兵不血刃地進入朝鮮國都漢城。

5月3日日軍攻破漢城,俘虜朝鮮王子。

隨後日軍向北推進,佔領開城和平壤,直達中朝邊境的會寧。數月之內,大部陷入日軍之手,國祚危在旦夕,朝鮮李氏王朝宣祖李昖已作逃入明朝,準備「死于天子之國」之計。

日軍所到之處,燒殺擄掠,玉石俱焚,晉州城地帶“軍民被屠者六萬”,連漢城的宮室、皇陵也未倖免,大大激起了朝鮮人民的反抗。

晉州人開始組織義兵,以遊擊戰爭打擊敵人。宜甯地區的儒生郭再佑,他首先舉義,獻出家產,組織武裝,襲擊敵人。

每次戰鬥他都身披紅裝,一馬當先,敵人稱其為“紅衣將軍”。

他很快收復了宜寧、三嘉、陝川等地區。其他地方的高敬命金千鎬李基魯洪彥秀父子、僧人靈圭等都使敵人聞風喪膽。他們雖無統一領導,但作戰英勇,成為抗敵的重要力量。

日軍為防衛補給線的安全決定攻佔晋州城。

第一次晋州城攻防戰(1592年10月4日-10日)

e0040579_3353095.jpg金時敏 安東金氏。字勉吾,1578年武科及第,本為全羅道晋州判官,因晋州牧使死亡而代理晋州牧使。

日本軍第一次對晋州城的攻略由細川忠興長谷川秀一木村重約二萬兵力由釜山出發。

慶尚右兵使柳崇仁指揮朝鮮正規軍和義兵進行了抵抗,但仍為日軍擊敗,敗退的柳崇仁欲率殘部進入晉州城,但金時敏擔心由此造成指揮系統的混亂而拒絕柳部入城。

柳崇仁隨後在城外集結殘部,掉頭衝向日軍,並戰死於陣中。

晉州牧使金時敏(1554~1592) 率軍3800人堅守晉州,激戰5晝夜,城池巍然不動。

日軍造了數個十幾米高的攻城塔, 從塔頂向城內放槍射箭。

同時, 日軍步兵架起以竹子或松樹做成的雲梯, 蜂擁爬上城牆。城內金時敏也早有完全準備。

滾木擂石, 還有大量長槍箭矢,石塊瓦片, 帶尖刺的盾牌, 筒裝炸藥等一切能想得到的防守武器都被堆在城頭。

婦女們也被組織起來煮開水, 待日軍快爬上城的時候迎頭澆下。

郭再佑率兵1200抵達。金時敏將軍用火炬和風燈與城外郭再佑援軍取得聯繫,阻止日軍渡南江,又發動城外遊撃戦騷擾日軍。

為了迷惑日軍, 郭再佑 命令部下慶州道義兵大約1200人每人背上背5根火炬, 讓敵人以為朝軍大舉來援,對日軍背後進行攻擊,可是日軍並未受騙。

自7日夜間開始崔慶會任啓英等全羅道義軍大約2500人趕到晉州城外,對日軍展開游擊戰。

金時敏也會日本銃戦術,所以造了170隻鐵炮、火藥150餘斤,訓練士兵火炮射擊來防衛晉州城。

但是金時敏親至北門指揮, 以激勵士氣。 城頭箭矢鉛彈亂飛, 一顆流彈忽地正中 金時敏 左額。

南江上忽然漂來幾十艘帆船,滿載著各種軍需物資, 駛入 晉州城內。

原來時附近的官軍來援了, 守軍士氣隨之更加振奮!日軍指揮官判斷晉州城無法輕易拿下,為避免陷入長期作戰,日軍即於該日退卻。

經過6天的激烈戰鬥3800多個民、官、兵擊退了細川忠興軍2萬人 ,取得了晉州城大捷的勝利。

金時敏不幸被日本軍的鉄砲擊傷而陣亡。朝鮮朝廷追贈領義政。

徐禮元接任晉州牧使。

這便是壬辰倭亂朝鮮軍三次大捷(晉州大捷、閑山島大捷、幸州大捷)之一的晉州大捷。

第二次晋州城攻防戰(1593年6月21日-29日)

e0040579_126238.jpg


e0040579_3354670.jpg1593年,日本侵韓軍記取前次的教訓,由宇喜多秀家加藤清正小西行長組成9萬兵力再次攻擊晋州城。

並以小早川軍在城外專門對付晋州遊擊隊。

明軍提督 李如松 聽說日軍大舉攻擊 晉州, 自忖無法攖其鋒, 下令全軍避戰,雖然如此,攻城戦前,晋州城東北方的星州一帶有明將劉綎的明、朝鮮援軍集結。

劉綎部將琳虎率2萬援軍準備入晋州城,但被立花宗茂小早川秀包以4000人擊退。

全羅巡察使権慄、全羅兵使宣居怡的朝鮮軍又被擊退敗走。

總指揮宇喜多秀家 開始包圍晋州城。

東面, 日軍總司令 宇喜多秀家 率領18,822人, 部將 石田三成、大谷吉繼 等
北面, 加藤清正 率眾 25,624,副將 黑田長政、 島津義弘、 鍋島直茂
西面, 小西行長, 人馬26,182, 部將 細川忠興、 宗義智

晉州城 南是滾滾 南江, 天然屏障。 在包圍圈週邊日軍還佈置了數路人馬, 嚴防明朝聯軍的援軍。

西北, 以 小早川隆景 為首8,744人, 部將 立花宗茂, 盯住南原 和 忠州 方面動靜。
東北, 毛利秀元 13,600人, 防備 尚州 和 善山 方向的明軍。

南江 以南另有 吉川廣家 一部人馬。

e0040579_12585374.jpg


郭再佑是遊擊戰法的忠實信徒, 講究「敵進我退, 敵退我打」, 從不和日軍硬幹。

但是更多的朝鮮將領認為對付侵略應寸土不讓, 血戰到底。

意志最堅決的是曾經在 江華島 的義兵將 金千鎰

不久前, 為了表彰金千鎰的功績, 朝鮮政府委任他為倡儀使, 招募義兵抗敵。

聽說日軍要攻打晉州, 金千鎰 最先率領300義兵赴援, 協助晉州府使 徐禮元 守城。

同為金千鎰決死精神感召, 跟著進駐 晉州 的還有 慶尚道 右兵使崔慶會, 率兵500; 忠清道 兵使黃進, 率兵700; 副將張潤, 率兵300; 義兵復仇將 高從厚 (高敬命 之子), 率兵400; 金海府使 李宗仁 等等, 至此 晉州城 內原本兵力加上援軍, 總共約有8000人。

後來,明軍決定棄守晋州城,晉州牧使徐禮元又與義軍統領金千鎰不合,造成城內指揮系統混亂。

25日, 日軍開始在 晉州城 東門外推起一座高土壘,想從高壘上的攻城用高櫓,跳入城内。

晉州城拖出大炮,神機箭等轟垮日軍土壘高櫓。

e0040579_4534511.jpg此計不成,日軍改用龜甲車攻城。

《日本戰史,朝鮮戰役》一書記載:「四月二十七日以宇喜多秀家的名義,切實勸告開城,可以頑泯之鮮將不聽,遂蒙玉石具焚之災害」。

6月28日, 日軍再攻城, 以龜甲車衝城牆。加藤軍即出動了數十輛龜甲車,但是其第一波攻擊被朝鮮軍所傾倒的火油而焚毀了數輛龜甲車。

隨後加藤軍就在車上加裝了牛皮來抵擋守軍的火攻。

黃進在城頭巡視之際, 遭到日軍鐵炮手阻擊暗算, 當場戰死。

6月29日,宇喜多秀家發動屠城總攻擊,日軍加藤清正黑田長政以部下飯田直景庄林一心後藤基次以龜甲車破壞城壁,大部日軍湧入晉州城而攻陷,

黒田長政配下後藤基次與加藤清正配下森本一久 為搶「一番槍」榮譽爭先突入晋州城。

經過11天的激烈血腥巷戰,7萬多個民、官、兵生死與共全部殉難了。

聽得滿城百姓悲慘的呼喊,金千鎰 悲憤莫名。

他帶著自己的兒子 金象乾, 與崔慶會高從厚 梁山璹 等人退到 矗石樓, 對大家說:「這裏是我輩葬身之地了。」 想叫侍者拿訣別酒來, 不料侍者早就跑了。

金千鎰又想燒樓自焚, 可日軍已殺到樓下, 來不及了。

眾人只得來到樓臺上, 朝北跪拜, 然後一齊跳入滾滾南江, 以死殉城。

日軍在一棵樹下找到了頹喪, 衣冠不整的晉州城 最高長官徐禮元, 一刀便砍下徐禮元的首級。 誰知砍得太用力, 徐禮元 的首級一下滾出去老遠, 鑽到草叢裏就不見了。

日軍找了很久, 才在河邊找回。

晋州城將徐禮元金千鎰崔慶會黃進等全部戰死。

大功告成, 日軍大擺酒宴, 犒賞士卒, 大肆慶祝了。

7月7日, 日軍諸多高級將領在 矗石樓 大排筵宴, 並抓來了一批妓生前來助興。 (朝鮮 「妓生」, 相當於日本的藝伎, 一般也賣藝不賣身。)

加藤清正部下猛將 毛谷村六助 喝得酩酊大醉, 朦朧中看見一個朝鮮美女在樓臺上向他拋媚眼, 風情萬種。

毛谷村六助 大喜, 撲到樓臺上, 一把抱住那半推半就的美女。

忽然,朝鮮美女也用力抱住 毛谷村六助, 一齊順勢跳入南江 之中! 大雨過後江水急流, 很快兩人都被沖得沒了蹤影。席間諸將大驚。

戰後經朝鮮政府調查, 這位勇敢的 妓生叫 朱論介, 死時年僅19。

更有靠不住的傳說 朱論 介其實是晉州城 淪陷後自殺身亡的 崔慶會的新婚妻子, 為夫報仇才化妝成 妓生, 前來暗殺日將的。

朱論介的故事經過多次民間加工, 傳唱至朝鮮大江南北, 成為該民族一個不朽的傳奇。 而“義妓祠”也至今香火不斷。

韓國為了頌揚兩次戰鬥中殉難的忠靈,1987年在晉州築建了壬辰大捷癸巳殉義祭壇。

海上李舜臣●陸上權慄조선‎-TOTAL WAR
[PR]
by cwj36 | 2015-05-19 12:23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