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風林火山 武田滅亡

武田氏最後的7年.....
煞星織田信長 降臨
滅族性的「武田征伐」

長篠戰敗後 勝賴強化外交

e0040579_742423.jpg天正3年(1575)年長篠之戰後,遠江的重鎮高天神城仍然是武田家的,這也就證明長篠之戰的敗戰只是在人力資源上,以及武田家顏面上受到較大的損害。

前線除了秋山信友的岩村城被孤立,織田信忠的軍隊度多次侵襲岩村城,但是仍然可以守住,武田勝頼命福島城主木曾義昌支援秋山信友

木曾義昌以財政上沒錢出兵的理由拒絕了此要求,在11月織田信長親征包圍岩村城,信友判斷確定再沒有救援下向織田信長提議開城。

不過秋山信友開城後,痛恨武田家又不守信用的信長立即逮捕他,並在長良川與妻子織田艶以磔刑處死,除了丟了一座城與人力資源又少了一位外,武田家實際的大損害還沒有出現。

織田艶織田信長的叔母,信長的五男-御坊丸(織田勝長)的養母。

財政方面甲州金山開採依然不衰,武田勝賴在長篠之戰大敗之後,發佈「軍役定書」還大量花出黃金購買鐵炮,規定鐵炮兵一鎗配300發彈丸,並重新招兵買馬,為擴大財源還將商人納入家臣之創舉。

勝頼聯合上杉氏、北条氏共同抵抗織德聯軍。

織田信長忙於攻略北陸、石山合戰、以及西邊的毛利氏,忙的焦頭爛額,因此暫無暇東進。

「第二次信長包圍網」令織田信長焦頭爛額外,信長甚至派使者來與武田勝賴議和建議聯手攻擊上杉謙信,但這外交陰謀詭計並沒有被武田勝賴接受。

武田勝頼以武田領國的再建為目標。天正5年(1577年)武田勝頼與老爸信玄宿敵上杉謙信結為同盟。

同年,又強化與北条氏的「第二次甲相同盟」、並迎娶北条氏政的妹妹北条夫人為繼室(遠山夫人在信勝出産後已死去)。

武田勝頼無北条氏在後面的威脅,安心的成為「第二次信長包圍網」的一員,大家繼續圍毆織田信長

軍神上杉謙信在1577年(天正5年)在加賀手取川痛擊了織田軍一場。

御館之亂 甲相同盟破棄

1578年上杉謙信病死,發生御館之亂,謙信之姪上杉景勝上杉景虎北條氏政之弟,過繼予上杉謙信)爭奪家督之位的內亂。

武田勝頼因為「甲相同盟」的關係一開始接受上杉景虎的要請前往助勢。5月29日,以武田信豊為先鋒率20000武田大軍由信濃到越後国境付近駐紮。

武田勝頼其實只想保持中立看看情勢,試圖調停景勝・景虎的紛爭,又見北条氏對自己人景虎的支援遲鈍又消極。武田勝頼後來藉口「徳川家在遠江・駿河方面侵攻」為理由撤退觀望。

武田軍一撤,景勝・景虎兩人又在春日山城大打出手,大部份武田家臣認為如果景虎勝利,那無異是北条家的勢力的擴大,具體而言,上杉家與北条家可能就一体化,對武田領域東部、南部、北部形成3面的包圍。

那北条氏與織田氏都是貪婪成性,武田家那時才叫「四面楚歌」,如果景勝獲勝,至少北方還能安穩。

而上杉家風比較正直,不會隨便侵略他國,景勝又以上野沼田領割譲與提供黄金資助武田家,因此武田家中眾重臣大都傾倒上杉景勝。上杉景勝又娶勝賴的妹妹菊姫締結「甲越同盟」。

景虎奪位失敗後,北条氏政認為勝頼背信,導致第二次甲相同盟破棄,並與織田信長同盟。

這個當時其實並不是很失策的外交選擇後來導致武田氏腹背受敵,勝頼必須西南面抵抗織田德川,同時東南方要防北条、只好與常陸国的佐竹氏聯盟(甲佐同盟)以牽制北条。

天正7年8月在武田勝頼伊豆沼津築城(《上杉家文書》),因而又刺激了北條氏政並進行的攻防戰。

無法救援高天神城 威信失墜

e0040579_13305562.jpg


天正9年(1581年),徳川家康以5000人的軍勢想奪回高天神城(第二次高天神城の戦い)。家康派本多忠勝力攻未果,轉以斷絕兵糧的圍困戰。

岡部元信本是今川氏重臣,永祿3年(1560年)桶狹間之戰負責留守鳴海城,與織田勢力交戰。今川義元戰死,元信與織田信長交涉、以自己撤出鳴海城為條件,請求交換將義元的首級賜回帶到駿河國安葬。織田信長同意,鳴海城開城。

永祿11年(1568)武田信玄對駿河侵攻,今川氏真在駿府附近投降,元信遂改出仕武田氏,負責守衛高天神城。

在圍困期間,岡部元信一直未見武田勝頼從甲斐來的援軍,有投降的意願,告訴以前在今川"同事"過的徳川家康,家康大喜,轉告織田老大哥信長。

在信長寫給刈谷城主水野忠重的文書曾記載高天神城主岡部元信曾經跟家康交涉「如助城內兵士之命,則連同附近的瀧坂、小山及高天神三城一併交出」的投降條件,信長為了大力宣傳「勝賴見死不救」以及認為「此城一失,駿州諸城皆不攻自破」,於是向家康表達「拒降」(「高天神城の降伏を許さないように」)的意見,而徳川家康同意。

武田勝頼沒有派援軍來高天神城可能有些無奈的理由,有人認為高天神城真的很難攻克(信玄攻不下來,勝頼靠內應破城),應該可以撐很久,等待轉機。

有人認為連年戰亂的武田家財政破產沒有軍費出兵,亦有人認為武田勝頼對當時東方北条氏政的蠢蠢欲動保持警戒無法出兵援助。

猛將岡部元信在城兵餓死之前,想想反正一死,壯烈的出城發動全員玉砕戰。岡部元信殺入敵陣被大久保忠教所殺,武田軍全滅。

此間,武田軍中只有一人未被當場格殺,被逮捕送到徳川家康跟前,他叫孕石元泰,他與人質時代的徳川家康是鄰居。當時孕石元泰都以「三河の小倅(せがれ)」污辱家康並沒事就揍打家康。

徳川家康看了看他,笑一笑的命令他切腹。(你也有今天啊..lol)

軍監横田尹松從城西側尾根「犬戻り・猿戻り」(犬や猿も恐れて戻ってくるという険しい尾根道という意味で)脱出成功,跑回甲斐報告勝頼,高天神城落城。

陰險的信長大力宣傳「岡部元信抵死不降」,而「勝賴見死不救」,因此武田氏配下國人眾如木曾義昌等開始對勝頼懷抱不信任感。

高天神城戰役後,武田氏威信失墜,諸支城守將抗戰意識薄弱,想投降的比想抵抗的多。

「甲江和与」外交

高天神城落城後,武田勝頼為突破信長的「勝賴包圍網」減輕來自織田德川的進攻壓力,試圖在外交展開「甲江和与」和睦計劃而努力。

天正9年(1581年)11月,武田勝頼為與織田信長和睦將人質織田勝長(織田信長的五男)送還回安土城。是武田與織田展開「甲江和与」和平共處模索階段的一環。

織田信長反應冷淡,德川家康更是抱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心態,「甲江和与」宛如泡影。

織田勝長改名織田信房,後來在本能寺之變中與大哥織田信忠一起死於二条御所。

建築新府城

信玄曾說(但找不到確實出處):「人是城;人是石垣;人是護城河;人情是朋友;仇恨是敵人。」這句話經常被解釋成:信玄捨棄防守的觀念,經常保持積極的攻擊態勢。

因此,武田信玄極力縮小根據地躑躅崎館的規模,一生不築城,而只在佔領區的只設下無數的砦,砦在武田信玄的指揮認知中,顯然是軍勢的前爪、攻擊的觸角。

武田勝賴卻要建築堅固的居城改變「心就是石垣、人就是城牆」的訓示。

e0040579_13313414.jpg


考慮到躑躅崎館的城下町已到了一定的飽和程度,無助於增大收益的目標,所以為經濟、政治的目的,勝賴在末年接受穴山信君(穴山梅雪)的建議(《甲陽軍鑑》),命真田昌幸建築新府城(《山梨縣史》),以把整個重心從甲府改到新府。

新府位處的七里崖比防守力不高的甲府具優勢,再者,附近為甲斐源氏始祖.武田信義發祥之地,具有權威作用。

另外,建設新府城為新中心亦有利於領國的發展,新府城下的平原地比躑躅崎館廣大,發展城下町的條件也較優厚,而且從宏觀來說,新府順著富士川可下駿河江尻,距離信州佐久郡也比較近,故新府事實上乃位於武田領國的中心區域的新都。

木曾義昌謀反

為武田軍団の再編成軍事的開銷上不斷擴大,徵集大量工人以興建新府城,又必須提高年貢以及賦稅

被課以膨大的軍資金的武田氏支配下的国人衆開始造反。而為制裁国人衆的反亂,武田勝頼開始以中央集権化政策統治。

天正10年(1582年)2月、信玄女婿木曾谷福島城主木曾義昌因新府城築城負担増大不滿而密秘投靠織田信長,「寝返」了。

而勝賴妹妹真理姬(真竜院)處得知他的老公木曾義昌謀反轉告武田勝頼這個消息後,武田勝頼大怒馬上將木曾家人質義昌70歳的老母、13歳嫡男千太郎、17歳長女岩姫在新府城處死。

勝頼先派出武田信豊5000人為討伐軍先鋒部隊往木曽谷討伐「武奸」木曾義昌。接著武田勝賴率領1萬5000大軍出陣。

織田信長的「武田征伐」

信長在2月3日得木曾義昌倒戈後,觸發織田信長全面消滅武田氏的決心,向相關勢力發出動員令。

織田信長並奏請朝廷封武田為「東夷」、「朝敵」等大義名分出兵。

織田信忠從伊奈方面、金森長近從飛騨国方面、徳川家康從駿河国方面、北条氏直從関東及伊豆国方面入侵武田氏領土,動員總兵力高達17萬,開始「武田征伐」。

e0040579_1332430.jpg


織田軍「信忠軍團」

織田信長趁御館之亂奪走上杉家能登,越中也有點岌岌可危了,自顧不暇的上杉景勝無法幫忙武田。

早在天正元年(1572年)以來,就由織田信忠的筆頭池田恆興、森長可(森蘭丸之兄)、河尻秀隆等人組成的「信忠軍團」(池田隊後脫離軍團移往攝津)主要由自東美濃剷除武田的勢力。武田征伐時的陣容如下:

大將:織田信忠
先鋒:森長可、團忠正、木曾義昌、遠山友忠
本隊:河尻秀隆、毛利長秀、水野守隆、水野忠重
附屬:織田長益等織田一門眾、丹羽氏次等
軍監:瀧川一益

另外,直屬信長的軍團陣容則有:

明智光秀、細川忠興、筒井順慶、丹羽長秀、堀秀政、長谷川秀一、蒲生賦秀、高山右近、中川清秀等

2月3日,森長可、團忠正的先鋒部隊首先自岐阜城出發,河尻秀隆由本隊派往擔任軍監。

2月6日,森、團兩隊由木曾口、河尻隊由伊那街道進入信濃。伊那街道沿途的武田勢力為此感到恐慌,在織田先鋒進入信濃的同日,通往岩村的關隘・瀧澤(長野縣下伊那郡阿智村・平谷村週邊)的領主下條信氏的家老・下條九兵衛立刻放逐了信氏向織田軍投降,並引導河尻秀隆軍進入信濃,2月14日松尾城(飯田市)的城主小笠原信嶺亦投降織田軍。

2月12日,信忠本隊與瀧川一益各自從岐阜城及伊勢長島城出陣,兩日後進入美濃岩村城,翌日,瀧川一益自信長處收到「輔佐年輕的信忠」的請求書狀。

鳥居峠之戰-武田最後的軍團

武田勝賴20000大軍因大雪阻礙進軍,在困難的路徑跋涉中武田勝頼・信豊率領本隊進軍到木曾戦線。這時已是12天之後的2月16日

武田軍來到福島城附近的鳥居峠(長野県の塩尻市奈良井と木祖村藪原を結ぶ峠)。鳥居峠本來叫「ならい坂」或「薮原峠」,義昌的曾祖父木曾義元(1475-1504)在此峠建了座鳥居,才改稱鳥居峠。

木曾義昌利用熟悉的地理與森林作戰,使武田軍的鐵炮部隊無法發揮,再配合游擊隊戰術在鳥居峠各處襲擊武田軍。

一直撐到織田信忠援軍到達,織田木曾聯軍開始展開正面大反擊,武田勝賴不敵敗退,武田信豊率領20騎逃亡,諏訪頼豊戰死,武田軍500人陣亡。

這是武田最後兵力有「萬人級以上兵力」的軍團潰散.....

木曽義昌擊敗武田勝賴後,奉命率軍北上攻擊信濃松本平的深志城(後來的松本城)。

e0040579_13325882.jpg


西部防線崩潰中

17日織田信忠到達平谷,隔日進攻飯田城,同日,飯田城主保科正直放棄了城池逃往高遠城(之後投降,並在戰後成為高遠城主),聽聞飯田城淪陷的武田信廉(信玄之弟)戰意頓失,亦自大島城(下伊那郡松川町)出逃。

武田西部防線崩潰中.....

徳川家康出陣

2月18日、德川家康自濱松城出發進入掛川城,2月20日包圍了依田信蕃據守的田中城,並遣使勸降,依田信蕃於是開城。

依田信蕃退回故郷三沢小屋。

德川家康於2月21日進入沒有抵抗的駿府城。

北条氏落井下石

北条氏政則派遣先峰進入相模甲斐邊境的小佛嶺與御坂嶺,並在2月下旬進攻駿河東部。

2月28日攻陷武田在駿河殘存的少數據點戶倉城及三枚橋城,接著在3月攻陷位於沼津及吉原的武田諸城。

上野方面,北條氏邦對廄橋城的北條高廣(上杉方,時與武田同盟)持續施壓,並威脅到真田昌幸的領地。

高遠城 孤鬥

2月28日,河尻秀隆接到來自信長的為了攻略高遠城而建造據點的命令。

隔天的3月1日,織田信忠3萬大軍包圍了武田勝賴弟仁科盛信3000人的高遠城。

信忠派遣當地僧侶前往勸降,卻遭到盛信拒絕並將使者的耳鼻削去後送還。

翌日,3萬名織田軍開始對高遠城發動總攻,由於仁科盛信與小山田昌行等少數人英勇奮戰,亦使織田家蒙受不小損失,包括岩倉家出身的織田信家戰死。

然而織田軍最後仍挾其數量優勢突破了城門,仁科盛信及小山田昌行自殺,高遠城淪陷。

悉數逃亡的武田軍當中,只有仁科盛信奮戰至最後一刻,令人見識其武田精神。

盛信沒有頭顱的遺體被當地崇拜他的居民埋葬,埋葬處後來被稱做「五郎山」。

勝賴逃亡

2月28日,鳥居峠戰敗的武田勝賴放棄了諏訪,逃亡新府城(韮崎市)。

追擊勝賴的織田信忠在高遠城陷落的隔天,立刻進入了諏訪,燒毀了武田庇護下的諏訪大社(日本全國諏訪神社之總本社)。

木曽義昌,奉命率軍北上攻擊信濃的要衝松本平的深志城(後來的松本城)。

3月1日、武田氏一門眾的江尻城主穴山信君私通徳川家康倒向織田家,使不少武田氏重臣大吃一驚。

信君之所以會背叛,似乎與義信事件有關(親弟信邦原本是隸屬義信的家臣,因為受義信事件牽連被迫切腹自刃),一説に舊領河内・江尻領安堵與武田家的存續為條件而為内應。

勝賴在比老父時強大數倍的敵人,繼任後的家中分裂及對立。中間發生了長篠合戰及御館之亂,令問題更進一步惡化,最終就在7年後滅亡。時不予我、眾叛親離、四面楚歌、強敵當前…這些最糟糕的狀況,不幸地幾乎在同差不多時間內發生在勝賴的眼前。

新府城死亡軍議

武田勝賴在新府城召開軍議,由於判斷新府城尚未完成防禦工事,無法籠城抵抗敵軍。席間,否決了以此城為憑依行最後一戰的方案

決定要逃往真田昌幸的岩櫃城(群馬縣吾妻郡東吾妻町)或是小山田信茂的岩殿城(大月市)。

真田昌幸以岩櫃城的要害性質力勸勝賴前往,小山田信茂則以至岩櫃城路途遙遠加之積雪甚深,勸其前往岩殿城。

勝賴最終決定採納小山田信茂的意見,將修築中的新府城一把火燒了,前往岩殿城。

3月4日、家康在「武奸」穴山信君引導下開始侵攻甲斐武田本土。

3月5日,織田信長自安土城出發。3月6日到達揖斐川。織田信忠在此時獻上高遠城主仁科盛信的首級,後於長良川河原示眾。

3月7日,織田信忠進入甲府,搜出了多名武田族人及重臣,包括武田信廉等人,全數遭到處刑。

3月9日小山田信茂突然派人在笹子峠(大月市)以鐵炮伏擊勝賴、信勝父子的隊伍,並劫走小山田信茂作為人質的老母,本來300人的武田護衛隊,逃到只剩40人。

小山田信茂背叛了也成了「武奸」……

天目山族滅

進退失據、日暮途窮的勝賴、信勝父子,終於有了最後的覺悟,他們選擇了先祖武田信滿在「上杉禪秀之亂」時自害的場所天目山作為自己的死地。

武田勝賴本想送妻子北条氏政的妹妹北条夫人到國境讓她返回北条家,武田勝賴說:「妳是北條氏政的妹妹,我曾想至少把妳送到國境處,由北條家接妳回去。」

北条夫人回答: 「即便用神轎送我,我也絕不回去。我想和勝賴殿下命運相連,直到最後,就算死了也不分離!」

3月10日,最後的武田軍在田野(大和村)構築柵欄,決心拼死一戰。武田勝賴請出武田氏新羅三郎義光以來歷代的重寶(日之丸旗,楯無鎧),為竹王丸信勝行元服儀式,正式將家督之位傳於長子武田信勝

傳位之後依據武田勝賴的指令,一個叫田邊左右衛門尉的人將御旗與楯無鎧埋在於曾向岳寺的一棵大杉樹下。

這時,追擊的瀧川一益織田軍逼近了…… 。

瀧川一益以3000人攻打武田勝賴最後的40人,勝賴雖然有勇將土屋昌恆等人拚死守護,但由於寡不敵眾,土屋昌恆小宮山友晴等浴血奮戰。

土屋昌恆此戰的活躍使其得到「片手千人斬」之名、安倍勝寶突入敵陣戰死、勝賴本人亦奮力擊退織田軍。

戰鬥居然持續了兩天,10日,一條信龍戰死,那漫長的一夜不知道勝賴、信勝父子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度過的?

勝賴辭世詩:「月色朦朧雲淡霞隱,待放晴時,再去那西山之端吧。 (朧なる月もほのかにくもかすみ晴れて行くへの西の山の端)」

11日的太陽升起時,勝賴、信勝、跡部勝資、土屋昌恒、安部宗貞、小宮山友晴等人與瀧川一益軍展開了最後的戰鬥,根據《甲陽軍鑒》《甲亂記》《理慶尼記》記載,武田信勝持槍突入敵軍,奮力討殺數敵,自己也負傷。

午前10時許,眾人先後戰死。武田勝賴武田信勝一族也舉刀自刃,結束了波亂的生涯,400年歷史的甲斐武田氏滅亡了。

武田勝賴死狀極為駭人,據《甲亂記》記載武田勝賴以十字切腹,用手挖出自己的內臟,丟向最近的敵人.....享年37歲。

武田最後家督-武田信勝時年僅僅16歲……

武田信勝的初陣就是他最後的一戰,同時也是數十年間威震甲信的風林火山武田軍團的最後的戰鬥。

3月14日 首實檢

3月14日,信長在信濃岩村城浪合檢驗勝頼父子的頭顱「首実検」、據『常山紀談』記載當時的情形。

武田勝頼父子的頭由瀧川一益的傳令武士 瀧川莊左衛門送到信長處,信長一看到勝頼的死人頭,就對著勝頼死人頭一直破口大罵,杖擊後又狠狠用腳踢。

此記載真偽的程度雖然無法證實,但織田信長對武田氏的確是非常憎恨的。

另外在『信長公記』記載、勝頼父子頭顱由関 可兵衛桑原 介六插在長槍上高舉由織田信長檢視。翌日,岩村城下著大雨,勝頼父子頭顱被淋了一天,然後任由曝曬,讓見物人(觀眾)爭相「觀賞」。

最後武田「東夷」、「朝敵」的勝頼父子首級一路在公開展視梟首的情況下沿大道送往京都.....

清和源氏新羅三郎義光以來的名門甲斐武田氏嫡流滅亡。

信長的趕盡殺絕

3月16日,從鳥居峠落跑的武田信豊與家臣20騎逃往小諸城試圖東山再起。卻被家臣下曽根覚雲斎(信恒)背叛殺害。

甲斐平定後、「武奸」小山田信茂以嫡子為人質,想請求拝謁信長,織田信忠不恥他不忠主君的行為,痛斥他:「武田勝頼を裏切るとは、小山田こそは古今未曾有の不忠者」,在甲斐善光寺把小山田信茂與其嫡子一起處死。

4月,信長進入甲斐,在途中的台原(北杜市)有生以來第一次目睹富士山。4月3日,造訪武田氏歷代的本據地躑躅崎館被燒毀的城跡。

一方、織田信長發佈武田殘黨追捕令,織田信忠開始武田殘黨的追殺,殘黨逃入武田家常常來拜拜的惠林寺,織田信忠包圍惠林寺。

寺院方面拒絕了交出武田餘黨的要求,織田信忠於是放火燒寺,寺內和尚快川紹喜說出了「安禅不須有山水 ,滅卻心頭火自涼」(「安禅必ずしも山水を須いず 心頭滅卻すれば火も自ら涼し)的辭世之句隨寺消失於火燄之中。

其他像是諏訪刑部、諏訪采女、段嶺某、長篠某等人皆被農民殺害,將其首級獻與織田軍。在黃金懸賞的誘惑之下,農民前仆後繼投入追捕武田氏殘黨的行列。

4月10日,織田信長自甲府出發,前往遊覽東海道。4月13日抵達江尻(靜岡市清水區),16日抵濱松,21日凱旋回到安土城。

德川家康的「善行」

e0040579_15182670.jpg德川家康則無視武田殘黨追捕令,秘密藏匿武田遺臣依田信蕃穴山信君等。

信玄的次男,因失明而出家的海野信親(龍芳)自殺後,其子武田信道得到庇護而得以延續武田一族血脈。

據說同時德川家康庇護由許多武田家的舊臣組成了八王子千人同心伴隨武田信玄5女武田松(信松尼)、武田勝頼的女兒貞姫其身後。

武田氏後代一直任職於德川幕府,直到幕府滅亡,現在的武田氏後代武田英信,現在是甲府市議員。

左圖為甲府市議員武田英信扮演其祖先「武田信玄」。


[PR]
by cwj36 | 2010-09-04 15:18 | 【Total War 織田 】